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万法擎苍》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张夜)

2019-06-17 14:24:20来源:zzy作者:至尊小宝

《万法擎苍》是至尊小宝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张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修气海、筑基成、金丹结、铸元婴、化神玄、得大乘,与天地同寿,踏诸天万法!最卑微的外门弟子,却有一个天才般的灵魂。机缘巧合下,他得到了一只神奇宠物,一颗天材地宝,从此自强不息,迷倒了许多美貌师姐,组建起强悍班底,进入到修仙者的行列中去,并和其他巨枭魔头、仙宗仙师并列于三界

《万法擎苍》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张夜)

万法擎苍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 想要一个梦想

云雾缭绕。

高耸入云的山峰在暮光之中若隐若现。

昆仑仙境这坐峰追述到上古时期,只是荒芜山脉。

太玄真人炼化山脉杂质,最先吸收日月精华。之后在此开宗立派,太玄峰因此而得名。

上层的雾气至谷底形成了永不消散的雨雾,湿润而灵气弥漫的环境最适合药物生长。

张夜扑在药田之中,细心照料每一株奇花异草。

他消瘦的背影,细腻晶白的肌肤,静雅含有两份幼稚。

汗水混合了弥漫空中的雨雾,顺着他的下巴,一滴滴的落在奇花异草间。

花草显出百态,或争先绽放,或害羞闭合。

这些具有灵气的花草在以它们的方式,感恩着来自张夜的照顾。

一阵风吹来,张夜的破衣袍飘动,清晰显示着他单薄的背影。

张夜是太玄门最底层的外门弟子。

外门弟子实际上不是弟子,仅仅只是剑门的奴隶。

外门弟子很少有修炼法诀的机会,从来只作为仆人,仅仅能够糊口。

许多外门弟子经常坐着同样的一个梦:能够被剑门有实力的长老或者真传弟子看中,收做剑仆书童,有朝一日得传个一招半式,便也终身受益。

张夜也每天做梦,但他没有什么远大理想,只希望吃饱一些,别被别人欺负。

午间不到,张夜把十亩药田检阅了一遍,实在太累,靠在旁边的一块青石上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药谷走来了一个又高又瘦的身影。

看到张夜在又在药田边睡觉,当即狠狠挥舞出了手中的皮鞭。

啪--

凌厉一抽。

睡梦中的张夜尖叫一声,身上顿时皮开肉绽。

尽管张夜看着已经长成,可他哭泣的声音中,多多少少带着一些嫩幼童音的意味。

“哭什么哭,没脑子的废物!”那个竹竿似的人再次抬手一鞭。

“黑鹰师兄,我没有偷懒。”

张夜哭的更伤心了。虽然他想到了母亲的话:别随便哭泣。

黑鹰这才走了一圈查看,十亩药田都被精心照料过的样子,这才道:“药田是门派重中之重,不能在这里睡觉。这次算了,下次别被我看到。”

“我累……”

这是张夜的心里话,可直到黑鹰离开许久也无法说出来。

张夜做什么都投入专注,比别人干更多的活。

他照顾的奇花异草,比别人的更加灵气,因为他倾注了更多的心血。

奇花异草有灵性,它们会感谢张夜滴在田里的汗水,所以长得异常茁壮。

在太玄门已经整整五个年头,张夜除了无止境做事之外,只要有机会就会到平山谷去,偷看那些师兄们练习。

平山谷是外门弟子的娱乐场所。许多人在那练功。

不少表现好,喜欢溜须拍马的外门弟子人,运气好时,也会被那些高高在上的真传弟子传些粗浅法诀。如果能够表现出天赋,就有可能成为内门弟子,脱离苦海。

张夜的梦想不是有朝一日成为那些临空虚度的高人,他只想让身体强壮一些,少受欺负。

记得母亲说过:别被人欺负。

他脑袋里来来去去就这么几句话。

其实,他连母亲长什么样子也没有印象了。

张夜从睁开眼睛起就在太玄门。以前的一切仿佛空白,唯一能记住的就是母亲的那几句话。

据说是黑鹰师兄把差点死于狼口的张夜救回来的。

大家都这么说,张夜也无从推敲。

回到自己的茅屋时星光满天,入夜了。

如旧的,张夜找来一盆冰凉的泉水,坐在床前,用棉布清洗白天被打的伤口。

他的皮肤有一层淡淡的荧光,洁白无瑕。

这种皮开肉绽的苦头,张夜经常吃。

却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体从来不会留下伤痕。

他的恢复速度总比想象的快许多……

夜色如水。

张夜忘记了白天的伤痛,静静看着星空出神。

他想要一个梦想,哪怕并不远大。

但是他似乎没有。

他连妈妈的样貌都回忆不起来。

张夜这个名字,也是黑鹰师兄给取的。

据说捡回来的时候是夜里,他脏兮兮的样子。从此叫做张夜……

入夜,张夜的小茅屋前勤奋练习太长拳。

这是他无数次去平山谷,偷看外门师兄们练习的心得。

这套拳法在太玄剑门来说,只是入门的练体把式,十七个套路,简单易懂。

尽管是初级把式,却依然有驾驭口诀,并非只是学习几个姿势就成。

张夜无数次去平山谷偷学,总算把这套十七个套路的太长拳的外形看会了。却依然没有口诀。

每当有空闲无人的时候,张夜会一次又一次的练习这套太长拳。

他没有远大的梦想,所以不强求口诀。

张夜打的套路,和那些有口诀师兄的大开大阔不同。

他打出来的太长拳,有一种难言的节奏感隐含其中。

起初,他总力求外形和那些师兄一样。

张夜把那些得传太长拳的师兄视为天人,他们完美无缺。

可是学会了十七个套路,练习过程中,他潜意识会修改一些细微的地方。

感觉很怪,他觉得那些师兄练错了?

这种话说出来是质疑门派的思维,所以张夜只能把这个幼稚的想法埋藏在心里。

没有远大的梦想,所以他不介意自己“练错了”。

他心之所至的练,只想不被欺负……

拳脚挥动之间,气息流动。

和师兄们的太长拳不同,张夜的拳如同小溪,嘘嘘流淌,心之所至,拳意绵绵。

十七个套路,诸般变化。他打了一共三个循环,深深吐出一口气。

噗通。

消瘦的张夜顿时虚脱,软倒在地上。

他竟是这般的就睡着了。

张夜没有真正的修真法诀,“练气”的道路也没有走上。因此练习太长拳诀不能持续很久。但他的太长拳,的确打得有些不同。即便修炼正宗法诀,进入“练气”二层境界,也不一定能够完成三个循环太长拳。

“咦。”

黑暗中似乎有人在看张夜练拳。在张夜睡去之后隐约传出一声好奇意味的轻声……

三个时辰之后,晨光初露。

钟声敲响三次,打破陈暮的寂静。

揉揉眼睛,疲惫的张夜从地上坐起来。

又是一个夜晚睡在了外面的地上,对此,张夜已经习以为常。

把剩下的干粮随便找了一些充饥,张夜急急忙忙的赶往药田。

否则又要被黑鹰师兄打了。

张夜不怕皮肉之苦,但是他十分反感那种耻辱感……

张夜单薄的背影扑在了药田中,细心照料这些五颜六色的花草。

汗水一滴滴的落在富有灵气的土壤中,奇花异草更显得娇艳。

仿佛他的汗水就是最具灵气的肥料。

天才地宝的形成,无不是拥有得天独厚的地气,以及孜孜不停的日月精华,经年累月,方能孕育。

门派尽量营造出适合药材生长的环境后,至关重要的就是运用这群近似奴仆的外门弟子培育。

虽然拥有高深玄奥法诀的长者门能够呼风唤雨,却也不能对奇花异草施展法术助长。

天地万物自有法则。

违背法则,强行催发花草生长,会导致奇花异草灵气不够,还携带戾气。

“这好比使用激素催长牲口……”

张夜一边松土一边喃喃道。

随即楞了楞,怎么会想到“激素”这么一个古怪的词语,他茫然不知。

这个词语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由普通外门弟子以劳动和汗水照料药田,让奇花异草染上“人气”,自然生长,正是保证药材品质的不二法门。

这个道理外门弟子之中,甚至内门弟子,几乎没人知道。

张夜五年来用汗水换来了许多“鲜花百态”,对此,他似有所悟。

劳累了许久,他又在药田睡着了……

第2章 奇特师姐

金色的太阳慢慢升高,药谷走来了两人。

又高又瘦的黑鹰唯唯诺诺的跟在了一个青色素衫女子身后,大气不敢喘的样子。

女子约莫二十出头,皮肤靓白,微微上翘的性感嘴唇下方有一颗红色俏皮的美人痣。

她是内门弟子许莹,长了一副招蜂引蝶的浪荡像,但平日里却是个不苟的刻板女人。

在内门弟子之中,许莹的修为在内门弟子中不算出众,但是杂学丰富,被门派委以重任,负责整个剑门的草药管理和种植工作。

内门弟子的身份,这是一个绝对的大老板!

在剑门的五个年头,张夜只有幸远远见过许莹的几次侧影。

进入药田,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就这么的睡在旁边,许莹某头一皱。

善于察言观色的黑鹰当即抬手把鞭子一抽,啪——

张夜身上皮开肉绽,于惨叫声中跳了起来。

“师兄……我没有偷懒。”张夜总是这么说。

“记心被狗吃了?药田关系到剑门丹药,不能马虎,你又睡觉。”黑鹰喝道。

许莹第二次皱眉:“行了,少说两句。”

“是,师姐。”黑鹰当即退后,恭敬的底下头去。

许莹往常对张夜不太有记忆,只是几年前匆匆忙忙见过一面。

此时上下打量了一下,倒是楞了一愣,同样瘦弱单薄,但这个家伙长大了不少,皮肤照着靓光,看着虽然瘦,却十分好看,灵气逼人。

“过来。”

许莹伸出优美的手掌招了招。

张夜心虚的走过去后,许莹手掌轻轻按在张夜的头顶上,一股醇和真气投入内体。

片刻许莹收了真气,温声道:“我还以为你修炼了法诀,你的内体有些奇怪,没有法诀修炼的痕迹,外表却体现出了许多特征。”

按照门规,偷学是要被处罚的,张夜吓得大气不敢喘,害怕被师姐察觉到自己偷练太长拳。

其实多虑了,太长拳作为入门的庄稼把式,别说在外门弟子中广为流传,就算在剑门之外,都有许多农夫和普通人修炼,并不是什么秘密。

当年太玄真人在此开山立派,把这套练体的太长拳传授给原住民,算是恩泽,代代相传下来,练习太长拳的人太多,最终导致了太长拳有几百个版本,都不知道谁是正确的。

如果没有修内的法诀,仅仅是太长拳的话,谁都不会处罚张夜。

当下许莹不耽搁,漫步走在田间查看草药。

颇具灵气的奇花异草显出百态,它们似乎愤怒于张夜被打,或低头不理会人,或伤心,或悲愤,与平时的娇艳斗盛截然不同。

许莹脸色亮了一下,蹲下来细心查看。

随即她回头看着张夜:“这片药田一直是你照顾的?”

张夜有些不敢回答。

“你聋了,师姐问话呢!”黑鹰在旁边吼了一声。

许莹起身指着黑鹰道:“你再敢吼他一次,我就打你一次。你敢打他一次,我就打你十次。”

黑鹰脸色一变,底头道:“是,师姐。”

“张夜,一直都是你照顾这片药田的吗?”许莹又问。

“是的,师姐。”张夜点头,“另外我还有许多杂活,偶尔也帮助其他师兄照顾药田。”

“好,从今天起你的口粮翻倍,除了照顾这片田,其余的什么事也不用做。”许莹说到最后脸色冷了冷,“谁敢要你做其他事,你直接来告诉我!”

黑鹰当即吓得面色苍白……

“小宝,这次咱们怕是熬出头了,以后有更多的食物了。”

下午的茅屋前,张夜抱着一只和他一样瘦弱的小赖皮狗高兴着。

这只看着奇怪的黄狗,两年前张夜在山里捡到的。

当时小宝实在太小,饿得奄奄一息,张夜就把它带回来了,并且取名叫小宝。

觉得小宝的遭遇和自己差不多, 那之后,张夜把自己本就不多的口粮分一些给小宝吃。

两年来,小宝和张夜一样吃不饱,但也那么一步一步的拉扯大了。

几年来,张夜唯一的朋友就是小宝,还有药田里的奇花异草……

现在工作量少了许多,张夜很舒服的靠在门前的青石上晒太阳。

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他又想到了许莹师姐那种从容公正的神采,内门的师姐就是不同,令人折服……

许莹查看了张夜的药田之后,在药谷中查看了其余药田。越看越是皱眉。

那些往日她看好的药田,现在看来那么的不顺眼。

许莹目前还拿不准,张夜的药田为什么灵气比其他浓郁不止一倍?

这些交给外门弟子打理的药田,是太玄门的基本药田,很普通,为二品田。

药田更具环境,以及灵气的充足程度划,一品为最低一级,可以看做普通农田,多用来种植供给外门弟子食用的口粮。

至于二品田,已经初步隐含了地气和精华,用于种植粮食就浪费了,大多数二品田都用来种植一些草药,作为门派炼丹的辅助材料。

二品田,理论上只能种植出二品药材。

但奇怪的是,许莹隐隐约约感觉,张夜田里的那些药材有要产生念力,晋升三品的兆头。

如果真是这样就太震撼了。

这好比剑修之中的越级挑战一样逆天。

此外不知道什么原因,张夜的那片二品的田,居然连灵气和土壤也开始有些不同。

许莹虽然负责这方面的事务,但毕竟只是个内门弟子,见识修为等等方面仅仅是入门。她不太拿得准看到的东西是什么,害怕被责罚,她暂时不打算往上汇报。决定先弄清楚来龙去脉之后再说……

日落,星落,斗转星移。

又一个早晨的钟声敲响,张夜把小宝关在屋子里。去种田了。

带小宝去的话,小宝肯定会被黑鹰师兄打死,如果放着,指不定小宝乱跑,被其他师兄抓去下锅就麻烦大了。

小宝是张夜不多的朋友之一,他不想失去这个相依为命的朋友。

进入药谷时,和往日的恶劣态度不同,今天驻守谷口的那个外门执事弟子,笑着点头招呼:“昨晚睡的好吗?”

“好极了。”张夜点着头走远了。

等人不见之后,那个家伙才狠狠朝地上吐口水:“什么东西,半残废小白脸,被许莹师姐看中,真以为飞上枝头了?”

……

张夜依旧耐心的扑在田里。

他照顾花草和别人不同。

十亩药田,别人大面积按照步骤施灵肥,大面积除虫松土。

张夜则是把十亩药田中的每一棵花草都记牢,一棵一棵的照料他们。

他总是这么小心翼翼,害怕其中一棵出了问题,会被黑鹰师兄打死。

时间久了,每一颗花草的形态特征,张夜都能依依记住,哪颗花会害羞,那颗花会暴躁,他都隐隐约约有感应。

此外他从来没有施肥,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用灵肥是对这些花草施展“慢性激素”。

“你又欺负其他花草了?”

张夜如常的揪着一株“七彩植物的耳朵”教训。

张夜给这个药田里最霸道的家伙取名叫“七星含月”。

这下被教训,七星含月老实多了,收缩了一下它自身的枝叶。之前这个家伙把枝叶展开,遮掩住了周围几课花草的阳光。

照顾药田需要花费太多精力,张夜不觉得苦,他从来都是和这些花草如此相处的。

花草是他的朋友。

晚间靠在青石上,喝一口小酒。

张夜不太会喝,但是酒在外门弟子中间来说是奢侈品,平时不敢想。

这次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以前最爱欺负张夜的两个家伙,送来了一小壶酒。

张夜就学着过了一次小资生活。

第3章 许愿谷

“小富则安,废物……”

不知什么地方的黑暗里,隐约的漂出缥缈的声音。

这次张夜真的听到了,很肯定。

以往几年,张夜时而疑神疑鬼,老感觉星有一双眼睛在注视自己。

“是谁……你别吓唬我……”

张夜起身对着黑暗里大叫,没有回音。

小宝跟在张夜身后,对着虚空中“旺旺”叫唤。

之后就是害怕,一人一狗依偎在一起,躲小茅屋里瑟瑟发抖,两家伙害怕有妖魔潜伏进来了。

其实太玄主峰本生就是一件被太玄真人炼化的法宝,到底有多大能力谁也不知道,怎么可能有妖魔敢潜入太玄峰。

上古时期,太玄真人风头无二,盖过仙道所有门派,被视为九境第一人。

自太玄真人仙去后,太玄门一代不如一代,到如今,虽然还以仙道大派自居,其实很多绝技神通都已经失传了,甚至于危急时候,是否有人能驾驭太玄峰这个法宝御敌都不知道。

据昆仑仙境可考记载,法宝,灵药,灵田,都是可以进阶的,既然可以进阶也可以倒退。

二品田,如果周围环境发生变化,或者长久没有草药种植,那么岁月过去,土壤的灵气会自然流失,久而久之就降级为一品了。

反之,不断有草药种植,本身携带灵气的草药受到灵田滋养的同时,也会回馈灵田灵气,加速灵田吸收精华,久而久之,可能带来灵田进阶。

这是相互滋养的“鱼水之情”,也是修者中双 修理论的来历。

不止人才可以双修,万物都可。

当年太玄真人炼化太玄峰,随着太玄真人修为日深,印证了“山有仙则灵”,传说太玄峰巅峰时候被称为绝品法宝。

但随着太玄真人飞升仙去,无人驾驭滋养的太玄峰就日渐衰落……

一年一度的许愿时节来了。

太玄峰有一个山谷名为:许愿谷。

身为太玄门的每一个弟子,都可以在每年这个时候,到许愿谷去留下信物,许下一个愿望。

到底有多少人实现过愿望,没人知道,但人们总是为了梦想而活着。

许愿的人大多是外门弟子,这算是一个外门弟子的盛大节日,许愿谷上方漂浮着五彩的霞光。这是专门施法,弄得仿佛放烟火似的,一片喜洋洋。

夕阳斜了。

山道间这才看到瘦小单薄的背影,带着一只癞皮黄狗,朝许愿谷走来。

张夜总在大家都离开许愿谷之后才来。

往日他来早了,会被其他师兄嘲笑,甚至殴打。

默默工作,尽量避开其他人,这已经成为张夜生活的一部分。

白茫茫的大瀑布从看不见顶的云霄倾泻下来,落在寒潭之中,水花飞溅。

潭边那颗不知多久历史的参天古树上挂着许多小饰物,那是外门弟子们的许愿品。

这颗古树,就是传说中年纪和太玄峰一样大的许愿树,为了尊敬,被称为“许愿真人”。

张夜取下一条布,系在了许愿树的枝条上,这是他对来年的愿望。

“希望能实现愿望,小宝,咱们回去了。”

张夜带着黄狗,高高兴兴的离开了许愿谷……

月光如雪。

夜里的这个时候,一个笔直如刀锋般的影子,出现在了许愿树旁边。

没有实体,仅仅是个影子。

这个影子注视了张夜的破布条许久,只见上面写道:“多么希望有间不那么寒冷的茅屋,可以多点时间在屋前晒晒太阳,来年有三份口粮,可以让小宝快快长大。太玄弟子张夜。”

那个刀锋一般的影子把这个愿望回念许久,只觉周围凌厉无匹的气息瞬间软化,柔和犹如月光。

“废物!”

随即,这个影子周围的祥和气息不见,凌厉的杀意凸显。

绝对的杀意!

仿佛天地之间的一切都在瑟瑟发抖。

不见这个影子出手,但是感应到这股气息后,这颗上古万年的许愿古树,终于在瑟瑟发抖之中枯萎,再无一丝生气。

“你这颗污糟猫鸟树早该死了,看看来找你许愿的都什么货色!”

影子消失不见,最后充满情绪的声音很清晰,竟然是个女声……

铛铛铛--

早晨的钟声响了。

张夜满足的坐起来伸个懒腰。

最近他时间多了些,睡眠充足了。他的梦想已经开始部分实现了。

半大黄狗扑在床边,伸舌头舔舔张夜的脸。

“小宝,别闹,我该去工作了。”

张夜整理了一下跑向药田。

他的茅屋距离药谷比较近,所以很潮湿,往日比较冷。张夜的梦想就是有一间不那么寒冷的茅屋。

他休息不好这也是一个原因。

但是昨晚的茅屋并不寒冷,没有寒意入侵。

张夜珍真心满足,抱拳在胸前闭眼道:“感谢许愿真人,你实现了我的愿望。”

也不知道他的话被某些昨夜为他驱走寒意的家伙听到,会不会气得吐几口老血出来?

进入药谷之前,那个执事弟子见风使舵的笑道:“夜师兄来了,昨晚睡的好吗?听说许愿真人‘仙去’了,枯萎了,就在昨夜,长老已经介入调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末日来临了,发生那么大的事,这种迹象预示着天地将有大劫来临。”

“啊!”

张夜一下跳了起来,听说许愿真人死了,打心里难过。

相对来说,没有梦想的他也就没有什么恐惧,对什么末日兆头一点也不感冒。

那个执事弟子压低声音道:“上面交代不许随便谈论这事,师兄别说是我告诉你的。”

这个家伙明明平时叫张夜师弟的,现在改口师兄了。

等张夜进入药谷之后,这个执事弟子又朝地上吐了一次口水:“我呸,什么东西,叫你师兄还真答应了!狗奴才,你以为许莹照顾你,你就牛了,这次她做的过分了,或天狼大师兄亲自召见许莹了,看你能横多久。”

声音没有落下,一道金光自高空闪烁。

轰隆--

金光落在药谷口地面的时候,大地震动,周围青石尽数粉碎。

一身白衣,金色发簪,英俊的脸庞透着丝丝寒意。

这个面相冷酷的白衣男人注视着执事弟子道:“我召见许莹关你什么事?”

“我……”

执事弟子面无人色,猛的跪了下来,“拜见或天狼大师兄!”

“背后饶舌者死!”

或天狼冷酷的声音漂浮着,不见怎么出手,这个外门弟子就仿佛爆竹似的爆了,血肉横飞。或天狼,首席真传弟子,除了掌门和少数几个长老,没人知道他的修为到了什么境界。此外他喜怒无常,生杀由心。

真传弟子凌驾于内门弟子之上,有专属的山峰和仆人,有高于内门弟子十倍的供奉。此外还拥有对内门弟子的管理之权,和外门弟子的生杀之权。

尽管很少有人会在意外门弟子的死活,但是如或天狼这般胡乱杀人的,还真不多见。

听到动静赶来的黑鹰一看,吓得双腿一软跪在地上:“不知道或天狼大师兄驾临,黑鹰该死。”

“不该死的时候别乱说该死,真的没了脑袋,连后悔也不行。”

或天狼没有再杀人,转身进入了药谷。

黑鹰这才吐出了一口气,如履薄冰的跟着……

张夜如此的细心照顾草药。

他又看到七星含月在欺负其他花草了,这次张夜拿了一只小草当做皮鞭,抽了七星含月几下。

这次那个家伙就安分些了。

张夜什么感应也没有的时候,却不知道,身后一个冷酷的目光已经注视了很久。

注视了张夜许久,或天狼再次看药田,草药。

随即他仰着头,似有所悟。

万法擎苍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万法擎苍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万法擎苍小说全文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