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上门女婿)在线阅读完整版《上门女婿》

2019-06-11 20:51:59来源:zsy作者:貌似纯洁

《上门女婿》貌似纯洁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上门女婿)在线阅读完整版《上门女婿》

韩东夏梦小说上门女婿推荐章节

第四章 卑鄙的张建设

他打断了夏梦介绍,看向了黄莉:“小秘书,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你们夏总说,能不能回避一下。

” 像是在征询黄莉的意见,可其实话里根本就没有商量余地。

黄莉这会正翻动准备的资料,要补充夏梦没有说完的话,闻言愣了愣,然后忙起身离开。

等就剩下两人,张建设调整了一个最舒服的坐姿:“夏总,以振威眼下的规模,这几百个人,估计不会有麻烦吧?” 夏梦犹豫了下,坦诚说:“张总看的透彻,确实是这样。

” 张建设把烟摁灭到了烟灰缸里,眼睛放在了夏梦放在桌上的手,似无意般道:“夏总手是怎么保养的,这么漂亮。

” 夏梦想不到他会转眼之间把话题从工作扯到她的手上。

强撑着道:“您真会开玩笑。

” 张建设若有所思,抬起手腕看了看:“我稍后还有个会要开,夏总,这样好了。

晚上咱们在华庭酒店谈,里面的中餐厅不错。

” 夏梦要再看不出张建设什么意思,就真是一朵白莲花了。

她心底无力:“张总,哪好总耽误您时间。

” 张建设起身,笑的尤为肆无忌惮:“不耽误,一点都不耽误。

” 夏梦并不知道,她所面对的张建设到底是什么人。

早些年的张建设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混混,就算是现在,跟一些道上的人也有所牵扯。

其人最大的特性就是好色,在临安市不说人尽皆知,也是赫赫有名,各种夜场欢场的常客,无女不欢。

碰到这种不寻常的人,夏梦来谈生意,首先就注定了如果不付出一些代价,根本就不可能谈拢。

当然,换成别的业务员过来,张建设恐怕来也未必会来。

毕竟恒远现在市值数十亿,别说振威旗下的一个押运集团,就算是振威集团本身在他面前根本就没有谈合作的资本。

出门,阳光仍旧灿烂,她脚步却像是灌了铅水一样。

有昨夜没休息好的缘故,也有完全看不到振威未来在哪的缘故。

她从小就在赞誉中成长,不管是相貌,能力,方方面面,都自认为是最拔尖的。

自美国最出名的商学院毕业之后,夏梦幻想过该如何大展拳脚,发展家族企业。

可惜,真正步入社会,她才发觉事情跟她想的一点都不同。

这个世道,想要正正经经的做生意,真是举步维艰。

这种认知,彻底击碎了她的信心。

车内,黄莉正在跟韩东闲聊着张建设的诡异之处。

“韩东,你不知道,他看夏总是什么目光……肯定不是个好东西。

” 说话间,她打住了话匣子,是夏梦走了过来。

砰的一声关门上车,夏梦吩咐道:“回酒店。

” 韩东偷偷看了她一眼,他从黄莉的话里已经基本判断出夏梦想依靠张建设解决公司困境,根本就是不现实的……除非,她愿意陪张建设睡一晚,或者是几晚。

想到这种可能性,韩东简直是无语到了极点。

邱玉平这个前男友状况还没弄明白,又来了个更凶恶的张建设。

不行,这绿帽子怎么也不能戴。

“夏梦。

眼下公司的问题在于那些闲置的安保人员,我认为就算是亏一些,也能在东阳市就把人给安置好……” 夏梦一腔恼怒正没处发,不等韩东说完,直接吃枪药一般打断:“你懂什么,这根本就不是权宜之计,我来临安市是为了公司的长远考虑。

” 韩东不爽道:“冲我嚷什么,有这脾气干嘛不对张建设使。

那种毛手毛脚的货,大耳瓜子扇上去就行了!” 夏梦不想吵架,尤其是当着黄莉的面。

再懒得理会让她想起来就抓狂的韩东,路过一家药店的时候,她示意让停车。

韩东稍转念,联想到了什么。

昨晚两人没任何安全措施,这女人估计是怕怀孕…… 他想的不差,夏梦确实是因为这件事情。

到了药店,她做贼一样。

看客人很多,就状若无事的在药店里闲逛起来。

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启齿,也不知道该买什么药。

药店员工注意到了她,上前恭敬道:“小姐,您想买什么药?” 夏梦看左右没人,低声道:“我……”我了半天,也没说出来。

临时改口说:“我随便看看。

” 这时,身后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有没有避孕药,事后的。

” 她猛然回头,脸色时红时白,这个该死的韩东怎么跟过来了,并且这么不要脸的直接问这个。

还有,他怎么知道自己要买避孕药。

可她看来如此为难的事情,其实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药店员工稍询问了两句,就拿了一盒递给韩东让去前台结账。

少顷,韩东付钱后看也没看她一眼,把药装进口袋里走出了药店。

“拿来。

” 出门,夏梦紧走几步追了上去,毫不客气。

韩东笑笑,把药递给了她。

夏梦迅速装进手包,径直先往车子走去,就是路过韩东的时候,高跟鞋直接落在了他脚面上。

韩东脸色微变,你麻痹的,好心下来帮她买药,竟然这么恩将仇报。

这一下弄的他连走路一时间都有点困难,这贱女人鞋跟怎么如此尖锐!! …… 到酒店,韩东一瘸一拐的回到自己房间,去掉鞋子后发现脚面都有些青了。

头,脚。

今天简直就是流年不利。

昨晚没休息好的缘故,这会倒是困了。

简单冲凉,身体沾床就睡了过去。

睡眠质量并不怎么样,刚睡着,噩梦就放电影一般一帧一帧的出现。

有时候是战友牺牲的场景,有时候是执行卧底任务被人用枪指着脑袋的场景…… 死,生。

梦里的韩东尽数看淡。

他豁然坐了起来,神情疲倦,双眼呆滞,这才注意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叹了口气,以为退役后一切事情皆可释怀。

现在才知道,自己太过于想当然了。

这些刻在记忆里的刺青,恐怕会伴随着他的一生。

肚子有些饿,出门找东西的时候路过夏梦门口之时,他想到了什么,上前敲了敲门:“媳妇,吃饭没?” 没有回应,好像人不在。

他疑惑这么晚夏梦能去做什么,下意识打了她秘书黄莉的电话。

得知黄莉跟夏梦两人在华庭酒店,他不由道:“去那儿干嘛,怎么不叫我。

” “夏总不让……韩东,你赶紧过来,有点不对劲。

张建设根本不让我进去,我怕夏总会出意外……” 她声音很低,有点慌乱。

韩东不及多想,连鞋子都没换,就跑下了楼梯。

拦了辆的士,去往华庭酒店。

他已经明白过来,八成是张建设约夏梦过去的。

以那女人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性格,估计就算猜到有蹊跷,也会抱有侥幸。

可韩东是男人,他不会有任何侥幸心理。

且不说夏梦是不是有打算献身张建设,他可是夏梦的丈夫,这种事情在他这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华庭酒店距离他所住的这家酒店并不远,五分钟左右也就到了地方。

韩东第一眼就看到了夏梦那辆红色的宝马R8。

里面就黄莉一人,韩东上前敲了敲窗子,等玻璃降下连忙追问:“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都快一个小时了,夏总的电话也打不通……” 黄莉一脸着急,看到韩东就像是看到了主心骨。

韩东又追问几句,得知夏梦在中餐厅后,他连忙走了进去。

可是此刻中餐厅里根本就没有几个客人,又哪会有夏梦的影子。

心道不妙,很明显的,夏梦现在还在酒店里。

那如果不在一楼,会在哪? 楼上可全他妈是客房,难不成她现在已经跟张建设开房去了。

念及此,韩东暗骂了一句,大步进了电梯。

以张建设的身份,如果开房,应该会选择总统套房,一般酒店这种房间都属于观光房,要么在最顶层,要么才次一两层之间。

韩东摁了四十八层,然后挨个找了过去。

运气还算属于不错的,他刚走步梯到四十九层,就在走廊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是下午时候帮张建设开车门的那个秘书。

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个西装革履,身材稳健的男性,像是保镖。

此时,几人正在一块,略神秘暧昧的说着什么。

韩东靠近之时,听到了一些敏感而关键的词汇。

女人,下药,张总,视频…… 脑子都不用动,韩东也能听出来,此刻夏梦跟张建设正在房里,并且那个蠢女人被人不知不觉下了药。

火往上撞,韩东眼睛悄然变暗。

“你谁啊!” 一名保镖发现了正走来的韩东,上前一步就用手去推,意图拦阻。

只还未碰到来人,他手腕就被对方单手卡主。

那种不可逆的力道,让保镖眼睛睁大,抬脚就踹了过去:“你他么……” 一句话都没能说出口,就觉身体被火车给撞了一般,保镖闷哼着倒跌而退,捂着肚子重重撞在墙上。

能跟着张建设的保镖又岂是什么简单角色,杀人的差事都干过,此刻再看不出韩东来意不善才傻逼了。

另一名保镖见状当即将匕首抽了出来,他本能以为来人是张建设的仇家。

可惜,匕首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对准韩东,保镖就捂着咽喉见鬼一般嗬嗬有声,叫都叫不出。

第五章 蠢女人

再说张建设,此刻简直兴奋的身体都要炸了。

从下午见到夏梦其人的时候,他心思就脱缰野马一样难以控制,这些年他张建设也算是见识过不少女人,可如夏梦这般姿色气质之人,绝无仅有!

见到她,张建设就没想过她能飞出自己的手掌心。

一开始也没想用药,是反复试探,确定这女人属于敬酒不吃吃罚酒的类型之后,才出此下策。

药是引水粉,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功效类同加强版的安眠药,寻常一颗,足让一个女人进入烂醉如泥的状态,神志不清。

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张建设简直太有经验了。

不管什么样的女人,成其好事后再拍几张照片,录段视频,准保以后乖乖的匍匐在他胯下。

所以哪怕心急如焚,他还是先架好了微型摄像机。

过程,也是一种急迫的享受。

做好这一切,张建设才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完全睡熟的夏梦。

脸色因药物的缘故泛酡红,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动人心魄。

穿着的是一套长裙,裸露出的半截小腿简直如玉石一样晶莹细腻,让张建设忍不住将手放了上去,细细体会。

触感凉滑柔腻,仅仅是碰了碰她肌肤,他呼吸就风箱一般起伏起来。

手略微有些颤抖,反复摩挲流连忘返,惊叹于女人紧致光滑年轻的肌肤。

夏梦似有所觉,双腿别扭的交叠,人无意识的发出声音。

如同仙乐一般的动静,让张建设的所有理智尽皆土崩瓦解,不顾一切扑了上去,嘴唇雨点一样落在夏梦脸上颈部。

“宝贝,我的小宝贝,今晚你就是老子的了。”

夏梦被突如其来重量给压醒了,睁眼间,就看到一张横肉累累的面孔在眼前放大,满口的酒气以及其它味道夹杂,让她心里一阵翻腾恶心。

“你……你要做什么……”

夏梦想要挣扎,但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甚至动一动手指都十分困难。

被下了药,她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喝的那杯果汁里被人下了药。

千防万防,连酒都不敢喝,还是没能料到张建设胆大到如此程度。

她羞愤欲死,却又求死不能。

“夏总,你等会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张建设双眼通红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绝美面颊,手掀起了夏梦裙子。

眼底深处那一抹绿色的***边缘,让张建设兴奋的人都要炸了。

夏梦急怒交加,无力推拒着。

如此反抗非但无效,反而让张建设更加的着急。

屡次三番脱不下夏梦裙子,他刺啦一声将肩带完全扯断。

就在这时,门口一阵嘈杂的动静突然响起。

意乱情迷的张建设被惊扰,气急败坏大吼:“谁他妈再敢叽叽歪歪,老子弄死他。”

虽名义上是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长,但这么多年了,暴躁脾气却是没变。

就算有所改善,在这种关头,也绝对有杀人的冲动。

话音刚落,砰的一声巨响传来,门被人直接踹开。

张建设看到了来人,一个清清秀秀,约在二十四五岁左右的年轻人,正是韩东。

“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房间……”

张建设心知不对,虽被惊到,语气却沉稳至极,隐含愤怒威胁。

同时惊诧自己所带的保镖为何没拦着这人,他是怎么进来的?

韩东不理,眼神转向了酒店大床,看到微睁开着眼睛的夏梦衣衫不整,泪痕斑驳,眼中寒意一闪而逝。

拳头握拢,咯吱发出响动。

指节泛白,几乎没有任何间隙,径直一拳砸去。

张建设想躲闪,可眼睁睁看着拳头越来越近,哪里躲的开。

咔嚓一声,鼻骨断裂。

张建设鬼叫,被这一拳给直接打懵。

韩东一拳头下去,暴戾接连升腾而起,揪住张建设衣领,一拳连着一拳。

他不考虑张建设是什么身份,他只知道对方是个畜生。

那台微型摄像机,让韩东猜到了对方要干嘛。

难以想象,假如自己再多来晚哪怕半个小时,夏梦怎么办?以她骄傲的性格,这种侮辱,估计会让她直接失去活下去的勇气。

不知道连打了几拳,在张建设叫声慢慢微弱,人如烂泥之后,韩东停了手。

身后,是两个傻眼的保镖,站在原地,完全不知所措。

他们哪想到韩东竟然胆大包天,连张建设都敢直接暴揍,加上过程又快,以至于他们都忘了上前拦阻。

“你,你……”

韩东不理两人,矮身把装死的张建设强行拉起。

并不粗壮的手臂,体重接近一百八的张建设却在他手中如轻若无物。

让人很难想象,这股匪夷所思的力道是出自韩东廋削的身体。

“你对她做了什么?”

张建设被一种让人恐惧到骨子发颤的气氛笼罩,下意识回答:“引,引水粉,一种特效安眠药,对人体无害。”

韩东松口气丢开了他,拿出开着录音的手机,咔嚓对着房间以及躺在床上的夏梦连拍了几张照片。

而后把死猪一样的张建设给拖了出去,砰然关上房门反锁。

他这么做,单纯的想让张建设投鼠忌器。

对方非礼夏梦在先,自己打人在后。

就算张建设这种地头蛇再如何厉害,也不敢轻举妄动。

没有必要韩东并不愿把事情给闹大,这里是临安,并非东阳。

行事如此不按常理出牌的人物,天知道他能做出什么来。

张建设如果聪明一些,就该息事宁人,各退一步。

当然,真要玩的话,韩东丝毫也不怕。

他当年在部队来临安跟当地警方合作过一段时间,接触过一个很投缘的老哥哥,叫谭靖宇。

现在,据说被调到了省厅任副厅,主管的就是刑事这块。

韩东倒不指望谭靖宇帮着自己仗势欺人,但有这层关系在,张建设妄想颠倒黑白,注定只能是痴人说梦。

第六章 一物降一物

外头,张建设满脸鲜血,狼狈被人从地上扶了起来。

“张总,要不要去医院?你放心,我已经叫人了,那小子离不开酒店……”

此刻最忐忑的是保镖,怕张建设嫌弃自己办事不利进而怪罪。

“你麻痹的废物!”

张建设嘴唇麻木,含糊不清的斥骂,一腔火气像是找到了宣泄口,连续踹了左手旁一个保镖好几脚。

他是个很聪明的人,不聪明也不会从一个小混混爬到如此程度。

那个年轻人刚才拍了照,并且录了音,如果他这边再扩大事态,于己不利。

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物,但看做事的手段跟痕迹,绝不寻常。

报仇,以后大把的时间,绝对不该是今天。

保安队长刘恒也在这时匆促赶来,走廊内瞬间汇聚了二十来人。

酒店张建设有股份,并且这里的保安人员全部都是张建设公司所提供。

换句话说,张建设就是这帮保安的主子。

如今主子出事,正是他们表忠心之时。

张建设越发烦躁,仅存的理智让他摆手赶人:“都他妈散了,不要报警。”

……

夏梦还未从大起大落的心态中反应过来,眼中恐惧残存。

就在刚才,有几个瞬间,她接近生无所恋。

情绪的冲击让委屈感瞬息涌上,刚止住的眼泪无声垂落。

从小到大,一切都顺风顺水。

而在临安市的短短几天,却经历了太多想都想不到的事情。

韩东哪见过她这种模样,心疼的不行,连忙走到了床前:“没事了……”

话没说完,不可避免的,眼睛有些发直。

她裙子被撕扯的快不成样子,半遮半掩的完美身体,恣意挥发着独属于她的女性魅力。

香味,以及那种晃眼的白,一切的一切,都让韩东浮想联翩。

“你,还看!”

夏梦见他眼睛发直,哪会不清楚他在想什么。

眼泪飞流而下的同时,声音结冰一般寒冷。

韩东正自沉迷其中难以自拔,女人无力的声音如巨锤一样敲击在了脑门上。

他迅速回神,拿薄被罩在了夏梦身上,探身扶着夏梦坐了起来。

过程中,被子几番滑落。

他深怕夏梦怀疑自己用心不善,如此简单的事情都把他给折腾的不轻。

夏梦是半点不想指望韩东,可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路走不动,门出不去,连整理衣服这种琐事,都吃力无比。

“转过去!”

夏梦看男人呆站着,不耐烦的吩咐。

韩东答应,背转了身体。

上次夏梦让他转身,用玻璃杯偷袭了他。

有过一次教训后,面对她要求,韩东还是升不起拒绝的心思。

应该不会这样了,她毕竟是没了力气。

况且自己救了她,怎么着也算是做了次英雄。

按照电视情节发展,夏梦该对他起好感才对。

胡思乱想之余,身后女人无意弄出的动静跟他心跳相合,像是有股子不可逆的力道,逼迫着韩东回头。

他拼命压制,才强行给忍住。

跟夏梦相逢于幼时,她完全就是自己的克星。

韩东到现在还清晰记得,第一次见面,夏梦扎着一个小马尾辫,唇红齿白。

年龄小,说话声音却清脆,条理分明。

他当时就觉得她特别的好看,连话也不敢接,不敢说。

要知道那时候的韩东无法无天,在小区一群孩子里面,就是头头一样的存在。

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就怕见到夏梦用那种骄傲的如同孔雀般的目光去注视他。

这种怕是本能,一物降一物,韩东感觉自己这辈子栽在她身上了。

可能过了十分钟,也可能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更有可能是药力已经慢慢挥发掉。

身后动静慢慢大了起来,夏梦像是整理好了衣服准备下床。

他听到惊呼,回头一个箭步架住了脚刚沾地,就差点摔倒的女人。

无巧不巧的,手臂穿过她腋下隔着两层衣物触碰到了那种让人打心眼里沉迷的柔软,下意识的,他动了动。

夏梦被药物所控,身体的感官被放大了数倍,惊呼:“你找死啊!”

韩东触电一样松开她,夏梦摇摇欲坠,又跌回了床上。

“对不起,对不起!”

夏梦无可奈何:“过来,扶我一下!”

韩东这才稳住,小心翼翼的用右手抓住她手臂,一同慢悠悠的往房间外赶。

出门,张建设那帮人已经离开了,整条走廊安静的一个人都没有。

无声的气氛,让韩东憋了一肚子话:“你以后注意点……今天万一出了事,我回去怎么跟爸交代!”

夏梦抬了抬眼皮:“你刚才拍照片干嘛!”

“我怕张建设挨揍后不肯善罢甘休,留着证据,他应该不敢乱来。”

夏梦嗤笑嘲讽:“你是怕张建设找你麻烦吧!等会把那些照片跟录音发给我。”

韩东猜到了她用意,忙道:“你别报警,一点用也没有。

录音跟照片不能作为直接的证据,他只要咬定是你因为想跟恒远合作,主动爬到他床上,警察也没办法。”

夏梦激动起来:“我就不信他能在临安市只手遮天!”

韩东嘟囔说:“你追究他,他肯定追究我今天动手的事。”

“你说什么?”

“没,我说咱们明天就回东阳吧。”

夏梦其实自己也知道,韩东说的都是真的,她就算报警也不能奈何张建设。

可就这么算了,她如何甘心。

一路沉默到外头,风一吹,夏梦精神状态略好了一些。

坐上车,黄莉刚刚启动准备开走,一个电话打进了夏梦手机,清脆的铃声响彻在车厢内。

韩东从后视镜里,注意到了夏梦一闪而过的犹豫,来电显示好像也没什么备注。

他感觉尤为不好,回头问道:“怎么不接?”

夏梦反呛:“我接不接电话跟你有什么关系!”

“邱玉平打来的吧!”

夏梦半点心虚没有:“是他又怎么样?”

韩东被怼的无言以对,觉得男人做到自己这份上,简直就是一只缩头乌龟。

老婆背着他联系前男友,他完全没有任何办法。

男人的直觉其实也特别准,从跟夏梦翻云覆雨之后。

韩东就察觉到自己这个老婆心里做了某种决定,很可能是决定这段婚姻是否继续的决定。

第七章 纹身

医院里,张建设鼻梁骨刚经过手术校正,脸上狰狞肿胀。

手下从外面赶了进来,低声耳语几句,是调查韩东的结果。

身份是夏梦的丈夫,上门女婿,军人家庭出身,本身也刚退伍没有多久。

这很寻常,不寻常的是临安市局的孙局长说谭靖宇打电话来过问了这件事。

谭靖宇这人可不简单,早几年在临安这边称得上家喻户晓,有名的缉毒英雄,说其是临安警方的代言人都不为过。

目前的职位十分特殊,是张建设平时想认识都没机会的那种人物。

理智上,他认为自己该把这件事暂时抛开,不再去招惹韩东这人。

可鼻子锥心的痛苦,又让张建设满心的不爽,需要发泄。

稍稍思索,一计顿生。

振威押运主要的业务范围是银行业务,跟东阳那边的泰丰银行合作紧密。

他在两天前还跟临安泰丰银行的区域负责人吃饭,相信只要自己发话,对方必须得给面子。

以省会城市区域负责人往东阳那边施加压力,他就不信,一个小小的振威还能不被自己给捏到手心里。

届时,夏梦肯定会乖乖的过来求和。

便是被打成这样,他对夏梦的惦记也还未能消除。

越想越是一举数得的事儿,张建设禁不住嘿嘿冷笑。

……

韩东并没太把张建设放在心上。

回到酒店,他确定夏梦没什么事情后,洗了个澡准备休息。

可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除了对未来特别看不清楚,还有就是来自于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邱玉平所带给他的压力。

比起邱玉平,他有什么?

对方身家亿万,知名的科技集团CEO,多金潇洒,名声干净。

他呢?

所有银行卡加在一起的存款也不超过一千元。

自己一个人倒也罢了,关键家里父亲身体还处在修养期,每周都需要固定去医院检查,需要各种营养费用。

不怕人笑话,韩东自己戒烟戒酒,不社交,连衣服也很少去买,上班靠步行,每个月罕少有用钱的地方。

旦凡有点余钱,全部给他父亲送了过去。

可钱从来都不是省出来的,他近期对此理解的尤为深刻。

想到父亲,愧疚感不禁涌上。

父亲韩岳山的梦想是让他在部队里出人头地,为此宁愿不顾脸面的去找关系托关系。

韩东懂他的部队情节,因为在韩东很小的时候他母亲就因故过世,父亲是不得已从部队退伍回来照顾他的。

自己的身上,也同时寄托着父亲的希望。

但结果特别无奈,韩东几乎算是灰溜溜的从部队退役,连退伍补助金都没申请到。

算算时间,后天又是韩岳山去医院复查的日子。

长辈因为种种原因不好意思找小辈开口要钱,韩东又怎么可能会让他开这个口。

特别明摆着的事实,因为治病,两父子房子都卖了,负债累累。

父亲眼下又不可能出去赚钱,自己不拿钱出来,他能找谁去拿。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想到这,更无睡意。

索性从床上坐了起来,翻手机通讯录。

他最讨厌的就是借钱,现实逼得他不得不去借钱。

为了父亲,脸面又值什么?

翻了几遍,他打通了郑文卓的电话。

退役时间很短,除了部队里的朋友,在东阳市,也就只跟郑文卓关系最铁。

听了韩东来意,郑文卓语带不爽:“东哥,咱们俩谈什么借,你再这么客气我真生气了。

明儿我就去你家里给伯父送钱,需要多少你说。”

“三千吧,太离谱我爸肯定琢磨这钱怎么来的。”

郑文卓随口答应说没问题,而后旧话重提:“东哥,我看你这么着不行。

上次跟你说的事还记得吧,等你回东阳打个电话给我,兄弟找你帮点小忙,你也能顺道赚点外快。”

“我现在工作辞不掉……”

“没事,你辛苦点,当做兼职了。”

韩东知道他是故意这么说照顾自己面子,暗自把人情记在了心里。

刚挂断电话,微信震了一下,是郑文卓悄无声息的转了几千块钱过来,附有留言:“东哥,就别在兄弟面前强撑着了,我了解你,你也了解我。

什么时候宽绰了再还。”

韩东无奈点了确认收款,回复谢了。

并不是第一次欠郑文卓,回东阳后,他很少出去玩过。

每次,都是被郑文卓强行拉着去,每次也都是郑文卓付账。

不以贫困而贬低,不以富贵而相忘,这就是朋友。

钱的问题解决,他少了一大桩心病,困意涌来,总算是睡了过去。

次日一早。

韩东被敲门声吵醒,揉了揉眼睛,只穿着背心短裤就上前开了门。

是黄莉,告诉他说夏梦现在就打算回东阳,让他准备收拾一下。

韩东答应一声要去洗漱。

夏梦遇到张建设这事,估计是对临安这个城市比自己还要厌恶,急着离开也是情有可原。

“东哥,你背上纹的什么?”

黄莉在韩东转身瞬间,从他后颈部位,隐约看到了一条动物尾巴,像是纹身的痕迹,不禁好奇问了出来。

韩东打了个哈欠,头也不回:“你猜!”

黄莉跺了下脚:“我哪猜的到。”

韩东对这小秘书很有好感,人单纯,善良,热情。

笑了笑含糊回答:“青龙嘛,男人都喜欢的图案,还能是什么。”

纹身自然不是青龙,而是夏梦见到过的那条狰狞眼镜蛇。

蛇头在左肩偏下位置,整条属浮纹,常人想也不敢想的那种纹身方式,入肉三分。

这是韩东两年前在境外做卧底任务时不得不纹上去的,本来想着退役后有时间去医院洗掉。

拖着拖着,一直也没去上。

……

洗漱后,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就简单的几件衣服而已。

塞进包里,提前下去买了些早餐。

刚走到夏梦门前,听到她似乎在通电话,并且是压着愤怒。

“张建设,我来找你谈生意,是完全抱着诚意来的,你看不上振威这种小企业,大可以不见我。

可你竟然用下药这种卑劣的手段……”

“夏总,你说什么呢?你的目的无非是想跟恒远签署长期合作协议,这样,你现在来医院见我面谈,我什么都同意,就算你再增加一些额外的条件也好商量。”

“我现在对合作已经没兴趣了。”

张建设漫不经心道:“都是朋友,夏总何必这么绝情。

让泰丰的江行长知道你脾气这么大,对你们也不好吧!”

江行长,夏梦知道他指的是江桐林,也就是泰丰银行在东阳三区的总经理。

“你什么意思?”

“这么说吧,只要我一句话,振威押运这块跟泰丰的所有合作都会停掉,你信不信?”

夏梦雪白的牙齿几乎咬碎:“你大可以试试。”

张建设成竹在胸,笑的诡异:“言尽于此,来或不来全看夏总的意思。

另外,帮我带句话给你老公,年轻人,火气别这么大,很容易烧到自己……”

夏梦再听不进去,重重摁了挂断。

前所未有的愤怒,让她后悔接触上了张建设。

狗皮膏药一般,她都放弃合作了,对方还死咬着不放,说他无赖都太过抬举。

他当自己是什么人?

别说用这种手段胁迫,就算是拿枪指在头上,她夏梦该不妥协一样不会妥协。

烦闷间,她听到韩东在外头打招呼。

第八章 小姨子的恶趣味

夏梦吃枪药一般,上前拉开门不耐烦道:“干什么。”

“早餐!”

韩东被她忽然爆发弄的愣了愣,然后才扬了扬手臂。

“自己一边吃去,我没胃口。”

驱赶乞丐一般,她直接就要关门。

韩东火气腾的上来了:“爱吃不吃!”

夏梦最讨厌的就是他这副明明没什么本事,脾气还不小的德行,刺道:“我可领不了你的好意,谁知道里面会不会跟张建设一样,也下了药……”

啪!

韩东不等她说完,松开了手里早餐,豆浆汁水四溅,让夏梦连忙躲闪惊呼:“你神经病。”

韩东心口堵的不行,夏梦之前对他不是这种态度。

现在之所以如此,肯定还是因为那晚两人的结合。

趁人之危是不对,可他妈又不单单是一个人的原因。

夏梦只顾酒后耍疯,有没有想过他喝了多少酒。

她那些个狗眼看人低的表弟表哥们一个劲的灌他,他完全是看夏梦的面子才没中途离席的。

就这,还忍着醉意,把夏梦完完整整的送到了酒店。

没想怎么着她,可自己老婆醉后喊的却是别的男人名字,谁受得了。

“不好意思,手滑。

你找服务员收拾一下,我去开车。”

韩东硬邦邦的解释一句,大步离开。

夏梦定定看着他背影,昨晚开始,她就觉得韩东这人跟以往有些不同,让人陌生。

但旋即,这感觉自动散掉。

陌生不陌生都没关系,她已经决定回东阳后找自己老妈商量一下跟韩东离婚的事情。

以前,她觉得韩东没什么威胁,不影响她正常生活,可韩东现在突破了她底线。

关系的更进一步不是让她认命接受韩东这个老公,而是更强烈的抵触和反弹。

要不要跟邱玉平再续前缘她不愿现在去想,但要不要跟韩东离婚,她很确定。

……

临安到东阳的距离大约一百五十公里,正常车速的话也就两三个小时。

路上,韩东开车,黄莉坐在副驾驶,夏梦一个人在后排。

上午九点钟出发的,十一点左右,便进入了东阳收费站。

江北省是全国经济发展排名前几的大省,不说临安那种大城市繁荣几何,就夏梦跟韩东的故乡东阳也无限接近很多准一线城市。

道路蛛网一般,崭新,平坦,宽阔,高架密布。

韩东轻车熟路往家里方向赶,路过一个公交站牌的时候却听夏梦冷言要求停车。

他心胸宽阔,短短时间就调节好了自己,回头道:“怎么了?”

“自己打车先回家,我跟小莉去公司有点事情要处理。”

韩东见她满脸的嫌弃,郁闷不已。

看样子夏梦是一秒钟都不愿意跟他多呆,这才刚到东阳,就迫不及待的赶人。

只无可奈何,车子毕竟是夏梦的,他只好下去等公交。

转了三趟车,又步行了差不多一公里,他才算是到了家门口,天和苑别墅群。

身体的疲乏远比不上心里。

他是那种还算骄傲的性格,很悲催的是。

在夏家,骄傲被一点一点的抹掉。

夏家的位置在B区第六栋,进大门后没多久就遥遥在望。

接近中午,路上又不少老头老太太在附近凉荫处遛弯,也有保姆刚买菜从外头回来。

见到韩东,这些人不免都多看了几眼,背地里一些没出息,上门女婿,钱……等等敏感词,不经意就能飘进韩东耳朵。

他听多了之后,不禁会想自己是不是刨了这些人祖坟。

不然自己做人女婿,关他们什么事儿?咸吃萝卜淡操心。

想着,他加快脚步,到了别墅院落。

正要拿钥匙去开客厅大门,注意到车库方向小姨子那辆跟夏梦同款的宝马在。

两辆车当时是小姨子夏明明跟夏梦一块买的,一辆红色,一辆白色。

夏明明在东阳电视台工作,职业是主持人。

平时商业活动以及各种广告,让他除了做本职工作外还频繁出差,大忙人一个。

韩东跟夏梦结婚了好几个月,也没见过她几面。

不过她在不在家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这个小姨子接触虽少,可跟岳母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性格。

嘴巴刁钻,说话不留情面,强势泼辣。

如果说夏梦冷的像块冰,那夏明明就是一团火,轻而易举的能把人给烧伤。

韩东印象最深的就是他跟夏梦刚结婚,一家人在一起吃饭之时,夏明明自来熟一般的第一句话就是:“姐夫,你说你要钱没钱,要人没人,怎么把我姐追到手的。”

那种像是开玩笑,又像是心直口快的口气,让韩东当时就想找个地缝。

想着,他打开了门,客厅内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

连岳母那条宠物犬都不在,算算时间,应该是被保姆给抱着体检去了。

他的卧室在三楼,跟夏梦的紧挨着,两人感情冷淡分居在家里也不是秘密。

开始夏龙江还打听是不是闹矛盾了,后来没办法下,也不管了。

路过二楼之时,韩东隐约觉得有什么声音。

如猫儿一样,撩的人心里七上八下,似乎是小姨子房间传来的。

他心脏猛跳,本能往前挪动了几步。

说起来夏明明脾气虽然臭,却也是个实打实的美女,素来有东阳卫视当家花旦的称呼,***上粉丝数百万。

韩东明知道不该对她有什么想法,可热血方刚的他压根抑不住。

尤其是夏明明特喜欢穿热裤,露着一双大长腿在他面前招摇过市的时候,他没少偷偷看过……

到近前,声音越发清晰,小姨子房间里分明有男人。

她把男朋友带回家了?

正胡思乱想,突闻房间里夏明明呼救声响了起来。

“救命,啊,干嘛!!”

声音紧促,断断续续。

紧接着又有陌生男性的声音:“臭贱人,今天你叫破嗓子也没用。

”然后是更加沉重的呼吸声,跟诡秘的动静。

韩东咯噔一下,别是出事了。

紧走两步,不假思索一脚踹在了门上。

砰的巨响,卧室门哪经得住韩东力道,骤然打开。

而入目的一切,让要往里闯的韩东,一时间立定在了原地。

夏明明穿着护士服,被撕的乱七八糟,难以遮体。

刺眼的灯光之下,肌肤白的几乎盖过了护士服……

衣服实在是太惨,扣子全散,胸口颤颤巍巍裸露在空气之中。

上门女婿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上门女婿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上门女婿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