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错情婚恋总裁你不配》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傅司则容宁)

2019-06-12 17:30:30来源:zzy作者:凉小凉

《错情婚恋总裁你不配》是凉小凉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傅司则容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的爱让我觉得恶心。对不起。七年了,够了。该转身离开了。

《错情婚恋总裁你不配》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傅司则容宁)

错情婚恋总裁你不配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 污蔑

容宁心如死灰。

腹部剧烈的疼痛让她几乎不能忍受,她咬牙扶着墙壁,想喊来王妈。可来不及张口,容宁已经眼前一片黑暗,限入了昏迷。

等她再睁眼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

摸了摸平坦的小腹,她苦涩的笑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未出世的孩子已经死掉了。

病房的门被打开,伴随着皮鞋的哒哒声,她不回头也知道是谁。

转了转头,看到那个男人正居高临下的来着她,俊美的脸庞冰冷至极,开口道:“我还真没想到为了陷害晴儿你能把自己的孩子搭进去,容宁,本事不小啊。”

容宁闭了闭眼睛,心口骤痛,低声回道:“我没有。”

傅司则冷嗤:“自欺欺人。”

随后,他压低了身子,用一种无比讽刺的语气道:“你爱我对吗?我觉得恶心。”

“对不起。”

傅司则看着容宁软弱的样子,莫名有些心堵,干脆转身走了出去。

房门被重重的合上。

容宁憋在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她颤抖着手,慢慢捂住嘴,害怕哭出声。

她爱了这个男人整整七年,从一个无知的少女,到一个已经具备生育能力的女人,她为了他,和父亲反目,几乎失去了一切。

可他认定她是他仇人,认定她害死了他妹妹,就像今天认定她害温晴跌下楼梯一样。所有人的话他都会可能相信,唯独对她,没有丝毫的怜惜。

想到他同意自己和他结婚,根本不是意识到她对他深沉的爱,而是告诉她,这辈子她容宁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忽然间觉得格外疲惫,这么多年,从爱上他之后,就没有一天开心过了。

突然间,病房门被打开,洛晓走了进去,看着病床的那个苍白瘦弱的女人,她格外无奈。靠近床边坐下,看到容宁正胡乱的抹着眼泪,更觉心疼。

洛晓叹了口气,拍了拍容宁的肩膀,开口:“感觉怎么样?”

容宁努力笑了笑,轻声道:“没关系的。”

洛晓看她,更加难过:“在我面前,别撑着了啊。”

洛晓无奈摇头,斟酌了一番,还是开口:“宁宁,离婚吧。那个男人只会害你,从来不懂怜惜,你明知道他故意折磨你,为什么要留下来遭罪呢。”

是啊。

所有人都知道傅司则的冷漠,唯独她还在固执。除此之外,还有他的父亲。父亲维持治疗昂贵的费用,只有傅司则承担的起。

无所谓了,她这副破碎的身体,随他折磨了。

只是有些不甘心,温晴随意的污蔑就能给自己直接定罪。终归是她太天真了,以为真心换得来真心。

良久,容宁才把头靠近床边,回道:“洛洛,我这是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

洛晓知道容宁的顾虑,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不再多言。有些事,别人看的明白,却不能感同身受。有些委屈和难言之隐,宁宁不愿说,她也不强迫她。

第二日。容宁被接了回去,尽管医生说需要再三观察一下,但几个男人格外冷漠直接把容宁塞进了车里。

容宁强忍着靠在车座边,喉咙间感到有些腥甜味。司机并没有顾及她,速度开的很快。

到了车库后,她几乎是被半架着进了门。还很虚弱的容宁抬眼便看到了傅司则以及正亲热挽着他胳膊的温晴。

她忽然就感觉头脑清醒不少,抿了抿苍白干裂的唇倔强的站直了身子。

温晴倒是感到有些吃惊,柔声道:“宁姐姐这是怎么了?身体好些了吗就出院了。”

傅司则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女人,摸了摸温晴的头发道:“她不配。”

“阿则……”

“好了,我让他们送你回去。至于她,无关紧要。”

容宁发现自己已经格外麻木了,面对这般场景也能心痛的不动声色。

头昏昏沉沉的厉害,还能听到温晴和自己法律上的丈夫依依不舍的告别。觉得有些讽刺,便缓缓扶着墙,想走回房间里去。

一股大力把她拽了回来,她本身手脚无力,如此一来直接坐倒在了地上。傅司则看着那个脆弱的女人,心情有些烦躁。不知为何,明明看到仇人如此应该痛快,可他却心烦意乱。

上次也是这样,他忽然就没有继续折磨的心思,甩下一句:“滚回屋,别让我看到你。”

容宁低头,轻声回道:“会的。”

闻言,傅司则顿了下,最终什么也没说抬脚走上了楼。

这个两层别墅只有一间客房是容宁的容身之处,傅司则嫌弃她脏,严禁她上楼。两年来,她也从未踏过去一步。很多时候,她活的就像被收养的一条流浪狗一般,没有尊严,也没有家。

容宁拖着步子慢慢进了房间,转身坐在床沿。抬起手臂,看到两道格外刺眼的划痕。她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小医箱,拿出海绵棒和酒精,在伤口处涂了涂消毒。明明痛的要命,她却面不改色。双眸中满满都是疲惫和麻木,二十多岁的她,觉得自己好像有四十岁一般。

爱一个人这般劳心劳力,她感到好累。

倒身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进来看她。

确实有人。傅司则正现在她的面前,看着容宁胳膊上两天狰狞的划痕,抿紧了唇。他大概能猜出来,这是刚才他把她拖倒划伤的。想到这里,心情更加烦闷,搞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何那么狠毒却又这么容易受伤。

害死了他妹妹敏儿,还要伤害晴儿,现在却像重病患者一般气若游丝的躺在床上。

他故意折磨她,这些她都明白,但她坚持不离婚。这个大概他也猜得出来,是因为她那个意识不清的父亲需要昂贵的治疗费用。

“呵……”

说到底还是因为钱。蛇蝎心肠,贪慕钱财,这种女人死了也是活该。傅司则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后,转身出了房间,没有了浓烈的酒精味,他又是一震。

容宁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出去的男人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

第2章 温晴约见

次日,容宁醒来已经有些晚了。昨夜几乎一宿没睡,现在感觉身子仍然十分虚弱。扶了扶沉重的头,慢慢挪出了房间。张妈给她留了份早餐还在餐桌上,容宁感觉鼻头有些酸涩。难得现在这个落魄的样子,还有人有心关心她。傅司则早已经离开,偌大的空间只有她一个人,此刻,她却觉得呼吸是自由的。

虽说早餐有些凉了,但还是很好吃。放在房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拿了出来,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

接起来那一瞬间,她就知道是谁了。

柔和的女声自听声筒传来,她却觉得是一场天大的磨难,温晴听电话对面没有回应,又问:“在听吗?宁姐姐?”

容宁深吸一口气,回道:“我在,你想在哪见?”

温晴约她出来,想和她说说话。同一个男人身边的女人,一个是他放在心上疼爱的,一个是他不屑一顾的法律妻子。这种见面,她大概都想得到结果。

但她向来学不会拒绝,静了一会也就答应了。休息过来,穿了一身简单的衣服,理了理头发便直奔约见地点。

温晴长相甜美,身段也是一等一的。坐在咖啡厅格外显眼,容宁一眼看到,走了过去。

“来啦,宁姐姐。”

容宁点点头,倒不是她不懂礼貌,而是傅司则根本就不想暴露这段失败的婚姻。如今她这个样子,自然也不想引人注意。

温晴笑了笑,很是理解:“没关系,这个店很安全。”

容宁突然就累了,对于面前这个心思格外深沉的女人,根本无力多言。

抿了抿干裂的唇,问道:“温小姐,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温晴反而格外自在,半是惊讶的回道:“阿宁,你太见外了。”

阿宁,呵呵,阿宁。

在大学最不幸的一件事就是掏心掏肺的相信了这个女人。想起那段不堪的学生年代,容宁感到阵阵窒息。她和温晴之间有着一种默契的平衡,也是因为大学时代的许多事情。一旦傅司则知道了,恐怕她父亲的医疗供养也就断了。种种不堪回首的片段在脑海中呈现出来,容宁知道,只要温晴在一天,她就好过不了。

思绪难平,显得她脸色也格外苍白。纵然温晴高挑纤细,在容宁瘦弱的对比下,仍然显出丰腴感来。

容宁缓了缓,慢慢开口:“称呼而已,温小姐不必在意。”

温晴笑弯了眉眼,意味深长的说:“怎么能,我们还是朋友。”

身边不远处是清亮的玻璃,人来人往间,容宁反而从外面看到了自己的模糊影像。那道影子单薄而脆弱,却格外倔强。她想笑,却有些勉强。

最终,低了低头,遮盖了眼中所有的神色,淡淡道:“温晴,还当我是朋友就直说吧。”

“好,”温晴赞同的点头,伸出手将头发拢了拢接着道:“我想你离开司则。”

容宁反问:“你觉得我在他身边吗?”一语背后,尽然是苦涩。

可笑至极,扯了一张法律结婚证明,只能在形式上行使效力。她已经一无所有,她所谓的朋友连这唯一的路也要掐断。

温晴假意不太明白:“宁姐姐?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不会和傅司则离婚。但是你们之间的任何事情我绝对不会干涉,我需要一段婚姻活下去。”

容宁说完,感觉胸口更加憋闷。

“如果我有了他的孩子呢?”

容宁忽地抬头,看着面前这个女人幸福的笑容,却笑了。

她一字一顿,回道:“我帮你养。我同傅司则,不会再有孩子。”

温晴嘴角都含着笑意,这么多年相处,如何能不明白对方。容宁根本就知道她的意思,她也并没有傅司则的孩子,不过是个强迫一个保证。

容宁,纵然你当年再优秀,如今,还是落魄的一塌糊涂。曾经的红花沦落为这般样子,真是不错的感觉。

得到想要的答案,温晴心情大好。优雅的穿好了外套,然后拿起价值不菲的小包。转身准备离开,忽然,她顿了顿,转头甜美的笑了起来:“宁姐姐用我帮你叫个车吗?”

容宁费了很大的力气,扯起一抹不算难看的笑,轻轻回应:“不用了,多谢。”

放在桌子下的双手,抓的紧了些。

目送温晴离开,容宁太缓缓靠在椅背上,慢慢放松了神经。今天这一场,她以为还会整出来她容宁二度欺负温晴的戏码。这么平静的结束,让她感到不可思议,甚至还有一种难言的不安。以温晴的性格手段,怕是这件事没这么容易结束。毕竟,这法律名义上的傅太太,亦是温晴势在必得的东西。

抬起手,慢慢覆在脸上。

那么多误会,那么多不能说。什么叫做不能说,什么时候能有尽头。

容宁觉得有些压抑,走出咖啡厅,在一处安静的角落停下。右手从衣兜摸出一支烟,左手打响了火机。烟雾团团,模糊了她苍白瘦弱的脸。

从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里走出来之后,她就学会吸烟了。没有这些烟草,这些年怕是她会更加难熬。容宁不喜欢烟,但是她依赖它。这么多年了,早就是一种习惯了。

良久,她缓缓拿下剩下的烟头,在地上搓灭了最后的火星。

从包里拿出几块口香糖,顺便翻了翻手机。因为去了医院,和老板请了假。下午,该回去工作了。肚子还有些隐隐作痛,她苦涩的笑了笑,老天连给她生一个烟鬼孩子的机会都没有。

容宁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一辆高档商务车上有人在看着她。待她离开,商务车也缓缓开走了。

商务车中。

司机通过后视镜看到那个温润的男子脸色并不好,斟酌了一番:“兴许,是我们认错了?”

男子目光越来越冷,眸色中是压抑不住的愤怒:“不可能。”

同窗两年,他谁都可能错认,唯独她,变成什么样子都认得。

只是,有些不敢相信。那个骄傲却冷静,让人感到欣赏的她,居然在一个角落中,吸了一支烟。

那动作,熟练至极,明显已经很久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男子陷入沉思。

第3章 他回来了

容宁是在一个剧组做些幕后的打杂工作,跟进这部电影结束,再换下个剧组承办方。她的老板是这一行的联系人,这些消息很灵通。

上次顾念她身体,老板给她批了假。如今,孩子也没了,自然得回来工作。

事实上,若非特殊情况,容宁都住在自己租的小公寓里。所以她为了维持自己的生存,不能不干活。回去也无非是给王妈添麻烦,况且她名义上的丈夫也从来不会关注她的死活。

想着,已经走到了剧组门口。

缓了缓神,刚想一步踏进去,就被旁边有力的胳膊拽了过去。容宁定住脚,看着面前靠在墙边正吧嗒着烟尾的凶悍大个,扶了扶额,道:“这是干嘛?老板有何吩咐?”

雷群拧了拧眉毛,目光在她的肚子处扫视了好几圈,粗嗓一开:“子儿呢?”

容宁眸光沉了沉,淡淡回道:“没了。”

“没了……”雷群嘴里叨叨着,似是想着什么,回过神又说了句:“没了也好,不耽误你。”

容宁闻言有些愣怔,反应过来笑了。也没停顿,背着他摆了摆手。

三年来,傅司则因为他妹妹的事,断了所有正常工作应聘她的机会,她差点活不下去。

想起那个男人高高在上的道:“你父亲我可以给他一条活路,而你就滚去自生自灭。这些,已经是我最大的仁慈。”

容宁觉得身子更疲惫了些。索性碰到了雷群,仿佛天生就有默契,不用多说,大概也知道她是个什么状态。雷群从来没问过她的故事,但是却总能在她快要溺死的时候拉她一把。

她也能感觉出来,雷群不是什么简单角色,所以根本不怕傅司则的压力。

再加上傅司则似乎在那段时间也没工夫处理她,在把封杀的力量推到雷群这里也就结束了。不过,她从来没问过雷群。这是一种互相尊重的相处,她感激他。

就像刚才,一瞬间点醒了她。

没有了孩子,反而是省掉一身麻烦。毕竟,本来也是傅司则酒后的一次意外,这样的一个饱受诟病的孩子,大概出生也不会被祝福。

想明白了,又转头看了眼外面那个还靠在墙上的人。有些话,不多说,都能懂。

洛洛因为家族原因,不能随意和她走近。至于王妈,人言微轻,有心也无力。除了她们,雷群是仅有的愿意对她好的人了。

摇了摇头,忽然觉得自己生活悲惨也就算了,还伤春悲秋。真是不应该。

回过神,容宁赶紧帮着工作人员去拿道具了。

A市顶尖的酒店包房内,一男子看着手中的资料,眉目间几乎像是结了冰。

那是一份关于容宁的资料,上面一条条的写着容宁自毕业以来困顿不堪的生活。只是很多事情都是片段化呈现,明显看得出来有人刻意隐瞒。

良久,男子问道:“她结婚了?”

一旁的人应:“确实,似乎是容小姐主动要求的。”

“别的呢?”

这正是今天商务车中的两人。

司机明显被男子问住,无奈答:“只查到了这些。”

“电脑。”男子明显不想搭理他,让他查东西太过费事。司机也明白,不再多言,把电脑递了过去。

一阵短暂的敲击,排排数据被男子输入进去。但凡关联容宁的一切电脑操作痕迹都没有被放过。

一张苍老男子在高级医院接受治疗的图片被男子拖动鼠标一点点放大。看其眉眼,仍旧能找得到与容宁的几分相似。

快速拖出费用承担人的数据档案,赫然是傅司则的名字。

果然如此,这大概就是容宁屈身于傅司则的原因所在。以容宁的生活状态,根本支付不起高额费用,洛晓因为家庭的原因又无法资助。和傅司则结婚能继续提供父亲的治疗费用,中途二人应当也达成了共识。

他很生气的是,傅司则待她并不好。甚至是,一种变相的虐待。

当年的一念之差,最终是让她受了这么多年的苦。男子最终合上了电脑,靠在沙发上,心情很差。这么些日子里,容宁无依无靠还被百般侮辱。忽然又想到那天,靠在角落抽着烟的那个脆弱的她。

男子闭了闭眼睛,声音略有些哑,慢慢开口:“我得去见见她。”

这句话不是对别人说的,不过是说给自己听。

剧组。

快到晚上的时候,容宁基本忙完了。抽出空喝了几口矿泉水,润了润发干的喉咙。在老板这里再忙,她也感觉很放松,周边的人都很敬业,也没那么多事。

真实的面孔,有着真实的性格。不是高高在上,不是无休止的侮辱。想到这里,有些头疼。

索性不再纠结,拍了拍裤子上的土,在一边安静的坐了下来。

这时雷群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抓了抓有些长的头发,看了容宁一眼。转身又出去拿进来一杯热茶水,走过来递给了她。

容宁笑着接了过来,心暖暖的。雷群在她旁边坐下,又点了一支烟,眯了眯眼说:“以后这东西,你少来几口吧。”

“我挺控制的,缓解压力而已。”容宁看着杯中打转的茶叶,叹了口气。

雷群不置可否。有些事,本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忽然又想起来什么,慢悠悠的道:“对了,有人找你,男的,”

容宁忽然身子一僵。

雷群似是叹气,接着道:“不是姓傅的,挺周正,别人。说是认识你。”

她这才慢慢缓了下来,都已经条件反射了。提到男人,就会想到可怕的他。傅司则加在她身上的,除了阴影没有别的了。

容宁把茶水喝完,站起身往外走。这些年来,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男性朋友。

当她走到外面看到那人时猛地站住了,他笑的很温柔,明朗的目光正看着她。

明子易。那个学生时代,最理解最支持她的人。因为他的陪伴,她也变得越来越优秀。后来他出国,他们也就失去了联系。

明子易看着面前格外瘦弱的女人,心口一痛,几步上前把她轻轻的拥在怀里,有些难以抑制的激动:“我回来了,宁宁。”

错情婚恋总裁你不配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错情婚恋总裁你不配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错情婚恋总裁你不配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