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萌妻别跑总裁拥入怀)在线阅读完整版《萌妻别跑总裁拥入怀》

2019-06-11 20:55:23来源:zsy作者:大土豪

《萌妻别跑总裁拥入怀》大土豪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别过来,你想干嘛!”她想要逃,却被他紧紧抓住。他,是尊贵名门,掌握世界经济命脉的帝国总裁。传闻他杀戮果断、嗜血孤傲、不近女色,可只有她才知道,他有多么的无赖。宠妻总裁上线,百分百甜!

(萌妻别跑总裁拥入怀)在线阅读完整版《萌妻别跑总裁拥入怀》

慕初笛霍骁小说萌妻别跑总裁拥入怀推荐章节

第4章 就算是女朋友,又怎样

慕初笛怔怔的抬起头,仿佛从来不认识他一般的看着他。

-----------------------------------

池南果然说到做到,虽然他还是如同一个模范男友一样,按时接送她去学校处理毕业事宜,在人前依然和她甜蜜恩爱。

可是一转身,他就会嫌恶的松开她的手,甚至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慕初笛面对这样的冷暴力,毫无办法,她想跟他分手,好过现在这样彼此伤害,可是池南却执意不肯。

接下来的大半个月,慕初笛都暂时借住在大学同学,也是她最好的朋友夏冉冉家闲置的房子里,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家一次。

又是一个噩梦缠身的深夜,慕初笛被手机震醒,打开一看,原来是池南在声色场所玩到深夜后,凌晨发短信给她:“明晚我堂姐生日,有个宴会,记得打扮一下。”

慕初笛叹了一口气,他们是怎么走到这么生疏漠然的地步?

第二天晚上,池南果然按时过来接她。

慕初笛长发稍微盘起,耳边垂着几缕碎发,穿着一套浅绿色的小礼服,配着白皙姣美的脸蛋,不过分扎眼,却恰到好处的柔美清新。

池南眼中闪过一丝惊艳,然后又浮起浓浓的厌憎。

池南的表姐是A城首屈一指的豪门的顾氏大小姐,顾氏夫妇不仅出身名流,夫妻俩都是世界级研究所聘请的名誉指导教授,毕生醉心于科研事业,膝下只有一个独女顾曼宁。

而让顾曼宁真正名扬A城的,却是她跟霍家继承人霍骁传出的订婚消息。

即使是顾家这样的家世,能成为霍家未来的少奶奶,还是高攀了。

慕初笛挽着池南进了别墅,顶层的宴会厅之中,精致的琉璃灯折射出迷人的光辉,洋洋洒洒落在了精致的餐点,跟来来往往的人身上。

现场已经到来了不少男男女女,彼此嬉笑交流。

会场内,一道高傲的身姿傲然而立,顾曼宁穿着蓝色的鱼尾长裙,露出白皙骨感的美背,妆容精致美艳,十分享受周围传来的惊艳目光,迈开优雅的步伐,与朋友们浅笑攀谈。

她身边是闺蜜康瓷儿,同样也是名媛圈里的风云人物,容貌清纯,身段却前凸后翘异常妖冶,吸引了不少目光,原本漫不经心的眼神在瞥见门口的池南后,瞬间一亮。

“宁宁,是池少诶!”

顾曼宁顺着她的目光望了过去,不置可否的微微一笑:“怎么,还对我堂弟贼心不死呢?没看见人家带着女伴么?”

“哼,女伴而已……就算是女朋友,又能怎样?”

康瓷儿在她耳边附耳说了几句,两人随即笑着亲密的打趣,一边款款走了过来。

“小南,来的刚刚好。

”顾曼宁笑个不停,指着康瓷儿对池南说:“瓷儿刚才说,她新买了颗月光宝石,据说夜色下特别美,想邀请你跟她去看看呢。”

康瓷儿也跟着娇柔一笑,朝池南眨眨眼。

往常她不是没有借着开玩笑挑逗池南,可池南通常不屑一顾,或者假装听不懂。

然而今天的池南却从善如流的浅笑垂眸,口吻轻松:“再美的宝石,能比得上堂姐夫送的那块据说拍卖了十八个亿的‘天空之吻’?”

上个月,闻名世界的蓝宝石项链“天空之吻”被霍氏拍下来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顾曼宁,今晚正垂在她的胸前,异常的璀璨耀眼。

顾曼宁甜蜜羞涩的一笑,又有些不满的看了看门口:“他还没到呢,眼看着就要跳开场舞了。”

池南将胳膊抽了出来,对被当成空气晾在一边的慕初笛冷声道:“你呆在这里不要乱动,我过去一下。”

慕初笛沉默片刻,垂眸:“好。”

康瓷儿意外跟顾曼宁对视一眼,随即欢快的上前亲密挽住池南,两人相携离去。

慕初笛抬眸,望着两人璧人般的背影,眼眸掠过一丝痛楚。

“你是小南的女朋友?看起来挺眼熟……”顾曼宁倨傲的抬起下巴,扫了眼垂首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慕初笛,不紧不慢的说道。

如果对方一口承认的话,那她就不得不提点她几句,以她的身份,是配不上池家的。

慕初笛收回视线,转过脸望了她一眼,想了想笑道:“我只是池少的女伴。”

她转过脸的瞬间,竟然令顾曼宁呆了呆。

一张素白干净的脸上,只有淡淡的妆容稍作点缀,眉眼精致如画,一头长直的发丝用一根白玉发簪稍稍挽上,简单,又不失优雅大方,贵气,又不乏青春活力。

纵使她是一个女人,也忍不住看晃了神。

她真的很美!

五官绝美精致,身上还有别具一格的清贵气质,尤其夺人眼球。

顾曼宁顿时眼中闪过不适和嫉妒,随即释然。

长得再好看又如何?出身卑贱,照样无法进入她们的圈子,最多成为富人玩弄的工具罢了!识趣就好。

她敷衍的点点头,随即转身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慕初笛则按下心中的酸痛,取了杯饮料,百无聊赖的躲在角落里,打量着华美的装饰发起呆来。

这个琉璃灯……好眼熟啊。

慕初笛的目光倏地被一盏盏精致雕琢的琉璃灯吸引了,心中掠过异样。

怎么会这样眼熟呢?这些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定制装饰品,自己到底从哪里见过?

正当她准备走过去看清楚时,突然停电了!

别墅瞬间一片漆黑。

先是极致的安静,然后便是骚动和尖叫。

原本在露台角落里意乱情迷与康瓷儿拥吻的池南突然顿住,抬起头蹙眉望向大厅,却什么也看不见。

停电了。

他知道慕初笛怕黑,甚至算得上黑暗恐惧症,第一次约会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她惧怕黑暗,结果整场电影,她都紧紧的绞着双手,闭着眼睛发抖。

思绪瞬间飘远,他下意识的放开康瓷儿,想要迈步去大厅找她。

她现在一定很害怕。

然而不等他迈出脚,一双柔若无骨的手紧紧攀住了他的肩膀,康瓷儿娇声道:“池少,回我的房间继续吧。”

她跟顾曼宁是闺蜜,顾家别墅里长期留着她的房间。

身为男人,池南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我的女伴还在里面。

”他烦躁的皱起了眉,竟然没有马上拒绝。

康瓷儿根本没想那么多,吃吃的笑着,方才那个女人虽然很美,但是谁都可以看出池少身上散发出的冷漠,否则她也没有这么轻易得手。

“等会随便找个女仆带话让她先回去好了。

”她不假思索的回答,脑袋埋进男人坚挺的胸膛上。

池南眼眸依然望着大厅,脑中却无可遏止的闪过慕初笛那日颈上青紫暧昧痕迹,心中一阵钝痛,倏地苦涩一笑,虽然在黑暗中看不见。

“好啊。”

*

停电了,还是跳闸了?

慕初笛在黑暗降临的一瞬间惊恐的抱紧了自己,身子不自觉的微微发抖。

她努力的咬住下唇,忍住即将脱出口的尖叫!

场中蓦地变得喧哗,耳边充斥着男男女女的调笑抑或者惊呼,但是能听得出来,大多数人都没有感到害怕,只是觉得格外刺激和新奇而已。

池南在哪里?

慕初笛眼睛慌乱的四处巡视,可是什么也看不见,她只能接收到一片漆黑!

第5章 不记得我了?

惊恐和慌乱令她迅速收回了无谓的寻找念头,努力的睁大眼寻找建筑物的轮廓,然后推开人群朝门口走去。

出去就好了,她在心里安慰自己。

门口离大厅虽然稍远,但是清冷的笼罩着一片月光。

慕初笛心跳的飞快,按照记忆和隐隐的轮廓朝门口快步走去,一路上不知道撞到了多少人,幸好此刻周围一片漆黑,谁也看不清是谁。

就在她提着裙子,离那片朦胧的月辉越来越近的时候,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脚下一个趔趄,身子猝不及防地向前栽去,却适时落入一个火热而有力的陌生怀抱,纤腰也被牢牢扣住。

“啊——”慕初笛本来就心慌意乱,忍不住轻呼出声。

而怀抱的主人,原本要将她推开的大掌突然一顿。

慕初笛涨红了脸,凭借着对方在她头顶的呼吸和宽阔结实的胸膛,她断定这一定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先生,抱歉,我是被绊倒的。”

她轻声细语的朝他道歉,试图推开他自己站稳。

却没想到,对方却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钢铁般的手臂反而箍紧了她的腰肢,另一只手则抬起,覆上了她的脸庞,将她的下巴勾了起来。

“是你?”男人好听的声音响起,低沉磁性、带着微微的鼻音,仿佛一道电流,窜过慕初笛的神经。

“你说什么?……快放开我。”

铺天盖地的夜中,她到底还是遏制不住心中对黑暗的惧怕,身子愈发抖了起来,根本无暇顾及男人说了什么。

话音未落,一片火热便覆住了她的唇。

慕初笛蓦地瞪大了眼睛,拼命挣扎了起来。

她的脸倏地炸红,头用力的偏开,却依然逃不过对方捕猎般精准的出击,呼喊声被吞没在唇齿间。

并且清晰的感受到,对方身下瞬间起了反应。

霍骁眼中闪过一丝懊恼和紧绷。

他的身体却那么挑剔,偏偏只对这个女人反应热烈。

只一靠近她,想要占有她的欲望,就像烈火一样,几乎要将他的理智燃尽。

可别的女人,偏偏不行。

向他投怀送抱的女人犹如过江之卿,他却连触碰都不耐。

慕初笛急坏了,小手急急忙忙地抵在了他的胸口,用力地推拒,却反倒更引起了他征服的野心。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松开她已然红肿的唇瓣,优雅的垂下眼眸,在她耳边冷然开口,仿佛不带半分情欲,那样残忍:

“想起来了吗?西弗莱小姐。”

慕初笛被这个吻吻得有些懵了,怔怔地膛目,混沌的脑袋瞬间清醒!

她身子猛地一抖,脸色苍白,仰起头看着隐藏在漆黑空气中的男人,脱口而出:

“是你?!”

那一晚是她最无法面对的记忆。

其实算下来,她甚至还得好好感谢眼前这个人,至少跟他一夜情,也比被那个肥胖恶心的副导演占有好太多。

可是她无法接受,自己原本计划好的人生,池南,却因此离自己越来越远。

同样的,霍骁也想起了那难忘的一夜。

他目光幽暗,抚上了她柔软的腰肢。

“那天是一场意外,总之如果给您带来了麻烦……实在是对不起……。

”她颤抖着开口,语气急切。

“希望先生能快点忘掉——我已经忘掉了!”

随着话音,眼泪大颗大颗的划落,掉在男人扶在她腰间的手上。

仿佛是被眼泪的温度给灼烧到了,男人不自觉松了松手。

就在这一瞬间,慕初笛狠狠的推开了他,竟然暂时忘记了对黑夜的恐惧,提着裙子大步的朝门口跑了出去。

借着月色的朦胧,她一阵飞奔,终于在街道的拐角处停了下来,蹲下身子抱住自己。

第6章 很快就会属于她的

就在慕初笛逃离后的十几秒后,忽然,整个别墅的璀璨灯光瞬间亮起,映的房间宛如白昼,众人都发出了欢呼。

然而欢呼声,却在看到门口的男人时戛然而止。

那是一个绝不容忽视的男人,摄人心魄的容颜,冷峻的五官,深邃的轮廓,精致俊美的惊人!尽管看来很年轻,然而骨子里却散发出来的帝王气度,傲慢凌锐,浑然天成。

极为狭长的眼梢,让那眼睛平添了几分夺人心魄的味道,越发显得那双凤眼深邃迷人。

几乎所有人,都重重的吸了一口气。

虽然在场大多数人都在各种渠道上见过他的照片,却没想到,本人比电视杂志上还要闪耀!俊美无俦!不知夺走了在场多少人的魂魄。

无数的名媛眼睛都舍不得眨,心脏怦怦直跳。

“骁……你终于来了。”

安静的空气中,顾曼宁惊喜的呼出声,随即提着裙摆如同公主般从台上走下,快步走到霍骁面前,痴迷的仰头看着他。

这个男人,手中握着霍氏至高的生杀大权,他是霍氏财阀的少董,是霍氏帝国首席执行官,也是霍家大少爷霍骁,同时,亦是她的未婚夫。

他们虽还未举行婚礼,然而她却已是名正言顺的霍家少奶奶,未来这婚礼,也势必盛大豪华,轰动世纪。

眼角收到来自四面八方嫉恨的目光,顾曼宁心中荡漾着喜悦,娇滴滴的软语埋怨:“怎么迟到了呀,人家等你等了好久……不过,我好喜欢你的礼物。”

她按了按胸前璀璨的“天空之吻”。

霍骁俊美如神祗,犹如鬼斧神工精心雕刻的俊脸,此刻却无比紧绷,尤其是那一双深邃的眼睛,仿佛一泓深渊,勾起淡淡的笑容:

“喜欢就好,生日快乐。”

顾曼宁怔了怔,她明显的感觉到,今天的霍骁,似乎心情十分欠佳。

还在因为那次的事情生气吗?她心中一阵紧张。

而人群也逐渐收回了看着这边的视线,寒暄玩闹起来。

毕竟一直盯着这位神秘莫测的霍家继承人看,并不礼貌,谁也不甘心在这些小事上存在得罪霍家的可能。

果不其然,霍骁淡淡道:“公司还有事需要处理,你跟你的朋友们好好玩吧,大家尽兴。”

说罢,微微颔首,随即利落的转身离开。

顾曼宁下意识想要追上去,却被他身后的特助优雅的拦住,在她耳边说了什么。

直到那个男人高大的背影失去踪迹,顾曼宁还呆呆站在原地,紧咬着下唇。

她心中一阵刺痛,却不得不勉强抬起笑转身继续招呼客人。

“今天霍氏有个极重要的会议,所以他匆匆赶来看我一眼,这不,又得回去开会了。”

娇柔而甜美的声音响起,恰到好处的解释了方才的一幕。

众人恍然大悟,虽然好些人心中都有疑惑,但是谁也不敢说什么,霍骁能亲自前来,已然证实了顾曼宁在他心中的地位。

顾家,从此就要一飞冲天了。

音乐响起。

顾曼宁银牙紧咬,将自己的小手交到了顾家方才紧急为她安排的男伴手中,跳完了这只她本以为最值得纪念的十八岁生日晚宴开场舞。

要有耐心,顾曼宁压抑住内心的风暴,告诫自己。

他迟早都会属于你,完完全全。

第7章 婚期如期举行

“慕初笛,十九岁,慕家养女,刚从A城电影学院毕业,家里经商,开着一家小公司,从大一开始跟池家二少谈恋爱至今,那天在西弗莱酒店本来送来的是另外一个清白的女孩,却没想到被她误打误撞赶上了。”

霍氏集团的二十八层落地窗前,首席特助乔安娜手持文件,正进行汇报。

汇报的对象,正是霍氏的唯一继承人,总裁霍骁。

乔安娜看了看总裁的莫测的神色,犹豫着补充道:“根据慕小姐的通话记录和后续调查,她会出现在西弗莱,其实是被她的养母骗去给一个副导演潜规则的。

”语气中不由带了一丝怜悯。

周围温度骤降。

椅子上闭眼坐着的男人蓦地睁开眼睛,脸庞俊美无俦,眸光却清冷到令人心悸。

乔安娜看着总裁凤目里陡然冷凝的模样,背上冒出涔涔寒意,暗暗后悔自己的多嘴。

然而,良久,霍骁才淡淡的应了一声:“知道了,下去吧。”

乔安娜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专门派人去调查这位慕小姐这么多,就仅仅是调查吗?

然而她习惯了服从boss的指令,所以未加犹豫,微微鞠躬,便退了出去。

等她走后,霍骁起身站在窗前,若有所思的望着外面,蹙起了眉。

记忆犹然倒回,依稀记得那一晚,他身下那个娇柔纤细的少女,被迫着承受他的所有,美好得恍若一场梦。

在她的身上,他完全不受掌控,竟有些迷恋这种滋味。

然而事后,她竟然毫不犹豫的趁他睡着跑掉,令人意外。

他向来冷情冷性,从未遇见过这样不受控制的滋味,所以即使还清晰记得那种汹涌的刺激,却压抑着欲望,并没有派人找她。

可没有想到,黑暗中仅仅一个拥抱,一声惊呼,当她软绵绵的身子落入怀抱时,他却瞬间将她记了起来,身体对她的需要也那样的清晰明显。

可她却说,她已经忘记了。

霍骁唇角清冷的笑意蓦然僵了住,闪过一丝恼怒。

那张俊美如神明的脸庞掠过一丝复杂,手上仿佛还留着她滚烫眼泪的温度,良久才冷冷一笑:

“已经忘掉了?”他回身,淡淡垂眸,漫不经心的扫过桌上那份档案的照片。

照片上的少女眉目清纯美丽,长发飞散,她弯眼看着镜头,笑靥如花。

霍骁脸色紧绷,一时如沉冰霜。

他伸手按了座机上的一个号码。

“两小时后,把苏蕴云带去西弗莱。”

他不信,只有那个青涩至极的少女,能让他品尝到蚀骨的欢愉。

*

晚宴匆匆逃离后,慕初笛自己失魂落魄的打车回家,池南直到第二天才发来消息,说昨晚喝多了,所以被人扶去客房休息了。

慕初笛握着手机良久,才回了一个字:嗯。

而池南收到这条信息后,泡在浴缸里,烦躁的蹙眉。

他跟康瓷儿酒后确实发生了关系。

可也正是这场意料之外的一夜情,却让他突然意识到,除了慕初笛,面对其他人,他都无法提起激情,纯粹应付了事。

虽然康瓷儿娇羞满面的依偎在他怀里,但是他脑海里,眼前闪过的,全是慕初笛的容颜,微笑的、哭泣的、甜蜜的。

他心里刺痛,把玩了一会手机,将之前删掉的照片一一恢复,看了很久,又打开了消息栏。

“小笛,订婚如期举行。

。”

翌日,慕初笛接到家里来的电话。

慕父回来了。

第8章 怀孕了?

她提着包,回到了慕家。

慕初笛咬咬牙,决定今天要将杨雅兰和慕姗姗设下的毒计通通说出来,让向来公平严明的慕父为她主持公道。

然而刚进家门,迎接她的就是慕父温和慈爱的拥抱,嘘寒问暖后,看着慕父回到家后气氛的亲切和乐,慕初笛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目睹这一幕的杨雅兰则给慕姗姗递了个安心的眼神,她早已料到,一向孝顺无比的慕初笛,根本不忍心告诉慕父这件事。

“小笛,池南早上已经给我打电话了。

”慕父欣慰的摸了摸养女的头。

“你们能早点定下来,爸爸也放心了。

只是池家提出的订婚时间是两周后,会不会有点仓促?”

“什么?”慕姗姗惊声尖叫起来,不可置信。

“池南哥哥还是要跟她订婚?这不可能!”

明明,明明池南亲眼目睹了她那副样子啊!

慕父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蹙眉:“有什么不可能的?池南跟你姐姐谈了三年恋爱,今年正好毕业,也是该两家确定关系的时候了。”

慕姗姗语塞,气急败坏的瞪了慕初笛一眼。

杨雅兰的脸色也极难看,但是毫无办法。

晚上,饭桌上,慕初笛刚坐下,抬眼望向桌上的烧好的红烧肉时,突然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唔——”

忍无可忍,她在大家惊愕的目光下捂住唇,推开房间,冲进洗手间拉开马桶,蹲下去,干呕起来。

“大小姐,你没事吧”佣人闻声,匆匆赶过来,给她拍背。

动静太大,连慕姗姗也推门进来了,见到她这副样子,她嫌恶的捂住鼻,狐疑的问:“慕初笛,你又在搞什么鬼?”

慕初笛头晕目眩,只伸手冲了马桶,无力的起身,刚坐下,结果胃里又是一阵难受。

连慕睿都忍不住站起来:“小笛,爸爸送你去医院吧。”

原本还在腹诽的杨雅兰正想开口阻止他这么小题大做,却不经意的掠过慕初笛苍白的小脸,脑中忽然灵光一闪,失声惊呼:

“你不会是怀孕了吧?”

……

在座的所有人,脸色都精彩起来。

*

医院。

一开始,慕睿执意要挂肠胃科,直到医生神色莫名的让他转妇产科时,他才沉下脸,一言不发的带慕初笛去检测。

测试结果:阳性。

是否怀孕:是。

检验的最后结论,像是一记重锤砸下来。

从医院回来后,慕家的大厅内,慕父冷着脸,坐在主位上审问茫然无措站在面前的慕初笛。

“你说孩子不是池南的,那你说,这孩子到底是谁的”他厉声质问。

“我……不知道。

”慕初笛的声音颤抖,细弱到仿佛飘在空中。

“不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慕睿怒不可遏,啪一声,手掌拍在椅子扶手上,“我再问一遍,这孩子到底是谁的!”

“爸,您先别激动。

”慕姗姗幽幽的劝道,语气很痛心:“原来姐姐私底下这么乱来,竟然连怀孕了孩子的爸爸是谁都不知道。”

慕初笛攥紧拳头,眼神冰冷入骨的看向她。

“你瞪我看什么?难道我说错了吗?咱们慕家还从没出过这么丢人的事呢。

”慕姗姗幸灾乐祸的说道。

“够了!”慕睿仿佛老了十几岁,按住额头,深吸一口气,“你长大了,爸爸管不了了。”

慕初笛鼻子一酸,张了张口。

“既然你不愿意说孩子到底是谁的,那就把这个孩子,立刻给我拿掉!这件事只有我们家里的人知道,池南那边……过段时间我会亲自上门道歉,找个理由取消婚约。”

慕父的威严中带着疲惫,语气却不容置喙。

慕初笛闻言一怔,将手放在小腹上,痛苦的闭上了眸子。

那个无比清晰的噩梦又浮现在她眼前,还有男人精壮的身躯,在她耳边低低的浅语:西弗莱小姐?

她配不上池南了。

她蓦地睁开眼,咬牙点了点头。

萌妻别跑总裁拥入怀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萌妻别跑总裁拥入怀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萌妻别跑总裁拥入怀全部精彩内容

上一篇: (上门女婿)在线阅读完整版《上门女婿》 下一篇: 最后一篇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