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无敌修真宗师》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江无尘孟幽若)

2019-06-12 13:24:30来源:zzy作者:龙门

《无敌修真宗师》是龙门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江无尘孟幽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三年前,他曾经自诩为天下第一纨绔,依仗不俗家世,将一切玩弄于股掌之中,游戏人间,纵横都市,将一切不服踩在脚下。直到后来惹出了滔天大祸重压之下,他被迫远离家门,却不料遭人陷害,被逼跳海身亡,魂入地狱。三年之后,他历经刀山火海,打败十殿阎罗,战平五方冥帝,爬出地狱

《无敌修真宗师》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江无尘孟幽若)

无敌修真宗师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重出地狱

东海,黑夜。

全身湿透的江无尘,迈着沉稳的脚步从海中走出,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破旧的短裤,湿淋淋的头发贴在头皮上,身子微微有些佝偻。

呼哗。

身后一个巨浪重重拍击而来,江无尘宛若铁塔般伫立。随着他每一次呼吸,六块腹肌的线条都变的更加明显一些。

他拳头紧握,匀称的手臂上肌肉绷紧,一双眼睛中时刻闪烁着寒星般的冷芒,“终于上来了……”少年抬起头望着远方黑云笼罩下的城市,“我江无尘在地狱十殿轮回折磨三百年,终于回来了……”

前世过往,犹如过眼云烟,飞快的在江无尘脑海闪过。

“这一世,恩怨情仇必算个清楚,等着吧,你们让我江无尘付出的代价,我必十倍,百倍讨要回来!”转过头,江无尘看向东海深处。  

卡啦啦。

远空一道闪电落下,扭曲的紫色电光,照亮了半个夜空,也照亮了江无尘那苍白的面容。

从海上游回来,近乎耗尽了他的体力,戴安娜热带风暴来袭,大雨瓢泼,江无尘远离海边,快步朝海川市区跑去。

海川海边酒吧一条街,热带风暴影响到了这里的喧闹,此刻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加上下起了雨,街头没什么人。

美人鱼酒吧门口,一个长发女孩忽然窜了出来,弓着腰哇哇大吐,雨水打湿了她的衣服,将那美丽的腿部弧线勾勒出来。

“车钥匙呢?我的车钥匙怎么没了?没了,就没了,老娘……不稀罕!”

女孩站了起来,长发随意拨到脑后,一步三晃,朝不远处的公交站牌走去,放肆的笑着,“分手就分手,霍克己你以为你是谁?追求我的人多着呢,没有你,我会活的更好!嘶,好冷,好……好晕啊。”

女孩一步三摇往前走着,后面跟着一辆黑色的宝马,醉酒的女孩根本没有注意危险的到来。

她走到公交站牌处坐了下来,依靠着栏杆,终于坚持不住,陷入了昏迷。

黑色的宝马等了几分钟,车门打开,两个面容猥琐的青年跳下车,“唐温如这小妞果然不一般,一掐都能出水,‘脚毛’那家伙没骗我,先好好玩两天,然后在给她老子唐金成打电话,敲他几千万。”

两人将女孩塞入车中,准备开车离去,司机抬头通过挡风玻璃,看见前面雨幕中,站着一个少年,这少年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破短裤。

“我擦?”开车的猥琐男子刚刚启动,猛地一脚刹车。

后排搂着唐温如的男子,一头撞击在副驾驶车座上,破口就骂:“你他妈怎么开车的。”

“不是啊浩哥,你看前面站着一个裤衩男。”司机连忙抱歉。

后排的留着小胡子的男子揉揉额头,皱眉往前看,自动感应的雨刮器呼呼飞转,将挡风玻璃上的雨水扫去。

鹰眼车灯照耀下,清晰的看见站在车辆前面的江无尘。

“我曰!这裤衩男是他妈谁啊?我刘浩在海川已经够猥琐了,麻痹的,这孙子比我还猥琐,台风暴雨夜玩裸奔?”小胡子惊道。

司机将车窗降落,“哥们,你真牛逼,哪来的?”

江无尘拧身走到驾驶位置,面容冷漠,带着一股寒风,“地狱。”

后排的小胡子咋呼道:“地狱你妹,傻逼吧,在这里裸奔?草泥马,滚,好狗不挡路啊!”

司机目光冷厉下来,似乎从江无尘身上感受到了一抹危机,从怀中拽出了一把锋利的黑色军刺,“还需要我重复一遍不?”

江无尘摇摇头,一把薅住了猥琐男子的头发,硬生生将他从车窗拽了出来,砰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上。

“擦!不是吧?”小胡子咋舌,“阿刀,出手教训他。”

司机从地上爬起来,猛然间闪电出手,一刀扎向江无尘,他出手很快,宛如毒蛇吐信一般。

便在这时,车辆后排中,蜷缩在小胡子怀中的唐温如,微微睁开了眼皮。

江无尘面容淡漠,身体跳跃,腾空而起,三百六十度旋转后摆腿扫踢出去,正中司机脸颊。

啪。

司机顿时口歪眼斜,两颗带血的槽牙飞了出去,鼻孔也喷出血来,越过宝马车,飞了出去,重重摔在路边,陷入昏迷。

“咕嘟。”

后排的小胡子吞咽下口水,刚才他可没开玩笑,开车的司机可是真正的兵王,曾经一个人对战四个持刀汉子不落下风,外号军刀。

也正是因为这样,小胡子刘浩才将面容猥琐,实际上身手不俗的军刀收在身边,平常耀武扬威,打架斗殴,一般没输过。

没想到,面对眼前的裤衩男,军刀竟然被人家一脚秒杀。

那一记腾空旋转后摆腿,看上去是那样的风骚,动作干净利落,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江无尘漠然的走到车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砰的一声,将车门关上。

小胡子拿出一叠钞票,足有七八千块,“朋友,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海川刘浩,不知朋友尊姓大名?”

“钱留下,脱衣服。”

“呵呵,朋友,听你口音不像是海川人,不过不要紧,海川酒吧街这一带,是我罩的,你可以打听一下。”

“脱。”

“不给面子?”小胡子面容冷了下来,忽然伸手从后腰摸出一把改装的气动手枪。

江无尘目光闪过一丝阴冷,猛地出手一抓。

小胡子只觉得眼前一花,手中的枪支已经落到了江无尘手中,只见他飞快的将手枪拆成一堆零碎,气罐、钢珠统统散落在车中。

遇上高人了,小胡子心头一颤,额头上冷汗冒了下来。

“脱衣服,最后重复一遍!”

“好好。”小胡子吸了口气,连忙伸手摸向唐温如。

“是你的!”江无尘漠然的道。

“呃?朋友,我欣赏你,但我喜欢女的,这个……绝对极品,你先来。你别瞪我,靠,我说了,我不是gay!”

砰。

江无尘甩手一耳光抽了过去……

半分钟后,小胡子被扒了个精光,鼻青脸肿的从车上滚了下来,黑色的宝马530咆哮起来,飞驰而去。

“曰啊!老子的阿玛尼,还有老子的宝马,还有……唐温如。”小胡子疼的龇牙咧嘴,眼泪冒出来,“不管你是谁,如此羞辱老子,只要你在海川,老子掘地三尺也要找出你。”

第二章三年之耻

大雨瓢泼,远处雷声滚滚。

黑色的宝马车停靠在海川一片高档小区前,江无尘身上穿着小胡子的衣服,八千块也塞入自己口袋,微微回头,后排的唐温如已经隐隐苏醒,脸上带着惊恐和不安。

“我到了。”江无尘淡漠的道,随后从副驾驶储物盒中拿出了一把雨伞,打开走向雨中,很快便消失不见。

车内只剩下唐温如一人,此刻的酒醒了三分,刚才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她飞快的从车上下来,望着江无尘的背影大喊:“喂,你叫什么?”

可惜,狂风大雨中,已经没有了江无尘的影子。

唐温如松了口气,颇有些失落,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这是……哪啊?”脑子生疼,那股眩晕感又来了。

好在手包还在车里,里面有手机。

唐温如连忙拉开车门,拿出手机,上面有十几个父母的电话,还有保姆、保镖们的,唐温如顿时泪如雨下,第一个给自己的父亲回拨了过去,“爸爸,呜呜呜……”

……

这片小区的名字叫做华侨城,定义为高档住宅,内部人车分流,会所、幼儿园齐全,全部是一百五以上的大户型,房价在海川也是首屈一指。

江无尘走进这片小区,来到了十七号楼前,抬脚走了进去。

“三年了,不知道钟伯是否还住在这里。”

自从三年前离开,江无尘头一次从天台山回来,心头莫名有些紧张。

电梯打开,他走了出去,按动门铃。

足足过了半分钟,房门打开,开门的是个女孩,穿着睡衣,睡眼朦胧,抬头望着胡子拉碴,形象落魄的江无尘,吓了一跳,“我擦,你谁啊?”

“我找……钟和山!”江无尘声音有些沙哑的道。

“找错人了!”女孩不耐烦的道,就要关门。

房间里面一间卧室的门忽然开了,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穿着背心短裤冲出来,“少……”少爷两个字终究是没说出来,老者情绪激动的望着江无尘。

“钟伯。”江无尘沙哑的声音喊了一声。

“嗯。”老者用力点点头,眼眶通红,随后对女孩道:“蓁蓁,你回去吧,他是找爷爷的。”

“啊?哦。”女孩点头,眼神不善的上下打量了江无尘一番,走进了自己房间。

钟伯拉着江无尘回到自己卧室,将房门关上,“少爷,三年了,我一直在等你。”

三年前,江无尘惹下滔天大祸,无奈之下,从齐州前往天台山避难,当时江家已经被众多高手围住,是钟伯拼的重伤,杀出重围,护送江无尘出来。

他将江无尘送到天台山之后,便在海川隐居下来,躲避江家的仇家,保守江无尘在东海天台山的秘密。

当初,江无尘曾经说过,有朝一日,他成为尊者,必下山寻找钟伯,一起杀回齐州。

虽然那时候江无尘连一点武修的皮毛都不懂,但钟伯却坚信江无尘能够成功,就因为他是江宗成的孙子,江北军的儿子。

三年过去了,江无尘回来了。

不过钟伯并未从他身上感受到任何尊者的气息,望着江无尘苍白消瘦的面容,钟伯有些激动的道:“三年了,少爷,你受苦了。”

江无尘苦涩一笑,“很遗憾,我还……未能达到尊者,只是一名武师。”

钟伯惊叹的道:“三年时间便到达了武师境界,少爷,你了不得呀!你可知道,老钟我从开始武修,到成为武者花了多久?七年啊!江老爷子不收我当入门弟子还是有原因的,我如此愚笨……呵呵呵。

七年时间,我才感悟到内气所在。又过了十年,我才勉强从一名武者成为一名武师,直到今日,我才站在武师大圆满境界!三十岁开始武修,今年老钟六十二,一共花费了三十二年时间!你只用了三年,便成为武师?实在……让我汗颜。

少爷将来一定能有所成就,想来在三十岁前,便能成为宗师,甚至……是尊者。江家的荣耀,需要你来证明啊!只是……少爷,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说到这里,江无尘不由得捏紧了拳头,“林染、齐州十几个家族联合天台山飘渺宫诬陷我偷了他们的东西,一路追杀,逼迫我跳下天台山悬崖……”

“什么!”钟伯顿时大怒,“他们……太无耻了,这帮人当真要赶尽杀绝吗?三年前江家为了平息这场风波,拿出了百亿资产,让出了几十份产业,江老爷子甚至连最珍贵的水灵丹都拿了出来……双方签订停战协议,互不追究责任,他们竟然在背后还暗下毒手?”

江无尘苦涩一笑,“规则只是有实力的人制定出来约束弱者的,一纸协议而已,认真的话,我们就输了。”

“少爷……”钟伯牙齿咬的咯嘣直响,“老钟陪你杀回去!让他们血偿血还。这条命当年是江老爷子救的,三十年前就该死,白活三十年,老钟赚够了。”

江无尘道:“钟伯,稍安勿躁,当年我被齐州十几个家族逼迫离开,而今,便要让他们列队匍匐在地上,恭迎我江无尘归来!”

“少爷,相信老爷子看到那一天,一定会深感欣慰。”

“三年了,可有我江家的最新情况?”

钟伯面带唏嘘,小声道:“这三年来,我虽然隐匿在海川,不过对齐州的事情也一直在关注,三年前,江家让出大量产业平复危机,江老爷子受伤,而今整个江家只是依靠着一两个产业……苟延残喘,听说,江老爷子找了很多名医,伤势终究不见好转,江家彻底沉沦。

另外,三年前齐州十几个大小家族同盟有了巨大的发展,当年齐州以孟家为主,而今孟家远离齐州,前往京城。

这十几个家族同盟便以王家为首,组成了一个天盟峰会,左右齐州的经济、江湖命脉,势力十分庞大,就算是京城的四大家族,对他们也不敢小觑……”

“呵呵呵。”江无尘冷笑,“他们越强大,我便越高兴,如果弱的好像蝼蚁一般,我此次回来,便没有了意义。

钟伯,此次回来,天台山飘渺宫,以及林家和这个天盟峰会所有的家族,都以为我江无尘已经死了。在足够强大之前,我们做一切事情,都需要低调……”

“老钟懂得。”钟伯道:“少爷有任何事情需要老钟做的,老钟定当全力以赴。”

“为了不引人注意,我需要一个合法身份……”

钟伯道:“这好办,海川便是老钟的老家,在这里老钟多少还有些人脉,明日便去帮助少爷办理,从今以后,少爷住在这里便是。

只是,外面那女孩,乃是老钟的孙女钟蓁蓁,她并不知道少爷与老钟的关系,江湖事,老钟也不希望她参与,所以在她面前,老钟若直呼少爷名字,还请少爷恕罪。”

“钟伯,你我情同父子,直呼我名字在正常不过了。”

钟伯激动的点点头,“少爷,你变了,三年前的你,可不是这样。在齐州,若有人对你稍有不敬,便会被拔齿割舌……”

第三章好尴尬

两人又说了一些话,江无尘对海川的情况有了一些了解,天将亮的时候,才去另外一个卧室休息。

江无尘盘膝坐在床边,安静的感受自己这具身体,他虽然复活,但灵魂脱离本体三百年,需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

对于现在这具身体,江无尘还是比较满意的,三年的苦练并未白费,比起三年前,简直可以用脱胎换骨来形容。

不过和在地狱受尽苦难的磨练比起来,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临死前的那一刻画面,在一次在江无尘脑海中闪烁起来,他永远也不会忘记,跳入冰冷海水中,那种窒息致死的冰冷感觉。

没人想死,被迫跳下悬崖也是无奈之举,江无尘做过抗争,最终还是淹没在了无情的大海之中。

他被淹死了,就是今晚。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亡之前的痛苦和恐惧。

魂入地狱之后,江无尘由于前世纨绔,犯下不少恶事,包括强暴……所以在地狱中他受尽了十殿阎罗的折磨。

北阴大帝曾对亿万鬼魂许下承诺,但凡有能击败十殿阎罗,战平五方冥帝者,便可通过轮回道死而复生,成为地狱话事人。

这种死而复生,并非投胎转世,而是真正意义上的重生。

为了这一句承诺,江无尘开启了疯狂的魂修模式,三百年时间,他经历了怎么样的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好在,最后的结局是圆满的。

他复活了,同样是在今晚。

今晚,江无尘注定无眠,三百年地狱生活,宛若南柯一梦。

……

次日一早,钟伯早早出门去了,今天是星期天,钟蓁蓁不上课,加上昨天半夜被一个倒霉催的吵醒,睡到很晚才起来,她习惯了穿着睡衣出来上厕所,也不关门,而厕所和客厅正好对着。

钟蓁蓁坐在马桶上,睡眼朦胧,睁开耷拉的眼皮,看见正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身着黑色衬衣的男人。

此刻江无尘也睁着眼睛,直勾勾的看她。

“啊!”

钟蓁蓁吓了一跳,顿时从马桶上站起来,好在睡衣够长,遮住了身体关键部位,“你……你你。”旋即砰的一声,将厕所的门关上了。

“太可恶了,直勾勾的看老娘放尿,卑鄙无耻的大色狼,哼,真是的,家里有这么个人,爷爷也不跟我说一声……”钟蓁蓁方便结束,气呼呼拉开门,准备好好奚落江无尘,却发现沙发上已经无人了。

“我擦,老娘学习压力太大,不会是神经衰弱,看花眼了吧?”钟蓁蓁挠挠蓬乱的头发,然后每一个房间查看一遍,都没有人。

“难道……真的是幻觉?”钟蓁蓁走到客厅阳台,昨夜一场台风,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她住在七楼,但前面是一排排独栋别墅,并不遮挡,放眼能看见远处的东海,秋水共长天一色,蔚蓝蔚蓝的。

“洗个澡,换件衣服,然后去逛街,晚上在敲诈李佑都那个死结巴一顿……嘻嘻嘻。”钟蓁蓁跑进洗漱间关上房门,舒舒服服洗了个澡,“我擦,忘记拿衣服了,爷爷应该没回来。”

钟蓁蓁想着推开了洗漱间的房门,先探头看了一下,确认外面没人,旋即拖拉着拖鞋,飞快的往卧室奔跑。

刚刚跑到一半,客厅的门哗啦一声开了。

钟蓁蓁回头,但见刚才那位身穿黑衣的男人,手里提着几个塑料袋站在门口,有些失神和惊愕的看着她。

“啊!!”

春光乍泄,钟蓁蓁惨叫一声,捂着光溜溜的身体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江无尘无奈的苦笑,稍有尴尬,“住在这个小房子着实不方便。”关上房门,江无尘将早餐放在桌上。

钟伯临出门的时候,将钥匙给了他,江无尘起来无事可做,坐在沙发发呆的时候,看见钟蓁蓁披头散发,女鬼一般出来,本想喊她一声,又担心会惊扰到她。

结果这小妞尿尿不关门,被江无尘给看了。

江无尘觉得对方是女孩子,还是钟伯的孙女,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所以便出门买早餐去了。

结果一回来,又看见了那无比香艳的一幕,钟蓁蓁身材很好,个头在一米六八左右,虽然只有十八岁,但已经发育的初具规模,关键是处子出水芙蓉,那一抹纯洁的美丽,最为动人。

钟蓁蓁卧室门砰的一声,被重重拉开,她穿着一件白色印有哈喽kitty图案的T恤,短短的牛仔热裤冲出来,头发还湿淋淋的,随着她从江无尘身边经过,还有一股好闻的香味。

房门被打开,钟蓁蓁指着外面,怒气冲冲的对江无尘道:“不管你是谁,马上,从我家里滚出去!get out!”

江无尘并未理会,只是将早餐的粥盒打开。

“擦,不理我?没听见老娘说话?啊!让你滚啊,色狼,我数到三,马上走,否则小心姑奶奶的拳头。”钟蓁蓁气的咆哮,大早上的,被同一人看了放尿又看洗澡,她冰清玉洁的身体,可从未任何一个男人看过,任谁都得气的火冒三丈。

而且钟蓁蓁可不是一般的女孩,虽然从小没有父母,还被爷爷寄养在亲戚家中,不过自幼练跆拳道,前几天还拿到了黑带。

这一刻眼看着江无尘依旧不理会她,而且还坐下来兀自吃喝,一阵抓狂,“咿呀!让你看看姑奶奶的厉害!”说着扭腰展胯,猛地踢出了一记高扫腿。

雪白的大长腿从江无尘眼前飞过,落地之后,又拧身一个后摆腿,大腿一开一合,春光无限。

江无尘一手拿着筷子,另外一手捏着油条,眼神有些木讷的看着她。

“哼哼,被姑奶奶震住了吧?服了吧?姑奶奶可是跆拳道黑带!马上从我家里滚出去……”她伸手指向门口,却看见钟伯黑着脸站在那里。

“呃啊!”钟蓁蓁吓了一跳,“爷爷,你走路怎么没有声音啊,吓死我了。”

“大姑娘家,不懂礼仪,衣不遮体,蓬头垢面,吆五喝六,成何体统!”钟伯阴沉着脸训斥。

无敌修真宗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敌修真宗师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无敌修真宗师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