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不为繁华易素心)在线阅读完整版《不为繁华易素心》

2019-06-11 20:28:20来源:zsy作者:陆拾一

《不为繁华易素心》陆拾一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五年婚姻,末笙都没让厉御南爱上她,得知自己患上绝症,她只乞求十个月。“十个月后,我可以和你离婚,求你,不要恨我。”“你玩什么把戏?”“我累了想解脱。”青梅枯萎,竹马老去,末笙爱了厉御南十三年,而厉御南把所有的爱给了一个她。当遭受前所未有的病痛折磨,厉御南要和她离婚。“御南,能不能再等等?”“末笙,不要再执迷不悟。”在厉御南的世界里,末笙是束缚,可失去她,仿佛丢失了心。当所有的记忆涌现,厉...

(不为繁华易素心)在线阅读完整版《不为繁华易素心》

厉御南末笙小说不为繁华易素心推荐章节

04 末笙她怕黑

厉御南认为她假惺惺,故意在纪向晚表现成这样,死死的拧住末笙的胳膊,“你这是什么意思,有这么难喝吗?让你吐成这样?”

末笙摇摇头,“很好喝,只是我不习惯这味道。”

厉御南冷嘲热讽,“吃醋?我和纪向晚在一起这么久了,也没见你像今天这样反常,顶着厉太太的称呼,没有夫妻之实,心里不高兴呢?”

末笙和厉御南是青梅竹马,认识差不过二十年了,他们父母是好兄弟,从小定了娃娃亲,从末笙懂事起,认知男女情爱开始,她就至死不渝的喜欢厉御南。

这一喜欢就是十三年,厉御南对她一直不冷不淡,从未察觉到她爱了这么久,就算是坚硬的石头也要融化了,却融化不了厉御南这颗冰冷的心,她为他做过许多傻事,他也未曾看一眼。

他们能顺利的结婚,还是因为末笙的父亲,她父亲临死之前把末笙嘱托给厉御南,还把家产全部给了他。

末笙从小是宠溺长大的孩子,生活上懵懂无知,末笙父亲是怕他不在世上没人照顾末笙,逼着厉御南娶了她。

末笙紧紧握住厉御南的手,释然的笑,“御南,我的时间只有十个月而已,以后就不会有人纠缠你了,你放心,你也会解脱,请你这十个月对我好一点,可不可以?”

说得就像生离死别,厉御南迅速的拉开她的手,用看不懂的眼神凝视末笙,她这么释然令他有些恐惧,末笙纠缠了他这么多年,哪那么容易放弃。

“末笙,你是不是有病!”厉御南暗骂一句,不愿相信的走出去。

刚才厉御南是给纪向晚看伤口,纪向晚后背有一大片伤疤,是当年纪向晚为救他留下来的,所以这些年厉御南一直很愧疚,答应过要照顾她一辈子,五年前,他有打算和纪向晚结婚,可是末笙爸突然让他娶末笙,把这个事情给搁置了。

纪向晚没名没分的跟了他五年。

“御南,十个月后,我们真的会结婚吗?”纪向晚有些不安,她怕这十个月只是个幌子。

厉御南满脑子的疑虑,这些日子末笙给他的感觉有点像是诀别。

“会吧。”

纪向晚欢喜,把厉御南推倒在沙发上,亲吻着他的唇瓣,手深入厉御南的衣服里。

厉御南搂着纪向晚的腰,毫不犹豫的吻上去,把她翻身压在沙发上,突然,他看着外面的天,已经很晚了,乌漆墨黑,要下雨的节奏,想着末笙怕黑,他顿时没有和纪向晚做下去的欲望。

“御南?”纪向晚喊道。

厉御南松开了她,整理好西装,“很晚了,我得回家,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相处。”

纪向晚脸色难看,“要去和末笙见面?你怜惜她了?”

“就算离婚,我也得照顾她。

”这是厉御南给末笙爸的承诺。

纪向晚心底不平衡,他们之间隔了末笙,就不可能一辈子在一起。

房间里的灯几乎把每个角落都照得通亮。

外面下起了大雨,时不时的闪电惊过,巨雷响起,末笙抱着双腿,紧绷着身体坐在沙发上。

她不喜欢打雷下雨的天气,记得有一次,也是这样恶劣的天气,她浑身湿透的去找厉御南,就是为了送他一份亲手做的饼干。

就在门口,她也没注意,一个雷直接劈到她面前,也把厉御南家的电路全部劈断了,巨大的惊雷炸得末笙耳朵失聪了三天,她亲手做的饼干烧糊了,还好她的人没事,但在她少年记忆里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

一个闪电,灯灭了。

末笙震惊的抬起头,漆黑的客厅找不到任何的人气,末笙紧拿出手机照明,首先想给厉御南打电话,但想了想,这么晚从公司赶回家,路上危险,她也就放弃了。

畏缩在沙发角落里,末笙紧紧的闭着眼睛,好像听到有动静,末笙抬起头,吓了一大跳,一个巨大的人影就在她面前,末笙差点尖叫,不过对方也打开了手电筒,暗哑的说,“是我。

05 她才是厉御南的老婆

是厉御南,顿时让末笙热泪盈眶,赶紧起身搂住厉御南的肩膀,“御南,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末笙只剩下乞求,乞求厉御南给她一丝温暖,给她一个怀抱,在爱情里,末笙是卑微的,爱着厉御南,放下身段,放下自尊,如果有一天她心死了,可能就会觉悟,不过没这个机会了,她答应把最后的时间留给厉御南。

“嗯。”

厉御南不忍,和末笙认识这么久,就算没有爱情也有友情和亲情,再怎么厌恶用婚姻捆绑他,也无法看她狼狈的在家里恐惧不安。

厉御南抱着末笙进入卧室,让她睡觉,又去拿了许多蜡烛过来,把房间的每个角落照得通亮。

末笙心中一暖,对她来说很满足。

这一夜,抵死缠绵,欢愉过后,末笙搂着厉御南的腰,厉御南磨蹭着末笙的后背,突然摸到凸起的地方,脊椎的部分有一处凸起,像是骨头受过伤,在他印象里,末笙被保护得很好,没生过大病,也没受过伤,怎么会有伤。

“这里是怎么回事?”厉御南在她腰间的位置移动。

末笙靠着厉御南的胸口,扯过他的手放在胸口处,“不小心磕的,已经没事了。”

骨头受伤不可能没有事,但末笙不说,厉御南也没有过多询问,渐渐的沉睡过去。

末笙睡不着,特别是对着厉御南的脸,只想用尽全力记住,凝视着他不敢闭眼。

她抚摸着厉御南的轮廓,这张脸让多少女人为之倾倒,可被她这平凡的女人捆绑一身。

末笙笑了笑,终究还是幸福的。

厉御南的手机响了,末笙怕打扰到他,调成了静音,上面显示着纪向晚的名字,她又无奈接过电话。

“御南,我害怕,你来陪陪我好不好?”纪向晚在电话里哭泣。

外面的天,刮风下雨,末笙凝视搂着她腰睡着的厉御南,否决了。

“御南睡着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是你!”

纪向晚说完,末笙就摁断了电话。

她也有私心,厉御南是她的丈夫,她还没有大方到把丈夫拱手让人,每次见到他们亲密搂抱,她的心就像刀割一般,这个时候,纪向晚还想厉御南过去找她,末笙绝对不允许,她才是厉御南的老婆。

天气渐凉,看到简笑给宝宝织毛衣,她也有想法,要给厉御南织条围巾,每次上班厉御南都能戴着她的围巾,那是多么的幸福。

末笙跟着视频学,差不多一天时间就织了一半,原来围巾也不是那么难学。

“末笙!”

厉御南气冲冲的推开门。

见厉御南回来了,末笙很高兴,拿过手里织了一半的围巾放在厉御南身上比量,“这围巾合不合适,以后冬天到了,你戴着就不会冷了,我刚学的,才一天就织了这么多,厉不厉害?”

末笙抬头凝视他,厉御南满脸的怒气,心思根本就不在围巾上,而是厌恶的扯掉扔到了地上,竹签滚落,发出的声响令末笙心脏一紧,她很诧异,望着她辛辛苦苦,手指戳出好几个泡才弄出来的围巾,紧紧的咬着嘴唇。

厉御南扯住末笙的手,摁在墙上,力度几乎要把她掐死,“昨晚是你故意挂向晚电话的?”

06 和厉御南离婚我养你

末笙紧抓住厉御南的手臂,吃力的说,“是。”

厉御南满眼血红,痛恨的目光注视着末笙,有失望,也有厌恶,“要是我再晚去一步,她就死了!”

什么?

末笙震惊,怎么可能会这样?

末笙不太明白,昨晚纪向晚明明还好好的,哭着喊着要厉御南去陪她,她只不过挂了电话而已,就酿成这样大的事?

“我不知道。”

“是你见死不救,向晚向我求救,她被人抢劫,差点遭到强奸,在最后一刻打电话给我,你接了,你不但不救她,还不报警,如果不是她拼死抵抗,她早就被人糟蹋了,现在还在医院重病监护室,刚刚抢救过来。

末笙,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蛇蝎心肠了!”

厉御南死死的抠住末笙的脖颈,像是要她去给纪向晚陪葬。

不是这样,昨晚纪向晚哪里遭到强奸,分明就是陷害。

“她没有向我求救过,也没遭人强奸,她打电话过来就是单纯的让你过去陪她。”

末笙望着厉御南的眼睛,他给不了末笙任何的信任,相反,恨不得末笙立刻就去死。

“你在狡辩,难道向晚受伤是自己弄的?末笙,你骗谁!”厉御南厌恶的把末笙甩开。

跌坐在地上,末笙浑身都在疼,可心上的疼几时能愈合,末笙无力的哭泣,抱住了厉御南的腿,“御南,你信我一次好不好,我真的没有见死不救。”

厉御南背对这末笙,绝情的甩开了末笙的手,语重深长的说,“末笙,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不恨你,但我从来没想过爱你。”

一句话直戳末笙的心窝,厉御南从未想过爱她。

砰的一声,房门被关上,末笙知道厉御南不会回来了。

末笙望着地上编制一半的围巾,又拿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做了一半的事,她总得要做完,熬着夜,末笙专注的把围巾编制好,又在围巾的最边上绣了“末笙”二字,代表着是她末笙。

半个月,末笙都没和厉御南见过面,反而末笙嗜睡有些严重,她把事情给简笑说了,简笑担心她的身体一定要带着她去医院,末笙做了个身体检查,医生直接让她去妇产科,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后,医生对她说怀孕了!

末笙原本低落的情绪迅速高涨了,抬头惊楞的望着医生,“医生,你说的是真的吗?我怀孕了吗?”

“是。

”医生肯定的回答,又难为的说,“你现在的身体怀孩子会很困难,可能对你的生命会造成威胁,最好是打掉孩子,赶紧治疗你的胃病,这不能耽误。”

“不,我要生下来。

”末笙抚摸着肚子,脸上染着母性的光辉。

简笑得知末笙怀孕了,也很高兴,她们同为孕妇就有共同的话题。

“你们结婚五年,是时候要孩子了,要不要打电话给厉御南,让他也高兴高兴。

”简笑欢喜的道。

末笙摇摇头,“不用了,估计他也不会喜欢。”

“说什么傻话,难不成他还不要孩子?”

“对啊,他不喜欢孩子。”

“算了,也不指望他了,末笙,以后我养你,你和厉御南离婚吧。

”简笑心疼她,拉着她的手说道。

“你老公怎么办?”

“他啊,没你重要。”

“好,等我离婚后,你养我。

”末笙笑着说。

正好,厉御南就在对面,把她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纪向晚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厉御南在这里守了半个月,只是没想到出来就见到末笙,末笙和简笑的那些话他听进去了,脸色十分难看。

他没说离婚,她们操心为时过早。

07 想用孩子套住我?

末笙拉着简笑的手往前走,抬头却突然看到厉御南,有几分诧异,但很快就掩饰了,一脸镇定的走上去。

“你在这里干什么?”厉御南问道。

简笑一脸愤慨,“你知不知道末笙她……”

末笙拉住简笑的手,让她不要再说下去,“我来看看纪小姐。”

厉御南撇了撇嘴,讽刺的说,“你会这么好心?”

“嗯,去看看吧,都住了半个月了。

”末笙说这话也带着讽刺的意味。

随着厉御南走到病房门口,末笙很快就看到脸色惨白,额头还打着破伤风的纪向晚,短短半个月,她瘦了许多,自作孽不可活,为了挑拨她和厉御南之间的感情,她也是煞费苦心了。

“御南……”

门一推开,纪向晚欢快的喊道,突然见着末笙,脸又僵硬了,语气沉闷的说,“你来做什么,难道是想看我死没死?”

末笙也不生气,从容不迫的进来,“来看看纪小姐的伤势,都住了半个月,还没一点好转,御南又该心疼。”

纪向晚心底藏着怒火,末笙的老公被她抢了,还能做到如此风轻云淡,事不关己,让纪向晚越发厌恶末笙的德行,“如果不是你嫉妒我,霸占了我的男人,我怎么会躺这么久,末笙,你这么狠毒,迟早有一天会有报应的!”

末笙笑了,就算是报应也报应不到她身上,“纪小姐,这话你说得不心虚吗?你霸占了我老公五年,做小三做到这个地步,也是够执着的。”

纪向晚气得脸红脖子粗,被末笙这么讽刺,更理直气壮,“当初我都和御南结婚了,是你横插一脚,逼死了我妈,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是小三,你才是第三者插足!”

“是吗?”末笙坦坦荡荡,并没做过亏心事,“如果御南没有忘记我,你说他会不会爱上你?纪向晚,你冒充我苟且了五年,活在我的阴影里,有什么资格说我是第三者,如果你没有说谎,御南这辈子都不可能正眼看你!”

咄咄逼人的话语让纪向晚受了刺激,眼眶猩红的瞪着末笙,她是冒充末笙霸占了厉御南五年,可是那又怎样,只要有手段,她什么都不怕,这一切也是她应得的。

“我怀孕了。

”末笙说道,“我和御南的孩子。”

纪向晚瞳孔收缩,气愤的尖叫起来,拿着东西就往末笙身上扔,还好末笙闪得快,不至于扔到身上。

“末笙,你去死,你不得好死!”纪向晚歇斯底里。

病房内的吵闹也让厉御南听见了,厉御南立马闯进来,纪向晚很激动,看厉御南进来,哭泣,喊道,“御南,你让末笙离开,我不想见到她,她太狠心了,我不要见到她。”

厉御南脸色大变,质问道,“末笙,你对向晚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只是告诉她,我怀孕了。”

这话炸开了锅,厉御南也极其震惊,他没想到末笙有这么大的心机,背地里做手脚怀上了孩子。

厉御南牵着末笙的手,冷声道,“你给我出来!”

末笙坦然的跟着厉御南,并没有多大的恐慌,但她的做法刺激到了厉御南,厉御南不喜欢末笙耍心机,连怀孕这种事还糊弄到他的头上来,沉着嗓音说,“你怎么会怀上我的孩子,你到底都做了什么?”

末笙捂着肚子,“我说过想要孩子,自然会有办法,你放心,这个孩子生出来之前我会亲自照看,你根本就不用操心。”

“末笙!”

厉御南几乎用吼出来的,两眼愠怒的盯着她,“生孩子,你没问我的建议,就突然冒出一个孩子,你是想用孩子套住我,然后不想离婚了?”

08 纪向晚的恐慌

厉御南几乎用吼出来的,两眼愠怒的盯着她,“生孩子,你没问我的建议,就突然冒出一个孩子,你是想用孩子套住我,然后不想离婚了?”

------------------------------

有时候末笙也觉得自己有点犯贱,为了厉御南做这些无用功,末笙努力让自己镇定一点,不被厉御南的话打击到,“婚还是会离,孩子也是你的。”

厉御南嗤笑,觉得末笙是在开玩笑,她辛辛苦苦生下来,到最后给他,她以为这些话会相信?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话倒是说的很好听,你心机这么重,我凭什么相信你,马上给我做掉!”厉御南残忍的说道。

末笙脸色苍白,不可置信,刚才他要打掉她的孩子?

末笙不愿意,残忍的话语击垮了她的防线,“不,我要生下孩子,这是你和我的骨肉。”

“你知道我讨厌你吗?”厉御南拽住末笙的手,“连带着你的种一起讨厌,生下来也是个孽种,还不如现在就流掉。”

末笙眼泪滚落,震惊,残忍决绝的话语刺激到了她的神经,几乎奔溃,末笙全身的血液在倒流,一时半会说不出话。

当厉御南牵着她去妇产科时,末笙才反应过来,擦掉眼泪,激动的挣扎,“你放开我!”

“末笙,你知道我为何不想和你生孩子吗?因为只要有孩子在,我和你之间就不清不楚,这是我的噩梦,娶你就是我的噩梦!”

“够了!”

末笙痛不欲生,用力的给了厉御南一巴掌。

响亮的一声让厉御南停住脚步,也让末笙觉醒了,末笙眼泪模糊的盯着厉御南,眼底满是失望,“我们现在就离婚,孩子我不准备给你了。”

厉御南震惊许久,木讷的望着末笙,手也松开了。

末笙得到自由,失魂落魄的转身,她这辈子不仅仅只有厉御南,还有孩子,只是孩子有些可怜,生下来没了母亲,也没了父亲。

这刻,末笙又迷茫了,她做的选择是正确的吗?

如果宝宝不快乐,她生下来又有什么意思。

末笙默默的流着眼泪,不知道该怎么办,孩子是她给厉御南的纪念,可是他并不想要。

“她怀孕了,怀着你的孩子,御南,你会不要我了吗?”

纪向晚十分恐惧,怕厉御南因为末笙怀孕不要她,一直追问着厉御南,厉御南有些烦躁,被纪向晚这样一问更烦躁了,拉开纪向晚的手,眼底冷漠,“向晚,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自己?”

纪向晚僵硬了,垂着脑袋,患得患失的感觉令她十分难受,她不是不相信厉御南,而是末笙一天不和厉御南离婚,她就一天不自在,总有一天谎言会拆穿,到时候她得不到厉御南还会被他痛恨,这才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场面。

“当然不是。

”纪向晚尴尬的笑了,赶紧握住他的手,“我是不相信末笙,她那么有心机,为了一己私欲什么都做得出来,她还差点让我死在别人手里,我心里害怕。”

厉御南疏远的推开纪向晚,“我不想再听末笙这个名字,如果你累了就好好休息,不需要管的事情也别再管。”

厉御南烦躁的离开,如今他没有之前那么好的耐心,纪向晚和他说起末笙,就令他十分难受,分不清自己的感情,再想到末笙失望落泪的眼神,他内心有种恐惧,害怕末笙突然离开他,所以他顿时打消了流产的念头。

而纪向晚在他面前提到末笙,说起末笙做过的事,他很厌恶,不想有人败坏末笙的名声,这种交织的情感令厉御南备受折磨,头疼病又开始犯了。

厉御南吃了两颗药,深呼吸,头疼的症状才缓解不少。

“头又疼了。

不为繁华易素心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不为繁华易素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不为繁华易素心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