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帝不夜宠妃本轻狂)(艾盈盈)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2019-06-12 16:19:36来源:WXB作者:嘉若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帝不夜宠,妃本轻狂》的小说,是作者嘉若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帝不夜宠,妃本轻狂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艾盈盈暗叹自己命不好,连睡个觉都不得安生,只不过当她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处在乱坟岗!

(帝不夜宠妃本轻狂)(艾盈盈)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帝不夜宠,妃本轻狂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六章:浴池里欺负她

在宫娥的搀扶下,曲妃卿缓缓来到浴池门前,注视着前方朱红色的大门。

“吱!”

朱红木漆的殿门缓缓打开,曲妃卿一个人小心翼翼走进去,只见殿中轻烟罗纱映衬着红烛许许曳动,只觉得红烛微暗,略微看得清方向。

曲妃卿只能缓缓挪动着步子,掀开那些多余的纱帐,便看见好大一个浴池!长宽大略有半个游泳池,池边镶着一圈金丝边,池的五角都有五盏长灯,一池的牛奶,面上铺着一层玫瑰花瓣,正丝丝吐着热气。

这样的浴池光看着就让人觉得心神舒畅,疲劳尽消。

浴池中的刘尹之正背对着她,虽然隔得有些远,看不到眸子与脸庞,可他结实的双肩,挺实的背脊,便让曲妃卿有种想流鼻血的冲动。

四旁的宫娥跪蹲一旁,正在为他擦拭着双臂。

“你们先下去。”刘尹之轻柔的声音淡淡发话道。

“诺。”

宫娥行礼后,便低头碎步离开浴池。

池中的人兀自地擦拭着自己,而浴池上的曲妃卿正纹丝不动、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

她又敢忙低下头,大口的吸着气,心跳声急促的传入她的耳朵里。曲妃卿抬手抚了抚自己脸颊竟然觉得双颊微烫。

“还杵在那儿做甚?”刘尹之道。

曲妃卿盈盈一礼:“诺。”

低头跪坐在刘尹之的右侧,拾起白帕,为他擦拭后背。曲妃卿只感觉擦拭时感觉到刘尹之的后背并不光滑,但由于红烛太过微暗,她只能略微看到刘尹之背上好似有伤疤的痕迹,她伸手在伤痕上小心摸了下,只感觉伤痕已经变得浅浅的,应该已经很久了。

曲妃卿不解,刘尹之堂堂一个皇子,身份尊贵,身上怎么会有伤疤。并且刘庄当政时,天下已经太平了,他又不需要去打仗。

刘尹之感觉到曲妃卿的触摸,并没有理会。搭手,在左肩上捏了捏,好似十分疲劳。曲妃卿只好轻轻挪到他后背,伸出手在他肩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捏了捏,也没有再去多想刘尹之身上伤疤的问题。

“动作粗鲁,半点儿不似大家闺秀。”刘尹之蹙眉,微微侧头道。

他这句话让曲妃卿愣了下,转眼就忘了他背上伤疤的事,在他肩上一下一下使劲掐,仿佛想要掐出水来。

刘尹之不再说话,似乎对于曲妃卿的力度也很能忍。时间便一秒一秒的流逝,直到他突然伸出手,将曲妃卿往水里重重一拉。

“啊!”

随着曲妃卿的尖叫,她便受不住力,掉入水里。“哗”的一声,水花四溅,刘尹之的脸上也沾染上纯白的牛奶。

“救,救……”

曲妃卿正暗骂刘尹之是个疯子,刘尹之便拽着她的衣服,将她向上一提曲妃卿就被他这样拎了上来。

“咳咳,你,你!”

正想说骂人的话,可想着又咽回肚子里去。他可是个殿下,比她地位大多了,她又能说什么。

“这浴池可不深。”刘尹之调侃,看到她这样狼狈的样子,他就觉得自己心里舒坦了不少。

“……”曲妃卿暗哼一声,刘尹之算你狠。

殿外的侍卫听到动静,快速集结在门外,向里面询问道:“殿下?殿下是否出事了?”

“无事!退下。”刘尹发怒道。

“可殿下……”

“滚”侍卫未道完便被刘尹的一个字凌厉打断。

殿外终于安静了,他扭头,注视着曲妃卿,神情略带……

曲妃卿仍是毫无害羞之意的盯着他,上次在床上装睡未能看清楚样貌,这次她倒要看回来才行。红烛映衬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庞,硬朗中略带冷酷。深邃的眸子,使人完全看不出他此刻的心境究竟如何。

眼眸既似冷峻又似调侃。

刘尹之靠近她,在离她还有十厘米的距离停了下来,又撸了撸她散乱的额发。

这样的动作,竟让她怔在原地身子僵住,瞪大眼睛。虽说她艾盈盈作为二十一世纪的女生,什么样儿的男生没见过,可这样儿的,她当真没见过。

曲妃卿情不自禁的微闭双眸,等待他下一刻的动作,刘尹之也如她意的靠近她。

这时,曲妃卿感觉脑袋一阵轰鸣,暖暖的热流充斥着鼻腔。妈啊,她当真是要流鼻血了。这不是扫兴嘛,看来长得太俊俏也是种罪过啊。

“殿,殿下,下妾,妾,要流……血了。”

她捂着鼻子和嘴巴,吐词不清颠三倒四,眼睛四处张望,又赶紧顺着池边爬上浴池。

刘尹之见到并未疑惑,反而嘴角上扬,用眼神指了指道:“池阶在那边。”

曲妃卿无语,她一时之间那里顾得了这么多。“殿下,妾,妾先告退了。”

说完,赶紧快步回凤惜居,也更加顾不上身后的刘尹。她的娘啊!若是被人看见她这狼狈的模样,不笑掉大牙才怪。

看着曲妃卿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先是浅笑,后是沉思,最后面无表情。

几日后,又是一个初夏的晴天,晶莹的露珠顺着小草缓缓滴入泥土,满园传来荷花的清香。

曲妃卿打开房门,深吸大地之精华,心情也不禁好了许多,起初黛瑶还时常过来问候几声和她谈谈心。

可这两日却是寥无一人,但她仍是乐得清闲。

曲妃卿深吸一口气,闭着眼睛微笑,缓缓吐出一句话:“风荷翠叶长香满,荷翠叶长香满塘。”

此句正映衬此情此景啊。

第七章:你我何时至此

此句正映衬此情此景啊。

玉乔呢?晚竹呢?曲妃卿四处张望,身体前倾,两手叉在腰间。不知这些小丫头又都去哪偷闲躲懒了?

曲妃卿在这凤惜居四处寻找,说起来这院子还真不大。不过她也猜到了,她只是刘尹之的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姬妾,居住的院子能有多大。

“以前还不知道那狐媚子有这般本事呢。”

不知不觉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就隐隐听见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嬷嬷讲话,仔细一听说的竟然是她。

“就是就是!你看殿下对她多好,将自己贴身丫头玉乔都赐给她了,可见是有多重视她。”另一嬷嬷道。

曲妃卿暗笑,果然如她所想,玉乔是刘尹之派来监视她的人,可她竟不知自己是喜是悲。喜的是好歹知道玉乔是奸细,以后多少能有个防备;悲的是……

“我看她就是个扫把星,克死全家,谁沾上她谁倒霉呢。”

“真不知殿下是什么心思,先是在大家伙儿面前弄死了她,现在又将她寻回来。”另一嬷嬷说着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又因为身在尹府里,只能气得自己干跺脚。

弄死?又寻回来?曲妃卿冷笑,看来这刘氏王府里的秘密果然不简单。她紧贴着墙角,听她们慢慢道来。

“说起我就来气,殿下好生糊涂,她害死鸾夫人孩子,就是凌迟亦不为过。怎能将她寻回来,好吃好喝的待着,让她享尽荣华。”

“唉,也不知鸾夫人该多伤心,暗地里必定流了好些眼泪。”几个嬷嬷的眉宇间流露出不忍。

哼!曲妃卿冷哼。看来这鸾夫人在这府里还是颇有威力的嘛,谁都向着她。

“何况啊,我听闻这曲美人与……”

“你们都没事干么!杵在这儿乱嚼什么舌根子,信不信我将你们每人重责三十,打发去暴室干苦力。”玉乔的介入,打断了几个嬷嬷的谈话。

“玉乔姑娘恕罪,奴婢们知错。”几个嬷嬷们惊慌失措,纷纷跪下。

见玉乔来了,曲妃卿也不好再听下去了。趁着玉乔还没有发现,悄然地走开。

随意的走在石铺路上,额上汗珠颗颗落下。

没想到这只是初夏,天气便这般炎热,让人难受的慌。曲妃卿走在后花园里,四处的宫娥纷纷向她投来惊奇的目光。她正疑惑呢,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仪。汉朝女子最重礼德,她怎可用衣袖拭汗。

“你看她啊,好生无礼。”一个丫头小声对另一丫头站在曲妃卿后面,捂着嘴,小声偷笑道。

她虽不喜,却不恼怒。只当做没看见,没听见。只因为她眼前一亮,那不是竹林嘛,应该是最好乘凉的地方了。

曲妃卿不顾丫鬟小厮的鄙夷,踏着兴喜的步伐进了竹林,随意靠着一颗竹子微寐。

“嗄嗄。”

刚坐下去没多久,只听见脚步踩在枯竹叶上的撕裂声。

“谁?”

她惊得直接坐了起来,眼前的竟是一男子,细长的眉目看似文雅温情,五官棱角分明,端端一个温暖俊俏公子。

“卿儿……”他低声唤曲妃卿。

男子一开口曲妃卿便感觉他只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子,和温润如玉的外貌完全不符合。还叫她卿儿?看来他与曲妃卿关系不一般啊,还能这么亲热的直呼她名讳。

曲妃卿向他福了福身:“戚堂主好。”幸好那日见过,心里知晓他是戚云涯。

“好些日子未去看你了,可还安好么?”戚云涯见她还能认识自己,心里有些高兴,脚下不自觉向她靠近两步。

“劳堂主挂心了,一切安好。”曲妃卿的言语已表达了对他的生分。

“那就好……”戚云涯的声音那般地轻柔低沉那般地忧愁伤感,好似她对戚云涯生分的语气重伤到了他。

戚云涯转身欲走,却被曲妃卿叫住。

“堂主。”

他眉目间闪过兴喜,赶紧转过头来:“何事?”

“不知堂主可知最近城里抓乞丐之事?”曲妃卿凝视着他,好似想将面前的人一眼望穿,探测戚云涯眼眸里的深意。

戚云涯听她这样问,良久怔住,半响才答道:“当然,这件事我正在查。”

“那堂主这几日都在洛阳城里巡视么?”她心里不知为何,隐隐萌生一个想法,那日在乱葬岗救她的人和在城里将她打晕带走的人并不是刘尹之,而是戚云涯。

“自然不会。”戚云涯温润如玉的脸庞上堆着憨厚的笑容。

曲妃卿听了,心里开始疑惑,他没去巡查过?那是不是说明自己可能想错了方向。曲妃卿眉间微蹙,半信半疑:“当真?”

“我何时欺瞒过你!”曲妃卿对他的不信任触怒了他,他的言语有些强硬。

曲妃卿又急忙一礼:“妾无礼了,堂主恕罪。”心想是不是自己太急躁了,不该这样直接询问他的。

戚云涯原地不动,看着曲妃卿向自己行礼,默默思量了好久才走向曲妃卿,俯身把她扶起来,眉宇间充满了悲意,轻声道:“你我之间何时至此……”

言罢,他低眸,转身便走。

望着他那抹孤身忧伤离去的背影,曲妃卿只感到心中莫名伤痛脑海中只循环念道“何时至此!何时至此?”虽说曲妃卿和他有关系,可是她是艾盈盈啊,为何见到他这样,她也会觉得心内不安。

叹了口气,曲妃卿起身,无奈的离开了竹林。

“呵呵,黛姨娘来追我啊,我在这里。”

刚走出竹林,远远听见传来一稚嫩的童音,那声音使人如沐春风,一时间心神向往。

“男儿,你慢些跑,仔细摔着了。”母亲的柔声伴着孩子的嬉戏声在风中缓缓荡漾开来。

曲妃卿从竹林出来后,便看见蹇若妍带着自己的孩子在花园玩耍。她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

黛姬看见了她,微笑着向曲妃卿招手:“曲姐姐,过来一起玩罢。”

“黛姬,不必理会她,我们自己玩自己的。”蹇若妍对曲妃卿却是一点儿都不掩饰自己的厌恶。

曲妃卿正想开口拒绝,就被蹇若妍的话打断。她这一说,曲妃卿更是不高兴了。你不让我靠近,我还就偏要了。

“这是谁家的女孩,生的这般水灵。”

第八章:坏人教育法

“这是谁家的女孩,生的这般水灵。”

曲妃卿伸手想要抚摸女孩,可她却好似十分惧怕曲妃卿,快速躲开,藏到蹇若妍的身后。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此时却是惊恐万分,嘟起小嘴儿,绞着蹇若妍的衣服。

曲妃卿扑空的手只好收了回来。

“姐姐怎能忘了,她可是殿下的独长女,是个小霸王呢。”黛姬笑称。

曲妃卿不语,只笑。难怪蹇若妍能让刘尹赐管理家政之权,原来是有了这个独长女啊。只可惜是个女孩,若是男孩,恐怕就做夫人做正妃咯。

“男儿,我是你曲姨娘啊。男儿乖,给姨娘抱抱。”看见孩子曲妃卿就不自觉的想与她亲近。

“哇唔~”刘男突然仰头大声哭了起来,指着面前的曲妃卿:“不要,男儿不要你抱,你是坏人。”

小孩子翻脸怎么比翻书还快。听见她的话,曲妃卿如被雷劈,这母亲的坏人教育怎么这么恐怖。

众人皆是大惊,一时间手忙脚乱,哄人的哄人,着急的着急;曲妃卿也掺和在里面,不知怎么脱身。

“哟哟哟!我们的小霸王怎地哭了?”花似鸾闻声,从旁边小巷子里快速赶了过来。

花似鸾笑着走向众人,挑逗刘男:“这哭起来可真难看哟,我们男儿可是小美女中的一绝啊,这一哭起来我们的小霸王要失了花名咯。”

“鸾姨娘。”刘男挣脱了蹇若妍,冲上去抱住花似鸾,情绪突然就好转,在花似鸾怀里乐呵呵的。

花似鸾侧目直视到蹇若妍,看她神情好像很是郁闷,以为她是因为看到曲妃卿亲近自己的孩子才会面露厌恶之色。

花似鸾轻轻刮了下刘男的鼻子,说不尽的宠溺:“你个小淘气,快从实招来,如何惹怒了你母亲?”虽是责问,却让人感受不到一思责怪气恼。

曲妃卿冷哼,看来这花似鸾失去儿子后,更有母性关怀了呢。

“姨娘错怪男儿了,分明是这个坏女人惹怒娘的。”刘男泪痕未干,却一脸愤恨的看向曲妃卿。

刘男只知道从曲妃卿一过来,她的娘亲就不高兴了,不是曲妃卿还能是谁。刘男才三岁,自然想到这其中更深一层的含义。

花似鸾瞟了曲妃卿一眼,并未斥声呵责什么,也不知道心里想着什么。随即淡淡笑了,俯下身,对着刘男温柔道:“男儿,曲姨娘也是你的庶母啊,男儿可不能这么不分尊卑哦,姨娘殿里做了你爱吃的小点心,男儿可愿去?”

“诺,姨娘殿里的便是府里最好的,男儿怎会不愿。”刘男用手在脸上胡乱擦了擦眼泪,看着花似鸾开心的笑了起来。

花似鸾狠狠戳了戳刘男的额头,起身对着站着的三个人道:“三位妹妹可愿同行?”

“好啊,鸾姐姐如此厚爱。妹妹当然是恭敬不如从命。”曲妃卿不等蹇若妍和黛瑶出声,率先开口。

其实她一点儿都不想去,只是想去看个究竟,看看能不能在花似鸾那里,发现什么关于她穿越之前的事。看看花似鸾是不是还是一如既往的装贤惠热情,谁叫她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妃卿真的好妹妹。”花似鸾笑着握了握曲妃卿的手,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两下。

曲妃卿佯装不好意思,低着头双颊微红的模样。看着花似鸾面容粉白黛绿、唇色朱樱一点,说不尽的温柔体贴,俨然一副当家XF的气派样,实则自己半分好感都没有了。

花似鸾和刘男率先走在前面,曲妃卿和黛瑶紧随其后,而蹇若妍一个人在中间低着头走着,看不到表情,沉默着不知若思。

其实蹇若妍此刻的心思,曲妃卿多少是猜得到一点儿的。

自己的女儿不亲近自己,而与别的女子仿若母女,自己还要在外人面前强颜欢笑,装作若无其事毫不介意。也许她内心早就觉得十分煎熬了,不过碍于花似鸾家一族的权势,才决定先把曲妃卿给弄下去吧。

唉,本来在这府里、宫里的人都会拥有多重面具。

可悲亦可叹。

菱雨阁引水为环渠,进门处大大一面雕花素锦青玉瓷的镂空屏风映入眼帘,转而一股兰花的清香窜出,使人问而忘却世间诸多烦恼。从屏风进去后,里面四面都有特定的房间、楼阁,说不尽的华贵与心思独具。

曲妃卿暗叹,哇!果然是比她现在住的环境好多了。凤惜居那儿从外面直接就可以望到里面的院子,房间格局也没有这样的气派,更别提香味了。

不过她倒也很乐意住在凤惜居,至少很清净,不会经常被打扰。

花似鸾带着众人进去中殿,自己拉着刘男坐在最中间的位置,曲妃卿黛瑶等依次坐在两旁。

这时,丫环们低着头小碎步,手中端着茶盏和饼饵,放于各桌前。

“你们尝尝,这是小厨房里新做的莲蓉荷心酥。”随即自己手里拿了一块,再分成一小份给刘男送过去。

刘男嘴里包着点心,大口嚼了起来,心里乐开了花。跟半个时辰前的情绪完全不一样。

花似鸾看着刘男吃得开心,自己也笑了起来,却只是喝面前的茶,并没有尝饼饵。

这些小细节,曲妃卿都看在眼里。她也拿起一块饼饵来,仔细观察起来,为什么她自己不吃呢,莫不是这里面加了什么。

花似鸾看到黛瑶和蹇若妍都尝过了,只有曲妃卿一个人拿着目不转睛的盯着,像是要瞧出什么新鲜玩意儿来,只觉得好笑。

“曲妹妹怎么不尝尝,盯着它做什么?”花似鸾捂嘴露笑。

曲妃卿放下饼饵,转过头回答:“妹妹是觉得姐姐房里的饼饵果然做工精巧非凡,想知道是怎么做的,赶明儿我也让小厨房做着试试。”

“其实没什么不一般的,只是比平常点心里多加了些蔗糖,所以格外爽口些。”

帝不夜宠,妃本轻狂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帝不夜宠,妃本轻狂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帝不夜宠,妃本轻狂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