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媛下堂妻》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林锐白水灵)

  • 时间:
  • 名媛下堂妻云沫兮
  • 来源:zzy

《名媛下堂妻》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林锐白水灵)

《名媛下堂妻林锐白水灵》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名媛下堂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楔子

——亲爱的,我想你了。

做完孕检的白水灵发完短信,挺着肚子走到男友家门口,因为未婚先孕的关系,她和男友一直分开,各住各家,因此得出空来,白水灵就会来看看男友。

她刚一开门,就被眼前凌乱的衣物给吓了一跳,紧接着她看到了一双粉色的高跟鱼嘴鞋,鞋子被甩的很乱,地上的衣服也很乱,除了男人的西装外还有一件浅紫色的女式露背连衣裙。

这种款式的衣鞋,白水灵自从怀孕开始已经很久没穿过了,所以她很清楚,这不是她的。

白水灵不由捏紧了手中的钥匙,轻手轻脚地走到屋内唯一地房间,房间没有关严,透过不大地缝隙,可以看清里面的春色。

“嗯,舒服么?”女人狐媚的声音格外刺耳,甜腻的感觉哪怕隔着门,白水灵都能感觉得到。她看着床上背对着她的男人,男人赤裸着上半身,精壮的身躯和身下的女人契合在一起。

哪怕仅仅只是个背影,她都能一眼分辨,那是她的未婚丈夫,她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林轲。

“舒服,当然舒服。”男人一边说着,一边疯狂地看着女人,浓浓的音腔里像是炫耀着什么,他的亲吻让女人连连发出了好几声呻吟,女人的双手就跟舞动的水蛇般,快速缠绕在了男人的脖颈上,她问道:“那是表姐舒服,还是我舒服呢?”

白水灵在听到‘表姐’两个字的时候,本想进去的动作一下僵持在了原地,会叫她‘表姐’的人就只有她表妹——白盛莹了。

就像是验证她的想法般,床上的女人微微挺了挺身子,坐了起来,一下子,白水灵和床上的女人对视了。

栗子色的卷发,浓妆艳抹的脸庞,以及那丰满的身躯,对于这个女人,白水灵再熟悉不过了,“盛莹。”白水灵有点发懵地念出表妹的名字,但不知是她的声音太过小还是怎样,背对着她的丈夫竟然还没意识到她在房间门口。

被撞见的表妹在和白水灵对视后没有露出半分的惊慌或者愧疚,她反而更加搂紧了林轲,此时,她听到自己的丈夫,用十分不屑的声音说道:“你说呢?她那种上了床就跟尸体一样冷冰冰的女人怎么能跟你比呢?”

白盛莹听着他的话,妖红色的嘴唇靠在了林轲的耳畔,音腔带嗲的说道:“口说无凭,我要你证明,证明我比她更好。”

“好,今天我就就证明给你看,让你爽到下不了床。”说完,林轲一个翻身,将本来腻在他身上的白盛莹放倒在床上,动作娴熟地亲吻着她的脖子……

林轲的动作就像一根导火索,砰的一下点燃了白水灵所有的神经,令她“砰”地一声把门给推开了。

门响声令两个人都停下了动作,率先抬头的是林轲,他看着站在门口的白水灵,有点愣了几秒,他道:“老婆。”

“解释。”白水灵站在门口,不愿往前再靠近一步。

“解释什么啊?”已经从床上爬起来的白盛莹从背后再次抱住了林轲,用胸口抵着他的背,娇柔的声音里带着不悦道:“表姐你不都看得清楚了吗?”

“我问的不是你!”白水灵忍无可忍地瞪向了白盛莹,如果不是此时此刻,大概打死她都不会想到自己的好表妹居然是这种货色的女人。

防火防盗防表妹,真说的不假。

“你凶我……”白盛莹看了白水灵一眼,漂亮的眼眸里带着几分委屈,她轻靠在林轲身上说道:“那你说,我们该怎么解释。”

“你凶什么?盛莹说的没错,我们解释什么啊?”此刻看到白盛莹委屈了,林轲也一扫之前的态度,直接看向了白水灵:“这不很明显的意思么,我和你妹妹在一起了。”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白水灵,“刚刚你不是看的很清楚吗?”

是的,很清楚,或者说再清楚不过了!

白水灵深吸了口气,握紧拳头道:“你的意思是你要和我分手,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说到肚子里的孩子,她语气里不自觉透出了几分哀求。她从十六开始接触这个男人,并在最美好的年纪与他相恋,直到现在怀上了他的孩子。

躺在床上还搂着她妹妹的林轲微微坐起身子,挺拔魁梧的身姿带着好看的弧度,他看着白水灵,勾唇笑道:“你要不介意,可以把孩子抚养权让给我,我要是心情好还能让这个孩子上我们杨家的家谱。”

听完这句话白水灵的脸色彻底变了,她有些颤抖地摸着自己的肚子,难以置信地看着林轲,他居然让她把抚养权让给他,那她和那些出卖肉体做代孕妈妈的人有什么区别?

“林轲,你这句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林轲瞥了她一眼,说道:“你说谁会愿意娶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

“也就是说你从一开始没打算和我结婚?”白水灵问着这话,身子不可遏止地抖了起来,在那之前她还像个傻瓜一样筹划着婚礼,想象着未来一家三口的未来。

“结婚?”林轲像是听到什么笑话般忍不住轻笑了起来,就连他身边的白盛莹也跟着笑了起来,低低的笑声在不大的屋子里飘荡,像是讽刺她的空欢喜般。

“白水灵。”林轲停止笑声,墨色的眼珠落在她因为怀孕而臃肿的身上,眼底闪过几分鄙夷,他道:“你拿什么跟我结婚?美貌?身材?气质?还是金钱?这些你都没有,你有得只是个空称号,白家大小姐的空称号。”

——你有得只是个空称号,白家大小姐的空称号。

这句话像是一把锐刀,狠狠地扎着她,自从她未婚先孕开始,家里人就对她开始有了闲话,可不管怎么样,爸爸都对她极为看中,甚至在这样浪尖风口上还是依旧保持着她继承人的位置。

而现在,林轲居然说她的是空称号?

“看样子你还不知道,今天在董事会上,你爸也就是白董事……已经宣布了立盛莹为继承人了。”林轲说着捏了捏他身边的白盛莹,而白盛莹眨了眨眼,露出几分妩媚来。

“不可能,我爸为什么……”白水灵怔住了。

“姐姐,你还不明白吗?”靠在林轲身上的白盛莹娇笑道:“前几天爸爸找阿威吃饭,问他

有关你怀孕的事情,结果阿威告诉爸爸他爱的是我,并说你只不过是趁着他酒醉之危强上了他而已。”

白盛莹顿了顿,伸舌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说道:“大概现在所有人都知道白家大小姐对杨家继承人爱而不得,甚至动用下三滥手段爬上对方的床,怀孕遭弃。”

这一刻,白水灵的脸彻底白了,她晃晃悠悠地跌坐在地上,被人玩弄的沉痛感从心里诞起,将她最后一丝理智给吞噬了。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林轲爱的是她,为此她奉献了所有,甚至因此意外怀孕。而此刻,她所有的爱恋到头来狠狠刺了她一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白水灵喃喃自语,这时,她感觉下身一炽,钻心的疼感蔓延全身,无力而又脆弱。白水灵知道自己羊水破了。

“阿威,你看她怎么了?”大概察觉出了不对劲,白盛莹推了推身边的人,此时林轲皱了皱眉,还是下床走到了她身边,这时他才闻到她身上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林轲脸色一黑,对白盛莹说道:“她羊水破了。”

“那怎么办?快带她去医院,要是让爸爸知道她在我们面前破了羊水,我们还无动于衷的话,可就白费了之前的努力。”白水灵躺在地上,听到坐在床上的白盛莹这样说道。

林轲烦躁地拽过外套和裤子,然后将她一把抱起,转头对白盛莹嘱咐道:“你在家等我,我把她送到医院就回来。”

枕着林轲臂膀的白水灵疼得近几乎虚脱,残留的意志力还死死提醒她要清醒,她感觉到自己被林轲抱上了私家车,车一路奔到医院,但他没有停下,一直把车开到了医院住院楼,他才停下,将她抱出来走进住院楼里。

明明还是七月夏天,白水灵却觉得阵阵发寒,不知过了多久,她被放在了地上,紧接着头顶传来林轲的声音:“这里没有摄像头,也没有人经过,剩下的你自己就听天由命吧!反正我把你送进医院了,哪怕你爸问起来,我也能有交代。”

眼看林轲要走,白水灵拼劲了全力,挣扎地伸手攥住了他的衣角,只是她太孱弱了,抓住没到一秒就被他挣开了。

“白水灵,你知道吗?我最讨厌像你这样的杂种了!”

听到这句话,白水灵感觉自己的心犹如一张白纸,被林轲狠狠地搓成一团废纸,丢弃在地上,她怔怔地看着林轲渐渐离开的背影,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曾经,她以为只要自己足够爱一个人,就可以得到幸福,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也抵不上别人一个阴谋。

林轲,你忍心吗?忍心将爱你的女人和你的亲骨肉丢在医院角落,听天由命?

血,越积越多,很快在地上形成一小滩,白水灵无力地想,她,解脱了……

清晨,九点。

一则报道震惊整个X城——《本市XX医院某孕妇难产身亡,至死都无人发现》

昨日,一位年轻的孕妇羊水破裂,在医院过道待产,最终抢救无效而死亡……

第001章 他叫林锐

白水灵睁眼的时候感到一阵刺眼,她摇了摇头,看向四周,映入眼帘的是一间普通的白灰墙,墙面上挂着一张孩童的照片,彩色照片下印着她的名字。

这是……她以前的家?白水灵有些不肯定的想着,她记得在睡之前明明是在医院待产,怎么一醒来就回家了?

而且还是回的养母家。

在十八岁之前,白水灵一直姓“于”,叫于水音,直到十八岁之后,她被白家人找到,也是那时她才得知自己是白家人,由于小时候遭人贩拐卖才与至亲失散。被找回后,她改姓为“白”,并正式入住白家。

就在白水灵沉思间,大门被人推开,一位中年妇女拎着餐点走了进来,看到她醒着时,不由惊了下,说道:“哎,可醒了,有没有哪里觉得还不舒服?”

白水灵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中年妇女,一时语塞:“妈!”眼前的妇女是她的养母,是将她拉扯到十六岁的女人。

只是自从她去了白家,就被家里严禁和于妈联系,之后她虽然有想过回来找于妈,可是当她回来时已人去楼空,她和于妈失去了联系。此时再相见,白水灵不禁红了眼眶。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怎么一副你妈死了好多年的样子。”于妈妈戳了戳白水灵的脑袋,将餐盘放在桌上,说道:“先吃点东西,医生说你是中暑了,没什么大碍,你都不知道你刚晕过去的时候把我吓坏了……”于妈说到后面停住了,她看着白水灵笑眯眯的脸庞,有些卡壳了。

“你看什么呢?”于妈皱了皱眉问道。

“妈……我想你了。”白水灵轻轻说道,弄得于妈一顿,眉头皱的更深了,于妈道:“也不知道是谁前天说最讨厌我,行了,你快吃饭吧,吃完了我送你去上学。”

“好。”白水灵点点头,等于妈走后,她才抑制住激动将餐盘拖到自己面前,这时她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日历上,上面赫然写着2003年7月18号。

等等……2003年?白水灵不由一愣,她记得2003年时她刚好十六岁,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女孩,这么想着,白水灵不禁低下了头,然后彻底懵了。

她穿着超幼齿的粉熊睡衣,豆芽般的干瘪身体以及矮小的身高,这一切无不告诉她,此时的她才十六岁。

“难道我重生了?”白水灵喃喃自语,由于之前看到了许久未见面的养母,她一时没反应过来,此刻细细追起来才发现不对劲。

她记得当时自己在医院里羊水破裂,血流不止,等待她的是漫无止境的黑暗和疼痛,那钻心的疼痛像是印到她骨子里了一般,让她无力、恐慌、绝望。

白水灵看了看自己幼嫩的小手,难道自己重生了?一时间白水灵的心头盘踞了几分复杂,如果说她现在自己重生了的话,那就是说之前她死了。

她是被抛弃、活活疼死的!

“死的真是窝囊啊!”白水灵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她想一定是上天也不忍她这么死去才让她重生了吧!

白水灵定了下神,摸了摸有些饿的肚子,端粥舀勺,一点点吃了起来,这只是一碗很常见的小米粥,但白水灵却吃得津津有味,现在是2003,她回来了,这一次她发誓,绝不活的那么窝囊!

吃完饭后,白水灵换上校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竟然有些不忍直视,干瘪瘪的身材套着宽大的校服,略黑的皮肤配着板板齐齐的蘑菇头,就连还算的清秀的五官都被黑色眼镜给遮的严严实实。

白水灵皱了皱眉头,理了理耳边纠成一团的头发,走出房间,灰暗矮小的房子透着腐潮的味道,于妈站在门口,手里攥着她的书包。

“妈,我们走吧!”白水灵顿了顿,挽过妈妈的胳膊,眯眼露出一个笑容,于妈摸了摸她的脑袋,嘀咕道:“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啊?”

“你以前没这么黏人。”

“……”

白水灵有些无语,干笑了两下后催促于妈带她上学。经过条条小道,白水灵跟着于妈进入了市边区的高中,在白水灵记忆里这所高中十分破旧,收费低,教育水平更是低。

于妈停在校门口,将书包塞给了她,嘱咐道:“好好学。”

白水灵轻“嗯”了一声,眼底闪过几分愧疚,于妈没有丈夫,一直以来也是她一人带大的白水灵,日子过得相当紧巴,但为了让她上学,不管工作多累,生活多紧巴,于妈都没有停止供应她的学习。

上一世,白水灵不懂事,也不好好学习,白白践踏了她的所有好意。

白水灵凭借记忆往里面走,只是时间隔得太久了,她只记得大概的路,但具体哪间教室她还真记不得了。

不过白水灵也不着急,就算她从没做过学霸,现在也不至于输给高中生。她背着书包,一边回顾着自己的母校,一边找着教室,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喂,你到底给不给?”

白水灵一愣,她记得隔壁也是一所高中,配置和她们这所高中有得一拼,破旧到无法吐槽的地步,难道隔壁的学校发生了什么?

白水灵硬生生停下脚步,往旁边走过去,郊区的校园有几个好处,地价便宜、空气新鲜,还有成群的绿色植物。

她穿过绿色带,很快就看到了隔壁的学校,两所学校之间是用一排铁网隔离,所以一眼就能看清对面的战况。

对面大概站着十几个男生,白水灵一眼扫过去,最后定格在了最中央的男生身上,呼吸不禁一紧。

那个男生穿着蓝红相间的校服,身材颀长,一头黑板寸衬得他十分俊朗,男生五官颇为精致,有着欧洲人的粗犷也有着亚洲人的细腻。男生目测只有十几岁,五官尚未长开,但却能看出是个帅胚子。

白水灵抿了抿嘴,回过了神,这个男人和将她抛弃的林轲长得略像,但也明显不是同一个人。这时,铁网那边的战况也渐渐展开了。

“喂,问你话呢,到底给不给钱?”

“无聊。”沉默几秒后,男生冷冷开口,声音略低沉,有些嘶哑。

男生的拒绝显然引起了一众人的不悦,领头的刺毛立刻咋呼道:“敬酒不吃吃……吃……”

“吃罚酒么?”男生干脆接过话茬,扭了扭脖子,偏头神色冷傲道:“我就算吃罚酒,你又能拿我怎么办?”

被问话的男生一愣,咬牙切齿的冒出一个字:“打!”

“不自量力,打!”

“打打打!”

……

瞬间,场面变得乱哄哄,而白水灵注意到站在中央的那个男生行如流水,动作相当灵敏,手上的招式就像经过专业培训过一般,干净利落。

这个人是个练家子。

白水灵缩在竹林里暗暗地想着,混乱的场面维持了大概一刻钟逐渐平缓下来,此时大部分男生都挂了彩,就连那个练家子也不例外,只是这次谁也不敢再向前。

“还要再来吗?”男生摸了摸拳头,墨色的眼珠子打量着其他人,口气平淡,甚至可以称得上古井无波。

“呸!林锐,你给我等着!”站都站不稳的男生阴晴不定地瞪了他一眼,在其他人的陪同下恨恨离开。

林锐?!

白水灵听到名字的那一刻,眉头皱得更紧了,就连姓氏都跟林轲一样,这是巧合吗?

就在这时,原本背对着她的男生突然转过了头,眼睛定定地看向她,意料之外的对视让白水灵有些惊慌,大概是对方的视线太过笔直了,吓地白水灵哆嗦地往后退了一步,而这一步好死不死地让她跌进了身后的小水池里,水池不深,只有半身高,可却把她弄得极狼狈。

“啊!”她尖叫地在水里扑腾了两下,因为湿透的关系,薄薄的校服紧紧地贴在她身上,由于挣扎的关系,领口早已扯开,不算长的脖颈尽数暴露。

她低头看着自己,像是意识到什么地立刻捂住自己的胸,而就在这时一件校服外套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地落在她头上。

“……”白水灵起来,拿起盖在头上的校服,转头看向那个叫林锐的男生,结果她却看到对方露出了几分嫌弃。

赤果果,很明显的嫌弃。

“再怎么捂也是平的。”他双手插兜,迈着步子背对着她道:“再说,你还是个雏儿……”后面的话白水灵没听的清楚,但不用听她也知道对方要说什么,白水灵有些尴尬地披上对方的校服,由于对方之前激烈运动过,所以单薄的校服上还残留着淡淡的汗味,混着皂粉的味回荡在她鼻尖,让她莫名的有种安心感。

白水灵摇了摇头,把书包从地上捡起,走出竹林。

第002章 还校服

当白水灵被对方打的头昏眼花的时候,她听到了沈月老师的声音,有些急促,还有些尖锐,“你们在干什么呢,快松手、松口!”

白水灵咬着牙,看到张金凤不松手,自己也不松口,就这样相互持续着,最后在老师的气败咒骂下,张金凤先松开了手,紧接着她才松口。

”你们还看什么,都回座位坐好。”沈月老师气得扫视了一圈围观的学生,然后沉着脸瞪着她们说道:“你们俩,跟我去办公室。”说完,就踏着高跟鞋一扭一扭地离开了。

白自从那一天穿着高中校服来上课后,白水灵就成了老师眼中的“重点人物”,对此白水灵虽有些无语,但并未放在心上。

在白水灵记忆里自己班主任叫沈月,是一个挺年轻的小姑娘,原本她也是怀着一腔热血来这里教学,但是逐渐热血被现实打败,再加上之前她和学校签订了不平等劳务合同,所以导致她现在不得不硬着头皮教完这一年。

”白水灵,你来读下这篇课文。”站在讲台上的沈月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发呆的白水灵,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叫她起来回答问题。

白水灵叹了口气,视线重新回到课本上,上一世她虽不是什么学霸,但胜在记忆力好,也没能做成学渣。

“洛阳城里见秋风,欲作家书意万。复恐匆匆说不尽,行临发又开封。”白水灵郎朗声音回荡在小小的教室里,平缓而又富有节奏感,就连站在讲台上的沈月都愣了愣,甚至连白水灵什么时候读完的都不知道。

“咳咳。”沈月轻咳了了两下,定神道:“读的不错,知道这首古诗的意思吗?”

“《秋思》是一首乡愁,并借助日常生活中一个富于包孕的片断——寄家书时的思想活动和行动细节,非常真切细腻地表达了作客他乡的人对家乡亲人的深切怀念。”白水灵面无表情的说道,小小脸庞掩盖在蘑菇头和黑框眼镜后,让人看不清神情。

白水灵说完后,引来了一片讶异的目光,如果刚刚念诗流畅且没出错引起了几个好学生注意力的话,那现在就是成了视线的中心点。

“你这些是从哪里知道的?”沈月盯着白水灵,似乎想从她那张小脸里窥点什么出来,只是下一秒,白水灵露出了几分傻气的笑容,她眨巴眼道:“我昨天正好预习过这篇古诗,刚刚那些也是查了古诗赏析才知道的。”说到这里白水灵挠了挠头,故作小心翼翼的模样问道:“老师,难道我说错了吗?”

“没有。”沈月再次看了看白水灵,如果刚刚一切是个好学生回答的话,她不会有多惊讶,但白水灵她知道,成绩一直下游。沈月顿道:“回答的很好,坐下吧。”

白水灵点点头,坐回坐位上,而沈月只是再次看了她一眼,继续讲课,随着之后沈月的讲解,白水灵惹出的小插曲很快就被其他人忘在了脑后。

其实这几天白水灵一直在规划自己的未来,她知道再过几年自己将面临人生中的第一个转折,而现在她要增长实力,以保全在之后的日子里可以自由。

首先,她准备好好学习,这不仅为了对得起于妈,更是为了自己。

“叮叮叮……”伴着刺耳的铃声,沈月放下课本说了一声“下课。”

白水灵简单整理了下课本,正当她准备起来去楼下商店买个面包垫肚子的时候,一个人挡住了班级出口。

白水灵看着挡住出口的林锐愣了愣,他这次穿的私服,白色衬衫配着牛仔裤,纤细笔直的长腿让人移不开眼。

“我是来拿校服的。”白水灵感觉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紧接着就听到了他低哑的声音。白水灵点了点头,从书包里掏出皱成一团的校服,一路忽略小伙伴们好奇的目光,从容地走到林锐面前,低头说道:“给你,谢谢。”

“……”他沉默地用两根手指夹起校服,眉头快速皱成了川字型,问道:“你这是什么?”

“你的校服啊!”白水灵有些不理解的看向他。

林锐顿了顿,张口道:“我借你校服的时候是刚洗完,是干净的。”平白的直诉像是在指责她一般。

“现在也不脏啊。”

“皱成一团了。”

“回家烫一烫就好了。”

“我后悔把校服借给你了。”

白水灵看着对方一脸认真的神情,轻轻笑道:“当时又不是我求着你借我的。”

“……”

白水灵看着林锐面无表情的脸,知道他语塞了。白水灵顿了顿,补充道:“不过我还是很感谢你借我衣服。”说完,她踮起脚拍了拍林锐的肩膀,绕过他往楼下商店走,现在她快饿疯了,而且课间时间又短,她再不去商店就来不及了。

十几分钟的课间很快过去,当白水灵回来时林锐已经离开了,她拿着面包坐在座位上,这时一向不怎么跟她说话的前桌突然扭过了头,冲她问道:“水音,你是怎么认识高中部的林锐的?”

由于小升初、又隔着近的关系,班上的同学都对旁边的高中很熟悉,当然,当年白水灵不想学习,一门心思想着逃课,所以对隔壁高中的人没什么印象。

“不认识。”白水灵想也不想的回答,她确实不认识,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了对方打架,又被他眼神吓到跌进了小人工水池的话,估计连说话的机会都不会有。

前桌没想到白水灵会否认,足足愣了十几秒才不悦道:“你怎么睁着眼说瞎话啊,大家都看到他来找你了。”

白水灵“哦 ”的一声拖长音,说话她对前桌的印象不怎么好,甚至可以说是瞧不起,当年,她被白家人找到,进入白家后,这个前桌就到处在班上散布谣言,说她不检点,说老天瞎眼了才会让她认亲成功。

“于是,我认识他的话你又能怎样?”白水灵眼眉一挑,形如杏仁的眼睛瞟向前桌,口气平淡的问道,只是仔细听的话却能听出几分嘲讽。

“也没什么,就是想让你替我介绍下。”前桌的女生搓了搓手,她有些兴奋的说道:“我听我表哥说林锐是这学期转学进来的,打架很厉害,而且成绩也好,能拿级部第一呢!”

这里的级部第一到市中心那里的几个高中里连中等都排不上。白水灵眼底闪过一丝光,道:“然后呢?”

“然后?”前桌似乎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眨眼的看着白水灵,什么然后啊,当初她光听到这些就已经兴奋的不得了了,白水灵居然还问她然后呢!

“没然后了?那就继续学习吧!”白水灵看着前桌,说道:“不过替你介绍这件事情你还是别想了,我不会替任何人介绍的,再说我们真不熟。”白水灵说到后面时明显看到前桌女生的脸色不好了。

“于水音,你是不想介绍吧!”前桌女生这一嗓门叫的很大,瞬间盖过了班上其他人的声音,惹得不少人往她们这里看。白水灵眯了眯眼,也直呼其名道:“张金凤,我说了,我和他不熟。”

“放屁!”前桌女生,也就是张金凤狠狠地“呸”了一下,那口吐沫正好吐到了白水灵的脸上,白水灵一下火了,她想也没想地举起自己那本语文书,朝着张金凤的门面砸去。

一瞬间,尖叫声、扭打声回荡在了教室。

白水灵本身很瘦弱,可此时的她却像一个螃蟹,死死地咬着张金凤的胳膊,痛的对方鬼哭狼嚎,也痛的对方死命地打她,用胳膊夹着她脑袋,憋得她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正水灵擦了擦嘴角,,面无表情地起身准备跟上去,这时她听到张金凤在她身后说道:“于水音,这把你死定了。”

白水灵皱了皱眉,还没来及答话,就看到张金凤接着说道:“我学习成绩比你好,沈老师肯定会帮着我的。”

白水灵恍然,一般学校老师总喜欢好学生,甚至有些班级好学生还有很多不小的特权。学霸受老师宠爱,这就像一道不可更改的定律题,而且张金凤也的确有沈月老师喜爱的特质,她大嘴巴、爱告状、学习成绩好、嘴巴又甜……这些也是她在这个班猖狂的根本。

张金凤看白水灵不说话,以为她怕了,便得意的笑了起来:“是不是怕了,只要你现在保证到时候介绍……”

“到了。”白水灵直接打断张金凤的话,站在办公室门口,说道:“别得意,你也只是现在成绩比我好罢了。”

“你!”张金凤没想到白水灵会这么跟她说话,一时间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白水灵也不理会她,直接敲了几下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学校办公室很破,而且很小,老师用的桌椅都很破旧,此时的沈月老师坐在椅子上,有些生气地看着白水灵和张金凤,说道:“怎么回事?”

“沈老师是这样的,我就是让白水灵帮我一个忙,她不答应就罢了,还主动动手打我。”抢先回话的是张金风,她特别念重了“主动”两个字。

沈月听到她的话后脸色果然变得不对了,她一皱眉,打量着白水灵问道:“是你先动的手。”

“是。”白水灵大方承认道:“沈老师,如果有人有事找你帮忙,你没有答应,对方就往你脸上吐一口吐沫,你会怎么做。”

“我没遇到过这么不讲理的人,所以这个假设不成立。”沈月老师虽然避而不谈,但是难看脸色已经暴露了她内心想法。

“可是我遇到了这么不讲理的人。”白水灵说完看了张金凤一眼,不卑不吭的姿态让沈月一时拿不准注意了。

“不管怎样,先动手打人就是不对。”张金凤咬定这点不松口。

“行了。”沈月老师直接打岔道:“一个巴掌拍不响,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你们也少闹点事,回去一人写一篇检讨书给我,这次就当做警告了,再有下次直接请家长。”

“好。”白水灵很干脆地回答后,转身离开办公室,不是她不想继续跟老师理论,而是她知道没用,这个惩罚乍一看沈月老师很公平,但实际在帮张金凤,因为事情细究起来,张金凤不占理。

张金凤没想到白水灵这么干脆,急匆匆和沈月老师说了几句好话后走出办公室,快步追上白水灵,“于水音,你给我站住。”

“我叫你站住,你没听到吗?”眼看白水灵没有丝毫停下,张金凤十分恼火的加大步子,一把拦住她。

白水灵抬眼看着张金凤,神色平静道:“凭什么你叫我停下,我就必须要停下?”

张金凤没想到白水灵会是这个反应,被呛了一道的她脸色有些难看,装腔作势道:“于水

音,你就逞嘴能吧!有本事用实力说话。”这话说到后面,白水灵明显看到张金凤眼底划过一丝精光。

这是下套给她钻呐!白水灵像是没看到她眼底的精光一般,说道:“实力,什么实力?”

“当然是成绩了。”说到自己的擅长点,张金凤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她故意揶揄道:“有本事你跟我比这次的会考,不过我想你应该不敢。”

白水灵抿了抿嘴,险些笑出声来,不管怎么说张金凤都是个十几岁左右的孩童,就连激将法都用的这么直白。她故意沉吟了几秒,说道:“比就比,谁怕谁!”

“好,一言为定,如果考分你比我低,就帮我介绍林锐。”张金凤说到这里顿了顿,有些紧张的看向白水灵。

“好啊。”白水灵没有多想地点下了头,眯眼道:“但如果我分数比你高的话,我要你……当着全班同学以及沈老师的面向我道歉。”

白水灵虽不和张金凤有多熟,但毕竟也做了几年同学,深知她的弱点。所谓打蛇打七寸,白水灵觉得自己这一下算是狠狠地打在了张金凤七寸上。

“你……”

“对了,我忘了你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我想你应该不敢答应。”白水灵学着张金凤刚刚的话回击道。

张金凤摇咬了咬牙,狠狠道:“行了,一言为定,你也少嘚瑟,反正最后赢的人会是我!”说完张金凤哼了一声,扭头离开了。

白水灵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使劲地握了握自己的拳头,这一次谁也别想欺负她!

名媛下堂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名媛下堂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名媛下堂妻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