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洛菲小说冥沫子&盛世娇宠名门狂妃免费阅读

  • 时间:
  • 盛世娇宠名门狂妃冥沫子
  • 来源:ysg

颜洛菲小说冥沫子&盛世娇宠名门狂妃免费阅读

《盛世娇宠名门狂妃颜洛菲》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盛世娇宠名门狂妃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那炙热的目光像是要把她吞进肚子,一时间,宛如少女般的娇羞竟出现在她身上,不仅脸颊滚烫,就连呼吸都觉得异常的烫。

不知道是不是这具身体对凌辰萧的爱还没完全退去,一切异常的反应发生在她身上,对面坐着的是一张无比好看的帅气的脸,饶是她在现代见过许多帅哥,都还是没能控制中这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颜洛菲吞了一口唾沫,用手当做扇子往脸上快速扇着,又别过脸去,尽量不让凌辰萧看到她脸红的样子。

凌辰萧见她似乎很不舒服,便关心问道:“怎么了?可是有哪里不舒服?”说着,他还伸出手贴在颜洛菲的额头上,从手背传来的滚烫让他旋即收回了手。

本来没什么事的,可现在被凌辰萧的手一碰,她就算没事也变有事了。

颜洛菲再次吞了吞唾沫,眼角余光瞥向还在盯着她看的凌辰萧,“王爷,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达王府?”

丫的!

孤男寡女单独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要是跟对方认识熟悉还好,她这是霸占了别人的身体,还被别人的未婚夫眉来眼去,受不了,实在受不了。

她也是个有原则的人好吗?虽然凌辰萧长的很帅,而且是那种往街上一站,就能引来一大堆女孩的尖叫声的那种,简直比明星都要受欢迎,但是,她依然觉得很尴尬,很不自在。

“快了,还有半个时辰。”

以为是颜洛菲迫不及待想早点到王府,凌辰萧勾起嘴角,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坐在对面的少女,马车的空间不大,只要路稍微不好走的,马车一颠簸颜颜洛菲就总是坐不稳,从座位上弹起来。

好几次凌辰萧都想扶住她,但碍于现在的颜洛菲对他似乎还有些陌生,才不得不控制一下自己。

终于,马车在辰王府门前渐渐停下,凌辰萧下了马车,又细心的把颜洛菲扶下来。门前的两名守卫一见到自家王爷便倾身行礼。

进了王府,颜洛菲看着面前古色古香的房屋建筑,还有随处可见的花花草草,让人心旷神怡,一天的劳累都在这一刻放下,她舒展开双手,轻轻闭上双眼,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和久违的新鲜空气。

站在一侧的凌辰萧见她一脸享受的模样,充满了温柔和爱意,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不会再让颜洛菲受到任何伤害,让她永远都能像现在这一刻幸福。

凌辰萧轻笑一声,望着眼洛菲精致的五官,“洛菲,你跟我来。”

颜洛菲蓦地睁开双眼,疑惑地看向凌辰萧,但还是乖乖地跟在他身后。

穿过走廊,每经过一间房屋颜洛菲都好奇地往里面探了几秒,又紧跟在凌辰萧身后。终于,凌辰萧的脚步停在一间屋子面前,颜洛菲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便见面前这间屋子门口挂着两个红色灯笼,灯笼上写着大大的双喜字。

这是?

想暗示她什么吗?

正想着凌辰萧带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时,却听他饶有兴趣地说道:“本来想等到时机给你一个惊喜的,里面还未完全布置好,不知你喜不喜欢。”

凌辰萧话音刚落,便上前几步,推开门,又回头看着颜洛菲,示意她过来看看屋子里布置的场景。

颜洛菲对这间屋子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像是已经来过这里一样。她将肩上的包袱抱在怀里,对凌辰萧笑了笑,这才走进屋子。

房间里的布置简直少女的不能再少女了,挂着的帷帐均是上等的粉色丝绸,再往里面走去,只一张大床放在中央,粉色的床帐自屋顶洒落下来,层层叠叠,就连床上的用品都是粉色的,可见原主是有多喜爱粉色。

虽然她是个大姑娘了,可对这种粉粉的东西真是一点抵抗都没有,爱辽爱辽。

“我今晚就睡这里了吗?”她问道。

凌辰萧宠溺地看着她,笑着点头,他还怕颜洛菲不喜欢,当看到她的反应这般兴奋时,他也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但不会表现出来。

得到允许后,颜洛菲将怀里的包袱放在梳妆台上,便扑进柔软的大床,欢喜的翻来滚去,丝毫没有因为凌辰萧在这就会感到害羞或者不自在之类的。

凌辰萧将视线移到梳妆台上的包袱,从他见到颜洛菲的那一刻起,她都是紧紧抱着这个包袱,这里面究竟装着什么东西?竟让她这般珍惜!

他缓缓走近,从心里传来的声音让他拆开包袱看个究竟,但另一个声音,又让他不要动颜洛菲的隐私,纠结,犹豫不决,让他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

颜洛菲突然坐起身子,见凌辰萧站在梳妆台旁,僵在半空的手不知是要干嘛,她疑惑地问:“王爷,你在做什么?”

听到身后传来的悦耳的声音,凌辰萧这才从思绪里回过神来,赶紧抽回僵在半空的手,脸上尽是尴尬之色,“没……没什么。”

仿佛像做贼心虚一样,他额头上竟布满了滴滴汗珠,尽管颜洛菲并没有说什么,可他依然觉得是触碰了她的隐私。

不过是个包袱而已,或许里面装的是她的衣物也说不定,他到底是在意什么?

颜洛菲从床上下来,扫视了一圈房间后,询问道:“王爷您怎么了?”唉!她太不容易了,一边要努力佯装不让凌辰萧看出破绽,一边又要为自己的生计着想,万一哪天她被凌辰萧发现不是原主,被赶出去……

想着想着,她哭丧着一张脸,大眼睛眨巴眨巴可怜兮兮地仰望凌辰萧,“王爷啊~,您别赶我走,我会洗衣做饭,还会暖床,只要您有需要,吱一声,我保证会随叫随到。”

凌辰萧愣了愣,发现自己根本听不懂颜洛菲说的这些话,但还是温柔地笑了笑,“从现在起,王府便是你的家,我又怎会赶你走呢?莫要再有这样的想法。”

还好,不会赶她离开王府,凌辰萧对她的帮助,她会永远铭记在心。

第八章

凌安国迎来了一年中最热闹的灯会,白天的京城主街,几乎每家商铺都摆卖灯笼,其中还有不少小摊贩叫卖荷包,除了灯笼,荷包也是不可缺少的。

这天,凌辰萧带着颜洛菲来到京城主街,灯节对他来说与平时没什么区别,依然平淡如初,可现在不一样,有颜洛菲在,他也跟百姓一样,会买灯笼,买荷包。

据说,在这一天,未婚的男女只要把荷包送给自己喜欢的人,月老便会为他们牵上姻缘线。

不管是不是真的,还是会有很多年轻男女这样做,其中也包括凌辰萧,他早已偷偷买了荷包,就等个好时机送给颜洛菲了。

颜洛菲拉着凌辰萧也给自己买一个,后被问道:“洛菲可是要把荷包送给……”

“也就你们才会相信这种说法,这个荷包好看,我拿来装钱用的。”

凌辰萧本想说荷包是否会送给他,却没想颜洛菲会说出这样的话,她似乎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在她身上看不到以前的天真与单纯,反而像是经历了许多事情变的成熟了一样,这样的她,让他有些抓不住的感觉。

亦或者,是自己想多了。

但,只要是她喜欢的,能让她开心的,他自然会给她买。

颜洛菲挑了一个米黄色的灯笼,又让凌辰萧出钱买了一个粉色的荷包,看着手上这两样东西,她乐的像个孩童一样。

原来,快乐也可以这样简单。

一直逛到天黑了,颜洛菲觉得有些累,但又不好打扰凌辰萧的兴趣,他正津津有味地看别人表演,而她站在一边就跟木桩一样,独立在那,这些表演的戏法根本入不了她的眼。

就在这时,她觉得肚子一阵翻腾,感觉快要憋不住了,捂着肚子的动作有些滑稽,好在旁人都注意着表演,没空看她。

“王爷,人有三急,我去去就回。”

不等凌辰萧回话,颜洛菲一溜烟的时间便消失在了人群中。

凌辰萧想着这里是京城,更何况今日的灯会人较多,颜府派来的人肯定不会找到这里来,便放心的继续看表演。

再说颜洛菲,因为急于上茅厕,她不得不闯入别人家的院子里,好在这家没人,不然她就成了闯入民宅的盗贼了。

出来后,便看到表演的场地围着的人越来越多,她一时间也难挤进去,便只好站在桥上等凌辰萧。

突然,一道好听的磁性声音从身后传来,“姑娘在等谁?”

颜洛菲听着这声音有些熟悉,当她转过身来时,便见到那张熟悉的脸,她找了他这么久,没想到今晚竟在这碰上了。

“凌亦寒?你怎么会在这?”颜洛菲惊讶的抬手捂住嘴。

凌亦寒虽有些惊讶,但却没有像颜洛菲这般表现出来,他淡淡的勾起嘴角,收起手中的扇子,“我家就在京城,我不在这能在哪?”

这话说的好有道理,她竟无法反驳!

颜洛菲眨了眨眼,收起手,很自然的将后背靠在桥栏上,看向凌亦寒那张冷峻精致的脸,想起他的外衫还在自己手上,但出门的时候忘记带了,又是一脸懊恼。

凌亦寒见她脸上的表情变化多端,一会蹙眉,一会又是舒坦,又再是蹙眉,不知道的路人还以为是他在欺负她呢!

“上次谢谢你没有让我睡在大街上,你的外衫我洗好了,把你家的地址告诉我,我明日一早便给你送去。”这句话在颜洛菲看来是很正常,但在凌亦寒眼里却成了想接近他的那种女子。

他剑眉微蹙,脸也比刚才冷了许多,转过身去背对着颜洛菲,冷声道:“你可还知自己是个有未婚夫的人?竟还敢在大街上要男子的地址?就不怕你的贞操毁了?”

颜洛菲被他的话问的一头问号,什么未婚夫,贞操不贞操的,她只不过是要还他衣服,又不是要吃了他?说的这么严重干嘛?

也是,古代人的思想都比较封建,原身又是王爷的未婚妻,在大街上问男子的地址确实有些不妥,但,原身是原身,她是她,又怎能混为一谈?

“小哥哥,你言重了,未婚夫在我眼里不过是个称呼而已,再说了,我又不是一定非要嫁给他不可,在我看来,婚姻是自由的,不应该被父母操控,也操控不得。”

凌亦寒错愕片刻,想不到颜洛菲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若是让皇叔听见了,不知道会是什么感受,在颜洛菲还未出生便已经跟皇叔定下婚约,这会又跟他说婚姻自由,由不得旁人操控。

反了反了,这种话不应该出自一个十五岁的少女之口,想起那日在澡堂里,看到她那双精明的眼睛,和传言的完全不同,那时他便有所怀疑,因为不干自己的事,也就没有过多想,但现在,她竟当着自己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

凌辰萧啊凌辰萧,你要是听到这番话会有多伤心难过呢?

他转过身来正面颜洛菲,只觉得这个少女让人眼前一亮,二十多年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让人只一眼便深深记在心里的女子。

“看来本尊真是小瞧你了,还有几分本事能住进辰王府,据本尊得知,辰王是不会轻易带任何一个女子进他的府中,你是怎么做到的?”明知故问,说的就是他没错了,因为好奇颜洛菲跟凌辰萧是如何遇到的,所以他不得不故意这么问。

颜洛菲就是个缺心眼的人,凌亦寒这么一问,她想都没想就直接回答,“还不是因为我是辰王的未婚妻,不然早就被颜府派来的高手抓回去了。”

短短的两句话,却听的凌亦寒有些不爽,却又找不出原因,当他抬眸看向表演的场地时,一抹紫色自他的眼底拂过,很快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本尊先走了,外衫不用还,就当是送给你了。”

凌亦寒话音刚落,便消失在颜洛菲跟前。

颜洛菲乍呼,她没看清楚凌亦寒是如何消失的,只知道速度极快!

第九章

她还没缓过神来,肩膀上便搭来一只手,吓的她一激灵,差点没跳起来。

看清楚来人是凌辰萧后,她才松了一口气,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莫名从心底油然而生。

“方才同你在这说话的人是谁?他去哪了?”

凌辰萧一上来便直接开门见山问道,或许是因为太在意颜洛菲,让他这一瞬有些情绪失控,后等情绪稳定了,他才发现这种话当着颜洛菲的面问出来有些不妥,可为时已晚,话已经问出来了。

被质问的颜洛菲明显对凌辰萧有些反感,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两步,让自己跟凌辰萧保持一些距离,“那人曾救过我,仅此而已,还请王爷不要有什么想法。”

她连解释都这么轻描淡写了吗?之前哪怕是犯一点点错都不停地给他解释求他原谅,为何现在却是这般敷衍他了?

方才没看清那人的面目,但身形却跟凌亦寒颇有些相似,莫不是他眼花了看错了不成?也对,凌亦寒这个大忙人,已经几个月没有回宫了,又怎么会出现在这种花灯之地。

他尴尬一笑,换上温柔的语气说道:“既然是你的恩人,那也是我的恩人,下次再见到他时一定要留他,我好当面跟他道谢。”

颜洛菲机械般的点了点头,这才重新跟凌辰萧回到灯会上。

在颜洛菲跟凌辰萧从桥上离开后,凌亦寒才折回,站在桥上望向两人离去的背影,不一会儿,一抹黑影自他眼角余光处落下,良久,他才缓缓开口道:“云逸,你去查颜府小小姐的身份,注意,是死而复生后的,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能错过。”

云逸嗯了一声,便消失在黑暗处。

云逸是凌亦寒最信任的手下,等同于他的左右手,交给他办的事从来都没有让他失望过。

只要是认识凌亦寒的都知道,他身边有一个很厉害的哑巴手下,无论大小事,他从来都没有失手过。

简单换装后的云逸一刻也没有停留,连夜赶往洺桓县,那里没有人认识他,对于查探信息是最好不过的了。

经过一天一夜的奔波,云逸终于抵达洺桓县,他故作艰难地询问路人,“你好,请问……颜……颜府怎……怎么走……”

被拦住问路的这名路人是一名花季少女,她很费力才听懂了颜府两个字,看在少年是个有隐疾的人也不好拒绝,随即便给他指路道:“一直往前走,有一条岔路,你记得走左边那条,进去就是颜府了。”

又怕这个少年听不懂她的意思,花季少女直接拉起他的手腕领着他到岔路口,往左边看去,便看到一座华丽的房屋立在眼前,少女指着那座房屋耐心的继续说道:“那儿就是颜府,我听说颜府的小小姐被虐待打死,死而复生后就消失了,有点邪乎,你可得小心点。”

面对少女的关心,云逸努力扯出一抹微笑,看起来很牵强,他点了点头,这才朝颜府走去。

他来到颜府门前,抬手准备去敲门,便听到身后一道尖锐的女声响起,“站住!谁给你的勇气,敢擅闯颜府!”

云逸缓缓转过身来,僵在半空的手迟迟没有放下,女子一袭翠绿色纱裙,脸上蒙着一层白色纱布,却见她脸上的伤疤若隐若现,就在这时,正好刮起一阵大风,将女子的蒙面纱刮走,触目惊心的伤疤就这么展露在云逸眼里。

女子大惊失色,对身旁的丫鬟拳打脚踢,一顿痛骂,又重宽袖里取出一张和刚才一模一样的纱布重新戴上。

云逸僵在半空的手放了下来,他断断续续地说道:“我初次来洺桓县……身上……毫无分文……很饿……”

虽然不曾听懂少年说的话,但女子还是让丫鬟将少年领了进去,毕竟外面已经开始围着几名路人,若是再停留,只怕围观的人会越来越多。

大堂内,颜明鹤来回徘徊着,看的一旁的李施很是着急,却又插不上话,只能干着急。

颜水儿一踏入大堂,便见颜明鹤不停地来回度步,便意识到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人还未到跟前,便急忙问道:“爹,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声音,颜明鹤才停下脚步,他长叹一口气,这才说道:“你妹妹现已经住进了王府,若是抓她,必定会得罪辰王。”

“什么?那个贱人住进王府了?”颜水儿惊呼,她千方百计,甚至不惜背上骂名都要处颜洛菲于死地,现在却告诉她,颜洛菲住进王府了?

辰王是她的,只能是她的!

李施赶紧安抚自家女儿,“你先别急,你爹正在想办法,这次一定能让那个贱人彻底消失在凌安国。”

“爹,您想到什么好办法了吗?”

颜明鹤定眼看向颜水儿,明明正值桃李年华,可面容看起来却像是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正因为上天如此不公,所以他们才把所有最好的都给她,包括她喜欢的辰王,只要是她想得到的,他们无论如何都会满足她。

若不是当年那一场大病,颜水儿也不会落得这般容貌。

“看来,我只能去一趟桃花村了。”

颜水儿不傻,也不单纯,方才她从爹爹的眼神里看出了几分厌恶,她这张脸能长成这样还不是因为她爹娘无能!如果当初请宫里的太医为她医治,她会是现在这幅模样吗?

“我跟您一起去,我倒要看看那个贱人的娘有多好看,至于把爹迷惑的这么糊涂!”

“啪!”

颜明鹤一巴掌毫不犹豫地打在颜水儿脸上,大堂内的下人们也是一脸震惊,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敢大声喘气,就连一侧的李施都惊的半天缓不过来。

颜水儿捂着被打的脸,愤愤看向颜明鹤,怒吼道:“爹果然还是没有放下那个贱人!如今您都能为了那个贱人动手打我,今后是不是还要拿我的命!”

“住口!”

颜明鹤气的浑身发抖,方才他也不想打颜水儿,只是忍不住。

盛世娇宠名门狂妃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盛世娇宠名门狂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盛世娇宠名门狂妃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