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怎敌心间白月光)在线阅读完整版《怎敌心间白月光》

2019-06-11 20:01:19来源:zsy作者:玖玥瑾

《怎敌心间白月光》玖玥瑾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他们领证的那天,下了好大的雪。她曾欢喜地以为,这是他们携手白头的好征兆。可是后来,她为了他,连白头都活不到。

(怎敌心间白月光)在线阅读完整版《怎敌心间白月光》

乔忆许聿深小说怎敌心间白月光推荐章节

第4章 那女人怀了他的孩子

许聿深焦急的声音传来,“佳嘉怎么样?”

郑佳嘉正埋头在郑美玉怀里,失声痛哭。

他大步上前,这才看到弯腰倚墙的乔忆,不由锁紧了眉,“你怎么也在这儿?”

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

谁知在自己这样狼狈的时候……

乔忆背过身,不想自己留给他最后的样子,是这么难看。

她没应他,只是看了一眼王萍。

心,疼得直抽……

她死后妈妈能拿到的那一百多万赔偿金,就当是她尽孝了吧……

她也不必再牵挂了。

“妈,你……保重。”

她低着头便往外走,未料却被王萍一把拽住。

“聿深,我厚着这张老脸求你原谅。

这丫头是我没教育好,早知她今天做出这么伤害佳嘉的事,我早就该对她狠下心来。”

王萍说着说着,竟掉了泪。

“这丫头嫉妒心极强,又爱慕虚荣,从小就处处暗地给佳嘉使坏,我打了她不知多少次。

她之所以算计你嫁给你,不光是想麻雀变凤凰,她更是因为恨佳嘉什么都比她强,想看佳嘉不好受!”

许聿深盯着乔忆,悄然捏紧了拳。

语气凉凉,“呵,是这样?”

王萍的这些话,彻底把乔忆的一颗心,扎成了筛子……

她哽咽着,“妈妈?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王萍恨铁不成钢地狠捶了她一拳,“别人看不穿你,我还不了解你?佳嘉性子温和善良,斗不过你,从小到大吃了你多少哑巴亏!郑家对我们有恩,我现在要是再不把实话说出来,我半夜会被鬼叫门啊!”

哀莫大于心死。

乔忆弯唇。

“好,你说,妈妈,我听听还有什么真相。”

王萍抹着眼泪,看向许聿深,“今天这个死丫头突然跑去找佳嘉,炫耀你们俩昨晚圆房了,还说你一辈子也不会和她离婚,你压根就没喜欢过佳嘉。

佳嘉身子弱,又对你死心塌地,哪受得了这个刺激?这个傻孩子竟想自杀……我实在气不过,把她喊来让她给佳嘉道歉。

谁知她还理直气壮,还敢打佳嘉……我怎么生了这么个孽种!”

许聿深深吸了口气。

他和乔忆昨夜的事,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他不同意离婚的话,也只对乔忆说过……

他还奇怪好端端怎么郑佳嘉会自杀,急急忙忙跑过来。

原来如此。

谁都有可能说谎,唯独母亲不会伤害儿女半分。

这个女人竟比他想象的,更不堪……

闹了半天,他竟是她折磨郑佳嘉的工具啊!

呵,亏他瞎了眼,动了心……

瞄着许聿深越来越阴沉的脸色,郑佳嘉面上伤心啜泣,心里得意的狂。

王萍的话,都是她交待的。

这个蠢货下人从来都是信她多过于信乔忆,大概天生的奴才都这样。

她软磨硬泡缠了许聿深三年,哪怕他把她当做昔日爱人和恩人百般温柔宠护,却依旧迟迟不离婚……

她于是在许聿深办公室和家里悄悄安了监控,本来是有着别的目的……

谁知竟无意间发现他要了乔忆!他们一旦有了身体的关系,他恐怕就更不会离婚了……

没关系。

不离婚,那就丧偶好了……

她还弄不死一个蠢下人的贱女儿?!

郑佳嘉从郑美玉的怀里慢慢抬起头来,眼底的恶毒瞬间化作哀怨。

她望着许聿深,虚弱哽咽的声音里,满含着无尽的委屈……

“深哥,我……我怀孕了。

第5章 他要活活恶心死她啊

郑佳嘉的话无异于重磅炸弹,轰然炸响。

乔忆错愕回头,浑身发抖……

“我本想今天告诉你这个好消息……可乔忆姐找我说了那些话后,我怕你是真的爱上她不要我了,才一时失控,想带着宝宝离开这个世界,不给你添堵……”

郑佳嘉的哀泣声断断续续响起。

微怔间,许聿深竟下意识地望向了乔忆。

她震惊目光中隐动的痛色,令他的心,倏然收紧。

呵,他一定是看错了吧。

这个始终算计利用他的女人,怎么可能痛?

他冷然移眸,大手搂住郑佳嘉,语气轻柔,“傻话,有孩子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叫添堵。

好好养胎,不准再胡思乱想,嗯?”

紧盯着他的乔忆如同万箭穿心。

“许,聿,深……你怎么……可以……”

她知道他迟早会要郑佳嘉的身子,纵然她再疼再不甘,反正那是她死后的事……

可她现在还没死啊!

所以昨夜他进入她的,早就是出出进进过郑佳嘉那令人作呕的身体的……

他这是要活活恶心死她啊!

看着乔忆满是血痕的脸上那哀极的绝望,许聿深的心,竟没来由地一阵闷痛。

可这个女人,配得到他的心疼么!

他不由冷笑,“怎么不可以?我和佳嘉是要过一辈子的,我们计划要好几个孩子,但这和你有关系么?一个处心积虑破坏我们感情的第三者,你是哪来的脸?”

看着乔忆惨白的脸,他的心越发地撕扯揪紧,却也升腾着报复的畅快!

他的身体紧绷,双拳暴起青筋。

郑佳嘉的手,忽然柔柔摇了摇他。

“深哥,你别对乔忆姐这么凶……萍姨只是心疼我,才口不择言。

乔忆姐从来没伤害过我,我一直把她当亲姐姐。”

郑佳嘉懂事善良的小白兔模样,就连钢铁做的心,恐怕也得融化。

许聿深连忙拥住她,她顺势一头扎进他怀里,泣诉连连。

“深哥,我知道我的病治不好了。

随时可能变成精神病给你丢脸……或者突然哪天就死了,让你难过……深哥,不然,你和乔忆姐好好过日子吧……只要你们幸福,我就幸福……”

许聿深低声打断,“佳嘉,别说了。”

郑佳嘉抬起泪眼,用力摇头,“真的深哥,我说的都是心里话!是我不懂事,明知你们结婚了,还爱着你,还给你怀了孩子……都是我不好……我该死……”

她说着说着,情绪激动起来,竟打起自己的耳光来!

郑美玉急忙按住她的双手,哽咽开口,“聿深,如果你不爱佳嘉了,我就送她出国。

再这样下去,佳嘉迟早会丢了命,你们的孩子也活不成!”

许聿深拧紧眉。

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他曾那样深爱郑佳嘉。

唯独他把深爱她的那些记忆,模糊了……

他到底是着了什么魔?

放着自己好好的女人不去爱,反倒移情别恋于一个阴暗不堪的心机女?!

他烦闷不已,低沉开口,“我从来,只爱佳嘉一人。”

抚摸着郑佳嘉手腕上的疤痕,他逼着自己下决心,字字坚定,“我会和她离婚,尽快娶你,不再让你受委屈。”

他被医生判死刑的时候,郑佳嘉割腕自杀陪他死。

知道国外有医学狂人可能能救活他的时候,郑佳嘉不要命地替他试那些没通过临床的药,严重损伤了脑神经,才会变成今天这样时常胡言乱语精神错乱,甚至时有抑郁自杀的倾向。

没有郑佳嘉,他许聿深早就是一捧骨灰。

他怎能忘恩负义……

见终于逼得许聿深同意离婚娶她,郑佳嘉心里乐开了花!

早知道孩子这么管用,她早给他“怀”个孩子不就解决了……

可她表面却依旧假意啜泣,“可,可是……姐姐的清白给了你,若是她不同意离婚,你怎么好抛弃她……呜呜呜……”

想到乔忆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把他当工具利用……许聿深眼中寒光闪动,“那是她自己犯贱。”

在门边墙角不停颤抖,被各种情绪煎熬,已近崩溃的乔忆,在听到深爱的人这声“犯贱”时,忽然就笑了起来。

笑出了满脸的泪。

如果她能活下来,她一定和这个心机婊斗到底!一定把她的男人抢回来!

可惜,老天不给她如果……

“郑佳嘉,我祝你——余生安宁,没有噩梦。”

“滚!!!”

许聿深倏然爆发的一声怒喝,吓得每个人都是一哆嗦。

乔忆捂住胸口。

心脏的地方,好疼啊。

泵出的血液,好像都堵在了胸口,快把她憋死了……

她有那么多那么多的话,想要对他说……

可是——

说出来,她就能活下去和他携手白头了么?

说出来,他若记起那被遮掩的秘密,被摧残到痛不欲生,她就开心了么?

更何况,他和那个女人,连孩子都有了啊……

一口鲜血“噗”的涌了上来……

乔忆捂住嘴,硬生生地,把血吞了下去……

她绝不能让许聿深知道她快死了……

第6章 你千万别对我笑

血腥入喉带来的恶心感,令乔忆不停干呕。

她拖着瘸了的右腿,越想快点逃离,却越走得艰难……

身后一阵风掠过。

门忽然被大力拉开。

许聿深竟狠狠推了她一把。

“快滚!”

一瞬间,她像片凋零的叶子一样,竟被他推出了几米远,重重摔倒……

她趴在地上,半天没能动。

天地都在旋转。

乔忆忽然害怕再也爬不起来。

她订好了今晚的航班,要飞去美国的。

死之前,她还要为许聿深做最后一件事的……

哪怕他背叛了她,她却依旧连恨他都舍不得……

睁眼闭眼间,许聿深往昔疼爱的笑脸,支撑着她,倔强爬了起来。

没走几步,却被冲出来的郑美玉一拳怼到了墙上。

“郑夫人,你还要怎样?”

乔忆擦着嘴角的血迹。

虚弱令她有气无力,但一对黑眸却光芒不减。

撞上她的目光,郑美玉心头一颤。

平心而论,曾经她很喜欢这个亲眼看着长大的丫头。

她堂堂郑氏珠宝董事长,能称得上喜欢的人,没几个。

大概是总能在这个丫头的身上,看见自己年少时的影子。

就连亲生女儿郑佳嘉,都没让她有过这种感觉。

可从郑佳嘉一再哭诉乔忆背地里欺负她开始,到乔忆抢了自己的准女婿破坏了郑氏和许家的联姻,她便越来越厌恶这个心机不良的孩子……

她冷着脸,“你最好识相点,我们永远都不想再看见你。”

乔忆唇角微勾,满眼鄙视,“彼此彼此。”

“你!”

郑美玉举手要打她,却生生被乔忆憎恨的目光止住了手臂。

“郑夫人也最好别逼我。

我要是反悔了,可别怪你宝贝女儿抢不回许聿深的心。”

郑美玉咬牙垂下手,乔忆轻嗤一声,扶着墙艰难前行。

身后传来郑佳嘉的低泣声,紧接着便是许聿深低沉的安慰,“没人能抢走我的心。

她,更不配。”

乔忆身子一僵。

她死死咬住嘴唇,不敢回头去看那双曾经只对她温柔的眼……

“深哥……你对我真好……”郑佳嘉把头埋在许聿深怀里,眼睛得意地瞟向乔忆的背影,面上却柔弱啜泣。

刚好有护士拿着化验单过来,“哎,郑佳嘉,你怎么又哭了?你怀孕了,要注意情绪!本来各项指标就不太好,恐怕得保胎了。

快回去躺着休息去!”

许聿深盯着那化验单,神色晦暗不清。

郑佳嘉撒娇摇着他的手臂,他遂低头向她一笑,“乖,要听医生的话。”

乔忆不争气回头间,正看见这温情脉脉的一幕……

许聿深脸上的笑容,看在乔忆眼中,剜心剐骨的疼。

他从来不是个爱笑的人。

曾经他几乎把所有的笑容,都独独给了她一个人。

恍惚中,忽然记起最初他苦苦追求,她百般拒绝的日子……

那时她总在教室里他午睡的间隙,偷偷看着他好看的脸,轻声叹息——

你别对我笑。

我怕我得不到。

又忘不掉……

乔忆情不自禁就呢喃出来。

果真如此呢。

到头来,她真的得不到……

已经搂着郑佳嘉回病房的许聿深,身体一下子僵住。

脑子里如雷鸣般轰轰作响。

这句话怎么,那么熟悉?

眼前竟浮现出乔忆身穿学生装的画面……

他在假寐,听见她偷偷叹息……

他心里竟像吃了糖一样甜……

不,这怎么可能……

许聿深头痛欲裂……

“深哥,你怎么了?”

郑佳嘉的喊声传来,乔忆猛地回神。

当看见许聿深揉着额头的一脸痛苦时,她的心揪成一团。

医生说他修整后的记忆并非固若金汤,一旦被往事刺激,很有可能慢慢记起从前……

到那时,过往的记忆和修整后的记忆互相冲突,可能会让他陷入精神分裂,彻底毁掉他的脑神经……

然后,活活头疼而死……

心疼又焦急的乔忆,连忙冲着许聿深一声大喊……

第7章 谁来赔这一生好光景

“报应!”

乔忆仰着头,拼命逼退瞬间蓄起的泪水,强压心底万般焦灼……

声嘶力竭地笑。

“背叛婚姻的报应来了吧?要不要再住上半年医院,好好调养下身体呢,许总?哈哈,郑佳嘉……捡了我不要的病秧子,你还以为捡了块宝吧?”

她尖刻的嘲讽格外刺耳。

许聿深缓缓抬头,死死盯着她的脸,太阳穴突突地跳。

方才脑海里那些模糊的画面,全被眼前这一张令人憎恶的脸所取代!

乔忆迎着他的目光,笑得毫不收敛,“恕我直言,你这半废的身体……还想多生几个孩子?怕是心有余力不足吧?”

她的嫌弃和讽刺不带半分掩饰,让许聿深立刻想起他出事后她不闻不问杳无音讯那半年多……心底的怒火疯狂燃起!

郑佳嘉已经一脸被逼急的小白兔模样,冲到乔忆面前,红着眼睛哽咽,“乔忆姐!你明知深哥怕刺激,你非要看他难受才开心吗?”

“呵呵,我又不爱他,管他难不难受?”

乔忆死死掐住自己的拳心,用尖锐的痛逼着自己说出更狠的话。

“所以你昨晚和深哥睡在一起……就只是为了气我?”

“对,我就是见不得你好!我本来玩腻想离婚了,可一听说你怀孕,我偏就不离了,我非要你永远当小三,让你的孩子一辈子见不得光!”

她的话,让许聿深的脸色黑沉的可怕。

一个人的心,要有多阴暗,才会拿自己的婚姻和一生去报复?

可笑他这个被玩弄于股掌的工具,却在她“玩腻”他的时候,还曾想守住和她的婚姻,一辈子不放手……

郑佳嘉抓住乔忆的肩膀,全然崩溃一样,柔弱泣诉着摇晃,“亏我一直把你当亲姐姐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她的手指却暗地抓紧乔忆几缕长发,拼命地扯!

乔忆疼到心悸,似乎头皮都快要被她撕拽下来……

她知道郑佳嘉是要激怒她,逼她动手,逼她被唾骂。

平生第一次,她心甘情愿配合这个戏精……

她反手狠扯住郑佳嘉的头发,俯在她耳边低声警告,“你要是不好好爱他,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下一秒,“啪”的一声巨响。

郑佳嘉脸上赫然一个清晰火红的巴掌印!

她尖叫着向后倒去,被急步上前的许聿深牢牢接在怀中。

转瞬间,他狠狠捏住乔忆的手腕。

只听“咯吱”一声,她本就细瘦的手腕几乎被他折断!

“佳嘉,打回去。”

看着许聿深已经冷静下来的深眸,不再有半点方才的痛苦,乔忆终于放心地笑了……

他没事就好……

哪怕被他扭伤的腕骨已经痛到她脸色煞白……

而她的笑,看在许聿深眼里,却是十足的挑衅。

他握着郑佳嘉瑟瑟发抖的手,狠狠甩在乔忆脸上一个响亮的耳光!

“听说,她之前还打过你?”

许聿深的声音冷得像冰。

乔忆脸上又接连挨了两个狠重的巴掌!

耳朵里一阵嗡嗡轰鸣声中,许聿深的声音钝钝入心。

“这三个耳光,是对你不知廉耻的教训。

你最好滚得远远的,再也别让我看见你!”

好呢,滚到阎王爷那儿去,够不够远?

乔忆目光失焦地笑着点头。

她肿得不像样子的脸,加上这样莫名其妙的笑,让许聿深说不出的憋闷!

他拦腰抱起郑佳嘉,大步走回病房,再也不愿多看乔忆一眼。

乔忆努力撑着视物有些模糊的眼睛,依依不舍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耳边一遍遍回响着曾经他温柔坚定的誓言……

“我许聿深这一生,只爱乔忆一人,至死不变。”

……

有几颗泪,忽然就不听话地溜出了眼眶。

阿深啊,我只能陪你走到这里了。

对不起,说好的一辈子,是我失约了……

不能陪你走完的余生,你可一定要好好的啊!

可千万别让我死了都放不下啊……

直到酸痛的视线里空空的,再也没有那道不舍的身影,乔忆才木然转身,艰难挪步。

每走一步,都像踩在刀刃上,刀刃一直划进心里……

雪,越来越大。

雪花撞在乔忆破了口子的脸上,疼疼的。

迎面不知谁的手机,在风中轻唱——

我慢慢地品,雪落下的声音。

仿佛是你贴着我叫卿卿。

睁开了眼睛,漫天的雪无情。

谁来赔这一生好光景。

……

她这一生啊……

乔忆的心口忽然传来一阵刺痛。

疼得她弯下了腰。

嘴角和脸颊开始剧烈抽搐……

眼看着鲜血从鼻子里,断了线一样奔涌,瞬间染红了雪地……

不,不要!

她不能就这么死了。

她还有重要的事没做……

乔忆慌乱去摸药瓶……

却终是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

第8章 不哭,不要哭

却终是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

------------------------

乔忆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病房里。

天色已昏暗。

她一个激灵坐起来!

她不能误了航班啊……

不管不顾拔掉手上的吊针,她急忙下地。

却在看见床头放着的一个红本时,身体霎那间僵住。

离婚证。

她用尽了力气,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把那小小的本子拿起来……

不哭,乔忆。

不要哭。

这正是你想要的啊!

她颤着唇角,轻轻笑了起来。

泪水流了满脸。

她小心翼翼地捧着那本离婚证,把它死死贴在唇边……

仿佛这样就能感受到一丝许聿深的温度,哪怕是冰冷扎心的温度,也足够她眷恋……

“哎,你醒啦?”

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乔忆胡乱擦了把脸,把离婚证放进口袋,那男人已经走到了她身前。

“谢谢梁叔。”

大概是他救了她吧。

这男人她见过,是这一年来王萍正处着的对象。

乔忆父亲几年前酒驾身亡,她不反对王萍再找个伴。

“不用谢我,是你妈不放心跟着你,发现你晕倒,把你送进医院的。”

梁成的话让乔忆的心渐渐生出一丝暖意。

可他接下来的话,让她如同挨了当头一棒!

“你妈要照顾主人家,腾不出时间,就把你托付给我了。

我呢,不嫌弃你离过婚,还挺喜欢你的模样,主要也是你这胸和屁股……”

梁成的目光在乔忆身体上来回游移,咧着嘴笑得一脸满足。

“一看就是好生养的,现在国家政策放宽,你跟我回老家去,给我再生俩大胖小子,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乔忆一脸震惊。

梁成比王萍还大了好几岁,离过两次婚,而且他的儿女都成家了!

虚弱的乔忆半句话都懒得说,她四处寻找自己的包,那里有她的护照和手机。

“别找了,你妈就怕你跑,把你东西都收走了。”

接着便听见“咕隆”一声,梁成狠狠咽了口口水,竟把手探向了乔忆的胸口……

“我都好几年没碰过女人了,和你妈搞对象快一年,她也一直不让我沾身……今天你妈说把你送给我,我简直要乐死了。”

“放手!”乔忆用力挥开他,愤声怒斥。

梁成却一下子把她压在了病床上,边解裤子,边呼哧呼哧地喘……

“别装了,你妈说你上大学时就被不知多少个有钱人玩遍了,你前夫知道了你的破事才不要你了……可我不嫌弃你……你当初靠那些钱赚学费,现在就当伺候我赚生活费了……”

常年护工做体力活的梁成,力气极大。

乔忆被他牢牢禁锢,半分都动弹不得。

身体上的屈辱,却远不及他那些言语,更让她锥心刺骨。

自从上大学后,她不仅一分钱没向妈妈要过,还把奖学金全都交给妈妈……她小小年纪就要一边读书一边打工的苦,原来在妈妈眼里,不仅没有心疼,反而是这样?

“妈……为什么!为什么啊!”

乔忆哀极。

全身不停地发抖。

而梁成已经开始吸着口水,掐住她的腰,粗喘着用力顶撞起来……

怎敌心间白月光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怎敌心间白月光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怎敌心间白月光全部精彩内容

上一篇: (一念情劫)在线阅读完整版《一念情劫》 下一篇: 最后一篇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