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婚契念余生》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白璐璐言翊)

  • 时间:
  • 独家婚契念余生冬雪花
  • 来源:zzy

《独家婚契念余生》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白璐璐言翊)

《独家婚契念余生白璐璐言翊》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独家婚契念余生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 答应我的事,希望你能办到

紧闭的窗帘遮住了外界明媚的阳光,房间里昏暗且温暖,房间的地上,男人的长裤和女人的外衣散落在一起。

白璐璐动了动身体,浑身酸疼。

脑海中闪过一些零碎的片段,昏黄的酒店走廊,痛苦的声音依稀响起。

转头看了看身边,偌大的床上空无一人,她咬着牙坐起来,把头蜷在臂弯间。

痛,浑身如同散了架一般的痛。

她在心中暗暗咒骂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猪头男,到底多少年没有见过女人。

“醒了?”忽然,头顶传来传来一阵好听的男性的声音。

她猛然抬头,当双眸中清晰的印出那个男人的五官,她竟有片刻的愣怔。

惊为天人!

站在床边的男人,有着深邃如同黑曜石一般的丹凤双眸,如同旋涡一般,几乎讲她的灵魂吸了进去。

这个世上,竟然还有这样完美的男人。

白璐璐面前突然出现一个人,被吓了一跳,结巴的说道,“你你你是鬼啊,走路都没有声音的。”

只一眼,她就羞红了脸。

他只裹着一条纯白色的浴巾。

看到男人没有说话,白璐璐怯生生的看着她,“你到底是谁啊!”

她不是从房间里逃出来了吗?

言翊挑眉,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明所以的笑容。

昨天晚上他刚刚从国外飞回来,本想来酒店休息一下,刚开电梯门,就被这样一个女人扑到了自己的身上。

双臂挂在他的脖子上,像狗皮膏药似的,他甩都甩不掉。

要是平时,他一定把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蹬的远远地。

可是昨天,他没有推开这个女人。这是他欠她的,他要还给她。

白璐璐拉了拉身上的被子,将整个身体包住,一想到昨天的事情,她整个眼圈都红了,“你这个混蛋,你知不知道我的贞洁对我来说多重要?”

她以为自己是被那个男人又抓回来房间,可是她哪里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根本不是她要陪的男人。

呦呵,碰瓷碰到他的床上了?

答应她的事情,他答应她什么了?

言翊看到女人的眼泪就烦,“哭什么哭?烦不烦,要钱就直说。”

说罢,他走到床尾,捡起自己的裤子,掏出钱包,“我这里只有四五千,你先拿着,要多少……”

“我不要我不要,我只要你履行承诺。”

言翊还没说完,白璐璐就抓狂了,她垂着被子,闭着眼睛哭的像个耍赖皮的孩子。

他怒瞪着她,“那你想要什么?”

白璐璐刚要说话,放在床头的手机就响了,是医生打来的,

“……”

不知道医生说了什么,白璐璐的脸色突然一变,手机从手上滑落。

“怎么会这样?”白璐璐木讷的看着言翊,怒瞪了一眼言翊,“说话不算话的混蛋!”

言翊挑眉,这丫头变化挺快,脸上的表情挺丰富啊,不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白璐璐一出溜躺进被子里,伸手抓了衣服,在被子里穿好衣服,夺门而出

带着支离破碎的身子,白璐璐来到了姑妈家,厚厚的放到钢化门紧紧的闭着,或许是着急疯了,她竟然拿出自己的要撞开这扇门。

刚才在酒店打电话来的是医生,他说外婆的病情,必须要在三天之内筹到十万块钱,不然的话外婆很有可能……

咚咚咚!

敲了几下之后,房门被很大力的打开,姑妈一看到是她,破口大骂,“你昨天一天都死哪去了?我给你打电话也不接,你要死啊!”

“姑妈,您能不能借给我十万?外婆做手术需要钱,医院让三天之内筹到十万,不然的话外婆就会死的。”

“你给我闭嘴。”

姑妈怒瞪着她,伸手抓着她的头发把她扯进房里来,关闭了房门,狠狠地戳着她的脑袋数落,

“你给我住嘴。”姑妈用恶毒的语气骂着她,“我昨天让你去陪黄总给我还债,你给我逃走,现在还好意思和我借钱呢?你不回来正好,现在你回来了,你看我不打死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贱货。”

姑妈从鞋柜上拿出笤帚,一下一下的打在白璐璐的身上,每一下都用上了很大的力气。

“姑妈,您打吧,只要你能出气,怎么打我都行,但是求求您,一定要给外婆教医药费。”

姑妈听了这话更加生气,打她的频率更快,“交钱交钱,你就是我们叶家的催命鬼,克星,你可以把你爸妈克死了,现在又来克我们家了,你给我滚!”

姑妈把她推走,狠狠地摔上了门。

白璐璐从楼道里出来的时候,极其狼狈,她浑身湿透,额头上的血迹混着水流到衣服上,伤口火辣辣的疼。

她该怎么办?

明明知道姑妈不可能借给她钱,她还是怀着试一试的心态,可是结果……

外婆的病需要手术,可她的钱连住院都不够,怎么够支付一大笔的手术费?

混沌的走到街上,她的双眸已经看不到路上来来的往往的车辆,低头只身走在马路上,却没看到一辆商务车正朝着她开过来。

言翊正低着头看啪的,突然一个急刹车,惯性让坐在车里的里也身体陡然向前倾,差点磕在前坐上。

“怎么回事?”言翊不悦的皱了皱眉。

“少爷,刚才冲过来一个女孩,我没撞到她她就昏倒了,好像是碰瓷的!”司机下车观察了一番然后对着坐在车上的言翊说道。

碰瓷?

“不用管她。”言翊从鼻孔里轻哼一声,碰瓷竟然碰到他头上来了。这是新一种的搭讪方式,真无聊。

把iPad正在一旁,烦躁的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往窗外不经意的扫了一眼。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怎么的,先是被人骂一句混蛋,又被人碰瓷?

“停车。”言翊突然出声,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真是冤家路窄,“把她带回去。”

……

白璐璐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胸口闷闷地疼,脑袋也疼,浑身上下总之没一点好的地方。

混沌的睁开眼睛,眼前金碧辉煌的景象让她愣住了,大大的水晶吊灯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刺得她眼睛疼。

她这是,到天堂了吗?

她起身下床,走到不远处的窗户前,才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幢别墅中,下面是一个游泳池,还有大的草坪。

“你醒了?”房门打开,一道薄凉的男性声音了冷不丁的传来。

她心跳都被吓停了一下,转身回头,却看见了一个这辈子都不想看见的面孔。

“是你?”

昨天晚上她进错房间的那个男人?

“是我。”

言翊挑眉,朝着她走了过来。修长的双腿迈着坚毅的步子,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感。

白璐璐往后退,警惕的看着他,“是你带我来这里的?”

“嗯哼。”

几步的时间,他已经把她逼到一个角落里,为了防止她不听话的乱跑,他伸手按在墙上,把他围在自己的可控范围内。

白璐璐吞了口口水,与这个男人的距离不过半尺,才得以看清这个男人的真面目。

他拥有着一双深邃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瞳眸,桃花色的薄唇,带着一丝潋滟和邪魅,紧抿的时候,多了几分冷硬和坚毅。

这个男人比她高一头,她仰视着他,看得最清楚的,是他坚毅冷硬的下颚。

“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干什么?”白璐璐如同在看一直准备捕猎的豹子,眉宇间充满了警惕,“难不成,要先……后杀?”

“先什么?”言翊扫了一遍她的身体,目光定格在她的胸膛,“你的身材,就像我手里的平板电脑。”

白璐璐气的鼻子都抽抽了。

“那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言翊收回手臂,单手插兜走到窗户前,朝着她勾了勾手指,“过来。”

“干什么?”

为了防止这个男人把她从窗户上扔下去,她虽是走到了窗户前,却离的窗户远远地。

“那辆黑色的轿车。”

顺着言翊眼神的方向,白璐璐的目光触及到草坪上停着一辆黑色的宾利轿车,很漂亮也很雄伟,只是车前灯那里明显掉了块漆,似乎还碰进去了一点。

“怎么了?”

言翊清了清喉咙,“你撞坏的,赔钱。”

白璐璐发誓,要是她现在是喝水的状态,一定一口水喷出一条完美的弧线。

宾利轿车哎,她居然把那辆车撞掉了漆,还撞凹了进去。最关键的是,她竟然还活着。

这一定是她听过的年度最好笑的笑话!

“哈哈哈……”白璐璐掐着腰,眉眼笑成了一条线,再笑眼泪都要出来了,“你是不是傻了?”

“……”

言翊嫌弃的看着她,身体不自觉地后倾和她保持距离,这女的还有神经病啊!

白璐璐收起了笑容,瞪着他,“这是宾利,我要是把你的车撞成那样,就不是你和我要钱了,是我和你要钱,赔命钱!”

讹人讹到她的头上来了,也不打听打听她是谁!

她这张嘴,除了在姑妈一家面前失了效,在哪里不是淬了毒!

毒舌!

她的话音刚落床头柜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手机被水浇了还能用,只因为她用了菲尔普斯山寨专用防水机!

山寨机,就是牛!

翻了个白眼她接起电话,语气正经了起来,“李主任,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李主任是治疗她外婆的医生,他打电话来,难道是……

“小璐啊,你赶紧到医院来一趟,你外婆发病了,情况很危险。”

“我知道了李主任,我马上过去,请您一定要救救我外婆。至于医药费,我会尽快筹齐的。”

第2章 不是我傻,是你傻

李主任叹了一口气,“先别说这个,你先过来吧。”

她挂了电话就要往外走,却被言翊拦住,“干什么去?”

“滚开,我现在没工夫和你废话。”听到外婆发病,她心急如焚,怎么还有闲心和这个不知所谓的男人在这里开玩笑。

滚?

向来一向被人尊敬的言大少爷,言大总裁,一上午被一个女孩子骂了两次!

这说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撞了我的车就想跑?”言翊点了点她的脑袋,“丫头,不是我傻,是你傻。”

一向以腹黑毒舌著称的言大少爷,最善于笑着骂人,而且最擅长火上浇油。

白璐璐鼻孔都被气的冒了烟,却没有时间再和这个男人在这里打嘴仗,她转身一个鹞子翻除了窗户,纵身跳进了游泳池。

再次体会了一把冷水浇身的感觉,都是被这个男人所赐!

她抬头,看到楼上男人深邃的目光,朝他竖起了一个大大的中指,之后便逃出生天。

“少爷,要不要把她追回来?”

管家进门,刚才那位小姐的举动他都看到了,赶朝着少爷竖中指的人,她是绝对的第一个。

“不用。”言翊挑眉,眼神中是对这个女孩浓浓的兴趣感,“我要知道她的详细资料。”

不管昨晚今天她所做的一切是不是搭讪手段,总之成功的引起了他的兴趣。这么有意思的女孩,比身边那些个胸大无脑的好太多。

白璐璐急急忙忙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已经抢救完出来了,李主任看到白璐璐这么狼狈,皱了皱眉头,“怎么搞成这幅样子?”

“李主任我没事,我外婆情况怎么样了?”

她那一双大眼睛里,充满了担忧。从小到大外婆对她最好,爸爸妈妈去世之后外婆更是对她视为掌上明珠。

外婆可千万不要出事!

“情况稳定下来了,麻药过后就醒了。”李主任说道,“小璐啊,快先和我回家去换身衣服,看你的样子,一会儿你外婆看到还不知道要着急成什么样子呢!”

“谢谢李主任,谢谢李主任。”

自从外婆住院以来,李主任一直对她们祖孙两个照顾有加,若不是有李主任给她们盯着,外婆早就没钱住院了。

白璐璐对李主任感恩有加,李主任的女儿,和她是一个学校的,交情也算还行。

“璐璐,你看看这个裙子你能穿不?这是我前天新买的,你试试。”主任女儿把一件淡粉色的裙子递给白璐璐。

白璐璐连连摇头,“不用了,我随便穿一件就行了,你的新衣服,我怎么能穿呢?”

“没关系的,我一下子买了两件,你穿一件我穿一件,就当做是姐妹装了。”她硬把衣服塞给白璐璐。

盛情难却之下,白璐璐只好换上了这件裙子。

“对了璐璐,我听我大姨说,你现在正在找工作是吗?”

她的大姨,是白璐璐的班主任。

“是啊。”

看今天的情形,姑妈是不可能给外婆出钱了。可是外婆的病拖不得,她必须要再找一份工作才行。

“可是你已经兼职了好几份工作,能承受了的了吗?”

“我还年轻,还能拼的动。”

“那我这里有一份工作,你去试试吧。这里的薪水也高,最普通的员工一个月都在三千块钱呢。你要是能够应聘成功,就能给你外婆治病了。”

白璐璐接过名片,宏圣集团!

宏圣集团面试现场,主考官坐在房间里,看着面前穿了一身明黄色职业装,梳着马尾的白璐璐。

眼神中闪过一丝贪婪。

只是白露露未经世事,竟把那一丝目光认为是认可。

主考官已经问了她很多的问题,清了清嗓子,主考官喝了口水,“最后一个问题,你是结婚还是单身?”

“这个问题,还我应聘的职业有关系吗?”

虽是职场小白,但是新闻报道过太多色眯眯的上司,这个问题,让白露露不得不警惕。

“结婚或是单身,决定这你对工作的付出是多少,会不会被别的事情分心,你说有没有关系?”

主考官的一句反问,倒是让白璐璐无言以对。

仔细想想也有道理,白璐璐说道,“我是单身,目前还没有男朋友。”

“嗯,那就好。”

主考官接着喝水掩盖他嘴角的笑容,没有男朋友就意味着,就算……也没人会找他的麻烦,不错。

“你的情况很符合我们公司的招聘要求,如果可以,你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

“真的吗?”白璐璐激动地站起身,“多谢您多谢您,我明天一定准时到。”

“嗯,去吧。”

出了宏圣集团,白璐璐深吸了一口空气,虽然上午的太阳很热,但是却让她感觉到了生活重新充满了希望。

买了一些水果,她去医院照顾外婆。

“璐璐啊,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啊?碰到什么高兴事了,和外婆说说。”外婆是个十分精明的老人,六七十了耳不聋眼不花的,什么事情都看得真真的。

“是不是谈男朋友了?什么时候领来让外婆见见啊?”

“外婆可不许瞎说。”白璐璐皱着眉撒娇,“我找上工作了,一个月三千块钱呢。”

“是吗?那看来我们的璐璐长成大姑娘了,可是也别光想着挣钱啊,抓紧时间谈个男朋友,外婆还想活着的话时候看到你结婚了。”

白璐璐的鼻头有些酸,但面上还是笑的很开心,“外婆,你肯定能看到我结婚呢,还能看到我生孩子呢。到那个时候,外婆抱着您的曾外孙,我们照张全家福好不好?”

“好好,到那个时候啊,我就亲自给我的曾外孙做一对小鞋子。”

“嗯,来外婆,吃苹果。”白璐璐把刚刚削好的苹果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喂给外婆。

看到外婆笑的眉开眼笑,白璐璐就更加的有了拼劲,也更加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工作,把外婆的病治好。

第二天上班之前外婆还在睡觉,白璐璐就悄悄拜托同病房的病友们,“麻烦你们帮我照顾一下外婆,我下了班很快就回来,多谢阿姨和爷爷奶奶们。”

“恩恩,璐璐去吧,我们会帮你照顾着的。我家女儿一会儿就到了,你外婆有什么事情,我让她帮衬着点。”

一个病房里的病友都很喜欢白璐璐这个小姑娘,她对外婆又孝顺,而且对病房里每个病人都十分照顾。

第一天上班,白璐璐只是熟悉了一下工作环境,熟悉了一下工作流程,并没有多累。

公司里的人对她也很照顾,并没有出现为难新员工的事情。

中午的时候,大家都出去吃饭了,白璐璐拿了自己做的便当,就在茶水间吃饭。

“这是吃什么呢?”

背后传来一道男声,十分熟悉。白璐璐一听这个声音,就被米饭呛得直咳嗽。

该死的,他怎么也在这里!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这里找朋友喽,你呢,在这里上班啊?”言翊眼睛正好落在她便当盒的米饭。

这是什么?青菜?

“用你管!”她抖了抖肩膀。

“别急。”他把脸凑近了一些,邪笑的看着她,“你还欠我钱呢,忘记了?”

他说,“我本来以为找不到你了,现在好了,知道你在这个公司上班,你要是不还钱,我下午就让全公司的人知道,你欠钱不还。”

白璐璐恨得那叫一个咬牙切齿啊,邪瞪着她,“你到底要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你不知道吗?哎呀,看着你吃饭我都饿了,走,先和我去吃饭。”

“我不去,我一会儿还要上班。”

“嗯?”他音调上扬,“你是想让我把你欠钱不还的事情告诉全公司吗?”

“你……”白璐璐从凳子上站起来,怒瞪着他,“该死的,走啊。”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这样才乖嘛。”他拍了拍她的额头,似乎对她的表情十分满意。

他在前面走,白璐璐在后面跟着。

看着他高大的身影,白璐璐的心里那个气啊,小手不停地在背后做扇巴掌的动作,最厉害小声的嘟囔着,

“小子,别落到我手里,不然……”

言翊微微摇头,目光却停留在他旁边的样子,身后的小女人那只小手不停地做着动作。

来到了公司附近一家私人小厨,言翊随便点了几个菜。

“喂。”他叫那个一直看着窗外的女人,“你在公司,做什么工作啊?”

为什么他都不知道他公司名下还有这一号员工?

“信息员,接电话的。”

“是吗?我听说接电话都需要十分柔和的声音,你声音像个炸弹似的,也不怕把人家顾客吓着啊。”

“姑奶奶声音温柔着呢。”

她见什么人说什么话!

对于面前这个男人,碰瓷的坏蛋,她凭什么柔声细语的说话!

“粗俗!”言翊朝着她也竖了个中指,算是还给她了,“我的钱,你打算什么时候还。”

“要我和你说多少遍,你的车不是我撞得。”白璐璐突然换上了一副笑颜,眼睛有眯成一条缝了,

“这位先生你想啊,我肉身凡胎的,和一个铁皮车相撞,我脑子又没长泡不是?”

言翊摸了摸鼻子,“那你的意思,是我的脑袋长泡了?”

“这可是您说的,和我没关系。”

白璐璐笑得更加灿烂。

“丫头,这样吧,看在你年纪轻轻的份上,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这钱就不让你还了,怎么样?”

他会有这么好心?

“什么条件?”

“做我的女人,怎么样?”

“噗!”

这一次白璐璐是在喝水,所以果断的喷了一桌子。

“咳咳!”她咳嗽了两声,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你没毛病吧,我看你脑袋是真长泡了。”

“说你粗俗吧,还不相信?”言翊果断和这个丢脸的女人拉开了距离,“反正我就这一个条件,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

他竖起三个手指,“三天之后,要么换给我一百万的修车钱,要么就答应我的条件。”

白璐璐只当他脑袋有病,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以至于现在还在说胡话,果断没当回事。

菜上来之后,言翊举着筷子,“我不吃猪肉,给你。”

“我不吃牛肉,给你。”

第3章 什么演义,三国演义

“我不吃金针菇,给你。”

没多会儿功夫,白璐璐面前的盘子就满满的一盘子菜,而且几乎是以肉类为主。

“你不吃点什么啊?我也不吃。”

言翊抬眸看她,嘴角扬起的笑容肆意而张扬,“不吃,今天下午我就把你欠我钱的事情……”

“让全公司都知道是吧?”她都知道他要说什么,咬牙切齿道:“我吃。”

她作孽啊,才会被这样一个男人吃得死死的。

从餐厅出来的时候,白璐璐已经成得快要走不动道了,说是来陪着这个变态男吃饭,但是,事实上是她一个人吃了好几盘的菜啊。

回到工作岗位的时候,白璐璐发现周围的人都不太对劲,都用很奇怪的目光看着她有的人还在那里窃窃私语。

“璐璐啊,吃饭回来了?”和她说话的,是她旁边的一个信息员,长的十分漂亮,在这里工作也有好几年了,算是一个老员工。

“是啊,丽丽姐。”

“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言翊吗?”

“演义?”白璐璐点头,“知道啊,但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

那个丽丽姐倒是摸不着头脑了,整个A市乃至国内,还有第二个言翊吗?

“就是最出名的那个啊!”

她连连点头,“我知道,三国演义嘛,四大名著怎么会不知道?还有什么隋唐演义啊乱七八糟的,丽丽姐,你问这个做什么?”

眼看着丽丽姐一头黑线,脸上的颜色五光十色的精彩极了。

她意味深长的拍了拍白璐璐的肩膀,“璐璐,你真是,好样的!”

她真的怀疑这个白璐璐的集团培训是怎么通过的,竟然连集团的大Boss都不知道。

正说着,她面前的电话响起,她马上接起,换了一副温柔的语气,“先生您好,这里是洪诺电器售后部,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我家里的空调坏了,你们赶紧让人过来给我修一下。”

“好的先生,请问您的家庭住址是……,先生,先生……”

挂了?

估计是骚扰电话。

还没放下电话,她面前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先生您好,这里是洪诺电器售后部,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我家的冰箱坏了。”

“那好,请问先生您的地址是……”

“**街**小区*楼***号。”

“好的先生,马上为您安排。祝您生活愉快,再见。”

挂掉了电话,白璐璐就把工单给维修的工人派下去了。

一个下午,她面前的电话像是疯了一般的响,各种问题顾客,各种难缠的顾客,一天之内都被她遇上了。

而此时,宏圣集团的顶层,总裁办公室,言翊在办公桌后面签署着文件,耳边是助理不停打电话的声音。

“我家的**坏了……”

“我家的**坏了……”

助理的面前摆着满满一茶几的手机,他挨个的打,打完一个电话之后,他偷眼瞧了一眼总裁,还是在十分认真的工作,但是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楼下售后部的小妮子怎么惹到总裁了……

助理微微摇了摇头,继续埋头打电话。

“好了,你先出去吧。”

言翊抬头,吩咐打电话的助理。听了几个小时了,他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助理出去之后,他拿起桌边的文件,翻开,第一页就是一张少女的照片,此少女笑的灿若阳花,眼睛都快比成一条线了。

伸手,在她的脑袋上弹了一个脑瓜崩,心中腹诽:丫头,让你不知道我是谁!

三国演义,还隋唐演义。

明天,我就让你加深一下印象!

终于熬到了下班,白璐璐马不停蹄的就往医院赶,一天没见外婆了,她还有点想外婆呢。

“外婆,我回来了。”白璐璐走进病房里,可是病房里面一片安静,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太好。

外婆平日要是见她来,还不知道要高兴成什么样子呢,可是今天,外婆却不在病房。而且,她回来的路上也没有看到外婆。

“李婆婆,我外婆呢?”

李婆婆脸上的表情也不太好,看了一眼空着的病床说道,“你姑妈下午来了,骂你外婆不应该让你去和她要钱,结果她一走,你外婆就发病了,现在正在抢救呢。”

“什么?”白璐璐放下包就往抢救室跑。

外婆外婆,我只是刚刚离开一天,怎么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抢救室的灯在亮着,白璐璐守在外面心急如焚,她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却倔强的不肯落下,双手发白发凉。

又等待了一个小时,抢救室的灯终于灭了,李主任穿着蓝色的手术服从里面走出来,白璐璐马上迎了上去,“李主任,我外婆的情况怎么样?”

“抢救是抢救过来了,但是她的病情却比以前加重了,她的病最忌发怒着急。”李主任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怎么办啊?”听了李主任的话,白璐璐的泪水唰的一下子落了下来。

李主任看着她的样子有些为难,“每个星期再加一次治疗,这样吧,我先给她做治疗,两天之内你交上这次的费用。”

外婆的治疗,以前只需要每个月做一次,可是现在,竟然加到了一个星期。

“我知道了李主任,我会尽快筹钱的。”

“嗯,今天晚上你辛苦一下,好好照看你的外婆。”

白璐璐一个晚上都没有合眼,一直守在病床边照看这外婆,外婆半夜醒来,看着白璐璐一直流泪。

第二天,白璐璐去上班的时候,不过十分钟,主管就把她叫到了办公室。

主管就是那天的面试主考官,刚刚进入办公室,主管就啪的一声把文件摔在桌子上,怒瞪着白璐璐,

“你看看你做的工作,刚刚来了一个下午,就接到了多少投诉!”

投诉?

白璐璐拿起文件看了看,这些都是昨天下午给她报修的人,几乎所有的人都投诉她了。

“这是宏圣集团这么多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投诉事件,从来没有一天之内接到过这么多的投诉,你到底想干什么?”

主管把桌子拍的啪啪作响。

白璐璐吓得不轻,第一天上班就接了这么多的投诉,她这份工作恐怕是保不住了。

“对不起主管,是我的错,你怎么惩罚我都无所谓,希望您不要开除我。”白璐璐不能丢了这份工作。

她还要筹钱给外婆治病。

“你这次犯的错误太大了,要是给你压下来很不好办。”主管起身,慢慢踱步到白璐璐的面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要是,你能够……”

“啊!”白璐璐吓了一跳,想要躲闪开来,却被主管抢先一步。

“不要,不要,你放开我……”

白璐璐使劲的挣扎着,只是她的力气还远远没有一个男人的力气大。

“璐璐,你就从了我吧,我知道你外婆住院你急着用钱,只要你和我这一次,我就给你钱,不仅让你治你外婆的病,还让你每天都吃香的和辣的。”

“啊……”

突然,主管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脸色铁青。

“你,你敢踢我。”

白璐璐从桌子上起来,顾不得整理自己零乱的衣服就往外面跑。

突然,她整个人好像撞在了墙上一样,巨大的力量把她一下子撞在地上,白璐璐揉着额头,抬头看着撞自己的人。

怎么又是他?

白璐璐差点哭出来。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说给我时间考虑的吗?”白璐璐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和他说道。

言翊垂眸看着她,眼神十分的桀骜,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冷凝,“让开。”

“你说话不算话,小心天打雷劈啊。”白璐璐紧张的看着他,不是说三天吗?

此时,言翊身后的助理上前一步,把白璐璐与言翊的距离隔绝开,呵斥着她,“放肆,这是你对总裁说话的态度吗?”

咵嚓!

白璐璐感觉到一道闪电正好劈在她的脑门上。

“他,总裁?”她用手指着面前的言翊,“哪里的总裁?”

“你进公司之前难道没有进行岗位培训和公司培训吗?连宏圣集团的总裁都不认识!”

咵嚓!咵嚓!

又是两道闪电,把白璐璐雷的外焦里嫩。

“你说他,是公司的总裁?”

助理刚要说话,言翊一抬手,微微上前两步,薄唇微启,“怎么,不像吗?”

“我今天来,是听说售后部出了重大的投诉事件,来查清楚的,主管呢?”言翊淡漠出声,充满了王者的霸气。

主管赶紧从办公室跑出来,顾不得剧痛,“总裁,我在我在。”

“呦,你这是怎么了?被驴踢了?”

主管干笑着赔笑,“不是总裁,我刚才不小心碰到桌子上了。”

“到底是哪个信息员,出了这么重大的投诉事件?”

言翊的语气很不满,宏圣集团旗下的洪诺电器一向是国内口碑最好的电器品牌,自从言翊接手集团以来,这么长时间没有出现在十次投诉。

这一次,一个下午,就二三十个投诉!

独家婚契念余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独家婚契念余生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独家婚契念余生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