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情毒》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冯婷)

2019-06-12 16:09:15来源:zzy作者:张涛

《情毒》是张涛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冯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是一个黄脸婆,本以为我的人生就在带孩子全职主妇这样麻木的过去了,直到那一天,我发现了........

《情毒》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冯婷)

情毒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 老公的秘密?

我叫冯婷,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每天买菜做饭伺候家人,枯燥的生活成功的将我摧残成了黄脸婆。

身为人妻,我没有任何的抱怨,毕竟,这些事情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

可老公近期的一些行为却让我变得敏感多疑起来。

他开始半夜不归,即使回来,也是半夜两三点带着一身酒气。

偶尔几次,我还可以安慰自己去体谅他的工作,毕竟他是销售人员,加班应酬肯定是常有的,他这么辛苦也是为了这个家,为了我。

时间一长,他还如此,纵使我心理安慰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了。

我和他才刚结婚一年多,那股新鲜感还没过呢,况且,我还是一个女人,也需要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但老公的夜不归宿,让我感到十分的寂寞。

又一个自我安慰的晚上过去了,我全身酥软的躺在浴缸里,大脑一片空白。

身体上是满足了,可心理上随之而来的空虚就像是蚂蚁般啃咬着我的全身,难受的不行。

转天,我就给我老公打了电话,让他今天晚上务必回来。

不是请求,是勒令。

老公并没有很痛快的答应,而是犹豫了半天,含糊其辞的找了个理由搪塞我,我跟他急了,直接放下狠话,不回来就离婚,他这才勉为其难的答应。

听到他今晚能回来,我的心里不禁掀起小小的激动。

千载难寻的机会,我当然不能浪费,立刻去楼下买了红酒蜡烛,又精心准备了牛排当晚餐,然后小心翼翼的翻出藏在衣柜里面的情趣内衣穿好。

这件内衣,还是结婚时我老公给我买的,我脸皮薄,一直没好意思穿,就一直放在柜子里积灰。

不得不承认,老公的审美真的不错。这内衣设计的十分大胆诱惑,粉色的罩片紧紧包裹住,性感的蕾丝布料下隐约的还能看到那一处嫣红。

就连我自己看了,都不禁有些口干舌燥,血液逆流的感觉。

我决定,要给老公一个惊喜。

算好他回来的时间,我把一切都准备妥善,身着片缕,我个字不算太高,一米七左右,而这身薄如蝉翼的纱裙,刚好遮住我的腿根,露出两条又白又直的长腿。

对于身材,我还是很自信的,自恋的在镜子前打量了半天后,这才去了客厅。

现在已经九点了,我感觉老公应该快回来了,心里不禁有些小小激动,紧张的手心也都是汗,为了让自己淡定些,我就先打开了电视,准备耐心的等他。

可这一等,就足足等了有三个小时,我一不小心靠着沙发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都已经十二点了。

牛排早已经凉了,就连蜡烛都烧下去半截,可老公还没有回来。

胡乱摸了摸自己身上被冻起的鸡皮疙瘩,找了个外套披在身上。

给老公打了个电话,却没人接听,我再打,电话却提示对方已关机。

我拿着手机僵在原地,一股巨大的寒意席卷全身,我整个心都蓦地冷了起来。

一个不合实际,却又非常符合现在的猜想,在我心里浮现。

难道……他出轨了?

想法一出,我就立刻否决,努力的宽慰自己,也许他是被难缠的顾客刚好缠住,不小心错过了时间呢。

就这么不安猜疑的一直坐到了凌晨三点,这才响起迟来的开门声。

长时间没有活动,我整条腿都麻了,但我还是着急的起身,吃力的迈着软麻的两条腿,朝着门口迎上去。

一脸激动的看着门被打开,刚想要叫声老公的时候,走进来的这个陌生男人却让我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

收起失落的情绪,我惊愕的看着眼前这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莫名觉得他有些眼熟,可一时之间竟然想不起来。

而这个男人打从一进门,那俩眯缝眼就没从我胸前离开,神色淫荡的看着我。

刚刚我以为是我老公,就只披了件外套,完全忘记了自己身上现在只穿着内衣内裤的事。

这幅打扮被一个突然闯进来的陌生男人看到,我的脸瞬间涨红一片,羞耻地往后大退一步,用手挡住重点部位,怒斥着:“你是谁,赶紧滚!”

哪知,那人不仅不走,还把钥匙故意在手上晃了晃,就那么光明正大的走了进来,“小婷,你打扮成这样是寂寞空虚了吗?”

他这声小婷,让我彻底想起来,他是楼下的邻居,好像叫张涛,是个拆迁暴发户,40多岁也没娶老婆,到处拈花惹草。

就这么一愣神,他那肥硕的身体就直接闯进了客厅,张开两只胳膊,一脸猥琐的看着我说着下流不堪的淫荡话:“小婷,今天是特意等着哥哥好好疼爱你吗?”

第2章 谁来救我

他满身酒气,脸上的肥肉因为他淫荡的笑容而微微轻颤,我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语调有些慌张的说着:“张哥,你走错楼了,这是8楼不是你家。”

我又急又慌,一边掩护着自己裸露在外的春光,一边试图来劝醒他,情形十分狼狈。

可哪知,他的脚步却始终没有停下来,我被他逼至到了墙角,看着他脸上越发浓重的淫笑,心里一颤。

“我才没有走错,小婷,我的小心肝,你知道我多喜欢你吗?”

这番话,让我脑袋“嗡”的一声,瞬间空白。

而他油腻的一张大脸紧接着变得有些扭曲起来,愤恨的咒骂了句:“小婷,是你老公傻,有你这么漂亮的XF还不懂得好好爱惜,那我就好好的替他疼疼你!”

他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通,笨拙粗壮的身子突然上前压在了我的身上,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

“你滚开!”我急了,拼命的挣扎着。

“小婷,小婷,我的小心肝啊,让我好好疼疼你。”他痴迷的唤着,却让我感到极其恶心,整个胃里都翻涌的酸水。

“不要,放开我,求求你。”我哀求着,他置之不理。

无尽的绝望席卷了我的全身,就在我以为真的要被他糟蹋的时候,他却突然传来吃痛的闷哼声,而刚刚束缚着我的咸猪手也骤然消失。

我凝神一看,刚刚还趴在我身上的男人,此刻被踹到了地上,额头磕在茶几的尖角,擦破了一块皮,渗出了鲜血。

张涛捂着额头,一脸恼怒的看了过去,只见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门外,走廊的灯很黑,看不太清他的容貌,只能感觉到他周身散发的凛冽之气。

“狗日的,居然敢踹我!老子弄死你!”张涛骂骂咧咧的站起身,撸起袖子,想都没想的直接朝着那个男人扑了过去。

那男人面色冷沉,眉头轻蹙,只是轻松的挪动了下脚步,便轻易躲过了他的袭击,张涛扑空,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还没等他起来,一双亮黑色的皮鞋就踩住了他的后背。

我害怕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紧紧的搂住被撕破的外套,瑟瑟发抖的躲在角落里。

“啊!”张涛惨叫一声,脸色煞白。

“滚。”男人的嗓音低沉暗哑。

像是得到了特赦令,张涛片刻犹豫都没有,撒腿就往楼梯那跑,期间还有些不甘的回头看了我一眼,但碍于这个男人,也终究是有贼心没贼胆的灰溜溜离开。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伸到我的面前,我心里的恐惧还未消散,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轻颤。

“没事了。”他放缓了声音。

我害怕的两条腿确实软的不行,迟疑了下,最终还是轻轻的把手搭了上去。

站起来后,我才发觉眼前的男人比我高出了整整一个头,想要看清他的脸,只能扬起脖子仰视他。

眸光相对,我看着他碎落的短发下是一双幽暗如潭的黑眸,此刻他正敛着眉,神情淡漠的看着我。

这男人异于常人的容貌让我片刻的愣怔,但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轻声道,“刚刚谢谢你。”

他颔首,“不用谢。”

直到他转身离开,我都没有反应过来,一是因为刚刚的惊吓,二是因为,他那双潋滟春水般的眸子给我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像是可以吞噬人灵魂一般,让人失去思考的理智。

半夜的冷风从窗外吹进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都被撕烂了,布条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狼狈不堪。

我这幅衣不蔽体的模样,刚才那个男人……不会全都看见了吧?

我脸颊腾地烧了起来,红晕连绵到耳后,浑身感觉都不自在,我一个劲的深呼吸,不敢在多想,脚步匆忙的回卧室换了件衣服。

经历了这样的事,我不免开始警惕起来,再三确认门窗都锁好后,这才回房间,用棉被丝丝的盖住自己。

劫后余生的恐惧让我更加想念起老公,此刻,我多么希望他能陪在我的身边紧紧的抱着我,轻声细语的在我耳旁对我说声“别怕”。

越想心里越难受,脑子里乱哄哄的,我拿过桌上的手机,拨通了老公的号码。

现在,我只想听到他的声音,这会让我心安。

一连重复拨打了好几个电话,听到的结果都是一个,“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现在已经凌晨五点了,早已经超过了我和老公约定的时间,从昨天过渡成了今天,唯一没有变的事情是,老公始终没有回来。

一股怨气犹然而生,我突然有些开始恨他。

如果不是他没有回来,我怎么可能会碰到这种事?

我指尖死死地捏着被角,眼泪无声的落尽枕头中。

不知过了多久,疲惫的感觉这才席卷了我的思绪,两眼一阖渐渐睡了过去。

即便是睡着,我睡得也极其不踏实,总是反复梦见那张油腻猥琐的面容。

“啊!”我尖叫着醒来。

全身一层冷汗,湿透的头发和濡湿的衣衫都紧紧贴在我的身上,湿漉漉的十分难受。

愣了好一会,我才从噩梦中清醒过来,却听到厕所传来哗哗的水声。

昨晚的事情让我心有余悸,现在只要稍微有点动静,都可以令我精神紧绷。

我打开床头柜,从里面翻出了拆快递的剪子,深吸一口气,起身小心翼翼的朝着浴室走去。

我弯着身子,屏住呼吸,压低脚步,目不转睛的盯着厕所玻璃门。

“宝贝……”突然玻璃门打开,一个人影窜了出来,我吓得失声尖叫,下意识的举起剪子,朝着来人狠狠刺了过去。

就在尖锋快要落下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那是我一夜未归的老公。

知道自己刺错了人,我慌张的想要收回刀子,可已经晚了,纵使老公反应再迅速,左脸还是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这剪刀是新买的,锋利的厉害,伤痕几乎是瞬间就见了血。

“欸!”老公满脸不悦的皱起眉头,抬手捂住了伤口,不敢置信的看着我,“冯婷,你疯了吗?”

“我……”我急的眼泪一直打转,“老公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刚没看清楚,还以为是家里进了贼,让我赶紧看看划的伤口怎么样了。”

他脸色阴郁,伸手就抢过了我手里的剪刀。

我以为他生气了,刚想要解释,却没想到他将剪刀往旁边一扔,脸色变得极其柔和的看着我。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害你等了我一晚上。”他唉了一声,继续道,“昨天我都快到家门口了,公司却突然把我喊回去说一个项目的合同有问题,我想给你打个电话告诉你别等我了,哪知道手机刚好没电。”

有理有据的解释,再加上老公一脸的歉疚,我的气消了一大半,可心里的疙瘩却还是没有解开。

昨天晚上我可是差点被强暴啊!这怎么能轻易释怀。

想到这,我就觉得自己心里像是堵了块石头,但还是强装镇定,“好了,我原谅你了,这就去给你拿点药擦一擦。”

“宝贝,你真好。”他伸手揽着我的腰,亲了下我的额头。

我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发了半天的呆,才想起来自己是进来拿碘酒和创口贴的。

等我出来,老公已经穿上了衣服,头发湿漉漉的坐在沙发上摆弄着手机,像是在给谁发着短信。

我没什么想法,只是单纯好奇的睨了一眼,没想到老公察觉到我的目光,竟然慌张的把手机藏到了身后。

“宝贝拿药过来了呀。”他脸色淡定,但却不着痕迹的将手机往沙发角落里又推了推。

“你……刚刚是再和谁发短信吗?”我迟疑的问着他。

第3章 她只是我的

“是呀,在和经理汇报近期的销售金额。”老公伸手将我揽进怀里,宠溺地道:“宝贝真是个爱多想的小家伙。”

他这么一解释,将我心里的疑惑打消了一大半,我略有些不满的瞪了一眼他,故作娇嗔的撒娇道,“哼,我才不信,快给我看看,是不是背着我偷偷找了个小三谈情说爱呢?”

哪知,我这随口一说,老公却认真起来,拿过手机真的要给我看。

我见状,心里仅存的一丝怀疑也彻底消散,唇角挂着笑意,回抱住他,“我逗你的呢,我当然是相信你啊。”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那一刻,老公好像不着痕迹的松了一口气。

我动作轻柔的帮他涂着药,随便开口问着:“公司最近很忙吗?感觉经理总是找你有事处理啊。”

这个经理,是老公的直系上司,听说还和公司老总有亲戚,所以,老公平常对他极其畏惧又服从。

“突然来了个很难缠的案子,处理不好这件事,会影响我们公司上市。”老公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所以人最近为了这件事忙的前仰后翻。”

我一听,心里不免有些心疼,“这要怎么办啊?”

老公像是不愿再提起这个话题,长舒一口气,说道:“在家就不说工作的事情了,宝贝我有些饿了,去帮我做点吃的吧。”

说着,老公就把头依在了我的肩膀上,打着哈切,说着,“累死我了,昨天一天都没吃饭,本想先去楼下随便吃点的,可我想着你肯定会着急,就先回家了,看你再睡觉,又不忍心打扰你,只能先去洗澡了。”

他的声音闷闷的透着一股浓重的疲惫感,我瞬间心软起来,一边将创口贴黏在他的脸上,一边疼惜的问着他:“想吃什么?水饺和白粥可以吗?”

“都行。”

看着老公温润的眼神,那呼之欲出的话不禁被我强压了下去,故作若无其事的进了厨房。

直到那道目光不再从我身上停留,我这才放下了紧绷的神经,轻舒了一口气。

就差那么一点,我就要把昨天的事情告诉老公了。

可看着老公那满脸倦意的脸色,我却又不忍心说出来。

他压力已经这么大了,我不想再给他徒增压力了。

一直在想着这个,差点忘记锅里沸腾的快要溢出的水饺,我赶紧关了燃气,又煮了白粥,准备妥帖,端上了桌。

吃完饭后,我刚准备凑过去想要和老公亲密一下,却没想到他居然起身又穿上了外套。

“老公……你这是要去哪?”我声音略有些着急的开口。

“公司今天还得开会,没办法缺席,宝贝,乖,在家等我。”他拉着我的手,侧身在我脸上亲了下。

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公换好衣服拉开了大门。

心口越发堵得厉害,我一下子没忍住,声调提高,“你是不是今晚又回不来了?”

他的脚步一顿,扭头有些内疚的看着我,“生气了?”

我沉着脸没说话,他见状,大步凑了过来,揉了揉我的头发,声音温柔的安抚着我,“放心,我只要一忙完,就立刻回来陪你。”

听他如此保证,我这才稍微有些放心起来,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电梯却突然开了。

有道修长的身影从电梯里走了出来,我下意识的瞥了眼,惊愕的差点咬到舌头。

那个男人!我瞳孔睁大震惊的看着他,而他也感觉到了我的目光,抬头看向我,幽暗的黑眸微微一眯,神情很冷沉。

他身边还有一个打扮的极为精致甜美的女人,此刻正亲昵的挽着他胳膊,一双丹凤眼颇具有灵气的扑闪着。

“简明深,你在看什么?”

女人带着几分吃味的嫉妒开口问着,像是一只撒娇的小野猫般娇憨。

我起先只觉得她有些眼熟,直到听到她的声音,这才恍然大悟。

这不是最近很红的那个小花旦吗,频频出现在电影院荧幕的顾语菲吗?

她怎么会来这里?像她这种炙手可热的明星,怎么会愿意住在这种价格廉价的公寓房里?

我心里暗自腹诽,而我老公却并不是如我般诧异,反而一脸兴奋,神情激动的看着顾语菲。

“你是顾语菲?我看过你新出的电影!”

顾语菲常年混迹在娱乐圈,对于这种问话早已经习以为常,她看了眼我老公,随即不着痕迹的松开了那男人的胳膊,轻笑了声。

“我是顾语菲,请问怎么了?”

略微清亮的嗓音带着礼貌而疏离的问候。

老公还想再说些什么,但看到顾语菲不愿再多说的神情,也只好作罢。

“婷婷,我先去上班了。”

老公转头看了我一眼,似是对于我的不舍有些不耐烦,摆了摆手,催促我赶紧把门关上,我见状,虽心里有些难过,但也还是点了点头。

但关门的那刹那间,我还是不争气的看了眼老公,结果却刚好撞倒那个男人深邃的黑眸中。

我微微愣怔,他墨色般的瞳孔里不断朝我射来一股冷沉的寒意,让人忍不住想要躲开。

闹海镇不由地响起一种动物,吐着芯子的毒蛇。

不敢多看,我赶紧把门关上,阻隔住这冰冷的目光。

看着静下来的略显空洞的房子,我万般思绪万千,忧伤的叹了一口气。

谁料,闺蜜蒋依就给我打了个电话,约我出去一起看电影。

我本来想拒绝的,可想到老公今天也不在家,自己实在是无聊没事干,也只能答应了下来。

换了件纯白色的T恤加了条牛仔短裤,把披肩发扎了起来,略微画了个淡妆,一下子有种年轻5岁的感觉,清纯活力十足的不像是个刚结婚的少妇。

对于自己的打扮很满意,心情也不免有些舒畅起来,嘴角扬着笑意就下了楼,哪知,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突然在我面前停下,挡住了我的路。

车窗被缓缓摇下来,露出一张剑眉星眸的脸。

“去哪?”他下颚轻扬,深邃如潭的黑眸注视着我。

“我要去鑫悦广场那里,咱们可能不顺路,我自己打车去就好。”我下意识的要和他撇清关系。

“我顺路。”简单的两个字将我刚刚的话全部否决,我听了,眉头一皱,反驳着,“不好麻烦你了,我自己打车去就好了。”

话落,我便看到他眉梢轻佻,冷沉的眸光在我身上来回打量着,“放心,我不是黑车。”他的声音低沉暗哑,宛若大提琴拉出的音符,让人听着十分舒服,可任我听来,却带着几分讥讽的语气。

“我不是说你是黑车,我……”

还没等我说完,他已经不耐烦的直接打断,“上车。”

颇具命令性的两个字,居然让我有些不敢违逆,看了眼他,只能硬着头皮乖乖地上了车。

“喜欢听什么音乐?”他单手握着方向盘,语气淡淡的开口问着。

我紧张的看了眼他,故作疏远的说了句,“我不怎么爱听歌。”

他轻轻的“嗯”了一句,不再多说什么。

气氛骤然尴尬,整个车里安静的可以清楚地听到彼此起伏的呼吸声。

这让我极其不适应,“要不听民谣吧。”

他颔首,伸手打开了音乐,一首当红的民谣缓缓响起,阿力带着暗哑的忧郁嗓音缓缓在车中环绕。

我忍不住跟着节奏轻哼着,他微微侧头,看向我,俊朗的眉梢轻佻,“喜欢阿力?”

我点了点头,忽然想到昨天的事,连忙开口问着,“对了,你叫什么?昨天的事情多亏了,还没来得及好好谢谢你呢。”

提起后面的事情,我脸上又有些涨红。

他神情晦暗莫名,但很快又恢复淡漠之色,“简明深。”

名字彬彬尔雅,倒是很好听。

“你旁边那个女孩是顾语菲吧?”我没话找话的淡淡问着。

他睨了我一眼,没说话,我直接当他默认了,又满脸羡慕的补充了声,“你们俩郎才女貌的,挺配的。”

这句话,我是发自内心的说的。

哪知,简明深睨了我一眼,深邃如潭的黑眸中含着几分讽刺。

“她只是我的情妇。”他云淡风轻地道。

可这个重磅炸弹般的大八卦,却着实将我炸懵了。

情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情毒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情毒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