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项氏》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项空山)

2019-06-12 12:10:49来源:zzy作者:周啸

《项氏》是周啸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项空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蛮荒中走出的平凡少年,身怀上古第一九天玄咒!以炼体为基,行走天辰大陆,纵横无敌,成就一代绝世强者!

《项氏》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项空山)

项氏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一切开始

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里,天空淅淅沥沥的下着牛毛小雨,彩云遮住太阳的耀眼的光辉,几只鸟雀携着枝草飞射在半空中。

一切稀疏平常。

突然,一道婴儿手臂粗的剑光自远处挺拔而来,光芒万丈犹如金龙出世,威力浩荡恰似九天瀑布。

鸟雀瞬间化为齑粉,随着雨滴飘向大地。

“周啸,亏我待你如兄弟,你竟坑杀与我,哼,我就算死,你也休想得到九天玄咒。”

说话之人嘴角奔血,双目露出残忍之色,断去的一臂裸露的残风中,显得分外可怖。

他中年模样,国字脸,一脸愠色,怒视着追赶之人。

项空山,项族族长,神功盖世,怎奈被奸人所害,沦落到如此下场。

他傍边一名花容失色,紧随其后的女子,目光露出决然,带着泪花,面露不舍之情,搀扶着项空山俊奔而去。

“哈哈哈,项空山,你今日必死。交出九天玄咒。我可以考虑留你全尸。”

周啸收回长剑,对前方人影说着。以他的速度要追上两人轻而易举,但却故意隔开一段距离,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东西的到来。

背后还跟着三名奇装异服,修为神秘的古稀老人。

尽管年迈,但皆目光炯炯有神,偶然露出的异色,不难猜想到最后的阴谋——九天玄咒。

九天玄咒乃项氏一族独一无二,至高无上之宝典。

相传,九天玄咒可以造就神尊,获得无上圣力,拥有沟通上层世界,打开通道的奇妙作用。

嚓嚓几声,项空山死鱼般的眼球望着前方黑魆魆的神秘漩涡,脱口而出道:“没路了。”

唐天心紧紧握着项空山的手心,说道:“罢了,相公,我们今日必要共赴黄泉了。我天心无怨无悔。”

项空山血目一横,柔情的看着天心,温柔道:“天心,不会的。你不会死。你腹中还有我项氏一族的后代,你绝不能死。”

“可是?我们已经到头了。”天心脆弱的说道。

周啸四人紧随其后,悬浮虚空,看着前方幽森的漩涡结界,冷笑道:“此地乃天辰大陆十大禁地坠神谷,就算是万界期的仙人也不可能活着出来,项空山,放弃吧。”

“哼,真是不知好歹,周啸,何必与他们多言,杀了便是。”梅婆婆面如重枣,形若枯槁,此刻目露凶光,她已经失去了最后的耐心。

周啸身体只有普通人半高的少年,啧啧的笑着走前几步,邪笑道:“梅婆婆无需发怒,有些客人,不到最后关头是不会出现的。”

“周啸,你少废话,都是你出的馊主意,说什么只能逼迫,不能直接杀死,才到如此地步,如果九天玄咒出了差池,我定会让天地教给我一个说法。”梅婆婆大声呵斥道。

周啸咳咳冷笑,充耳不闻,转身对着项空山,阴戚戚说道:“空山贤弟,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即将出生的孩子考虑考虑,不是吗?”

“什么?唐天心怀孕了?”孙海,梅婆婆同时出声。

就连至今为止没有出过声的农七也露出惊异之色。

他背负玄剑,身高九尺有余,肌肉遒劲,犹如钢铁般。

“我周啸说的话,你们不信吗?”周啸认真道。

孙海和梅婆婆对视一眼,露出疑惑,之后不约而同点点头,同时看向项空山,意思非常明确:他们已经拿捏住了项空山的死穴,有恃无恐。

项空山绝不会进入坠神谷。

因为,九天玄咒必须得到传承,而腹中的婴儿将是最好的载体。

哈哈哈……

项空山一清二楚,看着四人,他狂笑不止,身体一动不动,手握断剑,大声笑道:“可笑,正是可笑啊,四大名门正派,围攻我小小项氏一族,竟出动四名冲魂圆满修士,我项空山何德何能,敢劳烦四名动手,勿要脏了你们的手。”

他说完,竟携带妻儿一同跳入黑魆魆的坠神谷中。

惊愕,不容置信。

等到孙海,梅婆婆,周啸三人反应过来,一切都迟了。

“项空山,你岂敢。”孙海神速移步,却只能望洋兴叹,徒劳无功。

梅婆婆手掌出现玄光,一条锁链凭空出现,欲要挽救唐天心。

悉悉索索的声音出现半空,唐天心的手臂被困锁住了。

“天心,决不能,决不能。”项空山血泪横脸,吃痛的说着。

梅婆婆嘻嘻冷笑道:“交出九天玄咒,我可以饶她一命。”

“空山,不要管我。走。”

泪如雨下的她乞求这项空山。

项空山满脸泪珠,赤瞳欲裂,咆哮道:“我不能,不能。”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面对唐天心痛苦的表情,他心如刀绞。

“周潇,我若不死,必杀上天地教,将你挫骨扬灰,愧而为人。”

完好的手臂挥动半残断剑,劈向唐天心的手臂。

“天心……不要怪我。”

他最后与天心相视一眼,那般含情脉脉,那般心意相通。

咔嚓声迎接而起。

啊!!!

鲜血奔涌而出,横撒坠神谷。

牛毛小雨持续不断的下着,乌云布满天空。看样子,这场大雨是不会停下来了。

玄光锁链除了血粼粼的手臂之外,什么也没有带回来。

“该死。真该死。”梅婆婆握住被鲜血染红的雪白手臂,轻轻一挥,化为粉尘。

周啸至始至终从未出手,看到此番结果,一味冷笑道:“放心吧,他们死不了,我们等候即可。”

对于项空山的愤怒,他视而不见。

孙海看着神轻气闲的周啸,气不打一出来,怒骂道:“周啸,你葫芦卖的什么药我不知道,但这一次,你决定要给我一个交代。”

这次计划,随着项空山夫妇的纵身一跳,彻底宣布失败。孙海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

枪打出头鸟,周啸自由自在的说着,必然找到他的头上来了。

梅婆婆也相差无二,大吼道:“你最好也给我一个解释。不然缥缈峰的长剑,必然先一步降临在你的头上。”

“两位莫要着急,我说的话什么时候失策过。你们真以为项空山傻吗?明知一死,还故意去死?仔细想想吧。放心吧,他死不了。”周啸轻声细语说道。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孙海和梅婆婆同时说道。

“就凭我相信他。”农七突然向前,对峙着孙海两人。

此话一出,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农七无疑是此地修为最强之人,一身玄功所向彼靡,难逢敌手,加上玄铁宝剑,更上一层楼,绝不是同等级能够与之比较的。

孙海与梅婆婆的气势一弱,只能讪笑道:“所需多少时间?”

周啸朝着农七点点头,而后伸出一只手指,指着坠神谷深渊,带着一切皆在掌握的笑容,说道:“一年即可。”

“难道是?”

“梅婆婆果然高明。”

“竟然如此,老朽就陪你等你这一年。”

孙海也明白过来,说道:“周贤弟,竟然如此,一年时间,我陪你等下去便是。不过在此之前,有些尾巴,是不是需要解决一下?”

周啸道;“自然。农七。”

农七点头,身体瞬间变化,消失原地。

孙海和梅婆婆见此,心头闪过疑问,面色带着异常,皆没有发言,毫无动作。

周啸身材矮小,但智慧超出常人,没有人敢小瞧于他,乃天辰大陆绝无皆有的谋略天才。

而这一次的围攻项氏一族,正是他一手策划,目的就是九天玄咒。

自然,还有更深一层的目的,那就是唐天心腹中婴儿。

‘天心,当初如果你选择的是我,绝不会落到如此下场。奈何,奈何。’周啸在心底默默想到。

惨叫声此起彼伏,刀光剑影,灵气纵横之间,血腥味弥漫而出。

没过一会,哆哆两声,五具尸体滚落在地。

农七像没事人般站立在尸体傍,迎着雨滴,似鬼神般说道:“完成。还有没有事,没事我休息去了。”

“下去吧。”周啸淡淡的笑道。

孙海不敢相信,反反复复看了地下的五名尸体数眼,而后上下打量农七,心脏咚咚的跳着,竟一时间忘记了语言。

地下五人,竟是冲魂半圆满修士。

梅婆婆再也没有之前的嚣张气质,安安静静的等待起来。

周啸眼观一切,冷笑不语。

天辰大陆乃灵陆位面四大陆之一,崇武盛行,人人以修炼玄功灵气为荣。

玄功灵气以灵魂为基,身体为本,万物朝盛为修炼之物,吸纳天地间虚无缥缈的灵气增加本身力量。

而以灵气浓郁,功法玄妙,魂力高低,分为几个等级,分别是:筑基,冲魂,万界三大境界。

坠神谷是天辰大陆十大禁地之一,是灵陆位面千年前大战所造成的黑洞漩涡,里面存在许多神力匹练,就算是万界仙人触碰,也是非死即伤。

福兮祸所依。危险的地方往往伴随着机遇。

所以,许许多多天辰修士甘愿冒险结队进入坠神谷。这些大大小小的团队,统称为佣兵团。

是夜,持续不断地绵绵小雨已经逐渐停下来,几点星星明亮的眨着眼睛,月亮微笑看着世间一切。

悬崖旁,周啸独自盘坐在参天大树下,对面即是坠神谷的黑色漩涡,自言自语道:“项空山啊,项空山,你以为你的心算比我厉害,但是你不知道,我早就达到天无人极的地步。你所想的,我一目了然。你终究还是输了。”

就在此时,他的脚下突然出现一条庞大的影子,他双目一黑。

一声讶异出现。

“你这是?”

第二章 项鼎出世

“农七,你离我远点,还差一点,只要得到九天玄咒,我必送你回去。”

巨大的黑影,正是魁梧大汉农七。

农七目光炯炯,神情严肃,带着微微怒意,大呼粗气,短暂道:“你最好实现你的诺言。不然,项空山一家就是你的下场。”

周啸咳咳一声,站立而起,背对农七,一股阴风荡起衣角,他轻拍双手,轻笑道:“您难道除了相信我,还有其他办法吗?农七。”

刷,阴风肆掠而起,银光照射而下,两人的影子在地面上触碰一起,无形间,两股峻利的气势,陡然增加,直逼身体而去。

两人一动不动,笔直站立。

风息云定后,农七取下背后玄铁大剑,转过身体,大声说道:“不要以为你谋略无双,可以掌握任何人的性命,有些人的怒火,你承受不了。”

说完,消失原地。

来无影去无踪,这是威胁着周啸:我杀你,会让你毫无知觉。

农七并未离开太远,而是在附近保护着周啸。

周啸嘴角始终挂着冷笑,对于农七的威胁,满不在乎。

此刻,他最在意的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坠神谷下面项空山和唐天心。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个山洞中,打坐修炼的孙海和梅婆婆也在商量着。

他们皆是冲魂圆满,在教派中属于举重轻重,威凌天下的人物。但却苦于灵智有限,久久不能突破,进入万界位面,而九天玄咒,是他们唯一的希望,接受来自异界的气息,感悟另一方天地力量,只有这样,才有可能突破,这是他们此次行动的目的。

“孙老头,你说周啸有把握得到九天玄咒吗?”梅婆婆暂且放弃修炼,吐出言语。

孙海也是愁绪不宁,不能安稳修炼,只能脱离,说道:“这个不知道,但是看他如此有把握,我想八九不离十。”

“最好如此。”梅婆婆说道。

“再说了。我们不相信他,还有更好的办法吗?农七的实力你我二人一清二楚,我们两人加在一起,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还有周啸虎视眈眈。反正一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等等吧。”孙海言道。

梅婆婆点点头,看着洞外的三四点星光,似乎有所感悟,陷入若有若无的修炼中了。

随着重物落地,昏黑的坠神谷地起了点点涟漪,云雾般的黑暗产生变化,像是尘封的尸体,被人在胸膛重重一击般。

黑暗中几点寒光隐隐灼灼而来,逐渐靠近重物所在之处。

近了一观,不是别人,正是项空山夫妻。

寒光奔奔跳跳,似在思考这什么问题。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项空山身体上突然绽放出无限光芒,竟在吸收周围的云雾寒光之力,据为己有,最初只有半点,而后越来越多,越来越浓,到了最后,直接大幅度吸收云雾力量。

半个小时后,他手指微动,睁开疲倦的双目,鼓弄的眼珠,开始打量身处何地。

“啊!”没容他多想,全身上下的吃痛感瞬间弥漫上头脑,压制不住的酸胀痛让他大吼嘶吼。

足足是半分钟,才堪堪结束。

等到他恢复神智后,知道是胸前的奇物救了他。

他伸出仅剩的一只手,持续拍打躺在他怀中的昏迷不醒的唐天心。

“天心,天心,醒醒,醒醒。天心,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呢!”他翻身而起,找到一处安稳舒服的地面,也不在乎此地危险万分,依然呼唤着唐天心。

几分钟后,唐天心慢慢醒转过来,睁开美眸,她面色苍白毫无血丝,与血人只有衣服的差别。

看着心爱的人儿,她缓慢道:“我们的孩子,孩子…还在吗?”

惊慌失措的项空山恍然过来,是啊,我们是三个人。

连忙检查身体,半响后才擦去脸上的汗珠,庆幸道:“没事,没事。他好着呢。”

“那就好,那就好。”

噗,唐天心喉咙一甜,忍耐不住身上的伤痛,一口鲜血直直喷散而出。

“天心!”项空山看着唐天心。

“空山,我没事,只是,只是我看到了我们最初相识的地方。哪里,是你我曾经一起走过的草原,还有游玩过得森林,你看见了吗?”天心本就身受重击,还被砍去一手,加上怀有身孕,能够坚持到现在,实属罕见。

“不会的。我决不允许你出事,决不允许。”项空山大声吼着,声音传荡久远。

“不不不,空山,不要为我浪费你的灵气,我没事。记住,一定要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天心断断续续的说着。

她带着粲然的微笑,问道:“对了。我们的孩子,你还没有却一个名字呢!”

充满期待的眼神望着项空山,那般善良,那般美丽。

淡淡微笑如同朝阳升起的第一缕阳光,但终究化不开项空山心头的苦楚。

他惨笑着,大吼着,却不能有任何作用,因为,死亡对他而言只是时间问题。

“天心,天心。会好起来的。会好的。”他不要命的输入灵气,只见空中出现红火色灵气,不间断的输入唐天心的七窍之中。

但是却如泥牛入海,毫无作用。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天心,我不能没有你。”空山不要命的输入灵气。

他胸膛的奇妙异物犹如喷火般,吸收着坠神谷的云雾力量供项空山使用。

“空山,没用的,不要做无谓的牺牲了。帮助我,好吗?让我们的孩子有属于自己的名字,那样我死,也就安心了。”

“答应我,好吗?”

发疯般的项空山根本没有听见天心的话语,依旧做着之前的动作,就算没有半点作用。

“不会的,快给我输入啊。你这废物东西,快啊。”他拍在这胸前的异物,但却没有任何作用。

他甚至试图把异物给天心,却发现一旦离开他的身体,异物变得黯然无光,立马放弃了。

看着浪费灵气的项空山,天心欲哭无泪,只能一味劝阻。

半个时辰后,奇妙异物已经吸收完周遭的云雾,没有了后继之力,项空山也因为极力透支,神情恍惚,精神力不及,虚脱倒在地上。

他想要坚持,再一次昂起了头颅,最后却重重倒在了地下,看着迷离中的唐天心,说道:“天心,都怪我,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你。”

“空山,你不必自责,一切皆有定数。我没有死,只是换种方式存在而已。”

是的,唐天心用自己仅有力量催生了婴儿的降生。

她一直保持着微笑,那一沫笑容,淡然,纯洁,质朴。

项空山苦笑,说道:“都是我的错啊,天心。”

“空山,我想知道…知道…孩子的姓名?”

项空山苦涩,泪水哗哗的流着,趴在地上,撕心裂肺的说道:“我其实早就想好了。只是一直不曾告诉你。本来想等他出世之后再告诉你的,但却迟了。”

“项鼎,希望他能做一个一言九鼎的男儿。”

“好听。真好听。”

唐天心安详的闭上了眼睛,坠下了单手。

随着她死去,一声嘹亮的哭啼声出现。

哇…

婴儿坠落在地,浑然忘我的大哭起来。

而在婴儿的背后,天心身体开始幻化为缕缕精纯的灵气,持续灌入婴儿的百会穴中,进入身体中。

几分钟后,唐天心完全化为灵气,进入项鼎的身体中。

只留给项空山一个温柔的笑容。

项空山想随着天心而去,却做不到。

他做不到,因为还有一个柔弱的生命需要他的挽留,他必须打起精神,把襁褓婴儿抚养成人。项鼎不只是一个人,他还有唐天心的影子。

接受了天心力量的项鼎,从身体到灵魂得到升华,整个提升一个等级,尽管孩子在嗷嗷大哭,但却逐渐缓慢,双眼开始打量这个世界。

他此刻的心智,相当于正常人两三岁。

项空山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收拾起失落的情绪,拖着疲倦的身体给项鼎披上衣服,简单的生了堆篝火,解决寒冷问题。

他开始注意着周围的安全。

这里可是坠神谷,生存着许许多多不明生物和数之不尽的危险,必须时刻保持警惕。

幸运的是,项空山到目前为止,因为有胸前异物的存在,暂时没有任何危险。

项鼎非常乖巧,除却刚开始哭啼后,一直安安静静的待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父亲的一举一动。偶然与项空山对视一眼,会让空山感觉恍惚:这小子真的只出生了两个时辰吗?

那眼神分明是孩童时期才有的。

不过他也只能摇摇头,归咎于唐天心的死亡力量。

项空山知道外面危机四伏,随时会有生命危险,相对而言,此地尽管不知道为什么,除却偶然闪现的寒光外,竟没有任何强大生物或者危险存在,正是项空山求之不得的地方。

就这样,父子两人在此地生存下来。

一个月后,项空山望着已经有了半人高的项鼎,心头惊讶的同时,开始思索原因。

终于在一个晚上,想通了这个困扰他良久的疑问:是他胸前的奇妙异物。

唐天心濒临死亡之际,他疯狂输入灵气,却收获无果,现在想来,全部进入这小子的身体内了。

项空山叹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啊?”

第三章 走火入魔

那是一个月华高照,蝉鸣四起的秋夜,在项氏一族的祖祠前,老族长神秘的对项空山说道:“我将不久于人世,所幸你也成长为人,能堪大任。此物乃是项氏一族根基所在,你定要妥善保护,不能出现丝毫意外。你明白吗?”

项空山看着老族长囧囧有声的眼神,听到一丝不苟的话语,他腰背挺得笔直,说道:“怎么可能,族长你正当壮年,怎会出事?”

老族长非常慈祥,笑道:“小山,你从小就聪明,不用宽慰我,记住我说的话,此物内蕴含着项氏之根本,万万不能出事。”

……

项空山背靠矮山,看着两侧悬崖上的云雾,慢慢收回心绪,打量着奇物,喃喃自语道:“这东西为什么一直散发着光芒,难道此地有什么他需要的东西?”

他猜想着,不由得出了神。

半年过去,项鼎已经长成七八岁模样,能够正常说话以及思考,俨然有了一丝大人模样。

他踱步而来,看着出声的父亲,眼神下移,看见项空山手中异物,嘻嘻一笑,竟伸手去拿。

光芒闪烁,一股神秘的力量抵斥着项鼎洁白的大手,意在反抗。

项鼎尽管出生短短半年,但脾气却不小,道:“这小玩意,敢反抗我。”

猛然用力,直接压制神秘力量。

啵,清脆的声音好像是谁打破了玻璃瓶。

“什么人?”

项空山惊醒,身体肃然立起,一声大叫出现。

只见项鼎摔倒在地,满面愠色,看着项空山手中异物,哈气吹着自己的右手,说道:“什么东西,震得我的手,好痛。”

项空山顿时明白,拉起项鼎,对他说道:“此物你不要乱动,我们能不能出去,还要靠它呢。”

项鼎不知明白没明白,只是点点头,说道:“什么怪东西。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项空山苦笑道:“今天的功法练了吗?快去练功。在这种地方,随时可能有危险。”

项鼎点点头,重重看了眼异物,转身练功去了。

经过半年的探索和扩展,项空山已经把周围千米内打探仔细,可以断定一点,他们的运气非常好,来到了坠神谷边缘地带,没有厉害的神光匹练以及猛兽野禽,此地最多的是寒光以及无处不在的云雾力量,好在异物的神秘功能存在,半年过去,没有任何危险出现。

随着项鼎的成长,项空山教授他如何吸收灵气,打造玄功,练就魂力,开始属于自己的修道之路。

筑基第一步,练就强横气魄与体魄,感悟天地间灵气的存在,找到属于自己的魂力,从而在身体内打造出内循环,俗称内世界。

内世界周而复始,浑然不灭。

内世界的出现是从凡人脱胎换骨达到修士的标志。

内世界分为三大类:灵,器,兽。

项鼎找到一处安静之所,开始在脑海里感悟无处不在灵气,尽管始终不得要领。

沉浸心思,沉入无边无尽的虚无空间里,慢慢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条万中无一的道路,抓住他,然后吸入自己的脑海中。

所谓修道,就是抓住属于自己的道路,把他走的坦荡,走的光明。

这句话是项空山给他说的,他一直存留脑海中,经过一个月的努力,最终的结果,每次他都感觉头痛欲裂,精神恍惚,全身酸麻,而后摔倒在地,昏昏入睡。

当出现这种情况时,项空山总是安慰他说,下次就好。

项鼎竟然信了。

看着项鼎练功去了,项空山开始思索接下来该怎么办。毕竟一直待在这里不是出路,。但是项鼎年幼,没有半点战斗力,出去是不可能得了。那么只有让他有了足够的实力,再说是去是留。

对比与外面的必死无疑,坠神谷里或许还有一丝生机。

项空山这样想着。

三天后,项鼎兴高采烈的来到项空山面前。

他哈哈大笑道:“父亲,你看,我能使用灵气了。”

随着话语,项鼎手指尖出现一丝绿光,一闪而逝。

尽管时间短暂,但却表明,他能使用灵气了。

项鼎乐呵呵的,如获至宝,他继续说道:“父亲,我是不是很棒。今天我真高兴。”

说完后,砰砰跳跳的去了他处。

他没有留意到项空山看到绿光后的眉头紧锁和阴暗的表情。

灵气浓郁程度取决与修士对于天道的领悟高低程度。

一些天才修士在幼年时期就能感悟上等灵气,更有甚者能够感应只属于自己的灵气,这种人往往被誉为神才。

如果不能感悟上等灵气,那么下等灵气也不错。

但最害怕的是连下等灵气都不能感悟,但却有明明感应到了灵气。

“鼎儿啊。为什么会这样呢?”项空山摇摇头,仿佛晴天霹雳般,让他本来的笑容化为乌有,只剩下惆怅和遗憾。

是的,杂灵。

灵气中最最差的一种。

在宗门或者世家中,一旦有人感悟杂灵,不论他拥有多么崇高的身份,就算是公子或者宗主之子,都会被冠以废才的称号。

因为,杂灵不可能突破筑基。 这是天辰大陆不成名的规则。

看着逐渐远去的背影,项空山双目竟被染红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可现在,他很想流泪。忍住泪水的同时,他下了一个决定。

进入坠神谷。

与其出去被埋没,不如拼搏一次,或许还有希望。

下定决定后,他粲然的笑道:“不要忘记,我还有九天玄咒。项鼎,希望你以后不要怪我。”

夜幕降临,微风带着点点凉意佛过项空山和项鼎的身体。

睡意十足的项鼎本能的卷缩在一团,不一会,陷入睡梦之中。

简单的茅草屋自然不能遮风避雨,要不是项空山无时无刻的灵气输入,早就高者挂罥,低者沉塘了。

第二天,项鼎一如往常修炼去了,却被项空山叫住。

“项鼎,你已经掌握了灵气,接下来我教你项氏一族真正厉害的功法。”项空山一丝不苟的说着。

项鼎摸着脑袋,不甚明白,说道:“什么功法?”

“只管练就行,无需知道名字。”

项鼎听完,不再多言,开始洗耳恭听。

项空山满意的点点头,开始诉说着关于九天玄咒的点点滴滴,一点不遗漏的说给项鼎听了去。

不知不觉已经到中午,两人吃了午饭,继续教授,直到下午,才堪堪结束。

“天池同窍合一宗,万物超灵关元中,一物一穷照罗径,涌泉穴中万物同……”

项鼎经过两个小时终于背完了九天玄咒,却只能囫囵吞枣记住,至于其中含义,不甚寥寥。

项空山听完项鼎背诵口诀,点点头道:“你已经能够通读,接下来就是完全领悟,灵活运用之道和利用口诀好好打坐吸收灵气。”

“好的父亲。”

“修道之途,没有捷径可言,一切靠自己,鼎儿,你可记住了?”

“我晓得。父亲。”

项空山沉默着点点头,留恋的看着使用绿色灵气的项鼎,欲言又止,最终只能离去。

项鼎继续吸收灵气。

半个月后,一声尖叫撕裂了坠神谷的安静。

项鼎汗如雨下,全身赤红,头冒青烟,他大声叫道:“感觉关元穴要炸开了一样,什么东西,快出来。”

他周身被灵气布满,不能自拔。

项鼎脚步虚幻,游走方寸,气息紊乱,脸色慢慢鲜红,头发倒竖,俨然是爆体而亡的征兆!

他的衣服已经破碎成条,不能遮体。裸背之上,出现了一道神秘的印记,似山非河,似云非雾,以鲜血为线条,筋骨为联络,利用古怪的力量,活生生刻画在项鼎背脊之间。

随着刻画力量的加重,项鼎大呼救命:“父亲,父亲,救命啊。九天玄咒,这是怎么回事?救命啊。”

项空山本来千米之外一处奇怪沼泽外,久久竖立,正皱眉不展间,突然听见项鼎大吼,连忙拔腿而去。

只用了不到一分钟就到了项鼎所在之处。

几秒钟时间,他就发现原因。

“九天玄咒,这是?”项空山陷入沉思,慢慢的,他看到了那道神秘的印记从项鼎裸背间升腾而起。

这是怎么回事?他在心头问道。

“九天玄咒为什么会出现在项鼎背上。”面对突发事件,项空山冷静分析。

一分钟后,他打出一道灵气,微微缭绕在项鼎背上,慢慢侵入。

轰动

不料,一股强悍莫名的力量,直接将灵气夯退。

受到反击的项空山倒退三步,眼睁睁开着痛苦中的项鼎,怒意横生,骂道:“我唯一的儿子,可千万不能有事。”

双手慢慢汇聚灵气,左右开弓,化为金刀模样,威逼而去。

他大声道:“我还不信,打不破你。”

高高跃起,居高临下,周身灵气满布,变化为护盾模样,靠近项鼎。

地面震动,声音传荡,云雾寒光一荡而空。

茅草屋顿时四散一地,两侧峭壁甚至坠落下不少碎石。

“怎会如此强大?”

腾飞向天的项空山看见被屏障保护着的项鼎,苦涩道。

刚才哪一击可是用了他全部力量,竟然毫不起作用。

站稳脚步后,项空山好不容易平复气息,只能再次观察起来。

项鼎裸背上的神秘图案,已经脱离身体,浮现虚空,悬浮不动,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

半个小时后,项空山胸前异物突然发亮,有种要脱体而出的感觉,让他着实惊讶。

但却无需藏私,项空山直接将至祭出,任随异物脱离身体,朝着图案而去。

随着异物的加入,平静如水的图案开始腾腾燃烧起来,发出霹雳巴拉的声音,力量的强横程度也叠叠增加。

而在其下的项鼎,脸色却越加柔和起来。

项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项氏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项氏小说全文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