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前夫求娶总裁追妻忙)在线阅读完整版《前夫求娶总裁追妻忙》

(前夫求娶总裁追妻忙)在线阅读完整版《前夫求娶总裁追妻忙》

2019-06-11 20:38:29作者:绯色涟漪

《前夫求娶总裁追妻忙》绯色涟漪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真心换来的不是爱情,而是小三打上门,被迫净身出户。她从人人羡慕的凌太太,变成一无所有的可怜虫。本以为这辈子永不再相见了,又被命运捉弄,再次栽在他手上。“我求求你,放过我好吗?”

(前夫求娶总裁追妻忙)在线阅读完整版《前夫求娶总裁追妻忙》

曲婉凌慕白小说前夫求娶总裁追妻忙推荐章节

第4章 喜欢老男人

曲婉冷笑,“别叫我姐姐,我妈只生了我一个,我没有妹妹!” --------------------------- 江馨月脸色变得很难看,曲婉以前就经常嘲讽她,让她难堪。

现在她已经被凌家赶出家门,江馨月成了凌慕白的新欢,她说话还是这么不留情面。

蒋雯雯现在全靠江馨月撑腰,是名副其实的狗腿子,肯定要替自己的主人说话。

“馨月太善良了,才会一直把你当姐姐,换成别人,早就一巴掌抽死你!” 她话音还未落,就听见“啪”的一声,脸上立刻浮出五个指印,火辣辣的疼。

反应过来之后,蒋雯雯急怒攻心,“曲婉,你敢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曲婉讥讽的看着她,“给别人当狗是你的自由,但是不要乱咬人,不然,你的主子也保不住你!” 蒋雯雯凭空挨了一巴掌,气得撸起袖子就要打曲婉,被江馨月一个眼神拦住了。

她刚才气疯了,现在冷静下来才想起来,曲婉身份不一般,就算落魄了,也不是谁都能打的。

曲婉是江市长的女儿,从小养尊处优,后来她母亲去世,江市长把江馨月母女领回家。

曲婉一怒之下和江家断绝关系,甚至连自己的姓都改了。

这么多年没有再进江家一步。

就连凌慕白,都不知道曲婉的真实身份,不然,也不会把她赶出家门了。

走出商场门口,王子承早就不耐烦了,拿眼睛瞪她,“换个衣服,怎么这么久?” “对不起,王总,我下次一定注意。

”刚在江馨月面前爽了一把,她心情好,认错态度也很好。

王子承还想对她发脾气,见她这么诚心认错,只好悻悻闭上了嘴。

但是现在饶了她,不代表接下来不会找她麻烦,到了吃饭地点,王子承以她形象太丑为由,让她站在包厢门外,不能进去,也不许私自离开。

菜已经上了一大半,还有几个主菜没有上,最重要的一个客人还没到场。

被折腾了一天,曲婉累的全身无力,肚子也开始咕咕叫,看着服务员端着盘子从面前经过,狠狠地咽口水。

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来,“婉婉?” 曲婉抬头,沿着声音看过去,就见江振东一脸诧异的看着她。

她冷冷的把脸移开,只当没有看到这个人。

包厢里的人走出来,整齐的站成一排,“江市长,欢迎您!” 江振东没有看迎接的那些人,视线一直盯着曲婉的脸,三年多没见,她比以前更加消瘦了。

她的眼睛,和她的母亲很像,江振东心里难受,忍不住伸手去摸她的脸。

包厢里的人全都惊呆了,江市长众目睽睽之下,竟然摸小姑娘的脸! 有些眼尖的人,抓住机会立刻开口巴结,“王总,江市长很欣赏你的助理,不如,让她进来陪市长一起吃饭吧?” 王子承无所谓,反正惩罚的目的也达到了,对着曲婉吩咐一声,“那就进来吧。

” 江振东入座,其他人才敢分列两边坐下,特意在江振东身边给曲婉留了一个位置。

曲婉什么都没说,很平静的坐下来,让一桌子人都暗暗惊讶。

她和江振东之间的恩怨,不是几句话就能化解的,换做以前看到江振东,她肯定扭头就走。

但现在不一样了,被凌家净身出户之后,她狼狈逃离这个城市,吃得苦越多,性子就慢慢被磨平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当是陌生人,坐在一起吃顿饭而已。

江振东却因为曲婉的反应,心里一阵惊喜,自从江馨月母女住进江家,曲婉就搬到了老城区,和舅舅一起住,和他像仇人一样。

他想过很多种方法去弥补女儿,可曲婉对他永远是仇视的态度。

她甚至威胁他,再敢靠近她,就把他婚内出轨找小三的事情捅到报纸上,让他身败名裂。

他的女儿,不仅恨他,也以他为耻。

曲婉的性子他了解,她能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出,江振东怕把她逼急了,只好不再去找她。

从中学开始,一直到大学毕业,曲婉的监护人一栏,写的都是她舅舅曲建国的名字。

她和凌慕白结婚,也是曲建国为她送嫁的。

直到三年前离婚,凌家都不知道她是市长的千金。

江振东的心思一直放在曲婉身上,别人讨论什么完全注意不到,他夹起盘子里的菜,放到曲婉的碗里。

“你太瘦了,多吃点。

” 曲婉抬头才发现,江振东鬓角已经染上了霜白。

这些年没有见面,但是经常在电视上见到他的身影,印象里,他永远是年轻英俊的样子,神采奕奕。

曲婉微微有些愣神,没想到,他已经生出了白发。

曲婉心里酸酸的,忽然很难受,无论如何,江振东始终是她的父亲,对她有过十几年的养育之恩。

她低下头,默默地把江振东夹给她的菜放进嘴里。

江振东更开心了,脸上洋溢着笑,又给她夹了很多菜,乐此不疲。

包厢里的人都惊呆了,面面相觑,不知道江市长今天吹得什么风?平时都是别人给他夹菜。

王子承也瞪大了眼睛,看着市长献殷勤的样子,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不是吧? 清廉正直的江市长,也是个性情中人,看上了比自己小几十岁的眼镜妹?而且,眼镜妹居然还接受了这个闷sao的老男人!!! 王子承脑海里瞬间就上演了一场毁三观掉节操的重口味大戏。

难怪眼镜妹总是对他爱答不理,原来,她和年龄比较大的男人,更容易来电! 再想到从她进入公司以来,自家老头子对她的器重,还专门派她监视自己,难道…… 王子承直嘬牙花子。

不行! 吃完饭必须给老头子打个电话,这种事情,他接受不了!

第5章 万一嗝屁了咋办

饭后,王子承本来是要去见新欢的,但江振东一直缠着曲婉,没有办法离开。

他皮笑肉不笑的走过去,“江市长,谢谢您的器重,我的助理晚上还有事情,不能陪您了。”

江振东是见过世面的人,马上听出了王子承话里的嘲讽。

他知道,王子承肯定误会他对曲婉有想法了。

他苦笑一声,从曲婉身边退开,“王总,以后生意上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市长开绿灯,这种天大的好事,王子承原本应该兴高采烈。

但是一想到他对眼镜妹有不正当想法,所以才格外照顾自己,王子承有种吃了苍蝇的感觉,心里一阵恶寒。

他冷冷应了一句,急匆匆把曲婉塞进车里,催促司机赶紧开车。

江振东看着车子离开,忽然笑了一声,这个姓王的小子有点意思,该不会是喜欢上婉婉了吧?

==

回到这座城市,曲婉依然住在舅舅家。

王子承急着去和新欢共度良宵,打算把曲婉放到小区附近就走人,但是看到前面一条黑乎乎的小巷子,又不忍心了。

曲建国家住在一个很破旧的小区,门口没有路灯,坑坑洼洼,走路不方便。

王子承一咬牙,让司机把车子开进去。

反正只差最后一段路了,干脆把她送到楼下。

等曲婉下了车,王子承立刻大呼小叫着让司机掉头,开快点。

司机被他一路催促,急得额头上出了一层汗,用力踩着油门往外开。

刚出巷子,砰地一声,车子和另一辆准备进巷子的车猛烈碰撞在一起。

安全气囊弹开了,司机没有大碍,回头一看,后座上没系安全带的王子承,撞在前排靠背上,满脸是血,已经昏了过去。

司机慌了,赶紧下车救人。

这位二世祖是王家的独苗,万一嗝屁了,老总裁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王总……王总……您没事吧?”

另一头,凌慕白额头撞在前挡风玻璃上,擦破了皮,他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推开车门走出来。

王子承的司机还在大呼小叫,“救命啊,快来人,救救我们王总……”

凌慕白走到近前,一眼就认出了被司机从车里拖出来的男人。

司机被凌慕白身上的冷意吓得一个哆嗦,借着微弱的光线,认出了眼前的男人是谁。

“凌总……”愣了几秒,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凌总,求你救救我们家少爷吧……”

两辆车都报废了,凌慕白皱了皱眉头,撸起袖子上前,和司机一起把王子承拖到巷子口,叫了一辆出租车,赶往医院。

王家是外来的势力,刚一出现在这个城市,本地的一些大家族就得到了消息。

只是凌慕白没想到,王家派来打头阵的,居然是王子承这个不学无术,只知道花天酒地的纨绔子弟。

王子承也算是个奇葩了,年纪轻轻就被女人掏空了身体,撞个车都能晕过去。

车子进了医院,司机守在急救室门口,啪啪抽了自己两个嘴巴子,悔死了,早知道就不该开那么快。

凌慕白准备离开,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来,是江馨月的号码。

“喂?”

“慕白,你在哪里?”

“在医院。”

“医院?慕白,你是不是生病了?”江馨月一颗心悬了起来,声音都带着紧张。

“我没事,是送别人来医院的。”

“没事就好,慕白,我刚才都担心死了呢。”

“我还有事,不说了,挂了吧。

”凌慕白声音很轻柔,却带着不容质疑的压迫。

不等江馨月再说什么,已经挂断电话。

江家。

江馨月收起手机,有些心神不宁,急匆匆在房间里换了衣服往外走。

秦素蓉坐在客厅里敷面膜,见女儿慌慌张张的,“馨月,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慕白在医院,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去看一看。”

秦素蓉一听也开始紧张,“慕白怎么了?”

“他没说,所以我才更心急。

”江馨月已经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了什么,“妈,曲婉回来了。”

“她回来做什么?”秦素蓉吓了一跳。

“我今天在商场碰到她的,她穿的很朴素,应该生活的并不好。

”江馨月皱起眉头,现在还想不明白,曲婉回来有什么目的。

“放心吧,她和慕白已经离婚三年了,你和慕白也很快就会订婚,她回来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秦素蓉安慰女儿,“曲婉的性子我知道,最爱记仇了,当年慕白伤透了她的心,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和慕白有任何牵扯,所以,她影响不到你。”

正说着,江振东的车子从别墅大门口进来。

“爸爸回来了。

”江馨月立刻站起来迎了出去,秦素蓉也走到外面。

江振东见到母女两个人都在,摸了摸江馨月的头,“今天这么懂事,知道迎接爸爸了?”

“爸!”江馨月娇嗔一声。

秦素蓉从江振东手里接过公文包,“你又喝酒了,晚上有应酬吗?”

江振东点头,“嗯,喝了几杯。”

“我去给你泡解酒茶。

”秦素蓉把公文包放在客厅里,立刻去厨房泡了一杯茶端出来。

江振东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示意她们母女两个人坐下,“我今晚见到婉婉了。

第6章 你就是个扫把星

“是吗?”秦素蓉笑容温和得体,“婉婉现在怎么样了?”

江振东叹了一口气,“她看起来过得很辛苦。”

“她一定还在恨你吧?振东,都怪我们母女连累了你。”

“以后不要说这种话了。

”江振东从沙发上坐直身体,“这次见面,婉婉没有之前那么讨厌我了,还把我夹给她的菜吃了呢!”

秦素蓉笑容不变,“那你怎么不直接把婉婉带回来?我也好几年没有见到她了。”

“时机还没到,她现在对我还有抵触,这件事情要慢慢来。”

江振东神色凝重,“素蓉,等婉婉回家了,你要多关心她,就算她态度不好,你也体谅她一下。”

“放心吧,我都明白。”

江振东又看向女儿,“馨月,婉婉这些年吃了苦,等她回家了,你要处处让着她,不要和她争抢,她发脾气你也忍着点。”

江馨月点头,“我知道了,爸爸。”

秦素蓉欲言又止,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振东,馨月和慕白的订婚典礼快到了,婉婉知道这件事情,会不会心里不舒服?”

“这件事情不怪馨月,要怪只怪我。

婉婉那边,我会去劝她,你们不用担心。”

秦素蓉心里松了一口气,“我就怕委屈了婉婉。”

江振东眼中带着愧疚,半晌才开口,“素蓉,我准备立一份遗嘱,把财产的一大半留给婉婉,作为补偿,你觉得呢?”

“振东,我跟着你不是为了钱,馨月也不会和婉婉争抢,这件事情你做决定就好,我们都没意见。”

秦素蓉很痛快就答应了,虽然江家有一定的家底,但是和凌家比起来,根本微不足道。

只要女儿能嫁入凌家,江家这点积蓄算什么?只有曲婉那种傻瓜,才会放弃凌家少奶奶的位置。

“爸,只要能嫁给慕白,我就心满意足了,其它的一切,我都不在乎。

”江馨月也表明态度,很理解江振东的决定。

江振东看到妻女这么懂事,一阵感动,“真是委屈你们了。”

“只要姐姐肯回来,只要这个家能和睦,我受再多委屈都是值得的。

”江馨月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江振东更觉得对不住这个女儿了,“馨月,爸爸最近工作不忙,你和慕白约个时间,我和凌家长辈见个面,把你们的婚事定下来。”

“谢谢爸爸!”江馨月和秦素蓉交换了一个眼神,眼底满是兴奋。

====

曲婉在浴室里洗澡,没有听到外面的手机铃声,等她洗完澡出来,手机恰好没电了,自动关机了。

想到王子承和女朋友见面,肯定小别胜新婚,今晚不会再打她电话了,她干脆没有开机,倒头就睡了。

累了一天,早就筋疲力竭,这一夜曲婉睡得很沉,第二天早起舅舅来敲门,才迷迷糊糊醒过来。

“婉婉,起床吃早饭了,一会儿还要去上班。”

曲婉从床上爬起来,洗脸刷牙,火速吃了一碗粥就出了家门。

跑到门口的公交站牌,公交车还没到,她把手机打开,立刻跳出来几十个未接电话,全是王子承的司机打来的。

“曲小姐,昨天晚上为什么一直不接电话?”

“不好意思,手机刚好没电了。”

司机声音带着幽怨,“少爷在你家门口出了车祸,正在医院里,你快过来吧。”

“车祸?”曲婉吓了一跳,“他现在怎么样了?严重吗?”

“医生说少爷没有危险了,但是,少爷说你有危险了!你还是赶紧过来吧。”

不等公交车了,曲婉挂断电话直接上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医院的地址。

她气喘吁吁跑进王子承病房的时候,一眼就看到王子承头上包了纱布,正恶狠狠的瞪着她。

“王总,你的伤怎么样了?”

“你还有脸问?”王子承用手指着她的鼻子骂,“扫把星!曲婉,你就是一个扫把星!”

王子承郁闷到了极点,好心好意送她回家,结果和凌慕白撞了车,差点一命呜呼!

他昨晚把酒店都订好了,准备冒着jing尽人亡的风险,和雅雅大战三千回合呢!

结果,全被这个扫把星给搞砸了!

王子承憋了一肚子火,一股脑发泄在曲婉头上。

曲婉低垂脑袋听着王子承的臭骂,一言不发,反正左耳进右耳出,只当一阵耳旁风。

王子承骂的没了力气,这才摸了摸额头上的纱布,疼的咬牙,“傻杵着干什么?我饿了,去给我买早餐!”

“哦!”曲婉狗腿子一样跑了出去。

王子承吃东西很挑剔,冷了不行,热了不行,甜了不行,辣了也不行,反正是各种挑剔。

曲婉照顾她生活两个多月,对他的胃口已经有所了解,直接打车去了附近的美食城。

半个小时以后,曲婉才拎着他满意的早餐回到病房里。

王子承斜着眼看她,心想,这眼镜妹一定是老天爷派来惩罚他的,自从遇到这个女人,他就诸事不顺,喝凉水都塞牙缝!

必须想个方法,给她点颜色看看,让她知道谁是老大谁是老二,谁是爸爸谁是儿子!

曲婉不知道王子承在想什么,她把用餐的小桌子架在病床上,又把早餐打开放到他面前,“王总,请慢用。”

王子承冷哼一声,动也不动,“我手受伤了,你喂我吃。”

曲婉一愣,喂饭倒没什么,关键她一个女孩子,给一个大男人喂饭,总觉得怪怪的。

算了,看在他是因为送她回家才受伤的份上,只当是献爱心了。

王子承原本以为她会拒绝,只想让她尴尬一下,没想到她真的拿起汤勺开始喂饭。

一开始王子承也挺尴尬的,可是吃了几口,发现自己挺享受这种感觉,不知不觉越吃越多。

这么近的距离,眼镜妹身上的味道飘进他的鼻孔里,香香的,不知道什么牌子的香水。

盯着眼镜妹眼眶下面清秀的脸,他忽然觉得,如果不带眼镜,她应该挺漂亮的吧?

皮肤白皙嫩滑,长长的睫毛忽闪着,就连鼻子和嘴巴也小巧精致,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这个大胆的想法一出现,王子承立刻就兴奋了。

第7章 浪费是可耻的

这个大胆的想法一出现,王子承立刻就兴奋了。

---------------------------------- 凌慕白推开王子承的病房门,还没走进去,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

他一瞬间呆住了,整个人像被雷电击中,眼睛直愣愣盯着曲婉的背影,手指微微颤抖。

他想象过无数种和曲婉再次见面的场景,唯独没有想到,她手里拿着汤勺,正在给另一个男人喂饭。

而那个男人,也在深情款款的望着她,眼里带着只有男人才能看懂的欲\/望。

王子承阅女无数,他对女人的五官细节特别敏感,以前从来不看曲婉一眼,是因为曲婉总戴着一副巨大的太阳镜,性格又沉闷得让人讨厌。

当初好兄弟肖煜介绍她来应聘,王子承不好拒绝,好歹给个面子,就把她留下了。

先入为主的印象,让他觉得曲婉肯定是个丑八怪,性格又唯唯诺诺,上不了台面。

这样的女人,他没有兴趣。

现在这么近的距离,他忽然发现了曲婉的另一面。

王子承心里骂了肖煜一声,居然不告诉他曲婉长得这么美,太不够意思了!这个兄弟必须绝交! 特么的,这样一个绝色小美人,跟在身边两个多月都没发现,太浪费了! 浪费是可耻的! 王子承心里骂着肖煜,眼睛一直盯着曲婉的脸,他忽然想看一看曲婉不戴眼镜的样子,就对着曲婉的眼镜哈了一口气。

镜片上被白色的雾气遮挡,曲婉一阵恼火,摘下眼镜嗔怒一声,“你有病啊?” 王子承被骂了都不在乎,一副饿狼见了小绵羊的样子。

美! 太美了! 不化妆都这么美,简直是一个绝品尤物! 王子承咽了一下口水,瞬间开启撩妹模式,“婉婉,你真好看,我爱上.你了。

” 曲婉愣了一秒,立刻把眼镜戴上,挡住他火辣辣的目光。

王子承见了猎物,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坐起来,靠近曲婉的身体,鼻子动了动,“婉婉,你真香。

” 曲婉身体向后仰,一阵恶寒,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王子承继续靠近,“婉婉,以后不要戴眼镜了,我想天天都能看到你的脸。

” 赤果果的调戏,曲婉心里窝火,但是又不敢直接怼自己的顶头上司,只好压着怒气,“饭还吃不吃?不吃我扔垃圾桶了!” 她的声线本来就好,细致柔美,明明带着怒气,听起来却像是小女人撒娇闹脾气一样。

“吃!婉婉,我一定吃得干干净净!”王子承花痴的盯着她,张大嘴巴等着她喂饭。

门口,凌慕白双拳握得吱吱响,一口牙齿快咬碎了。

他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精神上的折磨,转身退回走廊里,重重一拳打在墙壁上,震得墙皮簌簌坠落。

原来,曲婉已经找到了新欢! 早知道她这么绝情,他何必苦熬三年,始终对她抱有幻想! 凌慕白出了医院,把油门踩到底,车子像一道黑色的闪电,消失在车流里。

半路上,他接到江馨月的电话,“慕白,你在哪里?” “什么事?”凌慕白心烦意乱,声音也带着怒火。

“我爸说,两家人见个面,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听出了凌慕白声音不对劲,她还是把话说完了。

原以为凌慕白会推辞,没想到他一口就答应下来了。

“我今晚就有时间。

”凌慕白说,“顺便把咱们的婚事定下来!” “太好了!”江馨月兴奋的要跳起来了,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慕白,我马上让我爸爸去安排。

” 王子承的伤没有大碍,隔天就能出院了,但是他死活赖在医院里不走。

自从发现曲婉是个美女,他就喜欢上了被她伺候的感觉,对她的兴趣也一天天浓厚起来。

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王子承完全没有这些讲究,哪里的草香,他就吃哪里的,来者不拒。

既然眼镜妹如此对他的胃口,他哪里肯放过?必须弄到床上,好好开垦一下才行! 连续几天喂饭,曲婉终于发现了问题,王子承的手没有受伤,一直在故意折腾她。

曲婉一怒之下请了一个五十岁的中年大妈当护工,专门负责给王子承喂饭。

王子承恶心得,把一个月前的饭都吐出来了,“曲婉,我要你亲自给我喂饭,不然就扣你半年工资!开除你!” 为了避免再一次被折腾,曲婉只好给他换了护工,而且刻意迎合他的口味,找了个年轻貌美,胸大臀翘的美女。

接下来,她尽量不在病房里出现,给他们创造私下羞羞的时间。

但是王子承并不买账,她每次走出病房不到十分钟,王子承就开始疯狂给她打电话,逼她回去伺候他。

官大一级压死人,曲婉只好黑着脸回到病房里,没想到王子承又提出了更过分的要求,让她住进医院里,24小时陪护! 曲婉之前任劳任怨,是因为王子承虽然处处刁难她,但仅限工作上,私下从来不打她的注意。

可现在,王子承摆明了是想潜了她,这下她忍耐不了了。

终于,王子承悄摸摸绕到身后,准备偷吻她的时候,曲婉一巴掌打了过去,给他脸上留下一座五指山。

第8章 挥之不去的噩梦

王子承傻了,没想到一向逆来顺受的眼镜妹,敢动手打他耳光了。

“你敢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曲婉瞪大眼睛,气鼓鼓的,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温顺,“你以为有几个臭钱就可以欺负人吗?姑奶奶忍你很久了!”

王子承被打了,又被骂,也开始发怒了,“曲婉,你不想干了是不是?信不信我开除你?”

“不用你开除,我现在就辞职了,姑奶奶不伺候了!”

曲婉把工作相关的物品全扔在王子承脸上,拍了拍手,昂首挺胸走出了病房。

丑小鸭一下子变成火凤凰,这样强势彪悍的样子把王子承吓了一跳,等到曲婉的身影消失不见,他才反应过来,用手摸了摸脸,“有性格,我喜欢!”

夜幕降临。

旧城区一条没有路灯的小巷子里,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

这种高档的豪车出现在这里,本应该引来围观,但是过去三年,这辆车经常出现在这里,一停就是一夜,附近的居民也见怪不怪了。

附近的居民都知道,开车的是一个年轻男子,身材修长挺拔,五官清晰俊朗,气质沉稳内敛,明显是有身份的人。

最后一辆末班车停在公交站牌处,车门打开,曲婉拎着包下车,穿过黑漆漆的巷子,向里面的小区走去。

这里伸手不见五指,但她走路速度很快,脚下哪个地方平整,那个地方有坑,容易绊倒,她都一清二楚。

在这里住了很多年,曲婉闭着眼睛也能摸到家门。

巷子里的一颗大树下,凌慕白一身黑色西装,和黑色的背景融为一体,他静静的站在那里,盯着小区里的某一栋公寓楼。

楼房外面的墙皮已经脱落,大铁门也锈迹斑斑,这个小区大部分居民已经陆续搬走了,只剩下几户人家。

高跟鞋的声音从巷子口传来,寂静里显得那么清晰,凌慕白猛地转身,借着巷子口的微弱光线,看到一个纤细身影出现在视野里。

他没有出声,视线盯着那个模糊的身影,眼底有一抹柔和流淌而过。

曲婉看不见周围的景物,也没有察觉到旁边站着一个人,她快速穿过巷子,摸黑进了前面的公寓楼。

高跟鞋踩在老旧的木质地板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听在凌慕白耳朵里,比任何音乐都要好听。

曲婉上了楼,拿出钥匙打开门走进去,把客厅里的灯打开。

曲建国还没有回家,曲婉把门关上,走到窗子旁边拉上床边,到厨房给曲建国准备吃的。

凌慕白站在外面,盯着不时从窗帘上闪过的人影,眼睛一眨不眨,满是炽热和期待。

三年了,他终于见到了她。

然而,心里沸腾的喜悦还没有持续一秒,就看到她在伺候别的男人吃饭。

凌慕白的心像针扎一样疼痛,他以为自己看错了,可事实就是那样,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他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难过,心里被各种情绪占据,憋闷的难受。

夜深了,楼上的灯光熄灭,凌慕白依然站在那里,直到后半夜才转身离开。

曲婉,终于找到你了!

====

曲婉很快就睡着了,但是睡得并不安稳。

“你这个贱女人,自己生不出孩子就算了,还想谋害我的孙子吗?”

脸上挨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伴随着一个女人高亢的叫骂声。

然后,就是满地鲜红的血,狠狠刺激着她的神经!

她没有推倒江馨月,是江馨月自己跌倒的,还有这满地的血,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的后腰撞在桌角上,钻心的疼。

凌慕白从门口走进来,她以为他会来安慰她,可他始终没有看她一眼,那么冷漠绝情,把她整颗心都冻僵了。

她想说,不是她推的,看到凌慕白走过去把江馨月抱起来,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什么都说不出来。

最深的绝望,莫过于你对他托付终生,他却转身离去,行色匆匆。

这就是她不顾一切,拼尽全力也要嫁的男人!是她发誓不离不弃,陪伴一生的男人!

心脏被撕了一个窟窿,疼得无法呼吸!

房间里,曲婉精致的小脸上,五官扭曲在一起,翻来覆去,最后猛地惊醒,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大口喘着气,全身都是汗水,把床单湿透了。

三年了,这个噩梦像魔咒一样,始终萦绕着她,挥之不去。

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忘记那一切,才能摆脱这个恐怖的梦。

没有了睡意,曲婉打开灯,穿上拖鞋下地,到饮水机上倒了一杯水。

放在枕边的手机,忽然响起铃声,她拿起手机接通,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妈咪,你怎么还不来找我?”

曲婉声音柔和下来,带着无尽的宠溺,“宝贝儿,妈咪忙完了工作,就去找你。”

“你什么时候才能忙完工作呀?”

“……”曲婉正想说什么,忽然想起来,她昨天已经向王子承辞职了,现在没有工作了。

“妈咪,你找到爹地了吗?”

“……还没有。

”曲婉叹了一口气,她离开的时候瑭瑭抱着她的腿不松手,非要和妈咪在一起。

她迫于无奈,只好说,要去给瑭瑭找爹地,小家伙这才放开了她。

前夫求娶总裁追妻忙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前夫求娶总裁追妻忙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前夫求娶总裁追妻忙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