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剑荡八荒》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江凡)

2019-06-12 12:14:04来源:zzy作者:剑荡八荒

《剑荡八荒》是剑荡八荒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江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陨落死地离奇崩灭,一世无敌不败的凡尘大帝神秘失踪,唯有一缕剑意不灭,天荒九界陷入极度混乱。九百年后,江凡携逆天至宝苏醒于人皇界,从此剑压诸天,万古不朽!

《剑荡八荒》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江凡)

剑荡八荒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不灭剑印

朦胧中苏醒,身躯虚弱无力,江凡环顾四方。

“涅盘重生?怎么可能?”江凡刹那露出惊容,内心震动无以复加。

“嗯?不灭剑印竟然也随我而来,而且已经与我完美融合?”江凡开口,露出狂喜之色。

昔日一切历历在目,江凡突然想到了临死前的那道朦胧身影,目光骤然冷冽,猛然厉喝:“姬慕月,你竟敢对我出手?”

“你追随我身侧,享受荣华富贵,更有无尽荣耀加身,这是多少天骄神女朝思暮想却不可得的梦,你还有何不满足?”

前世,江凡剑压诸天,百年岁月登天成帝,从此一世无敌,连七大禁地都颤栗匍匐,临登巅峰后,江凡打入混沌虚空内,终于将那一道孕育了无尽岁月,神秘无比的不灭剑印所得到。

只要将不灭剑印融入自己的身躯之内,江凡就可以超越古往今来无数个时代的帝级高手,踏入无人迈入过的无上帝尊领域,一但成功,将不是一世无敌,而是三世共尊,江凡只要活着一天,那么这个时代的武者全部都要仰望、窒息。

然而当他借助陨落死地的力量融合不灭剑印的关键时刻,好端端存在了无尽岁月的陨落死地,竟然被一股神秘力量引动,一朝毁去,始料未及的江凡伴随着陨落死地一起消失。

愤怒无比的是,临死前一刻,他竟然看到陨落死地之外出现一道熟悉的身影……姬慕月。

谁能想到天荒九界一世无敌的凡尘大帝,竟然会经历一次真正的生死轮回,重生到这九百年后的人皇界中?

“陨落死地内,以我勉强感悟到的那点生死之力,哪怕真的融合剑印,也有不足。可如今轮回九百年,剑印与我不分彼此,彻底融合。”

“好,太好了,剑印融合,重生一世,我昔日修炼的弊端、遗憾正好全部迎刃而解,这一世,我将铸就最强根基,铸就无敌剑体,诸天之内唯我无敌,万灵颤栗!姬慕月,等我一剑碎天地,回归天荒九界,好好感谢你。”接受了重生的事实后,江凡内心舒畅,有种仰天大笑的冲动。

突然,胸口撕裂般的疼痛让江凡的情绪平息,他这才注意到胸口有剑伤裂开,涉及心脏,深一分则回天无力。

“这身躯积弱多年,再加上这一道几乎致命的剑伤,没有元力护体,已是奄奄一息,怪不得被我借体重生。”江凡皱眉。

随之江凡脑海中诸多记忆开始浮现……。

昔年,江氏一族同年诞生出两个身负九阳神体和九阴神体的天才,分别为江凡和江云霜,两人一起修炼进步更为神速,连剑域最强的洪荒剑宗都为二人伸来橄榄枝。

六岁那年,当剑宗的使者来接引二人的前夕,谎称需要江凡以九阳之气帮忙突破的江云霜,在最后时刻竟然将江凡的九阳之气全部吞了,使得江凡体质尽废,跌落神坛,连修炼都不进反退。而江云霜则更进一步,成就九阴九阳战体,那可是超越人皇界神体榜的可怕体质之一,可入圣体之列,而圣体,人皇界千年难遇。

事已发生,就算江凡的父亲为江氏一族之主,在洪荒剑宗使者的眼皮子底下无能为力,只能在事后亲自离去,和母亲一起为他寻找根治的办法,但这一走竟然至今未归,生死茫茫。

从那以后江氏一族也有幸成为洪荒剑宗的附庸势力,每隔十年便能获得一个剑宗的弟子资格,若能通过剑宗使者的考核,便叩开了洪荒剑宗的大门。

如今正是十年后,本来以这点实力,江凡抢夺那个资格几乎无望,谁知几日前七长老的二儿子江飞羽故意挑衅而来,一剑几乎刺破他的心脏,彻底断掉了那仅有的一丝希望。

“七长老父子三人终于等不及,要对我出手了吗?”接受了这具身躯的记忆,江凡的脸色渐渐冰冷下来。

武者遍地、强者为尊的时代,在江氏一族这样的武者家族中,可想而知跌落神坛的江凡是怎么过来的。不过,从此以后,一切都将会改变。

“凡哥哥,你醒了。”

大约是听到了动静,正在江凡思忖间,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衣衫虽旧却非常整洁的女子,她手中端着一个残缺一角的瓷碗,碗中冒着丝丝热气。

“芊儿?”江凡转过了视线,记忆调动,不禁脱口而出。

这是叶芊儿,还是很小的时候,有一次父亲从外面带她回来的,父母这些年未归,自己和叶芊儿几乎是相依为命到今天的,彼此之间更胜过亲兄妹。

“先喝点热汤养胃,凡哥哥你昏迷三天了,身子肯定很虚弱的。”看到江凡醒着,叶芊儿脸上立刻溢出灿烂的笑容,急忙来到床边,将碗中熬制好的热汤递到江凡身边,汤匙轻轻舀起,待得不烫之后喂到江凡嘴边。

闻着对方身上隐隐间散发出的处子幽香,看着眼前女孩细心的动作,在那一双如一泓秋水般无暇的眼眸注视之下,江凡两世记忆交织所带来的复杂和混乱心绪如潮水般退去,内心莫名的变得平静安宁下来。

前世江凡目光远大,虽贵为“凡尘大帝”,无敌于天荒九界,但醉心于修炼多年,并没有什么真正的红颜知己之类的,已经记不得有多少岁月没有享受过这般照料了。

虽然几乎已经适应了重生的一切,但终究还是略微尴尬,在芊儿喂了片刻后,江凡就主动端过来瓷碗,将其中剩余的热汤一饮而尽。

“凡哥哥你慢一点,小心呛着。”

叶芊儿虽是这样说,却难以掩饰那一抹欣喜,江凡刚苏醒不久,状态还不错,现在能将一碗热汤一饮而尽,便是伤势变好的征兆,至少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芊儿,你刚才说我昏迷了三天,那现在外面是什么动静了?洪荒剑宗的人是否已经来过?”喝完热汤,江凡这才询问道。

叶芊儿脸上的笑容平静几分,秀眉微蹙,道:“凡哥哥,据说洪荒剑宗的使者明天到来,各大长老们都已经准备好恭迎。”

“哦?剑宗的使者明天才会到来?很好,我还有机会。”江凡满意点头。

“嗯,凡哥哥,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也不能够放弃。”叶芊儿重重点了点头,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对江凡道:“你先安心休息,我出去一趟。”

不等江凡回应,叶芊儿就直接起身走出了门外,似乎有什么颇为着急的事情一般。

“这丫头,平时性格稳重,怎么突然间性子这么急?”江凡轻笑着低语。

叶芊儿离开后,江凡才开始认真思忖当前的境况,人皇界虽然比不得天荒九界,但也颇为浩瀚,有四大古州镇压四极,其中大地玄州境内有六域共存,江氏一族也不过是六域之一剑域北部的一个蝼蚁小家族,所谓浅水养不出神龙,曾经制霸诸天的江凡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留在小小的江氏一族无异于混吃等死,我必须加入洪荒剑宗,才能得到诸多资源的加持,步步登天,这个资格我江凡要定了。。”江凡自语道。

思忖片刻,他很快进入修炼状态,虽说洪荒剑宗的使者明日就要到来,身上的剑伤也不轻,但有不灭剑印在身,完全有足够的时间让他疗伤、修炼。

运转江氏一族的磐石心法,片刻后,他体内仅有的一缕元力顺利沟通了不灭剑印。

元力沟通不灭剑印的刹那,一道强大的剑气从剑印内部爆发,眨眼贯穿全身,但这剑气对江凡自身没有损伤,反而不到一盏茶时间,心脏剑伤竟然恢复如初,连一丝疤痕都未留下。

随着时间的流逝,体内元力与剑气愈发强大,不断冲击着四肢百骸。

在某个刹那,他体内出现一道隐秘的爆鸣之音,第一条主脉被直接冲开,紧接着一发不可收拾,第二条、第三条……第九条主脉相继被冲开后,体内的一切才渐渐平息。

武道无极,炼体为先,在这炼体大境有三个小境:淬体、通脉、气魄。

这具身躯停留淬体境多年,今日终于通脉成功,其实算是真正踏入了武道,一切步入正轨。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不灭剑印的存在,前世自己虽拥有这尊至宝,但对其了解终究肤浅,这一世将不灭剑印融入己身,才是真正将其掌控,现在看来,这不灭剑印恐怕比自己想象的更逆天……。

就在江凡准备静心感悟不灭剑印的一切之时,外面一阵噪杂。

砰!!!

眼前的门口被撞开,只看到叶芊儿的身子跌跌撞撞,被人当场推倒在门口,颇为狼狈,但即便如此,她也紧紧护着怀中一个洒落大半液体的水晶瓶。

“炼体液?”江凡当即开口道。

“跑,看你还能跑哪儿去?臭丫头还挺倔,炼体液交出来,浪费在这快死的家伙身上,岂不是暴殄天物?”门口骂骂咧咧的声音出现。

第2章谁敢动族谱?

“芊儿,你没事吧?”

江凡急忙过去将叶芊儿扶起,同时捏紧了双拳。

这些年虽说是过的清贫一些,但不管自己受多少苦,却始终未曾让芊儿受到多大委屈。

“我没事,凡哥哥。”叶芊儿急忙摇头。

这时,一个江氏一族弟子闯到门口,在看到屋内的江凡后顿时一惊,不过随后阴恻恻开口道:“江凡?你这窝囊废竟然没死透?”

说完之后,他又盯视着叶芊儿:“臭丫头,炼体液交出来,不要自误。”

“凭什么交给你?这是我的东西。”叶芊儿紧咬着下唇,死死握住水晶瓶,生怕别人夺了去一样。

目光流转,江凡眨眼就明白了一切,怪不得芊儿这丫头刚才急急忙忙离开,原来是去拿炼体液了,只不过被这属于执法堂的江虎所发现,想要将炼体液夺走。

江氏一族每一代族人,自六岁开始直至十六岁成年,都会每年得到一瓶炼体液以帮助修炼,这是固本培元的好东西,能帮助武者在淬体境这修炼初期打好根基,成功淬体。至于十六岁后,经脉骨骼彻底定型,还没能淬体成功,那基本上与修炼无缘了。

只可惜,江凡最近几年根本没见过这东西,属于他的那一份炼体液,每次都被暗中扣下,以各种借口搪塞不给,或者是落入他人手中。

“乖乖将炼体液交出来,这事就算完了,要是传到羽少爷那里,可就是按族规处置了,臭丫头,你可要是想清楚了。”此时,眼前的江虎走上前来,盯着叶芊儿手中的炼体液,目光觊觎。

“自作孽不可恕!”

骤然,江凡一步踏出,一拳狠狠砸在江虎的胸口中央。

蹬蹬蹬!!!

江虎直接被轰出门外,只感觉到胸口撕心裂肺般的剧痛,随着肋骨的碎裂声,整个人发出凄厉的惨叫。

“这不可能……。”惊恐无比地看向江凡,江虎满脑子只有这四个字。

一个众所周知跌落神坛十年的废物,怎么能一拳将打通六条大脉的自己轰成重伤?

“江虎,你不过是个外姓家奴,兢兢业业多年才加入执法堂,以被赐予江姓,最终走到今天,可惜你实在胆大通天,竟然挑衅到我这个少主的身上。”

顿了顿,江凡声音骤然冷冽几分:“念你也算为江家幸苦多年,今天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废你一条手臂,以儆效尤。”

铮……!

江凡探手身侧不远处,一柄尘封多年的铁剑出鞘。

“江凡你敢!!!”

“我为飞羽少爷做事,你敢动我,他不会放过你。”

江虎内心一颤,他非常清楚,以自己通脉境的实力,被废掉一条手臂有怎样的结果……。

“江飞羽?他算个什么东西?”江凡开口间,手中的铁剑已经狠狠斩了下去。

一缕锋芒乍现,快准狠直接斩在了江虎的右臂一处,一刹那间江虎伤上加伤,经脉断裂右臂被废,江虎痛苦咆哮,内心几乎绝望。

“滚!”江凡冷冷开口。

那江虎狼狈逃走,只是,在他几乎消失在江凡视线中时,突然有极度怨恨的声音传来:“江凡,你嚣张不了多久,这几日族内商议罢免你的身份,七长老今日已前去祠堂,将要亲手在族谱上抹去你的族长名号,到时候你连一条狗都不如。”

“什么?”江凡双目爆睁,骤然踏出一步:“谁敢动族谱?”

族谱之上,第十八任族长江凡,是父亲当初亲手写上去的。

有人想动族谱,这不仅仅是在打自己的脸,更是不将父亲这个真正的族长放在眼里。

“凡哥哥你……恢复了?”

芊儿目光复杂,既是高兴,但看到眼前这个与往日完全不同的凡哥哥,又是有些担忧。

听到芊儿的声音,江凡的怒意降下几分,转身过来,深深注视着叶芊儿的双眼:“前几日因祸得福,我受伤那一剑不是坏事,反而让我产生顿悟,重新踏入武道。芊儿,这些年让你受苦了,但从今以后有凡哥哥我在,便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你。”

“真的吗?凡哥哥?”叶芊儿睁大了眼眸,俏脸嫣红。

“我何曾骗过你?”江凡微笑道。

叶芊儿认真和江凡对视,在江凡的身上,她突然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自信,再联系今天的一切,她感觉江凡如同产生了一次浴火重生般的蜕变。

难道,凡哥哥真的是因为那一剑而产生了顿悟?

在武者的修炼之中,这种例子太多了,有人濒临身死,却在极境中顿悟,反而再次涅盘重生,一飞冲天,成为一方霸主,甚至留下亘古神话。

这时,江凡轻声道:“芊儿,这几日照顾我,你也是累坏了,现在听凡哥哥的,先好好休息,我出去一趟。”

“凡哥哥你是要去找七长老吗?你才刚刚恢复到通脉境。”叶芊儿担心道。

“放心吧芊儿,我给他七长老十个胆子,也不敢动我一根手指。这些人野心勃勃,竟想在这个时候将我逐出江氏一族,看来,我去洪荒剑宗前该将一些事情解决了。”江凡轻声道。

安顿好了芊儿后,江凡立刻动身,一路走向江氏一族深处……。

以前的他低调,那是暂时无力,可现在一切都不同,从今以后他不会给任何人将自己踩在脚下的机会。

“江飞羽,江凌,七长老,你父子三人有野心无可厚非,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十六岁之后我自然会给出族长令牌,族长这个破位置谁想要谁坐去,可你们竟然妄图将我驱逐,那就怪不得我不念同族之情了。”江凡心中喃喃,目光愈发冷冽。

看到江凡的出现,很多江氏一族之人膛目结舌,有些难以置信,毕竟几日之前江凡重伤濒死,怎么突然龙精虎猛般出现了?

“他……他要做什么?这是不想活了吗?”很快,有人盯着江凡的背影,露出异色。

江凡竟然走向了内族重地,那可是宗门长老等居住修炼的地方,寻常弟子不允许涉足,否则等于违背族规,必被严惩。

对于江氏一族的形势,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七长老父子三人独大,掌控江氏一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连大长老都要卖其几分面子,尤其这个关键时期,不管七长老的两个儿子谁去洪荒剑宗,剩下的一个必是未来的江家之主。

至于江凡,现在躲起来或许还能多活几日,如此大摇大摆现身,胆敢闯内族,他简直就是主动找死,七长老父子三人肯定要以此做文章。

“他恐怕知道靠着族长余荫,混吃等死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莫不是前去找七长老下跪讨饶去了吧?”有弟子讥讽道。

“你别说,还真有可能……。”

“终于要让他滚了,一个废物为少主多年,本就是我们江氏一族的污点。”

就在这些人议论的同时,江氏一族内族,一座颇为华丽的大殿前。

砰!!!

虚掩的殿门震动,江凡一步踏入其中。

“江飞羽,给我滚出来。”江凡的声音响彻大殿。

大殿中央,一个少年盘坐其中正在修炼,正是几日前一剑将江凡差点杀死的江飞羽,他骤然惊醒,看到江凡之后,脸色霎时间变得无比阴沉。

“你……江凡,你怎么会在这里?”江飞羽在愤怒的同时,又无比震惊。

他知道自己几日前的一剑有多狠,那么重的伤怎么会在区区几日恢复?而且这里是父亲专属的长老大殿,即便其他长老前来,也都需要外面知会一声,常人不经吩咐根本没人敢闯,江凡竟然如此嚣张?

“你什么你?我在这里有问题吗?作为江氏一族族长,我哪里不可去得?”江凡淡淡道:“怎么就你一个人,七长老呢?”

听到江凡询问出七长老三个字,江飞羽似乎想到什么,突然哈哈大笑:“你是听到消息来求情的吗?可惜迟了,父亲大人已经前去祠堂了,估摸着很快就能听到废掉你少族长之位的消息了。”

“我看谁敢动族谱!”江凡说完,眸中寒光一动,顷刻间一拳轰出。

蹬蹬蹬!!!

江飞羽身躯连连退避,被一拳轰退在墙角,气喘吁吁,一股大力透过胸腔进入体内,几乎要窒息。

他感觉到江凡似乎变了一个人,不止伤势尽复,更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强闯长老大殿,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真是无法无天了。

“烈火剑法!”

江飞羽厉喝一声,直接一剑斩向江凡。

这是他最强的一招,有信心直接击垮江凡,这江凡有些邪异,疑似踏入通脉境,但也只是通脉一重天而已,依旧不是自己的对手。

只见江凡变拳为指,右手中指与食指并立探出,当场一指轰向前方。

“找死。”看到这一幕,江飞羽嘴角勾起自信的弧度。

这又不是那种顶级高手之战,在达到修炼的第四个境界:真体境之前,没有人敢用自己的身躯和利刃正面碰撞,那是螳臂当车自取灭亡。

“我看你才是找死。”

江凡声音冷冽,踏出看似简单的一步,却竟然逼开了江飞羽一剑的大半锋芒,同时他的一指以刁钻的角度弹在剑体的侧面。

嗡……,长剑发出一阵颤音!

一股无法阻止的大力沿着剑体逆转而回,强行闯入江飞羽体内。

“你……你怎么可能通脉成功?”一口逆血喷涌而出,江飞羽惊怒交加,前几日他还将江凡随意蹂躏,今天却连一招都接不下。

第3章愤怒的七长老

“我江凡天纵无双,再次通脉成功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

双方对视,江凡的声音仿佛一记铁锤,狠狠敲打在江飞羽的心头,让他几欲窒息。

愤怒之下的江飞羽再次出手,可江凡又是一指轰过来,霸道的力量当场震飞了他手中的剑体,同时又轰入他的体内,江飞羽只感觉经脉阻塞,鲜血、真气流通不畅,竟然根本无法再提起任何力气。

这一刻的他在江凡面前,就如同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早就给你说了,不要那么狂。你们父子三人这几年屡次冒犯我江凡,真当我是随意蹂躏的软柿子?今天我就将你给废了,算是做个了结。”江凡的语气和此地的空气一样冰冷。

“你敢?”

江飞羽握紧了拳头:“你父亲消失了十年,没有人罩着你,你现在恢复了又能如何?依旧翻不起什么浪花,这江氏一族,未来是我们父子三人的天下。”

“有何不敢?”江凡声音未落,就再度打出第三指。

这一指,直接轰击在江飞羽的肩膀之上,一指之力进入江飞羽体内,开始疯狂侵蚀着他的身躯,眨眼间江飞羽瘫软地上,脸色苍白四肢无力,他发现自己的三条大脉全部都废掉了,体内空荡荡一片,没有了任何真气的运转。

江飞羽几乎要崩溃,自己的三条大脉竟然全部破碎,昔日的修炼付诸流水,一切前功尽弃,完全变成了普通人,直到这一刻他都不敢相信江凡胆子这么大。

自己的父亲可是江氏一族七长老,所谓父凭子贵,近几年过来,自己和大哥江凌的实力不断精进之后,导致父亲这个七长老的威势暴涨,隐隐连身份最高的大长老都盖过去,

江凡简直是肆无忌惮无法无天,竟然敢将自己废掉?他简直是在找死。

凄惨而尖锐的嘶吼声不断传出,惊动不少江氏一族弟子,无数道目光冲着内族地界看过来,同时,在那祖宗祠堂内,正在翻阅族谱的七长老脸色骤变,急忙冲出祠堂。祠堂与长老大殿相距不算远,儿子的惨叫声七长老还是听的非常清楚的。

“江凡,你不得好死。”长老大殿中,江飞羽在咆哮。

“江凡?”

七长老听到这两个字,内心更是莫名慌乱,以最快的速度回归长老大殿。

刚刚踏入殿内,就看到躺在地上不断惨叫痛不欲生的江飞羽,他被江凡一脚踩在身上,想要挣扎都做不到。

“飞羽,你怎么了?”七长老怒发冲冠,眼中掠过一抹杀意,急忙冲着前方冲去。

“不想他死的话,就给我乖乖让开!”江凡瞥了赶过来的七长老一眼道。

“狗崽子,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七长老捏紧拳头,但被江凡所震慑,不敢再上前。

咔嚓!!!

江凡狠狠一脚践踏下去,江飞羽的一节腿骨直接碎裂,声音已经痛苦到沙哑无力。

“父亲,杀了他,他将我的大脉废掉了。”江飞羽就此开口,用怨毒的目光盯着江凡。

七长老有些呆滞,直接懵了,儿子在说什么?他被江凡给废掉了?这绝对不可能。而与此同时,在这大殿之外,一些江氏一族高层已纷纷赶来,外面顿时哗然一片……。

江凡,一个被遗弃多年的病秧子,将江飞羽打成这副惨样?

实在太夸张了点,江飞羽可是江氏一族如今后辈中最强的两人之一,但在此时却如同蝼蚁般被江凡踩在脚下,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没记错的话,就在几天之前,江飞羽还差点一剑将江凡给杀了吧?

“执法者何在?将此子拿下打入死牢。”七长老几乎是嘶吼着说出这句话。

顿时便有三道身影出现,正是殿外而来的三个执法者,七长老的话他们还是要听的,如今整个江氏一族之内,七长老不能说一手遮天,但那种情况也不远了。

“滚!”

看着走入大殿的三人,江凡极其冷漠地开口。

他的掌心一翻,就出现了一道令牌:“尔等身为执法者,是要知法犯法,以下犯上?”

“族长令牌?”三个执法者骤然止步,彼此面面相觑,犹豫不决了起来。

所有人选择性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江凡掌控着族长令牌,那是族长身份的象征。不管江凡这些年如何被遗弃,被忽视,但只要族长令牌在他手中一天,那么他的身份便在江氏一族内至高无上。

这些年很多人都曾经想将他踩在脚下,但哪怕几乎要一手遮天的七长老父子三人,也不至于光明正大彻底对付江凡。

“连我的话都不听?”看到江凡手中的令牌,七长老更是气的七窍生烟。

这么多年来江凡手中的族长令牌始终是他们父子三人心中的大石,难以落下,因为江凡掌控族长令牌一天,他们就不能彻底掌控江氏一族。

三大执法者进退两难,一时间站在原地未动,可就在突然间,七长老亲自出手了,一掌朝着江凡的胸膛轰去。

“老家伙,给你脸了?”

江凡狠狠一脚再度践踏下去,几乎将江飞羽踩断了气,凄惨的嘶吼再次出现。

七长老的一掌及时变了方向,狠狠将一侧的桌子拍碎,他怒吼道:“你到底想怎样?”

他再失去理智,也不至于不管儿子的生死,很明显,以江凡现在这种强势的姿态,如果再逼迫他,那就是鱼死网破,江飞羽绝对会死在江凡之前。

“老家伙,这些年为了成为族长,不断排除异己谋夺大权,我江凡可以无视,若是真有能力,江氏一族交给你又怎样?可你为此不惜一切代价,竟然暗中使出手段,各种针对我,想让我死?”江凡冷然开口。

七长老脸色骤变:“你说什么?不要胡言乱语血口喷人。”

“我说什么?你七长老自己心里不清楚?八年前三长老的孙子江融莫名其妙修炼走火入魔,虽然没有和我一样废掉,但从此泯然众人,以后的修炼之路几乎止步。事后没有人多想,但其实上是你指派大儿子江凌暗中出手,才导致江融走火入魔。”

“五年前,我江氏一族执法堂的堂主外出调查一桩事情,却在半路被仇家所杀,正是因为你想要夺取执法堂的力量,安插自己的人手而暗中出卖他的踪迹,导致执法堂主身死道消。”

“甚至,两年前只是一个丫鬟,仅因为说错一句话,就被你一巴掌拍死,死状极其难看。”

……。

江凡紧接着继续开口,连续说出好几件事,最后语气骤然严厉:“老家伙,你的内心野心蒙蔽,胆大通天,还不认罪伏诛?”

“血口喷人,你有何证据?我为江氏一族长老,一心为江氏一族的发展着想,这些年尽心尽力人人看在眼里。”七长老捏紧了拳头,不过,熟悉他的人就会看出此时的七长老分明已经有些不对头。

“证据?我江凡的话就是证据。”江凡强势踏前一步,居高临下看着矮了半个头的七长老。

七长老的情绪似乎有些崩溃,环顾八方,最后看着执法堂在此的一些人道:“都站着做什么?此子胡言乱语,分明已经疯掉了,给我抓起来进行制裁。”

可惜这一刻,哪怕江凡不再表态,也没有任何一个执法堂的人敢站出来,反而是一脸冷漠地看着七长老。

“我看是你自己疯了。”

片刻后,江凡再次开口了:“给你一个机会,在我离开江氏一族之前认罪,若是诚心悔过,念在你昔日也算为江氏一族有功的情况下,可饶恕你一命。”

说完之后,江凡就扫了一眼已经痛苦到晕厥过去的江飞羽,继续道:“忘了告诉你,江飞羽的伤,别说整个江氏一族,哪怕是这六域之一的剑域内,也只有我江凡能治。机会给你了,自己看着办。”

此时,很少出现的大长老也是来到了此地,进入大殿后并未理会七长老,而是有些欣慰地看着江凡:“终于长大了。”

“见过大长老!”江凡拱手开口,脸上也是出现了一抹笑意。

在这江氏一族之中,除了芊儿那丫头之外,如今也就只有这大长老对自己不错了。江凡今天如此强势,并非没有打算,他搞出这么大阵势,就为了吸引所有人前来,包括大长老在内。

有大长老在此地的话,就算七长老再强势,一日未曾执掌江氏一族,就一日不敢真正挑战大长老威严,不敢对自己彻底出手。

“江凡,你今天所说的,都是真的?污蔑家族长老是大罪。”大长老突然开口道。

“是真是假,现在不用评判,我说了会给他七长老一个机会。”江凡说完,便对大长老道:“大长老,我们走吧,我有很多事情要向你请教。”

“好!”看着一脸自信的江凡,大长老点了点头。

随着江凡和大长老的离开,此地炸开了锅,不止是因为今天江凡的姿态,还有,如果江凡所说一切为真,那么七长老实在是罪不可恕,这种人还妄图成为江氏一族之主,简直是痴心妄想。

大家都不是傻子,江氏一族虽然不可一日无主,迫切需要一个新的族长,但也不能让一个心狠手辣刚愎自用的人当族长。

砰!!!

突然,大殿被关闭,将众人阻绝在外,七长老开始安心探察儿子江飞羽的伤势。

“什么?三条大脉尽毁?”不久之后,七长老骇然失声。

剑荡八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剑荡八荒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剑荡八荒小说全文

上一篇: 《项氏》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项空山)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