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龙虎斗)在线阅读完整版《龙虎斗》

2019-06-11 20:31:43来源:zsy作者:混过的小狼

《龙虎斗》混过的小狼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当初看不起我的女神,现在竟然要跟我名下的公司合作……金鳞岂是池中物,一朝缘到即化龙。我要成为一代枭雄,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都通通后悔当初招惹过我。

(龙虎斗)在线阅读完整版《龙虎斗》

张远幕思雅小说龙虎斗推荐章节

第四章 我不怕事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怕钱费钢,难道钱费钢之前在婚礼上说的都是真的,以前幕思雅真的跟他在一起过?

而坐在车里面的钱费钢此时正阴着脸望着我们,他表情出奇的愤怒,脸都黑了。

“外面还下着大雨,走吧,我开车送你进去。

”我没管此时钱费钢的表情,语气平淡的跟幕思雅说了一句我就又开车朝前面驶去。

或许我对幕思雅还有那么一点念想,但这也只是出于以前对她的太过于喜欢有些忘怀不了而已。

现在我们已经是成年人了,想法也不一样了,我也不会刻意在追求她。

而我这次送她也只是出于老同学的情义,这就只是随手可做的小事而已。

而钱费钢我自然更不会理会他的感受,他爱咋咋,我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

钱费钢见我不理会他,而且还要继续送幕思雅进小区脸色就变得更加的愤怒了,他猛地开车就朝我们冲了过来。

望着他疯狂愤怒的脸,幕思雅吓得大喊了起来,她急忙让我刹车。

此时我也有些急了,我怕钱费钢真的朝我们撞过来,毕竟他嚣张跋扈惯了,这事他还真做的出来。

我猛地刹车,可钱费钢却提速冲了过来,在幕思雅惊恐的尖叫声中钱费钢猛地停下了车。

此时两辆车差一点点就撞在一起了,我心也不由得快速跳动着。

“钱费钢,你疯了啊,你不要命我还要呢。

你想死滚远点去死。

”出于刚才的惊吓,我也是直接愤怒了,坐在车里面就对钱费钢大骂了起来。

幕思雅也非常生气的望着坐在车里面的钱费钢。

可钱费钢拿着一根棒球棍阴着脸就直接从车上走了下来,站在大雨里面他阴狠着脸举起棒球棍就朝我车窗砸了下来。

幕思雅大喊了一声,我急忙朝右边趴下,将幕思雅护在了身下。

砰的一声,棒球棍直接打在了我车玻璃上,玻璃被砸的出现了许多的口子。

“卧槽,你真.他妈疯了。

”我见车窗并没有被砸坏,当即就对他大骂了起来。

他站在雨里面狠厉着脸大骂了一声,“我让你这个穷.逼勾引老子女人,今天老子就要弄死你。

”他抡起手中的棒球棍对着我这边的车窗又砸了下来。

“卧槽。

”我大骂了一声,猛地一拉把手,一把推开车门就将他推了出去。

他拿着棒球棍就朝后面倒退了好几步。

我猛地就朝车外面钻了出去,幕思雅坐在车里面急忙喊我让我不要出去。

“你被疯狗咬了啊,滚远点去发疯。

”我站在雨里面就对钱费钢大骂了起来。

我的确不想惹事,可他妈如果要找事,那我也不会怕他。

毕竟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胆小怕事的张远了。

这两年华叔也教了我不少,他让我遇到事不要怂,给老子干他娘的,千万不要让自己吃亏,出了事有他在后面给我撑腰。

或许这两年受了华叔不少潜移默化的影响,我性格也变得坚毅了许多。

钱费钢拿着棒球棍愤怒的望着我,“好,你很好。

以前总是被我欺负的那个屌丝,现在敢这样对我说话了。

你他.妈凭什么,你不就是毒贩的儿子嘛?你这个穷屌丝,今天老子就告诉你,你跟我钱费钢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老子让你知道你他妈在我眼里面就是一只臭虫,我可以轻而易举的捻死你这个穷屌丝。”

“你再说一遍谁是毒贩的儿子?”我红着眼睛,一脸愤怒的瞪着钱费钢。

这件事一直是我心中的禁脔,以前我就是因为这件事被所有人耻笑。

现在,我不允许任何人说我是毒贩的儿子。

而这时幕思雅见我要跟他干架,当即就从车上下来,站在雨里面就对我们劝道,“大家都是同学,没必要将事情闹成这样。

张远,谢谢你送我回来,你走吧,我可以自己走路进去。”

“臭婊.子,我有什么比不上这个穷屌丝的,你是不是犯贱啊,我这个高富帅你不要,你要选一个父母是毒贩被抓的臭虫。

”钱费钢愤怒的对幕思雅大骂完,怨毒目光又望着我,“我告诉你,她是我的女人,就算她被我玩烂了,我不要了。

也轮不到你这个臭虫来捡破烂。”

“钱费钢,你胡说什么,谁是你的女人,谁被你玩烂了。

”幕思雅激动的对他大喊了起来。

“我去你.妈的。”

我握紧拳头朝钱费钢冲过去,一拳就朝他的脸砸了上去。

当听到他又再次说我父母是毒贩,我直接愤怒上手了。

管他妈是谁谁,我现在是实在忍不下去了。

“不要。

”幕思雅见我动手,她吓得大喊了起来。

钱费钢迎着我的拳头,他根本没有躲,或许他从心眼里面就看不起我。

他抡起手中的棒球棍就一棍子砸到了我的肩膀上,一股剧烈的疼痛从我肩膀传来,而我拳头也抡到他脸上,将他打的后退了两步。

而我肩膀也剧烈的痛了起来,可我此时我没有管我的肩膀,红着眼睛站在大雨中望着钱费钢。

钱费钢跟我的体型差不多,或许以前我打不过他,但由于他这两年酒色过度,导致身体发虚。

而我这两年跟华叔学了不少的打架技巧,现在我根本不会怕他,我有信心可以打赢他。

不过现在最麻烦的就是他手中的棒球棍。

有武器在手的他,我还真不是他的对手,这样继续对峙下去最后吃亏的肯定是我……

第五章 离开这里

“穷屌丝,你敢打我?好,你打的真好。

老子今天就将你干进医院,然后再把你这辆车给砸了。

老子看你到时候怎么跟这辆车的车主人交代。

老子就是要彻底的玩死你。”

钱费钢伸手揉了揉被我拳头打中的左脸,往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他抡起棒球棒就朝我冲了过来。

而这时幕思雅为了劝架急忙要去拉钱费钢,可钱费钢一脚就将幕思雅踹到了地上,而她直接倒在了雨水里面。

“滚开点。

别以为老子喜欢你,你就有骄傲的资本。

你在敢管这事,老子连你一起收拾。

”钱费钢对倒在雨水里面的幕思雅骂了一句,红着脸就抡着棒球棍朝我冲了过来。

此时钱费钢正处于癫狂的状态,已经没有人能够劝住他了。

他现在就是一条疯狗,不将我干到地上他肯定是不会罢休的。

我担心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幕思雅,然后望着朝我头砸下来的棒球棒,我急忙低头朝左边快速一躲。

钱费钢手中棒球棍咚的一声就砸到了奔驰车顶上,将车顶边上砸了一个凹印。

“臭虫,你刚才不是很牛逼嘛,有脾气你他妈不要躲啊。

”钱费钢狠厉着脸大骂着就又抡起棒球棍朝我砸了下来。

我心想你手里面有武器,而我空手。

我要是不躲那就真他妈傻了。

此时我没必要跟他硬碰硬,我在找机会怎么能将他手里面的棒球棍夺下来。

只要他手里面没有了武器,那我肯定不会在躲了,我敢跟他赤手空拳对打。

但现在,我处于下风,只能不断的躲避。

我急忙一拉车门,他一棍子就砸到了车门上,我身体急忙朝里面钻了进去。

他拿着棒球棍急忙想钻进车里面来收拾我,等他身体进来一半,我看准机会,一脸就猛地踢到了他脸上。

他大骂了一句,下意识的就想伸手揉脸。

我抓住机会,一把抓住他手中的棒球棒,然后猛地用脚踢他的脸。

连踢了几脚,他受不了直接就松开手朝车外面钻出去。

我一把握住棒球棒朝车门一踢,车门猛地将他的身体撞退,他猛地在大雨里面退了两步。

我急忙冲下车,拿着棒球棒就朝他的头砸了下去。

现在局势一度反转,赤手空拳我还真不怕他。

现在我手里面还有武器,那我更不可能怕他。

他身体急忙一躲,躲过了我朝他头砸下去的棒球棍,我再次握住棒球棒直接对他的大腿猛地横扫了过去。

一棍子就打到了他的大腿上,他痛喊了一声,左腿直接跪到了地上。

我抓住机会,一棍子就又朝他的头打了下去,他头硬挨了这一下,然后猛地倒在了地上。

见他倒在满是雨水的地上,我红着眼睛抡起手中的棒球棒就像朝他身体砸下去。

以前读大学跟他一个寝室的时候,他仗着自己家有钱就处处欺负我,处处为难我,处处针对我。

先前参加曹振华婚礼的时候,他也没少为难我,此时我有机会报仇了,我自然不可能轻易饶了他。

我张远不惹事,但别人惹到我,那我会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是华叔教我的,挨了打,受了委屈不要忍着。

如果受了欺负都不敢还手,那跟窝囊废没什么两样。

可我手中的棒球棍还没有对着地上的钱费钢砸下去,幕思雅就急忙拉住了我。

她猛地对我摇头,让我别在打了,如果把钱费钢打伤了,那他爸不会放过我的。

被她一劝,我也冷静了不少。

我用棒球棍指着趴在地上的钱费钢,语气冷淡的说道,“我要你跟我和幕思雅道歉,只要你跟我们说对不起,并保证以后不找我们的麻烦,那我就放过你。”

钱费钢的爸叫钱百万,是这个县级市有名的恶霸。

钱百万手下不仅有一家贸易公司,而且还和道上的有千思万虑的关系。

有传闻说钱百万早年就是靠走黑发家致富的,后来由于我们国家严打,钱百万提前洗白,将他混黑赚的钱拿去开了一家贸易公司,从此开始做正常的生意。

虽然我背后有华叔给我撑腰,但我也不想将这件事搞的太大了,毕竟华叔平时处理公司的事就已经够累了。

如果还要帮我擦屁股,那我就真是不懂事了。

不过我一定要让钱费钢给我道歉,毕竟这件事是他引起来的。

还是那句话,我不惹事,但我也不怕事。

如果他想玩儿,那我就陪他玩到底。

毕竟我也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身体里面还是有我们这个年纪该有的血性的。

钱费钢双手慢慢撑着地就想爬起来,他抬头瞪着我,“我道你妈个逼,让我给一个毒贩的儿子道歉,老子明跟你说不可能。

你在我眼里面就是一只臭虫,永远都是让我看不起的一个穷屌丝。”

我红着眼睛,一脚踢倒钱费钢小腹上就将他身体踢了出去,他被我踢的在满是雨水的地上翻滚了几圈才停下来。

“张远,不要打了,现在的你惹不起他的。

”幕思雅拉着我的手臂非常着急的对我说道。

我看了她一眼,没理她,直接走过去用脚踩住了钱费钢的脸,狠厉着脸说道,“给我还有幕思雅道歉,向我们说对不起!”

钱费钢眼神非常愤怒的瞪着我,他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平时高高在上惯了,而我也在他眼中也只是一个没钱的穷屌丝。

地位的差距,让他有深入内心的优越感,所以无论我怎么说,他也不可能跟我这个屌丝道歉。

“不道歉是吧?那我会让你后悔的。

”我左脚踩着他的脸,表情狠厉的举起手中握着的棒球棍,一棍子就朝他的左腿打了下去。

钱费钢当即痛的如杀猪般的吼叫了起来,我抬起踩住他脸的左脚,他急忙蜷缩着身体,双手抱着左腿痛喊了起来。

幕思雅急忙过来焦急的对我说道,“张远,你闯了大祸了。

他那个有钱有势的爹肯定是不会放过你的,你快跑,赶快离开这个城市,快啊。”

望着一脸焦急的幕思雅,我将手中的棒球棍扔到了地上,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我此时并没有觉得自己闯了大祸,反而感觉心里面有什么很沉重的包袱被我放下了。

以前的我非常的软弱,无论钱费钢他们怎么欺负我,怎么侮辱我,怎么打我,我都咬牙忍着,不敢反抗,更不敢报复他们。

而现在我出手了,我将钱费钢干到了地上。

我觉得我此时才像个男人,此时才活的有尊严。

我低调,只是我不想惹事,想平平静静的生活。

可你认为我怂,认为我怕事,认为你欺负我我也不敢还手,那你就想错了。

毕竟大家都是人,你既然想弄我,那我也不怕干.死你。

既然你把我对你的忍让当成了一种理所当然,那我就用拳头告诉你,我并不是好欺负的。

一句话,我不惹你。

你也别想能够随意欺负我。

如果你把我当成是随手捏的软柿子,让我就让你躺在地上长长记性。

“没事,这件事我自己想办法解决,你快进去吧,不然该感冒了。

”我望了一眼在地上痛成死虾状的钱费钢,就淡淡微笑着对幕思雅说道。

幕思雅望着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摸出手机就打了120叫来了急救车。

她在电话里面将这件事说成了偶然,说我们只是路过然后看见有人躺在地上,让他们赶紧过来救人。

而幕思雅也让我跟她一起去她住的地方。

我将车开进小区,坐在车里面看着急救车将钱费钢拖走后,我们才下车朝小区楼里面进去。

这里是幕思雅租的一个房子,不大,一室一厅。

不过里面被幕思雅收拾的非常的干净,而且整个屋子里面都漂着一股淡淡的幽香。

不得不说幕思雅长的挺漂亮,而且也挺会收拾的。

“你快去里面洗个澡。

我去给你找件浴袍换上……”

第六章 家的感觉

幕思雅说着就进房间给我找浴袍去了,而此时她全身衣服也是湿漉漉的,完美的身体曲线在湿漉衣服的遮盖下清晰可见。

她身材高挺,腰肢纤细,再加上那张俏美的脸颊,她那时候的班花称号可谓是实至名归。

但她与我都变了。

现在她已经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在大学里面被许多男生围着的班花,而我也不是以前那个被周围所有人欺负也不敢还手的张远了。

所以评价一个人永远不要只看他的现状,而自己也不应该自暴自弃自己看不起自己。

也许只是个人机遇没到而已,毕竟未来谁都说不准。

对于这点我最有发言权,当初的我被所有人看不起,也被所有人嘲笑说是毒贩的儿子,走到哪里都会被别人冷嘲热讽。

可现在的我不一样立于他们之上了。

或许还真应了那句话,只要不放弃,那未来你就希望。

我满身湿漉的进了厕所,厕所里面被幕思雅收拾的非常干净,各种化妆品跟洗漱用品都被她摆放的井井有条。

而且厕所里面还带有淡淡的熏香,像是某种洗发水的味道。

我将衣服脱下来望着镜子里面自己肩膀上的淤青,我忍不住抬了抬左手,一股剧烈的疼痛猛地从我肩膀传来,让我痛的不由龇牙咧嘴。

打架还真是伤人又伤己,这次要不是钱费钢挑事,按照我的性格我肯定是不会动手的。

不过这次跟钱费钢打架也让我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我之前的一昧退让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退让多了,他们非但不会同情,反而觉得我好欺负,还会更加变本加厉的欺负我。

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我捏紧拳头告诉自己,以后我不会在退让。

他们敢欺负我,那我就用拳头告诉他们我张远不是他们想欺负就可以欺负的软柿子。

我打开喷头,站在喷头下面就用热水冲着澡。

冲了十分钟左右,幕思雅的声音就从外面响了起来,“张远,你洗好没有?浴袍我给你准备好了。”

“好了,你在门口递给我吧。

”我对外面喊了一声,然后急忙在周围找面帕准备擦身体。

可洗漱台边上的架子上就只有三条花色的面帕,而且都是幕思雅的,我一时不知道该用哪一条,似乎用哪一条都不是很合适。

但幕思雅在外面催我了,我随意拿了一条面帕就擦拭身体。

面帕上有股淡淡的香味,闻着很是舒服。

“对了,张远。

靠墙那边的那条黄色面帕你不要用啊,那是我用来擦脚的。”

听着外面幕思雅的声音,我当即拿着手里面的面帕看了一眼架子上的其它两条面帕。

我立马一脸的黑线,因为我手中的这条面帕不正是她口中说的那条嘛……

我无语的将手中的面帕重新在架子上搭放好,然后走过来打开了一点厕所门,我将身体藏在后面伸手将幕思雅伸手递过来的浴袍拿进来,然后关上门就换在了身上。

这浴袍应该是幕思雅已经用过的,因为上面还带着一股淡淡的幽香。

我穿着浴袍走出去,发现幕思雅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此时她穿着一身紫色的长裙,湿漉的长发披在她的肩头,此时的她是真的非常漂亮。

“桌子上有我给你准备好的姜汤,你喝一点能够驱除身上的寒气。

”她坐在沙发上对我说道。

我点了一下头,走过去端起桌子上的姜汤就喝了起来。

“张远,你还是赶快离开这座城市吧。

你打伤了钱费钢,他爸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你只有赶紧离开这里才会安全。

”幕思雅还在担心我打伤钱费钢那事。

见她这么关心我,我心里面顿时暖暖的,比喝手里面的姜汤都还要暖。

我捧着手里面的碗微笑着对他说,“你不用担心钱费钢的爸会报复我。

我现在是华润老板的司机,而钱费钢将我老板的车给砸了,我老板肯定会出面管这件事的。

到时候就算是钱费钢的那个有钱爹也得卖我老板一个面子。

不过倒是你,你一个女孩子,等钱费钢好了以后,他肯定会找你的麻烦。”

幕思雅见我这么说,她眉头不由得皱了皱,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担忧害怕的表情。

见她如此怕钱费钢,我心里面又不由得猜测她之前是不是真的跟钱费钢有什么关系。

“你之前真的跟他在一起过?”我忍不住最后还是问了出来。

我刚问出口,她就有些生气的对我说道,“张远,连你也这么想我。

你觉得我幕思雅是那样的人嘛?”

看她生气的样子,她说的像是实话,她之前似乎真的没有跟钱费钢在一起过。

“那你跟他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这样损害你的名声?”我又问道。

幕思雅看了看我,最后叹了口气说道,“之前他确实在追我。

那时候我到处都找不到工作,心情也不是很好。

而他那时候不仅每天安慰我,还推荐我去他爸的公司做财务。

当时我觉得他人挺好的,在学校的时候就对我不错,出了社会他也处处帮我,当时我也确实仔细考虑过要不要跟他在一起。

但后来我在他爸的公司里面听到别人说原来他早就跟别人订婚了,而且再过几个月他就要结婚了。

之后我当面拒绝了他,并辞了职离开了他爸的公司。

可能是我伤了他的自尊,他之后到处乱说我跟他在一起过,我开始还挺生气的。

我也去找过他,但他就是那样的人,我也不敢得罪他。

反正我幕思雅长这么大就没有交过男朋友,跟我关系好的都清楚我的为人,也不会随便听他的胡言乱语,我也就无所谓了。”

原来是这样,按照钱费钢的为人,诽谤这种事他还真做的出来。

不过听到幕思雅亲口说她没有交过男朋友,我心里面还是挺开心的。

虽然我不介意自己喜欢的人有过怎样的过往,但能听到她亲口说出来,这种感觉是不一样的。

“那这样吧,从明天开始我来接你上下班,有我在,就算钱费钢想报复你,我也能帮你。

”我想了一个好办法对她说道。

她望着我,有些替我着想的说道,“你每天不是要接你老板上班嘛?用你老板的车来接我,你老板会不会生气啊?”

“不会,我老板每天很早就要去公司,下班也要很晚才走。

而且他人很好的,不会怪我的。

就这么说定了,从明天开始我来接你上下班。

”我做主说道。

幕思雅犹豫了一下,又盯着我看了看,“如果真的没有给你添麻烦的话,你可以来接我。”

见她答应了,我心里面很高兴。

有过暗恋经历的老哥也许能够理解我此时心中的高兴。

以前那个在自己心中高高在上,傲娇的就像圣洁女神一样得女人,现在终于可以和她近距离的相处了。

这要是在以前,我估计要兴奋很久,因为这是以前我做梦都想的事。

而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这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幸福。

幕思雅进去用洗衣机将我湿漉的衣服甩干,然后又用熨斗给我熨干。

望着帮我熨衣服的幕思雅,我突然有种隐隐家的感觉。

或许我要的就是这种生活,平淡却幸福的生活。

换好衣服下楼,望着被钱费钢砸的不像样的奔驰车,我眼神变得有些阴翳。

开着车我就去了华润公司,刚到公司门下就碰见正从公司里面出来的华叔。

他望着被砸坏的奔驰车,走过来就对我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将整件事的缘由都原原本本给华叔说了。

“那你伤着没有?”华叔关心的对我问道。

第七章 打断左腿

望着关心我的华叔,我心里面暖暖的,我摇了摇头,“就胳膊挨了一棍子,其它没啥事。”

华叔坐在车里面急忙让我把肩膀露出来给他看看,我无奈的将肩膀上的衣服拉下来,一片淤青就从发肿的肩膀上露出了出来。

华叔脸色有些阴翳,他说,“都发肿了,你先开叔的那辆车去医院上药。

其它的事你就别管了,叔来处理这件事。”

他说着就摸出另外一辆奔驰车的钥匙递给了我。

“叔,钱费钢的爸是钱百万,他肯定会找我为他儿子讨回公道并讹诈我们医药费的。

”我有些担心的对华叔说道。

“讹诈医药费?他儿子将我侄子的肩膀都打成了这样,又将我才给你买的车砸成这个逼.样,我不讹诈他医药费就是好的了。

如果他敢来找事,那叔会帮你讨回公道,我白华的侄子可不是谁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华叔一脸的怒容,眼神凌厉的对我说,“小远,这事你就不要管了,一切都叔给你撑着。

你先去医院上药,晚上也不要来接我了,我自己回去,你早点回家好好休息。”

这么久以来我都没有见过华叔这样生气过,他在我印象里面一直都是好脾气,对谁都很客气。

但现在却因为我被欺负而如此的生气。

也是这时我才知道,我是华叔的逆鳞,他不允许任何人欺负我。

或许有人想说华叔跟我也没有血缘关系,他为什么会这么关心我,他会一点私心都没有?

这个他还真没有,华叔对我是真心的关心。

这两年来他一直扮演着一个亲叔叔的角色,对我也非常的好。

用他的话来说,这就是男人之间的感情,我爸将他作为了亲弟弟,而他把对我爸的感激全部放在了我的身上。

他一定会完成他对爸的承诺,护我一生平安。

我拿着车钥匙将华叔那辆奔驰车开了出去,然后去了医院。

在医院里面简单的敷了一些消炎药,我就开车回了家。

这套房子是华叔给我买的,我并不跟他一起住。

按他的说法是我现在是成年人了,以后找个媳妇儿住进来,他一个老头子跟着一起住也不合适。

虽然华叔现在也才四十岁出头。

而且华叔自己也有一套房,我没事的时候经常去华叔那边。

因为华叔很会做菜,我每次去就是混吃混喝。

然后他也会教我一些打架的技巧,让我跟别人发生冲突时能少吃一点亏。

休息了一晚上,我一早开车将华叔送去公司后就又去接幕思雅。

今天是我第一天接她去上班,我可不想爽约。

可意外还是发生了,我刚将幕思雅接出小区就被几个长的凶神恶煞的大汉给挡住了去路,他们长的都很壮实,脖颈手臂都描龙画虎,一副社会混子的打扮。

幕思雅望着他们当即就有些害怕,我心里面虽然也有些胆怯,但还是挡在了幕思雅的前面。

一看他们就来着不善,他们很可能就是钱百万的手下,是为了我打钱费钢的事来的。

“跟我们走一趟,我们老板要见你。

”站在中间的一个大汉对我们冷冰冰的说道。

幕思雅躲在我后面,有些害怕的紧紧拉着我的衣袖,她小声对我说不要去。

我拍了拍她拉着我紧紧拉着我衣袖的手,然后强装镇定的对她说,“没事,你先去车里面等我,我不会有事的。”

幕思雅一脸担心的望着我,她慢慢的将手松开了,然后很小声的对我说,“你别害怕,我马上就报警,只要警察来了,他们不敢对你怎么样的。”

我淡淡微笑着对她点了点头,跟着面前这几个大汉就朝前面走去。

走了几百米,我就看见前面停着一辆黑色的奥迪车,而一个中年人正坐在后面,手里面拿着一对铁球在把玩着。

他模样跟钱费钢长的有几成相似,想来他就是钱费钢那个有钱的爹钱百万了。

我被他们带到奥迪车边上,一个大汉就对车里面的中年人恭敬的说道,“老板,人带来了。”

他手里面把玩着铁球,坐在车里面盯着我看了看。

他整个人身上都很有气场,眼神也如利刀一般锋利。

他虽然没说话,但他这样盯着我,我都感觉很有压迫感。

不过这两年我跟着华叔也见识了不少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他们每个都跟钱百万一样很有气场。

所以我现在对此也就见怪不怪了。

“年轻人,就是你将我儿子打进医院的吧?”他望着我,语气有些责怪的对我说道。

我望着他,语气略带尊敬的说道,“叔叔,我觉得您应该先了解一下我跟钱费钢发生冲突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我并不是一个爱惹事的人,但钱费钢昨天的确做得太过分了,而且也是他先动的手。

如果不是他一直挑事,我跟他也不会发生那样的冲突。”

毕竟他是长辈,我对他尊敬一点也是可以的。

“小孩子之间发生一点冲突的确不是什么太大惊小怪的事。

不过,年轻人,你是不是下手太重了一些?我儿子的头被你打成了轻微的脑震荡,而且他左腿也被你打折了,需要躺在医院里面疗养很久才能恢复。

你跟我说说,这件事要怎么处理?”他虽然说的很平淡,但话里话外都完全透露着他要给他儿子找回场子的意思。

我说道,“叔叔,那钱费钢砸坏了我老板的车,又将我的肩膀打成这样,这又该怎么算?”

我说着就将肩膀上的衣服拉开了一些,把里面绑着的纱布露了出来。

他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讥讽的表情,“你的命在我眼里面一文不值。

至于华老板的车,我会亲自去跟他说的。

现在我要的是一个交代,你将我儿子打进了医院,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这样,你打折了我儿子的左腿,那我也打断你一条左腿,这样就算扯平了。”

他说完,我脸色直接一变,后面两个大汉直接勒住了我的手臂。

我当即拼命挣扎了起来,可他们体型比我要打的多,而且他们力气也很大,我根本就挣脱不开。

“一个司机而已,竟然敢打我的儿子。

把他左腿打断。

”钱百万冰冷冷的望着我说道。

我满脸的愤怒,奋力的开始挣扎,可还是被他们直接按到了地上,然后被他们死死的压着。

我没想到钱百万会这样的不讲理,现在我知道了,原来钱费钢的嚣张跋扈全是跟钱百万学的。

我红着眼睛拼尽力气挣扎,可根本就挣脱不开。

一个大汉拿着一根棒球棍就站在了我的边上。

而我的左腿也被一个大汉死死的抓住。

钱百万坐在车里面一脸的平静,手里面把玩着那两个铁球,想来打断别人腿这种事他以前没少做。

而这时我也体会到了一种绝望,此时我也清楚的知道我的命在他们这种有权有势的人眼里面根本不值钱。

握着棒球棍的大汉直接抡起了手中的棒球棍,我顿时瞪大了眼睛,冷汗不由的直冒,心想我这次真的完了。

可他抡起的棒球棍还没有落下,钱百万就说话了,“行了,放开他。”

抓住我的两个大汉急忙松开了我,我也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目光有些疑惑的望着坐在车里面的钱百万。

“年轻人,这次我也就是吓你一下。

华老板已经跟我联系过了,他说这件事他会来找我谈的,让我不要找你的麻烦。

可你毕竟是打伤了我钱百万的儿子,如果我不教训一下你,那外人还觉得我钱家的人好欺负。

以后你眼睛放亮点,看准自己的位置,不要对什么人都出手。

不然下次,就不是吓你这么简单了。

”钱百万平淡的说完,奥迪车直接发动朝前面驶了出去。

围在我身边的几个大汉也全部离开。

望着远处的奥迪车,我愤怒的死死咬着牙齿,拳头也捏的紧紧的。

钱百万,钱费钢,这份屈辱我一定会加倍还给你们的。

而这次的事,也让我沉寂的内心泛起了不少的波澜……

第八章 赔一百万

我拍了一下身上的灰尘,心情郁闷的朝自己的车走去。

幕思雅见我走回来,她急忙从车里面下来然后朝我跑了过来。

“张远,你没事吧?”她一脸着急的对我问道,看的出来她刚才非常的为我担心。

为了不让她担心,我对她微笑一下说,“没事,这件事被我老板解决了。

走吧,我送你去上班。”

幕思雅有些质疑的望着我看了看,然后见我一脸的认真,她也就点了点头,跟我上了车。

我将幕思雅送到她上班的公司,然后跟她说了她下班的时候,我会来接她让她等我之类的话,我就开着车回了华润公司。

走在公司里面,路过的华润员工都一一恭敬的喊我少公子。

我也随意笑着回了一下他们,然后就去了华叔的办公室。

他们是知道我跟华叔关系的,私下里面也都喊我少公子。

开始的时候,我也不是很习惯,但时间一长我也就习惯了。

我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华叔正在里面处理事。

我去倒了一杯水就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华叔戴着眼镜抬头看了我一眼,“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我喝了一口水,平复了一下心情说,“叔,先前钱百万来找我了……”

我将之前发生的事全部跟华叔说了,华叔猛地一拍桌子,表情异常的愤怒,“这个钱百万也他.妈是太不给我白华面子了,还敢背着我这么欺负你,真当我是一个摆设嘛!走,小远,叔带你去找回场子。”

华叔此时面色格外的可怕,他也是真的生气了。

他拿起桌子上的电话就开始打电话。

我不知道他这个电话是打给谁的,等他打完就让我跟他一起去找钱百万算账。

坐在车上,华叔就给钱百万打了一个电话,他们约在一个茶楼见面。

等我们到茶楼的时候,迎面又开过来了一辆黑色的路虎。

坐在车里面的也是一个中年人,大概四十多岁,脸上有些狰狞的刀疤,看起来很是恐怖。

这个人我认识,他叫曹千岁,是华叔的好朋友,经常去华叔家跟华叔喝酒。

我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华叔之前也没有跟我说过,不过他们两个关系很好。

我没想到华叔会把他喊过来。

他笑呵呵的走过来揉了揉我的头,我有些不满。

因为他每次见面都喜欢揉我头。

不过我不敢跟他生气,就凭他脸上那道刀疤。

“曹叔。

”我礼貌的对他喊道。

他点了点头,笑呵呵的说道,“看你小子平时斯文的很,没想到你小子还有忍不住动手的时候。

年轻人,就该有点血性,不要像个娘们一样,别人欺负你都不敢放个屁。

怕啥啊,他有的,你小子不也有,掏出来可能还比他大。

他敢惹你,你小子就往死里面揍他。

出了事有你叔跟老子在,看他娘的谁敢护犊子。”

在电话里面华叔已经大概将事情给他说清楚了,所以他也知道我被钱百万那个老家伙以大欺小了。

曹叔性格一直就是这样的火爆,别看他现在说话对我笑呵呵的,他其实是一个说不到两句就要动手的主儿。

用他的话来说这是放荡不羁爱自由,而是他几十年来都这个样子。

“走吧,钱百万那个老家伙已经在里面等着了,我到要看看这个老家伙有多么的牛逼,敢威胁老子侄子。

”华叔说了一句,就大步朝里面走了进去。

曹叔也跟着朝茶楼里面走了进去,我走在他们后面,有他们在,我心里面也颇有底气。

在服务员的带路下,我们去了一个挺豪华的包间。

钱百万已经坐在里面了,他手里面还把玩着那两个铁球。

而他旁边还坐着一个中年人,一身生意人的打扮,脸上的表情让人琢磨不透。

华叔叼着一支烟就朝里面走了进去,钱百万看见我华叔,跟旁边那个人也站起了身,笑着说着一些客套话。

“哟,曹千岁你都来了啊,这场面还真是不小啊。

”另外一个中年人有些讥讽的对曹叔说道,看来他们之前就认识,而且还有恩怨。

曹叔撇了他一眼,说道,“你这个老家伙都能来,我有啥不能来的。

我来就是看看你们这些老家伙是怎么丢下面皮去欺负一个晚辈后生的。”

走过去的时候曹叔小声地对我说另外那个人正是钱百万的亲家乔四儿,外号乔四爷,做生意的。

华叔他们坐在了沙发上,而我就站在他们身后。

“既然都来了,钱老板你说说这件事该怎么解决吧?”华叔直接开门见山的对钱百万说道。

钱百万手里面把玩着那两个铁球说道,“怎么解决?我儿子现在还躺在医院里面,我们还是直接了当点谈下赔偿的问题吧。

一百万,算是赔偿我儿子的医药费跟精神损失费。”

听到钱百万嘴里面吐出的一百万,我心不由得被震动了一下,心想钱百万可真他妈的黑。

“一百万?你他妈怎么不去抢银行呢。

那个来钱快,就看你们两个老小子有命花没有。

”曹叔语气嘲讽的说道。

“有没有命花这个就不用你曹千岁来关心了。

至少我们比某些人的命要硬。

不是我说某人,这屁股擦干净了嘛,就敢又在外面瞎蹦哒了,也不怕把那老胳膊老腿弄折了啊。

”乔四儿当即回攻击道。

“那要不我们两个现在就磕磕,看谁的命更硬?”曹叔眼神锋利的望着乔四儿,脸上的刀疤在此时看起来格外的阴森恐怖,而且曹叔也大有立马出手的意思。

乔四儿毕竟只是生意人,他也知道自己打不过曹叔,所以当即就不说话了。

“华老板,你觉得我说的赔偿还算合理嘛?”钱百万也不理曹叔,只是望着华叔说道。

我心里面想说合理个屁,这跟抢钱就没啥区别。

但我没想到华叔却笑着说,“嗯,挺合理的。”

曹叔也一脸惊讶的望着华叔,“老华,你他妈是钱多啊。

你钱多的如果真用不出去,那你给老子啊。

老子也可以拿这笔钱去找一群漂亮的小妹子。

一百万,都够老子包.养几个二十出头的漂亮小姑娘了。”

钱百万听华叔愿意赔偿他一百万,那张老脸笑得也跟菊花似的,“好,华老板果然大气,我就喜欢跟你这样的爽快人谈判。”

华叔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然后伸手对钱百万说,“那拿来啊。”

钱百万一脸疑惑的望着华叔问,拿什么?

“一百万啊,你不是说要赔偿我一百万嘛。

那给我啊,我这里既支持现金,也支持支票跟网上转账。

”华叔一脸平淡的对钱百万说道。

钱百万当即一脸的阴沉,“华老板,你搞错了吧,是你的司机把我儿子打进了医院。

现在是你要赔偿我一百万。”

这个钱百万还真是不要脸,他一直就只说他儿子被打伤的事,并没有说我被他儿子打伤还有我车被他儿子砸了的事。

“哦,原来是这样啊。”

华叔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点心放进嘴里面咬了一口,然后慢慢的放下手中的筷子。

钱百万有些不耐烦的望着华叔。

突然华叔动了,他猛地起身,一把抓住钱百万的头发,将他的头猛地往桌子上一磕。

然后华叔猛地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对着钱百万的头就砸了下去,茶杯当即破碎,里面滚烫的茶水还有茶叶都倒在了钱百万的头上。

钱百万被茶水烫的当即痛喊了起来。

乔四儿当即站起身就要帮钱百万,而这时曹叔也动了,他猛地一脚将乔四儿踹到了地上,还没有等他爬起来,曹叔抓住旁边的一根椅子,猛地朝地上的乔四儿扔了过去,椅子直接砸到了乔四儿的身上,他当即就在地上痛嚎了起来。

“老家伙还敢跟我逼逼。

老子能打的你连你妈都不认识。

”曹叔拍着手,然后一脸不屑的对地上的乔四儿说道。

我在旁边直接看愣了,我没想到曹叔会这么的生猛,都四十多岁了身手还这么的敏健。

收拾乔四就跟玩一样。

而钱百万被华叔抓住头发,当即伸着手就挣扎了起来。

华叔拿起一双筷子,对着钱百万的左手掌就插了下去,筷子直接将他手掌插穿,而钱百万当即就如杀猪般的吼叫了起来。

但华叔紧紧握着筷子,钱百万也不能将手收回,只能痛喊。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赔偿的问题了嘛?”华叔松开抓住钱百万头发的手,望着一脸痛苦的钱百万就语气平淡的说道……

龙虎斗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龙虎斗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龙虎斗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