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羽颜秦曜小说萌萌梦&萌宝密令妈咪是爹地的!免费阅读

  • 时间:
  • 萌宝密令妈咪是爹地的!萌萌梦
  • 来源:ysg

金羽颜秦曜小说萌萌梦&萌宝密令妈咪是爹地的!免费阅读

《萌宝密令妈咪是爹地的!金羽颜秦曜》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萌宝密令妈咪是爹地的!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怎么办,他快受不了了。

受不了眼前的女人不记得他,受不了女人说秦逸不是她的孩子。

他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让她记得他?

要怎么做,她才不会离开。

金羽颜微愣。

躲在门口看好戏的梁博一看事不好,立刻冲进来救场。

他看出秦曜忍耐已达极限,再这样下去只怕又要重蹈五年前的覆辙,那之前所铺垫的温柔将毫无用处。

强行将两人分开,梁博使出吃奶的劲儿把秦曜往外推,还不忘对金羽颜解释:“你说的没错,你跟她妻子长得很像,简直是一模一样。”

秦曜一听就怒了,这货胡说八道什么?

花大价钱让他来是帮忙出主意和缓两人关系,不是来添油加醋的。

“梁博!”

被吼的梁博吓得一哆嗦,不过还是坚持己见的把这只暴怒的雄狮往外弄,好声好气的哄着:“有何吩咐咱先出去再说,出去说。”

秦曜弄死这货的心都有了,本来事情挺简单,只要让金羽颜恢复记忆就好,现在倒好,这货一句话,他凭空冒出个妻子来。

梁博成功将他撵出门。

梁博用身体挡着门以防秦曜冲进来,开始对金羽颜走煽情路线:“金小姐,我实话跟你说了吧,秦少抓你来就是因为你长得太像他突然消失的妻子。你不知道,秦少很爱很爱她妻子,这不,想的都有点魔怔了。秦逸那孩子从小没见过他妈妈,秦少说你是,孩子自然深信不疑,嚷着你叫妈咪。”

应了自己的想法,金羽颜对于他说的还是挺相信的,毕竟这样就全说的通了。

梁博见她不怀疑,继续胡编:“金小姐你放心,秦少现在完全把你当他妻子,他是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说这句话是为了消除她对秦曜的恐惧,他不想失忆的她对他的兄弟也只有恐惧。

金羽颜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的确是,秦曜对她只有温柔和爱护,除了刚刚貌似很生气之外。

莫名有些可怜这个爱妻已入魔的秦曜,还有那个从小失去妈妈的孩子。

“可是,那我也不能留在这。”金羽颜言辞凿凿,透着坚定。

纵使她同情这父子的遭遇,也不能成为她留下的理由,她不属于这里,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门外的秦曜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尤其是金羽颜说的那句要离开的话。

她还是要走。

秦曜沉沉呼吸,压抑的情绪让他觉得快要窒息,公司大改革都未曾让他如此苦恼,可偏偏这个女人却让他无所适从。

回到书房,秦曜怒气难平的想要梁博给个说法。

深呼一口气,梁博异常严肃的问:“秦少,你认为金羽颜选择性失忆,可为何忘掉的是你?”

为什么是他?

他哪里会知道,这也是他一直想搞清楚的事情。

秦曜心中一凛,右手不由的攥紧。

“选择性失忆患者大多为了逃避极度的痛苦才选择忘记一些人或事物,你现在懂了吗?”

为了能帮到好兄弟,梁博不得不撕开真相给他看。

极度的痛苦?

他给的吗?

所以才会忘记他。?

她选择忘记那些痛苦,而他现在很不好受。

秦曜回想着曾经对金羽颜所做的一切。

起初金羽颜来找他,也不过是因为她患了白血病,而他的骨髓能刚好配对。

要不是他中了赵雪霏的招,也不会临时拉上金羽颜,更不会有秦逸这个孩子。

明明整件事情金羽颜是受害者,可是他做了什么混蛋事,竟然用骨髓来“威胁”她,要她帮他生个孩子。

禁着她,逼着她,她说的最多的是“秦曜我恨你”、“秦曜我要杀了你”。

怀孕本该是女人最幸福的时刻,但却是金羽颜最痛苦的。

她是替他生下了孩子,但她也完全忘记了那一段过往,只记得她的斯明哥哥,最后跟着季斯明远走外国。

现在他后悔了,想把她留在身边,好好的照顾她,他需要金羽颜,而孩子也需要妈妈…

“我没想伤害她的。”秦曜轻声说着此刻他最真的心声。

梁博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那就先不要去试图唤醒她的记忆。”

秦曜猛然抬头看着梁博,冷然的眸光掺杂了些许不解。

“你有没有想过一旦她想起一切会怎样?”梁博稍作停顿,语气增添的几分笃定的意味,“她会更想离开你。”

秦曜泼墨般的眸子更加黑沉,梁博说的对,金羽颜想起那些曾经,恐怕更想逃。

“先不去告诉她失忆的事情。用其他方法将她留下,制造新的属于你们的美好记忆,待时机成熟,即便她恢复了记忆,也不会再像从前一样抗拒你,这样不是更好吗?”梁博认真的建议道。

对于一个医生而言,金羽颜是一个病人,一个感情受到过严重创伤患有失忆的病人。

站在朋友的角度而言,秦曜是他兄弟,一个固执陷入爱情漩涡不自知的人。

他现在任务艰巨,要治好病人,同时帮助兄弟有情人终成眷属。

“你说的其他方法不会是……”。

“binggo!”梁博贼兮兮凑到他身边,“你现在装成一个痴恋失踪妻子的人就好,而金羽颜则是一个很像你妻子的人,只有这样才能消除一些她对你的反感,谁让你冒冒失失把人家从婚礼上抢回来,搞得你现在在人家心里充其量就是个长得好看的绑匪。”

绑匪?

秦曜嘴角一抽,他不过是带自己的女人回家,怎么成绑票的了。

“你别用那种崇拜的目光看着我。”梁博臭屁了一下,继续说着计划,“你不是想要把她留下吗?那我们就利用她对你们父子俩的同情心,再加上可以治愈她白血病这件事要求她留下,或者是做你三个月假妻子,利用这段时间培养感情,你觉得怎么样?”

他的计划是只要这三个月能让金羽颜爱上秦曜,那么也就大功告成。

如果不这样,金羽颜只会像之前一味的想逃,而两人的相处模式很有可能恶性循环。

第八章

一小时后,金羽颜成功潜入秦曜的卧房,进展一切顺利,忙完工作的秦曜在洗澡。

事不宜迟,她迅速抓起床上的手机躲在床边,满怀希望的划开,看着手机屏上出现的一行提示,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

请输入密码。

她哪知道密码是什么啊,看来还是想得太简单了,正准备把手机原封不动放回去溜之大吉,哪成想洗澡的秦曜出来了。

金羽颜吓得赶紧低头,慌不择路的趴在地上,以床作为掩体,暂时安全。

只围一条浴巾的秦曜随意的用毛巾擦着头,视线落在床上,他刚刚放那的手机呢?

四下看了一下,偶然瞥到落地窗上反射出的小身影,敛眸轻笑,继而若无其事的上床看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地板上实在太凉,金羽颜小心翼翼的由平趴改成了蹲坐,好在她长得小巧,若不是落地窗出卖了她,她应该会掩藏的很好。

他怎么还不睡觉啊?

他睡觉,她好走呀。

金羽颜盯着手机上的时间瘪着小嘴,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说的就是此刻的她,打电话没成反被困,失策。

就在她轻轻叹气第N+1次的时候,耳边乍然响起低沉温淡的声音。

“你在干吗?”

秦曜似乎怕吓到她,声音很轻,不过这吓人的程度一点没减半分,金羽颜吓得尖叫,猛然回头。

映入眼帘的是秦曜那被放大的俊脸,懵怔间觉得有什么东西,凉凉的,软软的,挤压着她柔软的唇瓣。

瞳孔倏然睁大,金羽颜来不及多想,一把将人推开,力度太大,自己也沿着床边滑行了半米。

不敢置信的看着一脸无辜的罪魁祸首,刚刚她竟然被亲了。

秦曜意犹未尽的抿抿薄唇,他发誓刚刚不是故意的,只是想近距离看看她在干吗,哪成想她就这样把小嘴送了过来。

他还没品尝够,人就跑了,那甜蜜的滋味一如三年前般让他迷恋。

“你……你竟然……”金羽颜小脸涨的通红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啪拉”一声,一个东西突然从她身上掉了出来,成功吸引了秦曜的注意力。

他盯着掉在地板上的东西问:“那是什么?”

原本放在怀里的手机因为刚刚情绪激动而掉落,金羽颜绝美的小脸是尴尬与害羞齐飞,结结巴巴的回答。

“手……手机。”

怎么办,怎么办?

偷手机被抓包,这要怎么解释?

“我知道是手机,那好像……是我的手机。”秦曜故意强调出“我的”这一所属词。

金羽颜此时的心情乱七八糟。

先是洗澡的人突然出来惊了一下,继而莫名其妙亲上了,现在更好,偷手机直接抓了个现行。

真是一步一个坎,倒霉都倒到家了。

“嗯,我想打个电话,借用用。”金羽颜硬着头皮解释。

“用过了?”秦曜挑眉轻问。

金羽颜摇摇头。

她倒是想用,奈何不知道密码,那东西现在在她眼里就是块板砖。

秦曜下床拾起地上的手机放到她手里,道:“密码是你生日。”

此时的他只围了一条浴巾,性感的锁骨,结实的胸膛,肌理分明的八块肌肉,展露无遗。

明显的衣服架身材,太平洋宽肩,窄腰,完美的倒三角,简直比超模的身材还要棒。

拥有这样完爆的身材还不算,将近一米九的身高更是欣长挺拔,外加一张敛眸焉可倾国色的俊脸,简直惊为天人。

看着看着,金羽颜竟然晃神了,回神之际羞红了脸颊。

竟然犯花痴,金羽颜你可长点心吧,现在是犯花痴的时候吗?她暗骂自己。

“想什么?”秦曜见她发呆,好奇的问。

金羽颜心虚的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俏脸酡红,打死她也不会承认刚刚被迷惑了。

“没……没什么。”

秦曜也没再追问,又说了遍,“密码是你生日。”

“嗯?”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秦曜用手指了指她手里的手机,他清湛的星眸泛着点点宠溺,“试试看。”

金羽颜半信半疑的按下她生日所属的数字,心里一阵忐忑,不过当看到手机屏上的提示的时候笑了,莫名松了口气。

只见上面显示密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她拿起手机给他看,笑着说:“密码不是我生日。”

笑了是因为这更印证了梁博对她说的那番话,她不是秦曜口中的妻子,只是长得像而已。

说实话,她怕这密码真的是她生日,因为她不知该如何说服自己跟这个男人没关系。

秦曜脸色微沉,这是怎么回事?明明这就是她的生日,怎么会不是?

难道展霖给他的调查资料有误?

“你刚刚说拿我手机是想给人打电话?”秦曜暂时将生日有误的事情放在一边,问的同时解开手机锁。

“嗯,我要打给我未婚夫,我未婚夫找不到我会担心的……”

金羽颜张口闭口未婚夫,叫的秦曜这火蹭蹭的往外冒,俊眉斜勾不悦的弧度,声音微冷,语气不佳。

“那男人没名字?”

这家伙怎么阴晴不定的,金羽颜弱弱的道:“有。”

看着快要火山喷发的男人,她聪明的选择示弱,常言说得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得学乖点,别还没逃出去就被打残了。

“是不是打了电话就好好回去睡觉?”

今天一天够折腾的,金羽颜的身体又不好,秦曜为了她的健康考虑,打算让她和季斯明联系,只要打了电话不再瞎折腾。

一听有戏,金羽颜连连点头,天真的以为和外界联系上她就可以离开这。

“那打吧。”秦曜把手机递给她,手臂环于胸前,“在这打。”

就知道会这样,金羽颜撇撇小嘴,快速按下号码,生怕他下一秒后悔。

电话没响两声对方就接了,等不及对方说话,她抢先开口,糯糯的唤了一声,“斯明哥哥。”

第九章

“羽颜,真的是你吗?”季斯明有些不敢相信,白天秦曜可是面都不让他见一下。

“嗯,是我。”她的声音不觉染上淡淡的哭腔。

季斯明感觉到她在哭,很是心疼,“你身体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抓你的人有没有欺负你?”

一连串的关心让金羽颜眼泪簌簌掉落,直击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看着她哭,秦曜是又心疼又生气,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他心疼,而又让他生气。

只听了两句季斯明的声音就哭的稀里哗啦,就好像他欺负她了似的,明明他才是她男人,让他怎么不生气。

秦曜的醋坛子倒一地,浓烈的醋味香飘十里。

“我挺好的,就是……想回家。”金羽颜紧紧握着手机,没有直言让季斯明救他,却也表达了她不想留下的意愿。

“羽颜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带你离开那,相信我。”

季斯明看了眼桌子上的资料,那是有关季氏集团的,他要回公司,他要重新成为季氏的继承人,只有这样他才能和秦曜站在平等的线上,他才有赢得金羽颜的机会。

“我相信你。”金羽颜声音中有着坚定不移的信赖。

秦曜对季斯明是羡慕是嫉妒,还有忌惮。

他羡慕金羽颜对季斯明的依赖和信任,嫉妒季斯明在金羽颜心目当中的地位,更加因为今日的那场婚礼而担心金羽颜是否对季斯明已经动了情。

如果真的动了情,那对他就太不利了,必须想办法扳回一局。

“羽颜,时间不早了,该睡觉了。”秦曜凑到她身边,声音温柔,语调暧昧,言语含糊的让人容易误会。

电话那头的季斯明自然听到了秦曜的话,他不是不相信金羽颜,而是因为不相信秦曜。

半夜三更两人在一起,虽然想过这话是秦曜故意说的,可还是不自觉脑补秦曜强要金羽颜的画面,季斯明越想越生气,以至于电话被他挂了都不知道。

金羽颜因终于联系上季斯明而开心,算是报了个平安,不至于让季斯明太担心。

金羽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窗外的月已高悬,已是凌晨。

金羽颜盯着墙壁上的时钟看了有半小时,时钟“咔哒”落在半点处,她迅速跳下床。

都这么晚了,这别墅里应该就她没睡了吧。

这样想着,她蹑手蹑脚出了房间,打算趁夜逃走。

三步两回头小心谨慎的下楼,她的卧室在二楼,成功走向旋转楼梯便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别墅客厅大门。

她探着小脑袋四处观瞧,太好了,没人。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金羽颜以最快的速度抵达门口,小手搭上门把,心底一阵雀跃。

只要出了这个大门她就可以离开这,回家了。

金羽颜轻轻旋动门把,面带喜悦的笑容打开那扇门,提裙迈脚,抬头一瞬间,俏脸上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就这样一脚在门里一脚在门外的嘎在那,愣怔的看着早已等在门口守株待兔的展霖。

展霖面带微笑,语气平和的问:“少奶奶,您这是要去哪啊?”

暗想少爷还真是神机妙算,料定她一定不会乖乖睡觉,果然被逮了个正着。

其实很想好心劝她让她乖乖从了他家少爷,兔子怎么可能逃出一个好猎手的手心?

“少……少奶奶?”金羽颜被这称呼雷到,激动的声音都变了调,立即否认,“谁是你少奶奶啊,你可别乱叫。”

主人不正常,属下也这样,一个个的都怎么回事?

展霖笑了笑,又道:“您要出去?我陪您。”

金羽颜泄气的把跨到门外的脚收回来,鼓着小脸没好气的说道:“我不出去。”

金羽颜知道逃走无望,转身往回走,小嘴不开心的嘟囔着,“真是的,大半夜怎么还不睡啊。”

她声音虽小,可耳力极好的展霖却听得真切,无奈耸肩。

他也想睡呀,但如果他今晚把人弄丢了,他家少爷可就该整宿整宿睡不着了。

金羽颜赌气的在吧台咕咚咕咚喝了一肚子水才上了楼,似乎是为了缓解她尴尬无比的情绪。

间接告诉门口的展霖,她下楼不是为了逃跑,只是想喝水走错了门,对,就是这样。

这样想着,金羽颜心安理得的回了卧室。

从另一边楼梯走下的秦曜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笑了笑,就不能乖乖睡觉,太闹腾了,身体又不好,让人操心。

“少爷。”展霖恭谨的立在他身边。

“你刚刚叫她什么?”秦曜波澜不惊的脸上看不出情绪,声音也是寡淡的让人猜不透。

展霖愣了一下,随即笑着回答,“少奶奶。”

秦曜冶媚的桃花眼悦心轻掀,用手拍了拍他的肩,秦曜转身的同时说道:“做得好。”

他是少爷,他的女人自然就是少奶奶,这称呼他喜欢,所属性很强。

展霖目送秦曜上楼,脸上挂着淡笑,要论了解,无人能及他对少爷的了解。

展霖舒展的伸了个懒腰,一改一板一眼的工作状态,闲散随意的抚了抚短发,哈欠连天的道:“终于能睡觉了。”

……

再次回到房间,金羽颜不死心的咬着手指想办法,她就不信以她的聪明才智离不开这鬼地方。

她这捉摸着怎么离开,殊不知整栋别墅的人陪着她熬夜,佣人都合衣躺在床上,时刻准备着。

只有她天真的以为深夜就是最好的逃脱时机,焉知好猎手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就等她这只小白兔往里跳了。

今晚必须离开这,白天就更不好走了。

想到这里她更加心急,不停的在卧房中央转圈圈,裙摆在她踱步间衣决飘飘,在撩人的夜色中更显妩媚。

萌宝密令妈咪是爹地的!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萌宝密令妈咪是爹地的!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萌宝密令妈咪是爹地的!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