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奋小说醉听风吟&奇门弄宝免费阅读

  • 时间:
  • 奇门弄宝醉听风吟
  • 来源:ysg

秦奋小说醉听风吟&奇门弄宝免费阅读

《奇门弄宝秦奋》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奇门弄宝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都是我应该做的!”秦奋并不托大。

“秦奋,谢谢你,我为我先前的言语向你道歉!”刘璐这时候也终于反应过来,这个看起来一身穷酸样的学生,的确是有些本事,尤其现在儿子的病被他治好了,索性放低姿态给秦奋道歉。

秦奋原本很是看不起狗眼看人低的刘璐,不过念在一个母亲担心自己的儿子,情绪出现波动,当即微笑一下说道:“沈夫人,之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这人从不记仇,一般有仇当场就报了,所以你不用道歉。”

此话一出,刘璐有些挂不住的低下头,急忙走到病床前看着自己的儿子。

“秦奋小友,恕我直言,先前老夫给沈强把过脉,根本没有任何异样,按照我的分析,应该是邪气入体,只可惜老夫对某些东西不太懂,不知能否赐教一二!”

赵一鸣说的很隐晦,因为他从一些古籍上知道,有些中医是需要懂得一些玄术的,在他看来,秦奋身上一定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秦奋脸色一变,望着满脸微笑的赵一鸣,当即微笑道:“赵老不亏是东昌的中医泰斗,只不过家训在上,实在不能告知,还请赵老见谅!”

“哦…原来如此,看来此生我是无法见识一些真正的本事了。”赵一鸣略显遗憾的淡淡说道。

“哼,装神弄鬼,还真把自己当做神医了,要不是我弟弟体质好,你能治好吗?!”沈安璐看到一脸微笑的秦奋心中就来气,当即讥讽道。

“美女,我好像没有得罪你吧?!没必要这么挖苦我吧,如果你还是不相信我的本事,用不用我再将你的身体状况,当着大家再说一遍?!”

“你要是不想死,最好现在就闭嘴。”沈安璐嘴上虽强,可是心中却有些紧张,深怕秦奋真的当着众人说出来。

秦奋双眼落在沈安璐身上,沈安璐顿时有些紧张,急忙躲在了沈世杰的身后,双手更是不自然的紧了紧自己小西装的扣子。

秦奋看到这一幕,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

“醒了,醒了……”

就在这时,刘璐突然大声呼叫了起来,众人急忙围在床前,唯有被秦奋打脸的张少峰,躲在人群后面,然后趁人不注意,悄悄的逃离了病房,不过,这当然逃不过秦奋的眼睛,当即脸上露出一丝不屑,选择无视。

“爸,妈……我怎么会在这里?!”沈强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之中,尤其看到这么多人围着自己,瞬间就蒙圈了。

“小强,你在外面昏倒了,现在你感觉怎么样?!”刘璐双眼是满满的母爱。

秦奋看到这一幕,突然想到为了生下自己而离世的母亲,心中不免有些伤感。

“就是头有些疼,其他还好!”沈强有些虚弱道。

“嗯,没事,这是晕倒后遗症,好好休息一下就会没事的。”沈世杰也是满脸父爱的说道。

“哦,对了,赶紧谢谢你的救命恩人秦奋!”沈世杰忽然一把拉住秦奋,然后对沈强说道。

沈强将目光落在秦奋身上之后,眼中忽然生出一丝异样,忍不住叫道:“是你?!怎么会这样?!”

“呵呵!”秦奋轻笑一声,说道:“怎么不会这样?!现在你的身体刚刚恢复一些,还没有痊愈,所以最好少说话为妙!”

沈强不是傻子,尤其看到秦奋笑容背后那一抹狠色,心中便知道秦奋一定不希望别人知道他的事情,当即不敢多言。

“不管怎么说,谢谢你救了我。我沈强虽然平日里飞扬跋扈,但是我也分得清好坏,以后你就是我的朋友了。”沈强想起当初秦奋的告诫,心中认定秦奋不是普通人,当即正色说道。

“朋友不朋友单说,你先把这杯中药喝下去吧,我保证以后你不会再犯病!”说话间,秦奋将桌上的有着符咒灰的水端到他面前,脸上再次露出一抹笑意。

“你这是什么药?!这里面分明就是些纸灰,你是想害死我弟弟吗?!”沈安璐上前一看这纸杯,顿时警惕起来。

这下,沈世杰等人也都疑惑了起来,这是什么药?!

“赵老,您看……”沈世杰关键时候,只能询问赵一鸣了,在他看来,秦奋也是用中医将自己的儿子治好的。

赵一鸣眉头微皱,接过纸杯一闻,片刻之后,心中便明白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古代一些道门高手,就会用符咒水驱邪治病,看来这秦奋果真不简单。

“赵老,怎么样?!”

“我想沈公子想要痊愈,还真就得喝下去,这看起来是纸灰水,但是却是世间罕有的中药!”赵一鸣思索一下,心中便有了答案,直接说道。

听到这话,本来还有些紧张的秦奋,冲着赵一鸣微笑颔首感激,赵一鸣以一个慈祥的微笑回应。

“小强,你快喝下去吧,这样你就可以痊愈了。”沈世杰听到赵一鸣的话,当然是深信不疑了,直接将纸杯递到沈强跟前。

“如果我弟弟喝了这东西,身体出现异样,我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你!”沈安璐见到事已至此,只能再次恐吓道。

秦奋实在无语了,至于吗?!不就是说出了她身体的一些情况吗?!没必要对自己这么大的敌意吧,秦奋心想,如果她还不闭嘴,他定然再好好看看这个绝色美女。

看到秦奋那怪异的眼神,加上一脸的坏笑,沈安璐再次紧张起来,当真闭嘴不言。

沈强看了一眼水中那些黑乎乎的东西,腹中一阵恶心,可是他没得选择,最终只能闭着眼睛,咕咚几口喝了下去。

等到一杯符咒水下肚之后,沈强直觉肚子里一阵翻腾。

“哇……”

“快拿盆儿,小强你怎么了?!”刘璐紧张的叫了起来。

沈家人全都慌乱了起来,沈强一直吐了十分钟的时间,最终有些虚脱的躺在了床上。

“秦奋,我弟弟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他喝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沈安璐这一次真的是恼了,漂亮脸蛋儿上满是怒色。

眼下只有秦奋依旧淡定,当众人将目光落在他身上之后,秦奋只是摆摆手,淡然道:“其实沈强不过是吃坏了肚子,刚才的中药的作用就是催吐的,他吐出来之后,就会没事啦!”

吃坏肚子?!秦奋都觉得自己是个人才了。

听到这话,众人将目光又落在沈强身上,好容易恢复过来一些,本想说没吃坏,可是当看到秦奋那笑呵呵的表情之后,当即点头道:“估计是吃坏肚子了,我也不太清楚,反正现在没事了,你们就不用担心了。”

“嗯,你好好休息吧,以后你可要收敛一些了,虽然我沈家强势,可是你也不能这么纨绔下去吧,毕竟未来沈家是需要你接手的。”沈世杰说罢,直接站起身,正好秘书已经提着一个黑色皮箱走了进来。

“秦奋,这里面是十万块现金,作为报酬,请你收好。”沈世杰将皮箱递到秦奋的手中。

接过皮箱,秦奋面露微笑道:“那我就告辞了。”

秦奋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之中,快步离开了病房,赵一鸣急忙也找了个借口告辞。

“秦奋小友等一下!”

秦奋正要出医院大门,就听到身后有人喊他,回头一看,原来正是中医泰斗赵一鸣。

“赵老,今天的事情还请替我保密!”等到赵一鸣气喘吁吁来到他跟前之后,秦奋满脸微笑的说道。

“放心吧,我知道你们的规矩,其实我是想留你个电话,以后或许有些事情还得劳烦你呢!”赵一鸣点头说道。

秦奋考虑一下,然后将电话号码告诉了赵一鸣。这才离开医院。

“看来真的是老了,以后或许就是年轻人的时代了。”赵一鸣望着远去的秦奋,无奈的摇头道。

秦奋离开医院之后,直接去银行将十万元现金换成了一张卡,然后才满意的回到了宿舍之中,这一天的经历实在是太充实了,信手拈来就把邪气抹杀掉,而且还赚了十万块,这是之前他做梦都没想到的。

须臾,他心中突然有了一种想法,打工不如单干,这十万就当做自己的启动资金了。

一切想罢,秦奋直接上床开始默念三清诀,进入修炼之中。

第二天秦奋秦奋早早的起来,然后在学校旁边的早点铺吃了一口早点,就向着东昌古玩街赶去,秦奋的决定第一桶金,要在古玩街获得。

上午九点多,秦奋终于来到了古玩街,这时候整条古玩街人还不是很多,甚至有些摊主还没有出摊儿,秦奋从东门进入,开始悠闲的逛了起来。

走了一个小时,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可是秦奋却没有发现一件中意的东西,不是做旧的赝品就是不值钱的玩意儿。

就在这时,秦奋突然瞥见,不远处的一个专门卖赌石切下来的边角料的摊子上,有着一丝微弱的金光闪烁,当然别人是无法看见的,秦奋现在有奇门之术在身,加上有阴阳眼帮助,所以可以看得十分清晰。

秦奋嘴角浮现一丝笑意,然后缓步向着这个摊子走去。

第八章

秦奋来到这个地摊前,淡淡的看了一眼满地布满切痕,拳头大小的石头,漫不经心的蹲下身子。

“小伙子,看上哪块了,价格好商量。”看到有客人来,正在把玩一串星月的摊主满脸堆笑的迎接上来。

秦奋淡淡一笑,看了一眼摊主,这人看上去四十多岁,尖嘴猴腮的,一看就是个奸商。

秦奋深怕对方看出自己是冲着他而来,当即随便翻动起了石头,片刻之后才无奈的摇头说道:“本来想找一块像样的石头,回去当做镇纸是使唤,可你这也没有一块太好看的。”

听到秦奋这话,摊主一愣,当即有些无语,片刻之后才冷道:“我这些石头,可都是赌石切下来的,保不齐都能出绿的。”

“出绿?!”秦奋满脸不屑道:“老板你这是框我不懂这一行吗?!这些石头我想你研究了不下十遍了吧,你也就骗骗想赌又没钱的新手吧?!”

摊主仿佛被看穿心思一般,脸上有些微红,急忙笑道:“看你年龄不大,懂得的还不少,算了,今天就当交你这个朋友了,这些石头你随便挑,不论大小,一百一块!”

“哈哈,老板你可真逗,一块破石头一百块钱,你抢钱呢?!我身上就二十块钱了,我就想挑一块好看的做镇纸,你要卖我就挑一块,你要不卖,我就去街上随便捡一块算了。”秦奋说话间已经站起了身。

这摊主脸都绿了,以为这秦奋是新手,可以敲诈一笔呢,现在看来自己可是走眼了。

“嗨……算了,开张买卖,二十就二十,你随便挑吧。”摊主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一般,最终对秦奋招呼道。

其实秦奋说的一点没错,这些石头也只能是骗骗没钱的新手了,而且他的确将这些石头检查了不下十遍,根本没有出绿的可能。

秦奋考虑了一下之后,终于再次蹲下身子,随意的翻动了起来。

其实秦奋不经意间,已经将泛着微弱金色光芒的石头,放在了自己的手底下,但是他知道,这些摊主都是成精的人,所以一直在随意翻动对比着。

大概五六分钟之后,秦奋将一块石头拿在了手中,然后略微失望的说道:“挑了半天,也就这一块还适合做镇纸,就它了。”

“小伙子你可真能挑啊,不过你手里的这块石头,少了一千块钱我可不卖。”摊主看了一眼秦奋手中的石头,直接反悔道。

秦奋一愣,当即有些生气道:“老板你这出尔反尔的也太快了,这不太好吧?!”

“这是我的摊子,我说了算,再说买卖还没成,我怎么不能反悔?!”瘦猴摊主有些死猪不怕开水烫。

“真是无奸不商啊,好吧,这块我买不起,你说吧,哪一块可以二十块钱出售?!”秦奋无奈道。

“除了这一块你随便拿!”

“说准了吗?!要是再反悔,我可就让这里的人,都知道你的嘴脸了。”秦奋脸上露出一丝鄙夷道。

“说准了,你挑吧!”

秦奋脸上露出一丝不易擦肩的笑意,然后将手中的石头扔掉,其实他早就猜到这摊主会反悔,所以就随便拿了一块石头,果真让自己猜对了。

当下,秦奋弯腰直接拿起那块泛着金光的石头,然后将二十块钱递给了摊主,摊主接过钱,这才满足笑了一下,心想着傻小子,这些石头可都是自己一块钱收来的,倒手赚二十倍值了。

“买卖已成,那我就祝你生意兴隆了。”秦奋将拳头大小的石头揣在身上,扬长而去。

等到走远之后,秦奋才长出了一口气,他认定这一次真的是捡漏了,只是不知道这块石头之中到底有什么,不管怎么说,就冲上面微弱的光芒,这石头起码值二十块钱了。

“咦……这不是秦奋吗?!怎么离开我的万宝堂,竟然开始来古玩街淘换宝贝了,哈哈!”

秦奋刚刚定神,就听到一声令人厌恶的公鸭嗓叫了起来,来人正是牛来财,身边挎着他的正是自己的前女友柳姗姗。

不过现在的柳姗姗一身名牌,尤其那驴牌的包包,还有无名指上那闪闪发光的大钻戒,登时明白了一切。

“真他妈的冤家路窄!”秦奋心中暗骂道。

“天大地大,你管小爷在哪里呢?!倒是你们,现在不在床上,怎么跑出来了?!”秦奋冷声挖苦道。

听到这话,身边的柳姗姗脸色一红,满脸不悦道:“秦奋,我们已经结束了,请你不要这么侮辱我!”

“我侮辱你,真是笑话,我走的好好的,是他喊的我,我看你还是让这老东西闭嘴吧!”秦奋满脸不屑,看都不想看秦奋一眼。

“穷小子,看来你是自找没趣了,那我不妨今天就大声告诉你,其实你早就被戴了绿帽子了,你跟我斗,还嫩了点!”牛来财满脸得意的朝着秦奋叫道。

秦奋本不想搭理这个傻缺,可是绿帽子三个字,还是太过刺痛他的心了,当即一团怒火升腾起来。

“这是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别人!”秦奋话音一落,已经朝着牛来财扑来。

可是没等秦奋走到牛来财面前,就见围观的人群挤出一道靓影,秦奋一愣神,当即惊讶道:“怎么是你?!”

来人正是沈家的沈安璐,本来正在闲逛,却听到这里热闹非凡,结果就被撞上了。

“怎么?!这里只有你能来吗?!”沈安璐冷道。

“随你便,我现在没时间跟你逗闷子!”说话间就要再次朝着牛来财走去。

沈安璐却依旧挡在他面前,然后满脸怪笑的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原来你是被戴绿帽子了?!”

“你管得着吗?!”

“呵呵,看来还真是,我这人就爱管闲事,而且我可以告诉你,不是所有事情都是用暴力可以解决的。”

沈安璐笑罢,不等秦奋说话,直接转过身,看向了牛来财。

“牛老板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怎么带着未婚妻来这里,是想买些假货哄她呢吧?!”沈安璐冲着牛来财淡淡一笑。

其实沈安璐之前在牛来财的古董行也买了一些玩意儿,一来二去也就算是认识了。

牛来财明显听得出沈安璐话中意思,可是对方是谁?!沈家的大小姐,在她面前,他牛来财屁也不是。

“沈大小姐说笑了,不过是闲来无事出来逛逛。”牛来财急忙弯腰赔笑道。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就管好你和你未婚妻的嘴,不要胡乱说话。”沈安璐再次一笑道。

“你说什么?!要你多管闲事吗?!”柳姗姗可不认识沈安璐,但是对方比她漂亮,而且衣着更是比她强一百倍,尤其看到牛来财点头哈腰的样子,当即不爽道。

“哟……你这未婚妻还是个红辣椒呀,我就是在说你呢,嫌贫爱富,不知廉耻,你看看你身边的这个人,当你爹都嫌老呢,你也真能吃的下去。”沈安璐轻笑一声,直接挖苦道。

这时,围观的人不少人都微笑的点头,同意沈安璐的说法。

就连秦奋都觉得解气,心想,这美女原来这么刁蛮,真是小瞧她了。

“你…你说什么?!哼,你是什么东西,看你也不过就是个被包养的小三,有权利说我吗?!”柳姗姗虽然生气,但是还是回击道。

“你说谁是小三?!你敢再说一遍吗?!”沈安璐突然脸色一变,娇喝道。

“我就说……”

“啪!”

“给我闭嘴,这可是沈家大小姐!”

柳姗姗口中的你字还没说出来,脸上就被牛来财打了一巴掌,声音清脆,顿时五道手掌印,出现在她水嫩的脸蛋上。

“牛来财,你个王八蛋你敢打老娘!”柳姗姗捂着半边脸,眼中泛着泪花,怒吼一声,向着远处跑去。

牛来财有些傻眼,但还是急忙回过神,朝着沈安璐,陪笑道:“我这未婚妻年纪小,没见过世面,您别和他一般见识。”

牛来财不是傻子,如果真得罪了沈安璐,那后果可很难想象。

“牛老板快去追你的小老婆吧,不过我可以正式告诉你,秦奋是我朋友,以后见到他,你最好客气一些!”沈安璐脸上浮现一抹狠色。

牛来财做梦都没有想到,这秦奋几天不见,竟然跟沈安璐扯上关系了,心中虽然不爽,但还是点头应承了一句,然后急忙挤开人群,朝着柳姗姗的方向追去。

说实话,看到柳姗姗被牛来财打,秦奋的心中还是小疼了一下,可是想想一切都过去了,片刻之后苦笑一下,也就算释然了。

“怎么样解气吗?!”沈安璐回过头,冲着秦奋鲜有的笑了一下。

“谈不上,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不过我还是谢谢你!”秦奋淡淡说道。

“你救了我弟弟的命,不用说谢谢,就当我帮你一次吧!”沈安璐脸色恢复如初。

秦奋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

“你好,我是璐璐的男朋友苏骏驰。”

一个西装革履,五官端正,而且皮肤白皙的年轻人,突然出现在两人中间,笑呵呵的朝着秦奋伸出了手。

秦奋一愣,当即从对方的笑容中,看出一丝别样的意思,须臾,秦奋同样微笑一下,跟对方握住手。

这一握不要紧,苏骏驰脸上的笑意不减,可是手上却暗暗加大了力度,秦奋当即明白了,对方这是充满了敌意,感情是把自己当做敌人了,苦笑一下,手上微微一用力,苏骏驰手掌顿时有些微红,疼痛难忍的他,咬牙抽回手。

“呵呵,听说你是考古专业的学生,那不知道你对珠宝有没有研究?!”苏骏驰很快便恢复正常,依旧满脸含笑的问道。

第九章

秦奋明显感觉苏骏驰这笑容背后,有着强大的敌意。

秦奋心中暗道,这人的城府可是有些深,他可不想跟这种人有交往,可是没想到莫名其妙自己就成了对方的敌人,真是有些苦不堪言了。不过现在的秦奋在得到传承之后,性格也随之发生了变化,既然想挑战,那便放马过来。

“不过是略懂一些而已。”秦奋微笑道。

“你太谦虚了吧,那你对于一些翡翠原料懂吗?!”苏骏驰再次不善的笑道。

“同样是略懂而已!”

“苏骏驰你不要再说了,你是堂堂海归,这么多年一直研究珠宝翡翠,秦奋大学还没毕业呢,你在这里显摆什么!”沈安璐脸上满是厌恶之感。

“呵呵,璐璐我这可不是显摆,我是想如果秦奋对这些有研究的话,或许可以帮助我们寻找一块上好的原料呢,你知道珠宝交易会马上要开始了!”苏骏驰冲着沈安璐小心翼翼的说道。

看到对方这幅嘴脸,秦奋满心的厌恶,他感觉这个苏骏驰可是有些看不透。

“秦奋你不用搭理他,你忙你的吧!”沈安璐毫不理会苏骏驰的话。

“呵呵,我今天还真有时间,既然苏先生想要我帮忙,那我就陪你们一起转转吧!”秦奋略带深意的笑道。

苏骏驰听到这话,当即心中一爽,想起刚才沈安璐对秦奋的露出的笑容,他心中就窝着火气,这么长时间了,沈安璐从来都没冲自己这么笑过,心中早就打好如意算盘,想要羞辱秦奋一顿。

“秦奋,你最好还是走吧,他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他对珠宝翡翠的研究可是在国际上都有些名气的。”沈安璐脸上露出一丝担忧,好心提醒道。

“我就喜欢跟复杂的人打交道,既然苏先生盛情邀请,那我也不能不给面子吧,你说呢,苏先生!”秦奋将目光落在苏骏驰的身上。

“哈哈,果然是气度不凡,帮忙肯定我双手赞成,只不过咱们要不要先来个赌约呢?!!”苏骏驰眼见少不更事的秦奋上钩,当即大笑道。

“好吧,我没意见!”秦奋答道。

“秦奋!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你可以走了。”

沈安璐当然明白苏骏驰的心思了,更知道这个人的心机,小心眼一个,而且还十分阴险,这也是一直没答应做他女朋友的缘故,可惜家族命令,她实在难以违抗,只能拖着。

“沈大美女,你是怕你男朋友输了,会没面子吗?!放心,我不会让他输的很难堪的!”秦奋坏笑一下说道。

“住嘴,他不是我男朋友,还有我是担心你输了,你一个学生有什么资本?!”沈安璐满脸冷漠的喝止道。

沈安璐后半句话虽然不好听,但是却也是实话,说到底,秦奋现在身上也仅仅只有十万块钱,如果真赌的话,恐怕这点本根本不够,而且他这些钱是打算当做自己发家致富的资本的。

看到秦奋有些犹豫,苏骏驰当即脸色闪过一抹阴险,直接激将道:“既然秦奋小兄弟囊中羞涩,我看还是算了吧,毕竟这种赌约,还不太适合你!”

苏骏驰不可谓不阴险,这话明显是直接打脸啊,其实苏骏驰听到沈安璐三番五次的劝解秦奋,心中早就按耐不住火气了,尤其听到沈安璐当着秦奋的面,否认自己是他男朋友,就更让他生气,只不过他不敢明着跟沈安璐翻脸,家族的交代他可不能忘记。

“跟你比,我的确没有钱,不过看到你这么殷勤,我也不能扫你的兴不是,不妨告诉你,全身上下我只有十万块,不知道够不够跟你赌一次的?!”秦奋直接无视掉苏骏驰的嘲讽。

“秦奋,你是不是傻?!这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吗?!你那十万块还是我沈家给你的报酬呢!”沈安璐有些生气道。

“呵呵,钱是王八蛋,没了再去赚,就当玩玩儿!”秦奋毫不在乎道。

“哈哈,好,果然是有胆识,看来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够狂的!”苏骏驰再次趾高气昂到。

“狂也的有狂的资本,你不过比我大几岁而已,用不着这么早倚老卖老。”秦奋心中的一团就火焰也是被苏骏驰撩了起来。

看到两人对话的火药味,沈安璐心中多了几分担心,当然更多的是担心那十万块钱打水漂。

早知道这样,刚才真不该出来给秦奋解围,苏骏驰的心思,他摸得门儿清。

“谢谢沈大美女,本来是想帮忙的,结果看来他好像对我有些敌意,既然如此,一切都拿到明面上,愿赌服输。”秦奋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冷道。

“我不过是想跟你友好切磋一下,可没你想的那么阴险!”苏骏驰脸露笑意,淡淡说道。

“男人说话,没必要墨迹,你就说怎么赌吧?!”秦奋直接道。

苏骏驰听到这话,当下扭脸望向沈安璐,只见此刻的沈安璐根本不理会两人对话。

“那边正好有赌石场,咱们就赌石,看谁的石头切出来的东西价格高,谁就算赢,赌资就十万块,你看怎么样?!”

顺着苏骏驰的手指,果然不远处,正有人围在一起,正是赌石的摊子。

秦奋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然后回过头冲着苏骏驰微微点头。

“那好,因为你只有十万块已经作为了赌资,所以买原石的钱,我先给你垫付了。”苏骏驰笑道。

“那我就多谢苏先生慷慨了。”秦奋拱手笑道。

两人说罢,一前一后正要朝着赌石场走去,身后的沈安璐突然叫道:“等一下,既然是赌,那我也参与,你们不论谁赢了,我便请他吃饭,地点随便挑!”

沈安璐一语说罢,两人全都有些意外,不过苏骏驰很快便露出一丝笑意。

“沈大美女,其实没这必要,说到底两个大男人赌石,没必要把自己作为赌资吧?!”秦奋有些无语道。

其实秦奋,有着自己的打算,今天就是要来这里捞第一桶金的,既然这个傻帽想玩,他当然不能错过这个绝佳的机会。

“少废话!”沈安璐说罢,直接朝着赌石场走去。

苏骏驰回头朝着秦奋露出一丝阴笑,急忙跟上沈安璐。

秦奋则是露出一丝笑意,无奈的摇摇头。

这时,赌石场边,已经围拢了十多个人,而且有人已经切出了绿,脸上满是激动。

眼尖的赌石场老板,看到沈安璐和苏骏驰过来,满脸赔笑的跑了过来,笑道:“几位可是要石头,我这里的料,可都是从缅甸直接空运过来的,出绿的几率相当高,几位如果有兴趣,不妨挑一块中意的。”

秦奋站在人群后面,打眼一看,就知道这些赌石无非都是些新坑的货,而且从外表上看,成色基本都一般。

“老板,你这里的料好不好,不用你多说,今天不过是借着你的地方,跟我朋友赌上一把,所以你不用卖弄了,石头我肯定是会要的。”苏骏驰直接冷言道。

这摊主顿时明白了过来,看来这两位是金主了,来这里不过是找刺激的,当下满眼激动,仿佛已经看到了大把的钞票。

“几位,看的出来都是行家,既然你这样说了,那你们就自己挑选吧。”这摊主说罢,满脸奸笑的后退了几步。

苏骏驰一双眼睛在上百块的原石上看了一眼,然后回头冲着秦奋微笑道:“是你先挑还是我先挑呢?!”

“我就是个外行,苏先生先来吧!”秦奋伸手示意。

“呵呵,话说赌石场里无行家,大家都一样,既然你这般谦虚,那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苏骏驰说罢,眼睛再次落在这些原石上。

其实这些籽料从外皮上看,基本都差不多,只不过大小有些差异,而且都是未开口的原石,如果普通人只能是撞大运了,不过这苏骏驰却的确有些本事。

只见他走到这些原石前,伸手挨个在上面摩挲了几下,一圈之后,终于选好一块褐红色,足有十公斤的原石。

“嗯,我看这块仔料不错,出绿的几率不小!”

“我也觉得是,刚才我摸过这块仔料,手感细腻,而且光泽度不错,应该出绿的。”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些人也开始小声议论了起来。

秦奋看到苏骏驰选中的原石,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意,显然对苏骏驰心中还是有几分佩服的。单从这料的外表,他便看出了一些端倪。

“先生真是好眼光,这块原石可是好料。”赌石场摊主,再次上前笑道。

“多少钱?!”苏骏驰无心搭理,直接问道。

“三…三万!”摊主小心的伸出三个手指头。

苏骏驰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然后从手提包里直接掏出三沓钞票甩在摊主面前,这是三万,你点点。

“好好好!”摊主满眼放光,连说三个好,接过钞票。

“秦奋该你了。”苏骏驰满脸笑意。

“那我就献丑了。”

秦奋说罢,直接走到这些赌石前,心中默念三清诀,下一瞬,秦奋透过这些原石的外皮,将里面的的一切看个清楚。

咦……

秦奋目光突然落在一块有些凹陷的砂皮料上,缓步走上前,在上面摩挲了几下,然后抱起了这块原石。

“哗……”

“这块石头怎么会有绿呢?看来这小后生是新手啊!”

“就是,看来是要输了。”

秦奋听着这些哀叹声,无奈的摇摇头,其实按照赌石里的技巧,他明白,宁买一鼓,不买一瘠。这块原石不但凹着,而且还是砂皮料,这种石头的风险最大了,正是一刀富一刀穷,赌性太大。

“秦奋,你还是换一块吧。”沈安璐作为珠宝公司老总,当然也能看出一些端倪,当下提醒道。

“嘿嘿,我不懂赌石,但是我看这块石头挺好看,再说了,七分运气三分赌,玩的就是心跳,就它了。”

奇门弄宝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奇门弄宝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奇门弄宝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