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逃婚娇妻闯入怀(安幕然周奕安)在线阅读完整版

2019-06-12 15:29:20来源:SC作者:叶子

《逃婚娇妻闯入怀》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里有!小说《逃婚娇妻闯入怀》主角是安幕然周奕安,逃婚娇妻闯入怀主要讲述:她不过是逃个婚,就在路边捡了一个便宜男神老公。 不但基因好,有钱,还体贴关心人。 只是,关心人的方式有点特殊。 没事就和她谈事情,一来二去,她就成了两个崽子的娘亲。 情况有点不太对,她是不是太后知后觉了。

逃婚娇妻闯入怀(安幕然周奕安)在线阅读完整版

逃婚娇妻闯入怀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长相俊朗的男人

  婚礼现场,闺蜜竟然抢走了自己的未婚夫。

  冲到大街上的安幕然随便上了一辆车子,对着司机低吼一声:随便带我到哪里,只要能离开这个地方!

  但是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司机的回复。

  安幕然顿觉火大,刚想再吼一声,却猛然发现周围的氛围有些不对。

  这辆车子显然不是一般的出租车的样子,内里奢华宽敞,座椅柔软舒适,一看就是一辆豪车!

  而且她的身旁似乎还坐了个男人。

  安幕然瞬间愣住了,肯定是自己刚才浑浑噩噩上错了车子。

  她僵硬地侧过脑袋向身旁的人看去,首先入眼的是两条被深灰色西装裤包裹的笔直长腿,顺着长腿一路而上,安幕然便看到了一张几乎完美的面容。

  这是一个长相俊朗的男人,五官如刀削般精致,面容白皙,线条柔和,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高贵的气质。

  此时,男人一双如墨的眸子正戏虐地盯着安幕然。

  安幕然的心猛得漏跳了半拍,看着男人的脸竟一时回不过神来。

  直到男人淡漠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到我面前投怀送抱的女人不少,倒是没见过这么胆大的。

  男人的目光落在女人一身白色的婚纱上:居然直接穿着婚纱来了。

  听男人这么一说,安幕然终于回过了神,她有些不服气地嘟了嘟嘴:你别胡说,我,我只是上错了车子。

  男人明显不相信女人的话,抱臂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说实话,女人的脸上虽然画着浓妆,但妆容一点都没有将她的优点显现出来,反而将她的缺点无限放大,实在是有够丑的,不过她的身材倒是很好,让他也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发现男人的目光停在了不该停留的地方,安幕然只觉得脸上一热,立即怒视着面前的男人,低吼一声:流氓!说罢,便欲下车逃走。

  但还没打开车门,车门就被自动反锁上了。

  安幕然的心猛得一提,有些慌张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你想干什么!

  怎么,你是在和我玩欲擒故纵吗?男人嘴角微微勾起,但眼中却冰冷一片。

  都说了没有,我真的是走错了车子!安幕然直接翻了个白眼,是不是长得好看的男人都这么自恋?

  她的话刚说完,下巴突然一紧,一只纤长白皙的手已经将她的下巴紧紧捏在了手中,男人认真看了她的脸好一会,才道:这样吧,你的长相很符合我家长辈的要求,既然你这么有诚意的穿着婚纱来,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娶了你。

 

第二章 花枝招展

  那日之后,安幕然便成为了周奕安的未婚妻。

  之所以答应嫁给周奕安,完全是出于一纸协议。

  那天在安幕然误打误撞上了周奕安的车子之前,周奕安接到了一个说他爷爷周雄义病重的电话,周雄义平时最疼爱的孙子便是周奕安,所以如今人将西去前,最不放心的也是他,希望周奕安不要再游戏花丛中,可以找一个稳定的妻子结婚生子。

  周雄义的思想比较传统,不喜欢周奕安和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在一起,反倒喜欢朴实平庸,家庭关系简单的,这样婚姻关系才能长久,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妻子会红杏出墙。

  周奕安本在发愁从哪里找个像爷爷口中所说的女人,正好安幕然自动送上了门。

  这个女人长相被一堆劣质的化妆品化得跟个鬼一样,符合爷爷长相平庸的要求;身上的婚纱看起来也不值钱,符合爷爷生活朴实的要求;至于家庭关系简单,从上车开始周奕安便注意到了女人的一双眼睛,格外的明亮清澈,拥有这种眼睛的人,家庭关系应该也不复杂。

  样样都符合爷爷的要求。

  所以周奕安开口便说要娶安幕然。

  至于安幕然为什么会答应周奕安的要求,是因为她知道了这个男人的身份——周氏财团的二公子。

  并不是因为她贪慕虚荣,而是因为江尹鑫所在的安云集团隶属周氏财团,基本上可以说是依仗周氏财团而活,安云集团和周氏集团相比较简直差了一整个银河系,如果她成为了周氏财团的媳妇,便可以好好报复江尹鑫和白苏沂,将他们彻彻底底地踩在脚下。

  两人各有所图,所以便在协商之后一拍即合,签订了结婚协议,结婚只是形式上的,婚后双方互不干涉,只要不做出太过分的事情就行。

  安幕然对着镜子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提着婚纱的长裙摆向外走去。

  礼堂内,镁光灯绚丽的光彩聚集在长长的走道上,新郎周奕安挽着新娘安幕然一步一步地走向最中央的舞台。

  这次的婚礼,安幕然并没有叫自己的亲朋好友,连父母都没有通知,所以女宾的席位上空无一人,而周奕安也似不想大肆宣扬,除了来了周家的几个长辈外,并没有什么外人。

  整个婚礼,两人完成得都很机械化,甚至连交流都少之又少,毕竟对他们来说对方都只是只知道名字的陌生人而已。

  晚上八点半左右,婚礼终于结束。

  安幕然长吁了一口气,本想回去好好睡一觉,但周奕安却带她来到了位于安林市富人区的私立医院鸿音医院。

  豪华单人病房内,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虚弱的躺在病床上,眼睛半阖着,像是随时都会睡过去一样,但他却强打起精神问道:奕,奕安,这就是我孙媳妇吗?

  周奕安此时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玩世不恭的模样,暗黑的眸子里满是温柔。

  是的,爷爷,就是她,我们才举办过婚礼就过来了,你可还满意?

  安幕然闻言,赶紧上前一步,握住了老人骨瘦嶙峋的手,刚才在进医院前,她和周奕安就约定好了,要在老人面前好好表现一下。

  本来安幕然只是打算随便应付一下,但看着此刻老人和蔼的面容,不禁想起了自己逝去的奶奶,眼中倒是多了一丝真情。

  爷爷,我就是您的孙媳妇。安幕然扯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有些心疼地握紧了老人的手。

  一旁的周奕安看见安幕然的模样,心里冷嗤了一声,心道这个女人演技倒是甚好。

  但他又仔细看了看她一双清澈得不含一丝杂质的眸子,又觉得不像作假,不禁有些愣神,这个女人依旧一张画得乱七八糟的脸,和这双异常漂亮的眼睛真是一点都不配。

  今天的婚礼他并没有特别重视,只是叫人送了件昂贵的婚纱送去,其它的都是安幕然自己解决,果然不出所料,她全身上下,只有傲人的身材能夺人眼球,那张脸依旧像初见时一样惨不忍睹。

  周奕安皱了皱眉,心中不禁升出一个奇怪的想法,也许这个女人长得并不丑,只是让她自己糟糕的品味给毁了。

  就在他思考间,周雄义不知道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突然轻笑了起来,像是很开心的样子。

  而一边的安幕然也弯了眉眼,嘴角扬起一抹甜甜的弧度。

  周奕安一愣,竟然觉得这一幕异常温馨,而女子的模样也十分可爱。

  他扯了扯嘴角,笑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好笑的事情?

  安幕然抬头调皮地向他眨了眨眼睛:不告诉你。

  周雄义也附和道:对,这是我和孙媳妇的秘密。

  周奕安有些无语了,这个安幕然对付老爷子可真有一手,这才多长时间就把自己排除在外了,要不是派人调查了她清白的家世,他可真怀疑她接近他另有目的。

  周奕安不禁又将目光落在安幕然身上,这一看连他自己都未发觉竟然看出了神。

  窗外的夜色越来越沉,安幕然和周奕安嘱咐老爷子早点睡觉后,便退出了病房。

  病房外的走廊上,周奕安挑眉看向身边的女人:你表现得倒是不错。

  谢谢夸奖。安幕然耸了耸肩,其实刚才对待周雄义她还真没怎么刻意表现,完全是出于真心,你爷爷人不错,我也挺喜欢的。

  周奕安没说话,静静地打量着眼前的女人,似是在看她说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

  直到一道尖削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哟,这不是二弟吗?二弟倒是孝顺啊,这新婚之夜不去和新娘子共度良宵,居然过来看老爷子。

  来人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穿着昂贵的修身套裙,完美地勾勒出女人的傲人身材,妆容精致,一头栗色波浪长发随意地披在肩上,妩媚而妖娆。

  而女人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和周奕安长得倒有几分相似,但却没有他英俊,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眼镜下的眸子带着一股让人不适的阴沉。

  这两人正是周奕安的大哥周奕辰和大嫂佘玉丽。

  周奕安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头,但很快他就无所谓地笑道:哪有大嫂孝顺,我听说你前两天还在夏威夷度假,居然忙里偷闲赶回来看爷爷了。

 

第三章 进行人身攻击

  佘玉丽的眼睛微微眯起,自然明白周奕安语气中的挑衅,但她也不发作,而是将目光转向了周奕安身边的安幕然,嘴角慢慢翘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周氏财团的二公子传过绯闻的女人无数,哪一个不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可是到最后他居然娶了一个看起来土里吧唧的丑女人。

  我现在算是明白二弟为什么不愿回新房度良宵了,原来啊是因为佘曼丽扭着纤细的腰肢,一步一步走到安幕然的面前,用恰到好处的声音俯身在安幕然的耳边说道,声音正好可以让一边的周奕安也听见,娶了一个丑妇。

  说完,佘玉丽便自顾自地娇笑起来。

  她身后的周奕辰也不说话,只是任由着自己妻子胡闹。

  安幕然即使再傻,也能看出周奕安同他大哥一家似乎关系不好,但他们吵他们的,凭什么把她一个无辜的人拉入战火之中。

  而且面前的女人还对她进行人身攻击!

  那日被自己闺蜜白苏沂辱骂的画面再次在安幕然脑际浮现,安幕然只觉得自己委屈的想哭,身体也禁不住颤抖起来,就在她要爆发的上一秒。

  一双温暖的手突然将她的肩膀紧紧揽在了怀中。

  此刻,周奕安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无所谓的戏虐表情,而是闪过一抹不悦,不知为何,听到安幕然被佘玉丽这样侮辱,他就是觉得非常不爽。

  大嫂,每个人的品味不一样,像你这种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女人我还真是一点都瞧不上。

  此言一出,佘玉丽的脸色瞬间一阵青一阵白,她身后的周奕辰也沉了脸色。

  佘玉丽正要发作,周奕辰却突然上前一步,制止道:好了,我们快进去看爷爷吧。

  说罢便拉着女人往病房走去,走之前还不忘回头打量一眼安幕然,眼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待两人走后,安幕然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还半倚在周奕安的怀里,连忙红着脸将某人狠狠推了开来。

  周奕安猝不及防,被安幕然推得一个踉跄,有些好笑地说道:好心没好报,我帮了你,你还推我。

  哼,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被人侮辱,你帮我也是应该的。安幕然话语中虽然有些不领情,但她的心里还是对周奕安有些感激的,其实周奕安刚才完全可以放任不管,他们两本来也就没有真正的感情。

  沉默了一会,安幕然还是小声说了一句:谢谢你了。

  此时,周奕安已经大步朝着鸿音医院的大门口走去,男人英挺的背影在月光柔和的光线下显得异常柔和。

  他的嘴角微微一扬,虽然听到了安幕然的话,但还是假装听不见地啊?一声。

  安幕然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提高了声音大喊了一声:谢谢。

  但由于力道没有控制好,声音有点过高,周奕安价值五千万的豪车直接响起了报警系统。

  周奕安抽了抽嘴角,这个女人爆发力还真是惊人。

  折腾到将近凌晨十二点,两人才终于到了家,是周奕安买在新城区的一处豪宅。

  一进房门,安幕然就很自觉地挑了一间最小的房间,对面前的男人说道:那个,周奕安,我以后就睡这间房间,大卧室留给你。

  周奕安挑了挑眉,并没有回答,只是将自己常用的笔记本电脑拿过来直接丢在了床上:我睡这里。

  安幕然以为周奕安想要和她睡在一间房间,立马火大地红了脸:不是说好了,我不用履行作为妻子的义务吗?我们只是形式上的夫妻!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说我睡这间房间,你随便睡哪里。周奕安随手解开了衬衫的两粒扣子,看似随意,却更具诱惑。

  安幕然低下头,有些尴尬道:不用,你是这里的主人,我应该睡最小的房间。

  我是男人,你是女人。周奕安语气淡淡,却透着不容置疑的气场,我不希望我们相处的第一天就因为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争吵。

  安幕然看着周奕安有些不耐烦的神情,终于不说话了,缓缓挪着步子朝着门外走去,但刚走到门口,她又有些犹豫的回头道:周奕安,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周奕安疑惑地皱了皱眉:什么问题。

  那个我是不是真的很丑?犹豫了很久,安幕然终于鼓足了勇气问出了这句话。

  说实话,她以前真的没有觉得自己丑,上高中时还经常有同学给她写情书,只是和江尹鑫在一起之后疏于保养,皮肤变得越来越差,为了掩盖瑕疵,她特地向好友白苏沂学了化妆,白苏沂也教会了她一个适合她的妆容,所以一直到今天,她都还在按照白苏沂教她的方式化妆,连平日的服装搭配都是白苏沂帮她挑选的,因为每次她按照白苏沂教的方式打扮,都能得到男友江尹鑫的好评,所以她也异常信任白苏沂。

  但自从那次婚礼被白苏沂大骂后,她就开始变得没有信心了,而今天又被周奕安的大嫂嘲讽了一番,更让她意识到了一些问题的严重性。

  只见周奕安走到安幕然的面前,静静地看了她好一会,眸中有一丝戏虐,也有一丝严肃。

  安幕然咽了口口水,本来还抱着男人和女人的审美有时候不一样的侥幸心理,期待着周奕安的答案,但周奕安的一句话直接将她瞬间打入了地狱。

  安幕然,说实话,你的模样真的是惨不忍睹,尤其是脸上的妆容,简直跟个鬼一样。

 

第四章慌慌张张

  安幕然咬了咬唇,作为一个女人,被一个人,尤其是一个男人如此不客气的说丑,任谁都接受不了。

  她一对清朗的眸子里瞬间有了湿意。

  周奕安看见安幕然的模样,心头莫名涌上一阵烦躁,他不喜欢女人哭,以前只要有女人在他面前哭,他一定会掉头就走,但今天看着面前的女人,却破天荒地安慰道: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可能你的妆容并不适合你。

  安幕然点了点头,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知道了,不打扰你了,我去睡觉了。说罢,便疾步朝着卫生间走去,慌慌张张的模样全部都落入了身后男人的眼睛。

  卫生间内宽敞明亮,比安幕然见过的任何一间卫生间都要奢华,但她并没有欣赏的心情,只是一眨不眨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镜子中的女人头发高高盘起了一个老气的发髻,妆容浓郁,脸上擦了厚重的粉底,烟灰色眼影,再加上夸张的眼线,看起来就像一个站台小姐。

  安幕然越看越生气,她以前怎么会顶着这副鬼样子活了那么多年,而且还自以为是的认为挺美?

  想到这里,安幕然只觉得心里怒火中烧,随手拿起手边的一样东西,狠狠朝着镜子砸了过去。

  随着耳边一阵骤然响起的碰撞声,安幕然的脑子也瞬间变得清明起来。

  她明白了,这些全都是白苏沂的阴谋,她是在故意丑化自己,目的就是想让江尹鑫远离她!

  怪不得每次她和江尹鑫出去约会的时候,白苏沂都要过来当电灯泡,原来她早就看上了江尹鑫,亏她当时还傻乎乎的认为白苏沂是想和她这个朋友多呆一会。

  安幕然在心里大骂了一声自己蠢,便开始疯狂地洗着自己面上的妆容,十分钟后,一张清汤寡水的脸出现在了镜子里。

  安幕然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自己素颜的模样了,自从江尹鑫成为安云集团总经理后,她越发觉得没有自信,所以一般都不敢轻易卸妆,害怕自己的模样配不上江尹鑫。

  如今看着自己的模样,竟然有些恍惚起来。

  镜子中女人的皮肤由于长期掩盖在劣质化妆品下,变得有些粗糙,脸上的痘痘也到处都是,显得有些红肿,但五官倒是长得极好,尤其是眼睛,清澈明亮,分外有神。

  这副模样竟然比妆后的模样好上不知多少。

  安幕然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决定了,从明天开始就要对自己进行一个大改造,让当初嫌弃她的江尹鑫后悔莫及!

  从卫生间到房间,安幕然经过了周奕安的房间,房间的门虚掩着,从门缝里能隐约看见流泻出的暖黄色灯光。

  安幕然本想加快步伐回到自己的房间,但却无意中听到了男人极尽温柔的声音:曼盈,我知道了,你早些睡吧。

  曼盈?应该就是前两天和周奕安爆出绯闻的嫩模楚曼盈吧。

  安幕然的心莫名其妙的失落了一下,但她并没有太在意,只是停顿了几秒便大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传闻周奕安这个花花公子从来没和一个女人在一起超过一个礼拜,不知道这次这个楚曼盈能维持多久。

  回到房内,安幕然躺在舒适的大软床上,今天一天的疲惫瞬间席卷而来,就在她朦朦胧胧即将睡去的时候,却突然听见了敲门声。

  安幕然强打起精神,不情不愿地站起身打开了房门。

  周奕安站在门外,伸手递了张纸给安幕然:这是楚曼盈私人造型师Aaron的电话,Aaron在这一行很出名,如果你有需要可以直接联系他,曼盈已经和他打过招呼了。

  安幕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有些呆愣地看着男人手中的纸。

  楚曼盈的造型师?所以刚才他打电话给楚曼盈是为了帮她要楚曼盈造型师的电话?

  周奕安看安幕然站着不动,直接拿起她的一只手,把纸塞了上去,做完这一切后,便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安幕然这时才猛得回过神来,叫住了即将离去的男子:周奕安。

  什么事?

  谢谢你。

  周奕安扯了扯嘴角,并没有应答,直到人影彻底没入黑暗前,安幕然才听到周奕安低沉的声音:你素颜的样子还不错。

  第二天,安幕然就打响了Aaron的电话。

  Aaron是一个极为英俊的男人,他与周奕安的英俊不同,隐隐的透着些阴柔,但又不似一般的娘炮,阴柔中也有阳刚之气。

  Aaron一看到安幕然,就极其不满地皱起了眉头。

  他像巡查官一样检查了一遍安幕然所有的衣服和化妆品,然后勒令安幕然将这些东西全部都扔掉。

  安幕然哭丧着脸,极其委屈地央求道:Aaron大神,能不能让我留点,里面有几件衣服也是花了我不少大洋的。

  你想不想变美?

  想。

  想不想品味提高?

  想。

  想不想出门后人人钦羡,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你?

  想。

  那就把这些东西通通扔掉,要不然我只能说我帮不了你。

  安幕然犹豫了一下,还是狠下心来,按照Aaron的话去做了。

  好吧,为了给小三和渣男沉重一击,她拼了!

  干完Aaron交待的事情后,Aaron又把目光停在了她的脸上,如果脸能扔掉的话,安幕然怀疑Aaron肯定也会毫不留情地让她把脸扔掉换一张。

  Aaron大神,我的脸还有救吗?看Aaron一直不说话,安幕然只有自己硬着头皮问道。

  Aaron沉吟了一会,半晌才极为为难地答道:很困难。

  安幕然闻言,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底,就在她心灰意冷之际,Aaron又接着说道:不过你遇到的是我,我还是有办法的。

  安幕然当即连掀桌子的心都有了,是不是每个有本事的人都喜欢先卖个关子,真是吓死她了。

  那大神,我要怎么做?

  首先保证你三个月不出门,这三个月里,我要好好调理一下你的这张脸。

 

第五章 愉快的早餐时间

  安幕然以前为了让江尹鑫可以无比光鲜亮丽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一个人兼职了好几份工作,但如今为了让自己彻底焕然一新,她狠心将自己的工作全部辞掉了,老老实实呆在了家里。

  这三个月里,Aaron严格控制安幕然的饮食和作息,每天都要让她涂三遍自己特制的膏药,连镜子都不给她照,还让安幕然在不涂药膏的时候随时随地戴上口罩。

  所以这段时间,每天都能看到一个披头散发,带着黑色口罩的女人在房间里游走,经常把晚归的周奕安吓得不清。

  此时,周奕安和安幕然正坐在一张餐桌子上,他们面前摆放了一桌丰盛的早餐,而这桌丰盛的早餐都是出自安幕然之手。

  周奕安,我把家里的佣人辞退了,反正我最近也没事,为了感谢你给我介绍造型师,以后你的饭我都包了,也给你省了保姆费。安幕然隐在黑色口罩下的嘴一张一合,话音也因为多了一层阻隔,显得有些含糊不清。

  周奕安看着面前只露出一对眼睛的女人,真有点哭笑不得,要不是早就对她的这副怪样子有了免疫力,他此刻估计连饭都要吃不下了,真不知道把Aaron介绍给她是对还是错。

  而且她说了什么,给他省保姆费?

  我的天啊,她到底知不知道坐在她面前的男人身价是多少?

  安幕然看周奕安半天没有动弹,主动把一个小巧精致的蒸笼推到了周奕安的面前:你尝尝这个,很好吃的。

  这是一盘广式虾饺,做得有模有样,和广式茶餐厅比起来,一点都不逊色。

  周奕安刚才只顾着看安幕然,并没有在意她做了什么早餐,现在一看,不禁微微张了张嘴,她这是做了一桌广式早茶?

  这些都是你做的?

  安幕然骄傲地点点头,以前为了伺候江尹鑫刁钻的嘴,她可是在美食方面下了不少功夫。

  周奕安有些不敢相信的拿起筷子,将面前的虾饺送入了口中。

  饶是吃惯了各种美味佳肴的他,也觉得这个非常好吃。

  他又将筷子伸向了不远处的肠粉,依旧不比外面的差。

  周奕安的眸光闪了闪,这个女人比他想象得更有意思,而且很像一个妻子。

  怎么样?安幕然将头伸到周奕安的面前,扑闪着眼睛,向期待主人夸奖的小狗。

  周奕安勾了勾嘴角,看着女人可爱的模样,再加上美食当前,不禁心情大好。

  不错。

  听到男人的夸赞,安幕然欢快地拍了拍手,黑色的口罩挡住了她早已笑开花的嘴,以前江尹鑫也经常夸她手艺好,但她似乎并没有这么开心过。

  你还会做什么?周奕安又端起面前的艇仔粥小抿了一口,味道依旧很好。

  安幕然歪了歪头,一边掰着手指一边说道:还有很多,比如中式的、西式的,日式的

  周奕安听着面前的女人像如数家珍一样报了一大串菜名,嘴角扬起的弧度越来越大,看来他是捡到了个宝了,不知道自己的嘴巴以后会不会被眼前的女人宠坏了。

  你怎么不吃,把口罩下了吧,我又不是没见过。周奕安看安幕然只是看着他吃,不禁蹙了蹙眉。

  安幕然赶紧摇了摇头,昨天Aaron过来的时候,还对她的脸目前的状况不是很满意,况且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如今是什么鬼样子,更不可能给周奕安看了。

  刚才我做的时候自己先吃过了。安幕然连忙说道。

  周奕安看着安幕然慌张的样子,也不再勉强,都说女人不愿意让自己喜欢的男人看到自己糟糕的样子,那她不愿意摘下口罩,是不是意味着安幕然对他产生了好感?

  想到这里,周奕安不禁一惊,自己怎么会有这种古怪的想法。

  于是,周奕安也不再说话了,安安静静地吃光了面前丰盛的早餐。

  第一次,周奕安吃早餐把自己吃撑了。

  他站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西装,情不自禁地将目光停留在了安幕然身上一会,这才大步朝着门口走去。

  身后的安幕然看着被一扫而空的餐桌,满意地笑了笑,但是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又不禁产生了些疑惑。

  传言周氏财团二公子周奕安不学无术,只知道和女人在一起鬼混,但她和周奕安住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却发现周奕安除了有时候会夜不归宿外,基本每天早上都准点起来,准点出门,而且夜里她偶尔起夜的时候,每次都能看到从周奕安房间透出的亮光,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工作

  也从来没有把乱七八糟的女人带回家过。

  似乎有哪里不太对。

  安幕然拧紧了眉头,但很快又自嘲地笑了笑,周奕安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也轮不到她来管,她在这里瞎操心什么,反正他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罢了。

  她拍了拍自己被口罩遮住的脸,为自己打了一口气,她如今要操心的是把这张脸好好调理好,然后挽着着周奕安的手出现在江尹鑫和白苏沂的面前,手撕小三,棒打渣男!

  刚想到这里,房间里突然响起了一阵电话铃声。

  安幕然怔了怔,她手机铃声设置的是一首流星歌曲,不是这种系统默认的铃声。

  如果不是她的手机,那就是周奕安的了。

  他居然忘了带手机?

  安幕然寻着铃音而去,在沙发边的矮柜上发现了周奕安的手机。

  手机宽大的屏幕上闪着白色的光芒,上面跳出一个安幕然熟悉的名字——楚曼盈。

  如果没记错的话,从记者曝光周奕安和楚曼盈进出酒店的消息后,已经有整整两个星期了。

  看来楚曼盈成为了周奕安目前为止交往得最长久的一个女朋友了。

  安幕然的心底莫名地泛起一阵酸涩,她犹豫了一下,本想接听一下电话告诉楚曼盈周奕安的手机丢在了家里,但想想还是没有按下接听键。

  算了,她有什么资格去接周奕安的电话,而且如果楚曼盈问她是谁,她该怎么回答?

  难道说周太太?她可开不了这个口。

  手机终于在顽固地想起三次之后,安静了下来。

  安幕然思索再三,还是决定出门一趟将手机送给周奕安,反正自己偶尔出门一下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万一楚曼盈找周奕安真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就不好了。

  安幕然随手拿了一个棒球帽戴在头上,披了一件黑色外套便匆匆出了门,要是速度快的话应该可以追上周奕安。

逃婚娇妻闯入怀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逃婚娇妻闯入怀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逃婚娇妻闯入怀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