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在线阅读完整版《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2019-06-11 20:58:45来源:zsy作者:春燕南归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春燕南归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小三,婚变,阴谋,屈辱……我被渣夫算计,小三,婆婆联手上阵……他出身豪门世家,商业巨头,腹黑凌厉,却执我之手,开启了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恨情仇……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在线阅读完整版《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余依许越小说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推荐章节

第四章我们离婚吧(卷一)

“依依,对不起。

”我刚在沙发上坐下来,正在低头抽着烟的沈梦辰突然抬起了头来:“我们已经没有感情了,离婚吧。”

一句‘离婚’震得我魂飞魄散。

如果说今天,他能说声爱我,能告诉我他与赵蔓云之间只是逢场作戏,他会马上与赵蔓云划清关系,然后求我给他一次机会。

仍在深爱着他的我,哪怕是他搞大了别的女人肚子,也会愿意给他一次机会的,毕竟,我们有感情基础,还有了女儿妮妮。

可现实就是这么的残忍!

“依依,你骂我卑鄙也好,自私也罢,我和蔓云现在已经有孩子了,这是事实,我要对她负责,对不起!”沈梦辰没有迟疑,继续这样说道。

犹如一记铁拳击在我的胸口,痛得我无法呼吸,“梦辰,你就这样残忍地背叛了我和我们的女儿吗?我才是你的妻子啊。”

“依依,好好想想吧,我们之间早就没有爱情了,离婚吧,对谁都好。

”沈梦辰加重了语气,完全没有愧疚,脸上竟然有了不耐烦之色。

我目瞪口呆!

对了,那个赵蔓云,我想起来了,有次,沈梦辰带我去参加他们单位举办的联欢晚会时,我看到过她,那时的她美丽妖艳,在联欢晚会上出尽了风头,事后,他告诉我,她正是当今A市副市长的千金赵蔓云。

原来是攀上了金主呵!

我嘴里一股腥甜之气窜出来,身子摇晃了下,差点栽倒了下去。

“余依,离婚吧,别死乞白赖了。

”这时一旁的婆婆在儿子明说了后,终于露出了原形,从身边的沙发上拿出几张早已准备好的纸张丢到了我的面前,冷漠无情地说道。

白色的纸张上,‘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刺痛了我的双眼。

我的五脏六腑都像焚烧般疼痛着。

“离婚了,那妮妮怎么办?”我喃喃着。

“什么怎么办?赔钱货而已。

”婆婆眸里闪过怨毒嫌恶的寒光,冷冷骂道。

我眼睛赤红,瞪着婆婆:“妈,您就这么忍心骂妮妮吗?她还只是个孩子,身体里也是流着你们老江家的骨血呢。”

“谁知道是谁的野种呢,能容忍她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婆婆居然不屑地冷哼了声,嫌恶地说道。

“妈,您在说什么?”我已经不堪重负了,思维麻木,对于婆婆这样恶毒的话并没有多想什么,只认为她重男轻女罢了。

婆婆眼里闪过丝心虚,不耐烦地说道:“余依,痛快离了吧,对大家都好,梦辰已经不爱你了,你还年轻,将来会找到比梦辰更好的男人的,又何必要赖在我们江家呢。

再说了,蔓云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四个月大了,她那肚子里怀的才是我们老江家的骨血呢,这事呀,真不能怪梦辰,要怪你就怪我吧,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

我无比惊奇地看着这张老脸,惊诧于她的这种神逻辑思维,更为她的厚脸皮给震撼到了,而我,竟然叫这样卑劣的女人为妈,并与她在一起生活了长达五年之久。

那些年,我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直到这一刻,我还是把眸光望向了那个男人,那个我曾拼尽了全力爱着的男人,希望他能说句公道话。

可并没有。

“快点签字吧,如果不签,那就走法律程序,律师我们早就咨询过了。

”婆婆又在一旁穷凶极恶地催促道,“如果你能爽快离婚,我会让梦辰每月支付你二千元抚养费,否则,只能按合同让你净身出户了。”

“净身出户’几个字让我想起了一个严肃的问题:既然一切都是他们早就策划好了的,那财产怎么分配?

我急忙拿起协议书看了起来。

看到最后时,我急怒攻心,眼前一黑,晕倒了过去。

第五章被赶出家门!(卷一)

不知什么时候,我是被一声声凄厉的婴儿啼哭声给哭醒的,睁开眼睛,妮妮正躺在我身边身嘶力竭地哭着,我心里一疼,慌忙翻身爬起把妮妮搂入了怀里哄着。

听到我的声音,妮妮停止了哭泣,睁着含泪的漂亮眸子望着我,仿佛在安慰着我。

我鼻子一涩,流下了辛酸的泪,这才惊奇地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光线阴暗,里面有几件半旧不新的家具,几个行礼箱正散乱地丢在屋中,仔细一瞧,正是我和妮妮的,外面是个半新不旧的小区。

一份离婚协议书正放在床头柜上,上面压着一张纸和张银行卡。

我走过去拿起信纸,唇角直冷笑。

信是沈梦辰写给我的: “依依,接受现实吧,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只要你签了字,离婚后我会每个月支付你三千元的抚养费的,如果想通了,给我电话。

另外,这里是给你们娘俩租的房子,以后你们就住在这里吧,蔓云现在怀了孕,我只能把她接回家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你们以后就不要再回来了,房租我会按时付的,祝你幸福,落款:沈梦辰。

” 我拿着信纸,全身又开始不受控制地发着抖。

直到这一刻,我对沈梦辰的最后一点幻想完全扑灭了。

这男人,竟是如此的绝情卑劣! 先且不说我们之间的感情问题,那女儿呢,难道他就没有半点感情吗?还有,他与婆婆住的那套大房子可是我爸妈卖掉老房子的钱买的,一百多万的房子,他们家才出了不到三十万,其它的全是我家的钱,现在离婚,竟让我净身出户,每个月就给我这点抚养费,这是打发一只小猫小狗吗? 我望着屋中散乱的行礼箱,这是要有多迫不及待啊! 跌倒在床上,眼里干涸得没了一点泪,睁着眼睛在床上躺了一夜后,我渐渐想明白了一些问题。

事情走到这步,沈梦辰如此绝情,这个婚姻当然没维系的必要了。

离婚就离婚,没什么好遗憾的。

但,有些东西,譬如那套房子,当时一百多万的房子现在已经涨到快五百万了,这个我是绝不会就这样放手了的,更不能便宜了那恶心的一家人! 第二天大清早,我抱着女儿,光明正大的回去讨说法了。

外面的街道上到处都是警车,警笛声,全城戒严,正在捉拿什么凶手。

店铺的电视新闻里正在铺天盖地地播报着昨晚的新闻:昨晚,A城首富许家的唯一继承人许越遭歹徒枪杀,受伤严重,差点命丧黄泉。

许老爷子大怒,闹到了警局,警局十分重视,开始全城搜捕。

“这许越可是许嘉泽唯一的财产继承人,看来这起枪杀案不简单,听传言说许氏家族的几个叔叔非常不满由许越一人继承财产,眼红得很,内斗挺厉害的。

” “许越确实是个商业奇才,腹黑,有手段,接任公司不到一年,就让许氏集团的财富攀到了全国首富榜上,没想到这样的一个人物也有被人暗杀的一天,真是英雄也有落难时啊。

” …… 到处都是关于许氏集团总裁许越的议论声。

对于‘许越’这个名字我并不陌生,电视新闻与财经频道上经常出现,但作为一名重心都在家庭的女人,像许越这样完全与我二个世界隔绝,高高在上的男人,说实话,我从没关注过,甚至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我呆呆听着这些议论声,微微出神,莫名的,就想到了昨天晚上,那个年轻男人被歹徒追杀的事,心头一阵乱跳。

但很快,我就平静了!许越是什么人?豪门少爷,许氏集团总裁,平时出入都有保彪相随,又怎么可能会那么落魄呢? 更何况,这天下哪有那么凑巧荒唐的事! 因此,我甩甩头,很快就忽略了这些事不关已的议论声,只想着等下要如何来应付我的丈夫与公婆了。

从公交车下来后,我咬紧牙关快步朝着那个曾经的家走去。

电梯上了八层,我拿出钥匙。

可当我把钥匙插进锁孔时,傻眼了。

门根本打不开了,锁心已被换掉! 我咬紧牙关,毅然拿出手机,毫不犹豫地报警了。

第六章报警!(卷一)

“警察吗,我要报警,有人非法住进了我的家,还非法换了我家的锁。”

放下电话,我冷冷望着这个曾经拼尽全力去爱过,去拼搏过的家,一时间竟觉得是那样的陌生。

警车呼啸而至。

我是女人,又带着孩子,明显的弱势方,警察在我拿出身份证,一番查询后,立即满脸正气了。

直到客厅的大门被警察强行打开,婆婆,沈梦辰,赵蔓云这才走了出来,待看到是我时,他们三人的脸色全都变了。

“好你个贱货,竟把警察给招惹过来了。

”婆婆一看我如此不识抬举,分外愤怒,立即破口大骂了起来。

“这位大妈,请注意下文明用语,据我们查证这位余依小姐确实是您的儿媳妇,沈梦辰的妻子,他们还没有离婚,孩子也确实是你们家的孙女,这里是她们二母女的家,法律上,她们是有权住进去的,你们现在这样的行为侵犯了她们二母女的人权,若不放人进去,我有权依法抓捕你们。

”警察在看到我丈夫身边的女人及我婆婆对我的态度后,立即明白了什么,满脸正色,义正言辞地说道。

婆婆一听,吓了一跳,不敢吭气了,脸上嚣张的气焰也少了许多。

“余依,你究竟想要怎么样?”沈梦辰脸色难看地问道。

“怎么样?”我冷笑一声,“沈梦辰,这些年我给你们家当牛做马,熬成了黄脸婆,你呢,不仅把小三领进家门,怀上了孩子,还用这样卑鄙的方法算计我,赶我出去,你这是婚内出轨,我要告你犯了重婚罪,还有这套房子,全是我爸妈的钱买的,我也要拿回来。”

我这话一出,房子里的人全都噤声了,脸上变色。

他们大概没想到,昔日软弱的我竟然会变得如此强悍了。

以前的我,在这个家里总是忍气吞声,逆来顺受的。

而我一旦强硬起来,他们一时间就手捉无措了。

“哼。

”倒是赵蔓云不屑的一笑,手挽住江梦辰的手臂,胸部紧密地贴着他的身子,昂起高傲的头,斜瞥着二个警察,颐指气使地说道:“那个谁,你们何局长呢?让他给我来个电话,我倒要问问他这个分局局长还想不想当了?”

赵蔓云的口气非常牛逼,只此一句,二个警察互相对视了眼,满脸紧张起来。

“听到没有,让何世学给我媳妇来个电话。

”婆婆有了赵蔓云的撑腰,脸上立即有了傲气,连腰杆也硬了,“我儿媳妇可是何副市长的千金,何副市长正是分管公安局的,你们要不识好歹,分分钟让你们丢了饭碗。”

二个警察一听,忙擦了擦眼睛,再打量了眼赵蔓云后,脸上堆起了笑:“对不起,赵小姐,打扰了,我们这就回警局给何局长报告这件事。”

说完回身对着我说道:“余小姐,对不起,这可是你们江家的家务事,自古清官都难断家务事,更何况我们小小警察呢。”

说完轻叹了口气,走近我小声同情地说道:“余小姐,这样的家庭又何必强留呢,早离婚早解脱啊。”

我眼睁睁地看着二个警察在我的眼皮底下灰溜溜地走了。

第七章遭毒打(卷一)

“贱货,吃里扒外,竟敢把警察给招惹上门来。

”警察一走,婆婆立马冲上来狠狠扇了我一耳光,横眉怒目地指着我骂。

我被扇得眼前发黑,站立不稳,女儿差点从我手下摔了下来。

“余依,死心吧,跟我斗你是没有胜算的。

”赵蔓云眼里闪过算计的笑,十分得意忘形的说道。

我已经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愤怒了,若不是手里抱着女儿,一定会冲上去与这二个歹毒可耻的女人拼命的。

“好,你们合伙来欺骗我,算计我,我不会就此罢休的,我一定要通过法律程序讨回公道,我要告你婚内出轨,重婚罪,拿回属于我应得的东西。

”我的唇哆嗦着,望着那个一言不发站着的男人,一手紧紧抱着妮妮,牙齿死咬着唇,鲜血从唇角滴下,血腥味充斥着我的鼻翼。

“贱人,还敢告我们。

”婆婆眼冒凶光,冲过来一把揪住我的头发直往墙上撞,而我此时只能有一个意识:那就是保护好妮妮。

头被撞到墙壁上,头皮痛得快要裂开来。

赵蔓云也走过来狠狠踢了我一脚,朝着我婆婆说道:“妈,我们把这恶心的女人赶走,别呆在我家门前晦气。”

“好。

”婆婆答应一声,揪住我的头发,赵蔓云上前拖着我的身体,二人合力把我往电梯里拖。

我紧紧抱着女儿,保护着她,除了踢回她们二脚后,毫毛任何办法,而这又遭致了她们的毒打。

在我被她们毒打后拖进电梯里,电梯门合上的一霎那,我看到了那个我曾深爱着的男人,正站在防盗门前,只是看着这一切,眼神复杂,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公道话,甚至连劝架也没有。

那一刻,我的心被凌迟着,鲜血淋淋。

我被拖进电梯的过程中,女儿被吓坏了,凄厉的哭着,我也跟着哭骂着。

最后,我和妮妮被赶到了小区的花园里。

我们凄厉的哭闹声引起了小区里的人注意,很多人开始围了上来。

我万万没有想到,趁我还没站稳时,婆婆竟然换了张脸,可怜兮兮地拉着我的手,哀求着:“依依,求你成全我儿子吧,只要你肯离婚,我给你烧香磕头,好不好?”

我大脑一时转不过弯来,厌恶地抽回了手。

婆婆竟然顺着我的手朝地上倒去,捂着胸口,直在地上打滚,哭闹着:“不得了啊,儿媳打婆婆了,你们看啦,这个恶毒的女人竟打我这个老人家了。”

边说边满地打滚,痛哭流涕!

这时小区里众多的街坊已经围拢了上来,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我愕在原地。

赵蔓云也像是事先说好了般,眼里挤出了几滴泪,‘扑腾’一下跪在了我的面前,低声下气地说道:“姐姐,我与梦辰早就相爱了,也有了孩子,求你成全我们吧?这事真不能怪梦辰啊,是你早在婚内出轨了,生了别人的孩子,梦辰受委屈后才找的我啊。”

说完低着头委委屈屈的抽噎起来。

我肯定气糊涂了,也被她们的无耻弄得手足无措了,只是傻傻站着,看着别人对我的指指点点,不知所措。

第八章 孩子不是我们沈家的(卷一)

“各位街坊们,请你们看看,我的媳妇早就在外面偷野男人,跟别的男人生下了野孩子,我儿子一直在替别人养野种啊,现在不得已提出离婚,这女人竟然还要诬告我儿子婚内出轨,重婚罪,你们看看,这到底是谁犯了重婚罪,是谁婚内出轨了?”婆婆突然从地上爬起来,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来朝着众人说道。

有好奇的邻居接过纸来一看,立即满脸的同情:“哎呀,真没想到余依竟然是这种女人,平时看上去还挺贤惠善良的。”

“是啊,怎么会这样不要脸呢?”

……

众人围成一堆,七嘴八舌地申讨起我来。

我浑身颤粟着,说不出话来。

最后婆婆把那张纸摔到我的脸上,啐了口:“贱人,快点离婚吧,不要再害了我的儿子和蔓云了。”

我接过纸来一看,喉咙里一股腥甜之气直冲出来,脑中轰轰响着,眼前有无数个黑影在飞。

那是一份亲子鉴定书,上面写着妮妮并不是沈梦辰的亲生女儿。

婆婆在演完戏后,又倒在地上打滚耍泼搏同情了。

沈梦辰赶下来时,一眼看到了正跪在地上的赵蔓云,立即满脸心疼地扶起她。

“余依,我没想到你是如此恶毒的女人,竟连我妈也敢打。

”沈梦辰俊容沉了下去,厉声朝我怒喝,扶起赵蔓云后又弯腰下去扶起婆婆,“妈,伤到哪里了,我带您去医院看看吧?”

我倔强地站着,想要解释,这才发现,我已经失去了一切优势。

舆论上,已经被婆婆和赵蔓云占了上风。

事实上,一纸亲子鉴定书,把我的一切都给毁了。

我垂下了头来,抱紧了女儿,慢慢朝着外面走去。

那套房子,我明白,只要有赵蔓云那个当副市长的爸在,我只能干瞪眼!

身后的声音越来越小了,眼泪爬满了我的脸。

“余依。

”后面有脚步声朝我跑来,男人叫住了我。

我扭过头来,沈梦辰正站在我的前面。

我面色僵硬,冷冷看着他。

“依依,听我的话,签字离婚吧,坚持下去对你不会好的。

”他轻叹一声,轻声劝道。

“哦,是不是你们还准备要杀我灭口呢?”我怒极而笑。

“依依……”沈梦辰唇角动了下,或许是良心发现吧,竟伸过手来摸我红肿脸上的血丝,我后退一步,像避毒药般避过了,怒目而视。

“依依,只要你签字离婚了,有朝一日,我飞黄腾达了,保证让你这一辈子和女儿都衣食无忧,虽然我们离婚了,但我们仍是一家人啊。

”他竟然如此动情地说着,说完,上前一步,有力的大手强制搂过我的身体,高大的身躯贴上来,眸光灼烈,唇瓣凑过来就要强行吻我。

我瞬间明白他的意思了,这个男人是想让我让出妻子的名份,好让他去娶市长的千金,然后还想霸占我做他的地下情人吧!

一股强烈的恶心感袭来,我狠狠推开了他。

一家人?我真被讽刺得笑了。

沈梦辰什么时候虚伪无耻到这般地步了!

一个为了离婚,能伪造出亲子鉴定书的男人,但凡一个女人还有点头脑,也不可能再上当了。

只是我的心缘何在他如此近密靠近的瞬间,竟是那么的疼,还带着一种本能的悸动,这是多么可怕的感觉!

是他太了解我了吧!毕竟我曾深爱了他这么多年。

我退后几步,费力地从口袋里掏出离婚协议书来,咬破自己的食指,用血签下了我的名字,甩给了他。

这样做,不是为了赌一口气,而是为了断绝自己对他的最后一点点幻想,让鲜血警告自己从此后这个男人在我的生命里不复存在。

从此后,他只是我人生的一个污点,我要尽一切努力来抹掉它!

我掉头,抱着女儿,快步跑了。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