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年华何日不离伤)在线阅读完整版《年华何日不离伤》

(年华何日不离伤)在线阅读完整版《年华何日不离伤》

2019-06-11 20:24:57作者:泼茶人

《年华何日不离伤》泼茶人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陆瑶用三年都没能邵允琛捂热的心,撞破那些不堪后,她毅然选择放手。递上一纸离婚书:“既然不爱,就离婚吧。”没想到离婚后肚子里多了块肉。前夫撞见她呕吐后,直接长腿一跨,把人堵在洗手间。“谁的?”

(年华何日不离伤)在线阅读完整版《年华何日不离伤》

陆瑶邵允琛小说年华何日不离伤推荐章节

第四章:助理

邵允琛将衬衫袖子挽起来,露出精瘦的手臂,“今晚我做吧。”

“围裙。

”陆瑶踮脚把挂在架子上的围裙拿下来,展开想给他系上,“你衬衫白色的,油溅上去不好洗。”

邵允琛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去,陆瑶很迅速的给他系上围裙。

因为两人都要做家务,当初围裙她买大了一号,虽然他个子高,系上这玩意还显得有些滑稽。

陆瑶也没出去,就倚在厨房门口看着他忙碌的身影,修养再好的男人,哪怕做这种活都显得特别养眼,“那个,你今天怎么回来了。”

虽然结婚时两人约定好的,除非邵允琛外地出差,不然每个周日都必须回家,不过陆瑶以为他昨天回来过,今天应该不会回来了。

邵允琛头也不回,忙着洗菜:“今天周日。”

“哦。

”陆瑶眼神黯淡下去。

果然啊,要不是合同上有约定,哪怕是他的公寓他也不会回来吧?

“你早上打我电话有事吗?”邵允琛问,顺带解释一句:“助理接的电话,说有人找我,我翻手机才发现是你打来的。”

助理?

有哪个助理会喊自己老板“琛哥”这么亲密的称呼吗?

“就是想问问你回不回来。

”那句“你怎么没存我号码”陆瑶还是没问出口,光是听到他前面说的她就心里不舒服,转身去了客厅。

陆瑶无聊刷着微博,看了一会却很烦躁,手不由自主的点开百度。

等她回神时,才发现自己百度的都是“老公不存我号码为什么”,或者“老公助理对老公称呼亲密”等等。

她忍不住点开那一大串的回答,什么你老公出轨了要小心,赶紧查老公手机准备证据离婚啊,好歹能多分点钱......她笑着笑着心里酸酸的。

这时,邵允琛端着菜从厨房出来,喊了她一句:“过来吃饭。”

“好。

”陆瑶慌忙关掉手机。

两人吃饭一向安静无言,陆瑶频频往邵允琛看去,眼神复杂,却什么也没说。

饭后邵允琛洗的碗,然后回了卧室。

他最近工作应该很忙,洗了澡就去床上了,等陆瑶敷个面膜回来,邵允琛已经睡着了,背对着她,陆瑶感觉跟他隔着一座山似的。

陆瑶看在他放在床头柜的上手机,站那半天,最终没忍住,悄悄拿了过来。

之前拍照时她用过邵允琛的手机,所以知道密码。

输入密码进去后,陆瑶随便翻了翻,也没什么,邮件大多数是工作过上的,她也不怎么看得懂,翻到短信时,呼吸屏住了。

那是一条阅读了的短信,内容就几个字:【琛哥,今天谢谢了,改天有空一定请你好好吃一顿。

傅雪姿?

是那个助理的名字吗?还是另外一个女人?

陆瑶也不知道看到这条信息时,心里什么感觉,要是不重要的信息,邵允琛估计早删掉了,她关掉手机,重新放回了床头柜上。

陆瑶看着他宽阔的背,忍不住伸手去环住他的腰。

下一秒双手却被轻轻拉开,甚至男人还往那边移了移,刻意和她拉开距离一样。

陆瑶被他弄的心里发酸。

昨晚他还狠狠的要她,无休无止,今天她想抱一下都不行?

难道他们之间除了那张纸,以及他要的身体需求,其他什么都没了?

陆瑶想,或许等忙完父亲的事她就要提出离婚了。

四年太长,她太累,等不下去了。

第五章:法语翻译

四年太长,她太累,等不下去了。

------------------------------------- 陆瑶都不知道怎么睡着了,有点意识的时候,小腹一阵阵绞痛。

她知道是姨妈来前的预兆,前几次来的时候,邵允琛都回来了,所以这次,陆瑶也下意识的想找他:“老公,我小腹痛......” 手伸出去却扑了一个空。

陆瑶迷糊睁眼,这才发现身边空荡荡的,很凉,显然男人已经走了很久,床头柜留着一张字条。

【赶飞机,出差三天。

】 邵允琛写的字就跟他人一样,整整齐齐,每一个字的距离都是刚刚好的。

陆瑶把字条紧紧攥紧怀里,心里压着的弦终于断了,埋头细细哭着。

三年来,他不回来的时候,无数个日日夜夜都是她自己过,可是她从没觉得像现在这么难受过,撕心裂肺的疼。

姨妈疼痛加上没注意感冒了,陆瑶浑身难受,给公司打电话请假,电话关机,盖着被子蒙头大睡,饿了就外卖点粥。

两天后,感冒好了,人也终于舒服多了。

陆瑶爬起来去洗了个澡,舒服多了,拨了电话给周琳琳,“琳,我有点事找你帮忙。

” 周琳琳问:“怎么了?” “有钱吗,能不能借我一点?”陆瑶知道周琳琳小康家庭,父母都是打工的,一个月工资也不高,不过她实在没办法。

“是因为你父亲的事吧?” 陆瑶嗯了一声。

南城第一法官落马,新闻铺天盖地,怕是乞丐都知道。

“我上夜班,走不开。

”周琳琳说,“我用手机给你转八万,虽然有点少,不过我目前只能拿出这么多,其他我再想想办法。

” “够了,其他的我来想办法。

”陆瑶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被堵塞住:“琳,真的谢谢,你帮了我大忙。

” 周琳琳鄙夷:“又不是第一天认识。

哦对了,你不是学过法语吗,我有住客需要一个法语翻译,一晚十万,你要不要试试?” “十万?”跟一场谈判就可以拿十万,这对陆瑶来说简直就是救命稻草,目前她需要的就是钱,“去!你把联系方式给我。

” “可是他们喝酒很凶,你扛得住吗?” “没事没事,之前咱们读书时不也喝的很凶吗,我酒量你还不知道?” “那行。

” 两人两三句聊完,很快,周琳琳发来一个号码。

陆瑶给对方拨了过去,一说周琳琳的名字,对方就知道了,让她自备衣服,晚上六点和悦酒店见,陆瑶拿纸笔记下。

花三分钟洽谈拿下这份高额的临时翻译,陆瑶心情好的只想尖叫。

借的加赚的,她一共可以拿到十八万! 对于这份临时工作,陆瑶很慎重,在衣柜翻来覆去,挑了好几个小时,瞥见时间不早后,快速上了妆,拿着包包钥匙出门。

约莫十分钟,的士抵达和悦酒店。

陆瑶只是向服务员说了手机号码,服务员就知道哪个包间的客人,领着她上了三楼,长长的走廊上铺着柔软的红地毯,踩上去没有一点声音。

包间里就四个人,陆瑶一眼就看出哪个是领导,上去伸出手:“陈总,我是担任这次的法语翻译陆瑶。

” “哦哦,来了?”见陆瑶一进门就和自己打招呼,加上装扮到位,有种浑然天成的气质,陈总颇为赞赏,和她握了握手。

陈总用简短的两三句和陆瑶介绍了身边的人,以及今天的谈判会议,关于商品出口的,因为对方代表法国人,所以他们才请翻译过来。

第六章:师兄

没过多久,对方代表就来。

代表是法国人,不过跟着他的助理及另外两个老板不是,陆瑶见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有点熟悉,不过就是不知道在哪见过。

男人明显已经认出她,并且笑着喊了一声:“陈瑶师妹。”

看着他带笑的温润眼睛,陆瑶总算想起来了。

向东南,以前是她爸爸的学生,也在法院做过事,两人算师兄,不过向东南后来因为家族生意搬到瑞士,再也没回来过。

“师兄。

”陆瑶也冲他笑了笑。

因为是商业谈判,两人认识也不能叙旧,只能有空私下谈谈。

陆瑶坐在陈总下方,细心听着对方代表说话,然后再翻译给陈总,等陈总听了回复,再将那些回复用法语说给对方代表听。

这很考验听力,而且每个国家的语言都不一样,可能翻译成另一种语言多少有点差距,陆瑶尽力将翻译做到最简洁,双方都能听懂。

谈判到一半大家兴致起来就碰杯一下,陆瑶替陆总全部挡下,她姨妈还没走,一连喝冰凉的东西,脸色渐渐有些发白。

那边向东南看了陆瑶一眼,凑到代表耳边说了几句,后面碰杯就少了,大多都是吃菜,陆瑶坐那缓气,舒服多了。

不到一个半小时,谈判基本就顺利结束了,双方在合同上签了字。

见没自己的事,陆瑶和陈总说了声,起身去洗手间,本想抽空抽根烟的,一摸才发现没带包,洗了洗手离开。

到走廊时,刚巧和向东南碰上。

陆瑶主动打招呼:“师兄,刚刚谢谢了。

”要不是向东南帮忙,可能她现在喝酒喝的要抱着马桶吐了。

“客气。

”向东南淡淡一笑,见她手上湿哒哒的,从口袋拿出手帕递过去,“手上不要沾水,容易着凉。”

陆瑶也不客气,大方接过手帕在手上擦了擦,打趣道:“以前我经常看你随身带手帕,没想到现在师兄你这习惯还在。”

“习惯了,而且帕子卫生。

”向东南跟着她一起往包间去,两人肩并肩,“我回来时听说了老师的事,不过没你电话,联系不到你。”

“他活该。

”陆瑶说,脸上没什么表情,“师兄你也用不着同情他什么,是他自己坐上这个位置不懂得珍惜,太贪了。”

向东南轻轻叹气,抽出一张名片递给她:“听说老师还没判刑,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和我说说,毕竟我也跟了老师好几年。”

陆瑶犹豫着,还是将名片接了过来。

遇到向东南时,她都想过和他开口借钱,不过两百万毕竟不是小数目,她也有点难以启齿,自己父亲还是他老师,太丢人了。

“嗯,有需要我会和师兄说的。

”陆瑶打消借钱的念头,转移话题,“听说你去瑞士不久就结婚了,过的还好吗?”

“不太好。

”向东南冷峻的脸上泛起一丝苦笑,淡淡道:“我妻子太好玩,管都管不住,最多的时候一天三个男人来找她,我受不了,提出了离婚。”

“......”

陆瑶没想到他的生活是这样,一时没反应过来,“你们不是有个孩子吗,你们离婚,孩子怎么办?”

“她那性子我怕带坏我女儿,所以把财产分她一半,拿到了女儿的抚养权,这次回来,我也把女儿带回来了,打算在国内多住一段日子。”

向东南见陆瑶皱着脸,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笑道:“师妹别觉得问了不好意思,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夫妻过不来自然是离婚。”

陆瑶扯唇笑了笑,没有说话。

第七章:他为难你了?

她想到了和邵允琛的婚姻,结婚三年,两人关系都没任何变化,就好像被一张纸和一份合同拴住的陌生人住在一个屋檐下而已。

面对邵允琛那种冷静克制,事事都分开的男人,她怎么和他过了三年的? 就在这时,陆瑶小腹猛地一阵阵抽痛,她脸色都白了,双腿一软差点倒下去。

向东南手快的扶住,见她脸色发白,担心的问:“身体不舒服?要不我送你去医院?” “没事。

”陆瑶摆了摆手,挣脱他的手站起来,脸色有些发苦:其实我挺羡慕你的,过的不好,说离婚就离婚。

” “你跟邵允琛......”向东南虽然几年没回来过,不过他常和陆父联系,知道陆瑶嫁给了邵允琛,据说对方家世也不怎么样,“他为难你了?” 陆瑶摇头。

邵允琛要是为难她,整天嘲讽她一下也好,偏偏就那种冷淡模样,一星期回来一次,‘家’对他来说仿佛不存在一样。

陆瑶想说什么,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一行人迎面走来。

几个男人西装革履,似乎是商业精英,最前面的男人一袭铁灰色西装,黑色短发往后梳的一丝不苟,气质卓然,让人看过去都难以忽略。

陆瑶看到他身侧的那抹窈窕身影,和他同样的一袭灰色衣裙,冷色彩穿在她身上却十分亮眼,肤白细腻,唇边带着一抹浅笑。

陆瑶身体僵在那,她有种感觉,站在邵允琛身侧的女人,就是上次跟她通电话的那个女人,一定是! 迎面走过来的邵允琛也看到了陆瑶。

看到她和一个男人站在一块时,眉心似乎蹙了蹙,想说什么,那身边的女人已经拧开了包间的门,柔声道:“邵总,里边请。

” 陆瑶心想,果然是上次跟她通电话的女人,声音比电话里的还好听。

看着邵允琛带着人马从身边过去,一句话也没有,陆瑶抓紧衣摆。

她也想迈动脚步潇洒的离开,没想到小腹狠狠地抽痛着,整个人直接倒了下去。

“瑶瑶?” 邵允琛正在进包间,听到向东南心急的喊声,往外一看,才发现陆瑶倒在地毯上脸色苍白,他离开推开身边的人,大步走了过去。

“放手。

”强行挤开向东南,邵允琛将人抱起来,沉着脸往酒店外走去。

向东南大概猜到是谁,并没有追上去,只是眼神闪了闪。

邵允琛抱着人去了医院的急诊室。

等的时候,他就在打电话给负责的傅雪姿,让她把今晚的谈判取消。

在外等了近十分钟,病房门打开。

医生出来摘下口罩,直接问邵允琛:“你是她丈夫?” 邵允琛点头,“是。

” “好好关心下你老婆,不要再让她喝酒抽烟了。

” 医生责备道:“她本身就有宫寒,再不调整作息时间,好好照顾身体的话,将来能不能生小孩都是个问题。

我给她开了一些药,记得让她按时吃。

” “谢谢医生。

” 哪怕医生走了,邵允琛脑子里还回荡着刚刚那句话,用手揉了揉眉心。

因为家人的逼迫,他不得不和陆瑶结婚,自然也对这场婚姻很反感,所以结婚时要求签合同,双方事情分开,就希望离婚时没任何纠缠。

但是见陆瑶自己过的这么差,一身病,觉得心里不舒服。

说到底,她毕竟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怎么着他也得照顾她一点。

邵允琛下楼去医院超市买了一份热粥。

进病房的时候,刚巧见陆瑶醒来,似乎挣扎着想坐起来。

“乱动什么。

”邵允琛过去将粥放在桌子上,顺手拿个枕头塞在她后背,让她舒服靠着,“不是说抽烟只是玩玩吗,怎么上瘾了?” 他没走啊?

第八章:别耍孩子脾气

他没走啊? -------------------------------------------- 陆瑶见是邵允琛有些意外,以前一个月见不到几次,这几天貌似是她见他次数最多的,还是被他送来医院,有点像做梦一样。

见他这么问,陆瑶也没回答,撇开头。

邵允琛叹气,拉过椅子坐上去,打开那份热粥,声音不容置喙:“今天起,把烟给我戒了,听到没?” 陆瑶冷笑,十分赌气的说:“呵!你以为你是谁啊?” “陆瑶,你不小,别耍孩子脾气。

”邵允琛淡淡道,吹凉了粥递到她唇边:“我让他们放的糖,你爱吃的,吃一口。

” “拿走,不吃!”陆瑶身子扭的更开了,语气也不好。

他看起来体贴,记得她喜欢吃的和不喜欢吃的,为什么两人婚姻却过的如履薄冰? 而且她不小,也不是在耍孩子脾气! 见女孩这么倔,邵允琛眉头一拧,低头把粥吃掉,伸手捏住她的唇,硬是吻了上去,迫使她张嘴,将嘴里的热粥喂了过去。

“唔!”陆瑶用力捶着他的胸膛反抗,邵允琛就欺身上来,长腿直接把她的双腿夹死死的,一再深入的吻几乎让陆瑶喘不过气。

反复这样喂了几次后,一碗粥见底了,怀里的人也安静下来,瞪大眼睛狠狠瞪着他,像是他多罪无可赦一样。

邵允琛用手指揉捏着她娇嫩的唇。

浅粉色,软软的,光是吻起来他就有了感觉,不过这里是医院,有再多想法也得压住,而且她身体不舒服。

邵允琛手撑在陆瑶脑侧,像是把娇软的她搂在怀里一样,声音微冷:“陆瑶,如果下次让我发现你抽烟,我有的是法子对付你。

” “要,要你管!”见他板起脸来陆瑶就有些怂,更不想和他的眼神对视,硬是把身体扭过去,拉过被子蒙上,内心忐忑。

自己不舒服,他应该会留下吧? 只要他留下来照顾自己,态度好点,自己一定不跟他硬抗的,保证...... 只是陆瑶想的太好,还没隔一分钟,随便塑料袋被收拾的窸窣声音,她听到邵允琛说:“我有事要去处理,你先休息,明早我有空就过来接你。

” 陆瑶满心失落,把被子裹的更紧了。

在他心里,她连工作都不如! 见陆瑶没什么表态,邵允琛只好在门口站住,问:“你,有什么要我帮忙吗?” “没有!没有!”陆瑶知道他大概指自己父亲的事,一听帮忙两字,心里就酸酸的,烦躁无比:“有事我自己会解决,你走吧!” 真是孩子脾气......邵允琛微微叹气。

他不喜欢这场婚姻,但她至少是他名义上的妻子,结婚这么久,她一直乖巧,也没烦他什么,他也不能对她完全不管。

离开病房后,邵允琛想了想,从口袋摸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你帮我联系一下向先生,问他什么时候有空,我想去拜访一下。

” 早上醒来,陆瑶在医院等到十一点,不过邵允琛依旧没来。

他骗了她!!

年华何日不离伤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年华何日不离伤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年华何日不离伤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