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玄阳仙医》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陈墨)

2019-06-12 16:45:44来源:zzy作者:李尘埃

《玄阳仙医》是李尘埃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陈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玄医门大师兄被师傅踹下山门,原本以为只能在都市摆摊治病的陈墨,却因缘际会救了千金大小姐的性命,成为她的私人医生。从此,山野小郎中遇水化龙,在都市混的风生水起!

《玄阳仙医》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陈墨)

玄阳仙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情侣装

从青霞山下来,陈墨就提着背包一路往车站赶。

那冲刺的速度,堪比奥运选手的百米赛跑,在原地留下一连串的残影。

好容易交了钱拿了票,赶在发车点顺利的检票上车,陈墨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两个老不死的混账,伺候了他们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熬到可以正式坐诊,能给村里的姑娘看病,却被他们以‘进城深造’的理由踹下山,去上什么劳什子大学,真是岂有此理。”

“娘希匹,这俩老货打的是什么主意谁不清楚,还不是看上了村里那几个水灵的村妇,想趁着治病的时候吃人家豆腐,担心我坐诊分了他们的‘资源’!”

“如今我的玄阳诀已经登堂入室,门派传承的药剂草方等早已烂熟于心。按照玄医门的规矩,足以出师.上大学又有什么用,还不如在青霞山上做个野医,没事就和二丫调情逗趣,逍遥自在。”

陈墨一路自语,怨念十足。

抓着车票,陈墨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后,扭头往旁边看一眼,顿时就愣了一下。

旁边靠窗位置,已经坐了一人,而且还是个美女。

女孩看起来十七、八岁左右,瓜子脸,薄嘴唇,大眼睛,素面朝天,不施粉黛。满头乌黑秀发绑成马尾,两颊有几缕发丝垂落,被汗水黏在白皙的脸上,青春气息澎湃,娇俏可人。

这容貌,和村里的二丫都有得一拼了!

陈墨在心里默默的做了个比较。

不过让他发愣的并不是这个女孩清丽绝美的容貌,而是她的穿着打扮。

头戴粉色鸭舌帽,身穿灰白色的印花T恤,身下是藏蓝色的七分休闲裤,脚踩白色运动鞋,露出光洁的脚踝,身后还背着天蓝色双肩包。

普普通通的装扮在车厢内并没有什么出奇。

可见鬼的是,陈墨竟也是一身几乎一模一样的装扮。

黑色同款鸭舌帽,同样的灰白色印花T恤衫,一样藏蓝色的长裤,白色运动鞋。

不仅如此,就连身后背着的双肩包,竟也是同款,只是颜色是墨黑色。

更巧合的是,两人身上T恤的图案也是差不多。女人身上的是扎着丸子头的卡通女孩,而陈墨身上的则是留着蘑菇头的卡通男孩。

哔了狗,两个素不相识的人竟然穿成了情侣装!

二丫去镇上买给自己的几套衣服,原来这么大众化啊!

在陈墨打量女孩的同时,后者也同样在看着他,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巴着,显然也是发现了这个问题。

为了免去尴尬,陈墨笑着打了一个招呼,“你好,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嗯。”女孩冷淡的应了一声,重新将耳机戴上,不再理他。

陈墨讪讪的笑了笑,也不在意。

没多久,列车开动了。

这一趟有接近两个小时的路程,陈墨百无聊赖,拿出手机把玩了起来。

他虽然自小在山里长大,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土鳖。

随着建设化制度飞速进展,青霞山下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建立了信号台。

手机、电脑等通讯工具已经普及,并没有与外界隔绝。

再者,玄医门如今虽然没落,整个山门只剩下三人,但师傅和师叔两人坐诊看病数十年,积攒下来也算是颇有积蓄了。

可这次出门,那俩吝啬的老货只给自己二百块钱。除去车票,剩下的至多也就够吃一碗大肠面。

更别说这大学四年的学费还有生活费,毛都没有!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临行前陈墨偷偷摸进了他们的房间,搜刮了他们藏在床底下的三千块钱,给自己和二丫都买了一台智能手机,以便今后可以随时勾搭……不,是随时联系!

正当陈墨鼓捣手机的时候,身旁的女孩突然站起来了。

“借过一下!”

女孩的声音如黄鹂般清脆,非常好听,就是语气冷淡了一些,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陈墨也不在意,将腿缩了起来,让她过去。

女孩离开没有多久,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妈急急跑了过来,突然推了他一把道:“小哥,别玩手机了。你女朋友晕倒了,赶紧过去看看。”

“我女朋友?”

他一条光棍好多年,女朋友是什么生物?

大妈赶紧解释道:“就那个坐你旁边,穿着和你差不多,扎着马尾,白白净净的小姑娘,她是不是你女朋友?”

这下陈墨反应过来了,这大妈说的是那个阴差阳错和自己穿了情侣装的女孩。

本来想顺口解释一下,但看见这大妈一脸着急,陈墨就顾不得其他,站起身问道:“她在哪里?”

大妈指着厕所的方向,说道:“就在前面拐弯的地方。”

陈墨赶紧跑了过去。

此时周边已经围拢了好几人,还有人已经通知了乘务人员。

扒开人群,只见刚才还好好的女孩现在面色苍白的躺在地上,她双目紧闭,光洁的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俏眉紧紧的皱在一起,表情十分痛苦。

“乘务员还没来吗,我看她都快没气了,先来给她做个人工呼吸。”

一个戴着黑框眼镜,满脸麻子的男人站了出来。

他走到女孩面前,蹲下身子,一手捏着女孩的琼鼻,一手装模作样的抬起她的下巴,深吸了口气就要往女孩嘴唇上凑过去。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其实眼镜男哪里会做什么人工呼吸,纯粹就是想趁机一亲芳泽罢了。

围观的群众压根没有人上前,知晓医学常识的更是一个没有,眼看这厮就要得逞,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陈墨及时赶到。

“放开那个女孩!”

突如其来的一阵暴喝把眼镜男吓了一大跳,抬起头恼怒道:“你干什么!人命关天,你要阻止我救人吗?”

你救个屁的人!

陈墨跨前一步将他推开,冷哼道:“她又不是断了呼吸停了心跳,做什么人工呼吸!连这点常识都没有,我看你是存心想要占我女朋友的便宜。”

被坏了好事,眼镜男刚开始还愤愤不怠,可听到最后一句,再看看两人身上的情侣装,他登时就悻悻的没话说了。

陈墨说完,也没闲工夫搭理他,而是蹲下身子,抓起女孩的手腕,给她把脉。

不一会儿,陈墨就将手收回,然后她的腹部各处疾点了几下,最后才去掐她的人中。

按压了几下之后,女孩终于悠悠转醒过来。

第二章 痛经少女

“感觉怎么样?肚子还疼不疼?”陈墨问道。

“很疼,不过比刚才舒服一些了。”女孩下意识的回答,又很快反应过来,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肚子疼?”

“自然是把脉把出来的,先回到座位那边再说吧!”陈墨说道。

女孩点了点头,想要站起来,却发现刚刚的剧痛已经让她浑身仿若被抽空了力气,现在四肢乏力,根本走不动道。

陈墨见状,扶着她肩膀的手下移,另一只手抄起她的双腿,直接拦腰将她给抱了起来。

女孩有些慌乱,轻轻挣扎起来,但没剩下多少力气的她哪里能抗拒。

等到将女孩扶坐到位置上,陈墨这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的面色微红,本来是不想回答的。可想到他刚刚才救了自己,便不情不愿回答道:“林可馨。”

“今年几岁了?”

这个就关乎隐私了,林可馨没回答,反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陈墨道:“我需要知道你的具体年龄,才能给你开相应的药方。”

“你是医生吗?”林可馨怀疑道。

“是的,我叫陈墨,耳东陈,墨水的墨,是一名医生。”

林可馨的目光就充满不信。

这厮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哪里有二十岁不到的医生!

“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是医生。这痛经虽然是个小毛病,但它也是病。”陈墨认真道。

林可馨有些惊讶于他看出自己的病情,因为在此之前她压根半点没提过自己的问题。

不过很快她就恢复过来,硬邦邦的说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这病很麻烦。你只要别打扰我,让我安安静静的休息一阵就好了。”

陈墨说道:“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林可馨摇头,“这几年我已经试了好多次,看了很多医生,其中不乏各种专家教授,可他们都没办法。”

这话说的很明显,那么多专家教授都治不了我的病,你能行吗?

“他们没办法,不代表我也不行。我问你,你现在是不是腹痛如刀绞?”陈墨道。

这不是废话么!

林可馨看着他,点了点头。

她现在感觉很难受,只想快点把这厮给打发走,然后好好休息一下。

“这样呢!”

陈墨突然伸手,指头抵在她脐下两寸。

林可馨被他的动作吓了一大跳,想要躲开,但在这狭窄的地方根本避无可避。

不过当陈墨的指头落在她腹部的时候,那原先如同刀绞般的疼痛竟奇迹般的缓解了许多。

林可馨的眼睛终于亮了起来,“刚才还疼得难受,现在感觉好多了。”

陈墨点点头,把两只手都放到林可馨的腹部上,轻轻的揉动起来。

这么亲密的举动让林可馨下意识的想要抗拒,可是那温热的手掌却仿佛有神奇的力量,所过之处,让她腹部疼痛骤减。

一股从未有过的舒缓开始在小腹处弥散开来,让她直接放弃了抵抗。

按了三两下之后,陈墨就已经摸清了她体内的状况。

宫血淤塞,经脉不畅,加上久治不愈,病情越拖越严重。今天应该是来事了,怪不得刚刚会痛得晕过去。

想到这里,陈墨推拿的手势就是一变。

原本柔和的指法骤然加重,换成了另外一种截然相反的风格,粗狂而又霸道,直把林可馨的肚皮当做面团,使劲揉捏。

同时,体内的玄阳诀催动,真力顷刻灌注到十指,配合着推拿之法,双管齐下。

“嗯……啊……”

力道的加重让林可馨忍不住轻吟出声,但她并不觉得难受,反而觉得更加舒服。

那不断朝她腹部按压的指头滚烫非常,热量传递到她身上,让她浑身毛孔舒张,惬意无比。

林可馨的哼哼声很微弱,除了陈墨谁也没能听清,但碍于两人的姿势实在暧昧,因此也引得周遭的乘客纷纷抬头往这边张望。

当然,女孩坐在窗口位置,他们除了看到陈墨的虎背熊腰之外,其余什么都没看到。

“现在的年轻人呐,亲热也不分场合,真是世风日下。”坐在陈墨两人后方的一个面色严肃的中年男子叹声道。

男子旁边的美妇闻言,看了看身旁已经睡过去的女儿,这才降低音量没好气道:“你少说两句,小年轻的事情你管得着么!当年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还不是一样猴急。”

“惠兰,你扯当年做什么!”中年男子老脸一红。

“我说错了吗?当年我才十六岁,亏你下得了手。现在咱们女儿都十八了。”美妇撇他一眼,嗔怪道。

说起女儿,中年男子的目光就黯淡下来。

美妇也是忽然心绪低落,轻轻的将垂落在女儿脸颊上的碎发给捋到一边,不再言语。

……

自从十四岁第一次初潮的时候,林可馨就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

每一次亲戚串门,她都疼得死去活来。

好几次甚至还疼晕了过去,就像今天这样。

即便不是那几天,她也不得安生。

腹部总感觉沉甸甸,微痛还伴随着一股莫名的坠胀感,反正没一天舒坦。

然而此刻在陈墨的一双魔掌下,她却感觉到腹部前所未有的温畅,就好像压在腹上多年的石头被搬开了一样,舒服得让她不由自主的哼出声。

尽管她竭力压抑自己的声音,但前后的乘客多少还是听到了一些。

当然,后座那对夫妻的谈话声也落入了她的耳中,让她面色涨得通红,羞愤欲死。

可即便如此,林可馨也没有半点想要推开陈墨的想法。

他真的是医生,会治病的医生!

在陈墨的一番推拿之下,林可馨感觉自己腹部的疼痛感已经完全消失,接下来的每一次按捏,都让她感觉更加舒畅。

足足过了二十分钟,陈墨才停了下来。

此刻的他已然是满头大汗,面色微白。

“不,不要停……”

陈墨突然停手,让林可馨仿佛一下子从天堂跌落下来,舒畅的感觉瞬间消失,顿时下意识的喊出声。

这一声娇喊,让周遭乘客一阵无言,更让陈墨哭笑不得。

这话说得,未免太过暧昧了吧?

知道的人晓得我是在为你治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就地将你给圈圈叉叉了!

陈墨掏出纸巾,抹了一把汗。

看着在自己一番‘推宫过血’的折腾下,早已经坐成了‘葛优瘫’的林可馨。

陈墨认真嘱咐道:“记住,月事期间千万别碰冷水,忌食生冷辛辣,特别是冰冻饮料冰淇淋统统都不能吃。还有,这几天你可能会感觉有些腹胀,排血量也会比平时多很多,那是你体内的淤血,不用担心。等会儿我给你写一张药方,下车后你照着去药店抓药,调养大半个月就没事了。”

林可馨浑身瘫软,香汗淋漓,听到陈墨的话有些不敢相信,“我这病,只要调养半个月就能好了?”

第三章 诊费乌龙

听见这话,陈墨就笑了,“你这个只是小毛病,又不是绝症,怎么就不能好了?”

“可在这之前我去了很多大医院,他们都说治不好啊!”林可馨坐正了身子。

“我说过,他们没办法,不代表我也不行。”

陈墨说完,在背包里一阵摸索,找到了二丫临别前塞给自己的大馒头和热豆浆。

他兀自打开了保温瓶,倒了一杯冒着热气的豆浆,递到林可馨面前道:“除了这个毛病之外,你还有轻微贫血,否则刚才也不至于晕倒。喝点热豆浆,补充补充糖分,顺便告诉我你今年几岁了,我好开药方。”

“十八!”

林可馨这一次回答的干净利落,却并没有伸手去接那杯豆浆。

少女十八一朵花啊!

陈墨嘿嘿笑了起来,“十八呀,那就按照成年人用药了。不过你怎么不接豆浆啊,我请你喝,不用客气的。”

“谢谢,不用了。”林可馨婉拒道。

“你有轻微的贫血症状,最好摄取一些糖分。再者你之前流了很多汗,补充水分也是必要的。”

“我自己买了水还有牛奶。”

“那你的水和奶是热的吗?”陈墨问道。

矿泉水自然是凉的,奶……当然也是凉的!!

林可馨脸上一红,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道:“车上有热水的,我去倒来喝就行了。”

陈墨摇头道:“除了水分,你还需要一定量的糖分。”

“我可以用热水温奶。”林可馨应付自如。

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林可馨的年纪不大,但偏偏有个做警察的姐姐。在她姐姐的教导下,她对陌生人的戒备心重的很。

即便陈墨以神奇的推拿缓解了自己的腹痛,但她依旧没有掉以轻心,去随意喝人家递过来的东西。

陈墨也不勉强,无所谓的耸耸肩道,“那随便你了。”

他的治疗已经告一段落,接下来只要开出药方就可以了。

自己喝了豆浆,将保温瓶放一边,陈墨平复了一下内息,就从背包拿出纸笔,哗啦啦的在纸上写了起来。

林可馨则去接热水温牛奶。

等她把牛奶热好的时候,陈墨的药方也写好了。

“喏,这是给你的药方。药材的分量,熬制的方法都写在上面了,至少要吃半个月。”

接过写的密密麻麻的纸张,林可馨认真看了起来。

字体龙飞凤舞,颇为飘逸,却又一点儿也不含糊,字字清晰,让人一眼就能看得分明。

上面写的药材,无一例外都是中药。

“你是中医?”林可馨问道。

陈墨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医,不过仔细想想应该还是偏向中医多一些,所以就回道:“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啊!

“我吃了这药,真的能好?”林可馨不放心的问道。

她这个病由来已久,是多年的顽疾,看过的医生无数,四处求医无门。

可现在陈墨不过给她推拿了一次,然后开张中药方,声称吃半个月就能治愈?

说实话,林可馨的心里是没底的。

如果不是他的推拿效果显著,林可馨一丁点儿也不会相信他说的话。

因为这么多年寻医问药,声称能够治疗的各种专家教授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可到最后,这病还是没有改善,而且一年比一年严重。

现在有人突然对她说,吃半个月的药就能根治,这让她心中燃起希望的同时,又夹杂着几分怀疑与忐忑。

陈墨不知道此时的林可馨心绪百转,只是认真叮嘱道:“谨遵医嘱,按时用药,是可以治好的。切记,这几天千万别碰凉水,生冷辛辣的东西也一定要忌口,知道了吗?”

“知道了。”

林可馨不再胡思乱想,转而问道:“那个诊费是多少?”

“嗯……”陈墨摸着下巴,脑中飞转。

他是医生,不是活神仙,治病自然是要收诊金的。

按照青霞山的收费标准,罗汉手推拿是二十块钱一次,可这次他动用了玄阳诀加持,耗费了不少真力,还开了药方,加多三十块,应该公道了吧!

想好了价格,陈墨也没含糊,伸出五根手指。

五千块!

看到这个手势,林可馨就是一愣。

这也太贵了吧!

她这几年被病痛折磨,医院也去了不少,虽说每一次的花费都要上千,但那好歹那都是做了各种检查,开了疗程用药的。

可陈墨做的,不过就是推拿了一次,外加一张药方,竟然就要五千块!

这个价格,有些难以接受啊!

如果这药方真能治好她的病,五千她也没嫌贵,就是开价五万,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给。

因为这个病实在是太折磨人了,每天不自在不说,要命的是每个月的那几天,简直是要活生生把人给痛死。

所以,只要能治好这个病,多少钱都可以商量。

可现在有两个问题摆在面前。

第一,五千块不是小数目,她身上并没有带那么多的现金。

不过这个问题并不难办,只要对方有银行卡,网上转账支付就可以解决。

最主要的还是第二个问题。

他真的是一个医生?

开的药方真的有疗效,可以保证治好自己的顽疾?

他会不会是个骗子,只是会两手缓解疼痛的推拿,然后假意写一张药方来骗钱?

想到这里,林可馨就犹豫了。

“怎么了?”陈墨问道。

沉默了好一会儿,林可馨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她清了清嗓子,看着陈墨道:“陈医生,如果你真的能根治我的顽疾,这诊费我一定不会少给的。可是你也知道,这出门在外,谁都得留个心眼。你的推拿术确实效果显著,我现在的肚子舒服得很,已经没有半点不适了。可这药方我看不懂,也没试过,万一……我是说万一,这药方不能根治我的病,那可怎么办呢?”

陈墨愕然道:“你的意思是,担心我给你的药方没效果,怕被我给坑了诊金?”

林可馨有些脸红,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陈墨倒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因为他的罗汉手推拿是真,药方也没假,收费同样合情合理,完全没有骗人的理由啊!

可对方说的也句句在理,这倒是让他没了脾气。

“要不……我先给你十分之一,剩下的等我的病痊愈之后再给?”

林可馨试探性的问道。

五千块的十分之一是五百块,她口袋里的现金正好足够。

可这话落在陈墨的耳朵里就不是滋味了。

一共就五十块钱的诊金,先给十分之一,那就是五块钱……

先给五块钱?

陈墨郁闷至极。

玄阳仙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玄阳仙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玄阳仙医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