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婿崛起》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李鹏)

  • 时间:
  • 废婿崛起刘璐
  • 来源:zzy

《废婿崛起》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李鹏)

《废婿崛起李鹏》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废婿崛起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刁蛮岳母

江北市,锦绣小区,一栋装修华丽的别墅内。

“李鹏,看见客人来了,还不赶紧去泡杯茶来!怎么?还要等着我亲自动手,来伺候你啊?”一衣着艳丽,浓妆艳抹的贵妇对一青年厉声命令道。

李鹏低着头,转身去倒茶。

“呆头呆脑的,做事连个下人都不如,到我家都三年了,还是这个样子。”

“我当初简直是瞎了眼,让你入赘我我家来!早知道你是这个样子……”

李鹏低着头,默默不语,把泡好的茶递给岳母和客人,忍受着夏河喋喋不休侮辱性的词语。

如果是外人,看李鹏这样子,还以为他是家里的下人。

这三年来,李鹏差不多已经习惯了每天这种没有尊严的生活。

如果不是妹妹还生病,自己没有能力支付医药费,如果不是妈妈临终前嘱咐他一定好好对他老婆刘璐一家。

李鹏怕是早就忍受不了这种寄人篱下,天天遭受岳母侮辱的生活了。

坐在岳母身边的是个和李鹏差不多大的年轻人,男人穿着一身名贵西装,打扮得体,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与岳母说话的时候,脸上还不时露出和煦的微笑。

他抿了口茶,笑着说道:“伯母,不要跟这种废物生气,免得气坏了身子还不划算。”

“不瞒您说,我今天来是为了刘璐。您也知道我对刘璐的心意,要是刘璐能嫁给我,咱们就是一家人,我也能帮伯父搞定江北大桥的工程!”

“这……”夏河脸上浮现一抹为难。

“你也知道,刘璐他爸爸就是个老古董。”她瞥向李鹏,厌恶道:“这几年,我不知道多少次想把这废物赶出去。可刘璐他爸说什么一言九鼎、道义信誉,愣是不同意。曾经定个娃娃亲,还给当真了,他家爷爷说这废物以后肯定是人中龙凤,也就刘璐他爹也信这样的鬼话。”

“要是我,干脆找堵墙一头撞死算了。”

李鹏低着头,捏着拳头,咬了咬牙,鼓起勇气道:“要不是我妈临终前嘱托我……我也早就想一头撞死了。”

夏河冷笑,泼妇似的尖叫:“哟,胆子大了,现在还敢顶嘴了,你撞啊!你现在就一头撞死我看看!”

李鹏爷爷是个老中医,他爸爸身份不明。

那年,爸爸突然失踪,老妈得了癌症,临终前让他入赘刘家,这三年来,他每天都在忍受着各种各样屈辱。

他不止一次想一走了之,可一想到还有个生病的妹妹,李鹏就无法狠下心。

李鹏也会一点医术,可是对妹妹的病,却没丝毫办法……

见李鹏无动于衷,夏河不屑冷笑:“说的到是好听,怎么现在又不敢撞了?”

夏河身边的青年,昂起下巴俯视李鹏,拿出一张银行卡,笑道:“这样吧!这里是二十万,如果你主动离开刘璐,这二十万就是你的了。”

青年是江北市王氏集团的公子哥,叫王涛,家里的产业甚至比刘家还大,在整个江北市都能算名流。

李鹏目光停留在银行卡上,他又皱着眉头看向岳母说道:“妈,刘璐是我的妻子,您怎么能把她当货物一样,就这么卖给别人?”

“您难道真的不清楚这王涛是什么样的人?您难道真以为他娶了刘璐之后就会老实了?”

虽然刘璐很讨厌他,但至少没有羞辱过他,而且每次妹妹的医药费都是刘璐付的。

三年来,两人虽然未曾有过夫妻之实,可李鹏心中对刘璐还是有一丝遐想和感激。

王涛“噌”地站起,双目一瞪,指着李鹏骂道:“我怎么样的人?我爸可是江北建筑商的龙头,你算什么东西,敢在这儿说我?”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不说别的,刘璐过生日你送过她一支口红,一个包包吗?”

李鹏红着脖子争辩:“有钱不代表能给她幸福。”

他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淫笑:“告诉你!刘璐我娶定了,我听说你这废物三年来嫁到刘家三年来,连老婆的手都不敢碰一下,放心,等刘璐嫁给我,我会替你完成心愿的。”  

李鹏双目通红,盯着王涛,咬牙怒道:“你欺人太甚!”

王涛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我就是欺人太甚,我就是欺负你了,你这废物活着不就是给人欺负的么?”

他一脸犯贱模样,把脸凑上前:“你不是想打我么?来啊!来打我……我给你打。”

“我今天就打死你!”李鹏大叫一声,狠狠给了王涛小腹一脚。

还没等王涛反应过来,李鹏直接就扑了上去,双拳照着王涛脑门儿就砸了下去。

李鹏含怨而发,三年来的愤怒仿佛找到了个倾泻口,没三两下王涛脸上就挂了彩。

王涛惨叫连连,岳母也被吓得不轻,这王家势力可不比他家差,要是因为李鹏这没用的女婿得罪了王家那还得了?

夏河连忙上前拉架,“李鹏!你给我停手!”

可李鹏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见岳母的话?一对拳头非但没停下,反而更重了,王涛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意识模糊不清。

夏河尖叫:“李鹏!王少是来帮刘璐爸爸搞工程,你是不是想害死你爸啊?”

听见这话,李鹏停了下来,松开王涛,然后打了一个激灵。

他这才反应过来,他就是个没用的上门女婿,这打了王家少爷,以后怎么办?岳父是这家里对他最好的人,要是因为他拖累了岳父,他怕是会内疚一辈子。

夏河连忙去扶王涛,“王少啊!你千万别和这废物计较……他脑子犯迷糊。”

“李鹏!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跪下,给王少道歉!”

李鹏从未感受到这种屈辱,让他给抢他老婆的男人道歉?

王涛摸了摸被打破了嘴角,疼的倒吸口凉气,狞笑道:“好好好!敢跟我动手,伯母啊,我可是打算来帮伯父的,这废物竟然还跟我动手……我看我没帮伯父的必要了。”

李鹏只能强忍愤怒,僵硬着给他鞠躬道:“王少对不起。”

突然一破风声迎耳灌来,只见王涛抄起花瓶,面目狰狞,一花瓶砸来。

“啪”一声脆响,瓷碎片四散飞射,李鹏太阳穴溅出血花,他脑子顿时“嗡”一声,双目立刻爬满了血丝,整个人晃晃悠悠站立不稳,眼前开始模糊起来,唯有王涛满脸的狰狞快意始终印在脑海里,窗户沙发岳母电视茶几乃至天花板一一在眼前闪过,最终脑海里剩下的是刘璐一闪而过的脸庞,以及久久停留的妹妹的笑脸。

“砰”一声,李鹏倒在地板上,双目无神望着天花板,血顺着脸颊耳朵不断流下,身体控制不住地抽搐着。

王涛朝李鹏吐了口血痰,“妈的!一个废物也敢跟老子动手?老子特么弄死你。”

“还跟老子装,你不是很能打么,来啊!来,起来打老子。”王涛一边儿叫嚣,一边使劲踹着李鹏。

但李鹏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身体抽搐了两下,双眼一翻,所有的东西瞬间远去,意识便彻底黑了下来。

夏河有些慌了,试着叫了声,但李鹏仍旧没有反应。

“这不会出事儿了吧,赶紧叫救护车……”夏河慌慌张张道。

就在此时,李鹏胸口一块墨绿色的玉坠沾上了他的鲜血,正散发着幽幽的绿光,却无人知晓。

没一会儿,墨绿色玉坠竟然融进了他胸口。

庞大的知识,像一把巨锤砸在他脑仁上,脑子好像在做心脏复苏似的,一股难忍的节奏性的剧痛不断传来,不知过了多久,好像天地之间传来“滴”的一声,李鹏,意识回归。

而黑暗中,庞博的知识化为记忆与他融为一体。

他好像做了一个梦,梦境里,自己变成了悬壶济世的神医。

等他醒来的时候,周围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李鹏缓缓睁眼,他手臂上挂着葡萄糖,面前是一片雪白的墙壁。

“这是在医院?”李鹏的脑袋还有胀痛。

刚醒来,门口忽然传来一熟悉的尖酸的声音:“好你个废物东西,你可算醒了,还敢跟跟王少动手?”

李鹏转头望去,丈母娘又来了,指着就是一顿臭骂。

李鹏也没明白,他似乎都见到阎王爷了,当时那种情况好像已经要嗝屁了,只是没明白又怎么活了过来?

“妈……算了!”一穿着黑色包臀裙,肉色丝袜,黑色高跟的女人拉住丈母娘,说道。

女人面容精致,翘鼻子小嘴巴,大眼睛,身姿绰约,性感美丽。

她的声音一出现,病房里周围不少男性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

只是令他们不明白的是,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会有李鹏这样的平庸男人。

真是癞蛤蟆吃了天鹅肉,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算了?”岳母摇头看向刘璐,问道:“你知道这废物干什么了吗?不过说他两句,他竟然还真的敢动手?王少现在还在医院呢,你说着怎么办?”

李鹏目光复杂的看向刘璐,他想要解释却无法开口。

刘璐轻轻摇头,眼中浮现一抹失望,淡淡说道:“李鹏!我们还是离婚吧!”

第二章:离婚

“可是……”李鹏自觉这三年亏欠刘璐很多,因为他,刘璐在外面忍受了不少流言蜚语。

“可是,爸不会同意的!”李鹏皱着眉头,挽留道。

刘璐面色冷漠,“放心吧!我会想办法说服我爸!”

李鹏无奈,叹了口气,“既然能跟爸说清楚的话,那就离吧!我知道这三年来亏欠你很多……”

“行了!别说了,现在说这些都没意义,等明天你出院后,我们就去办离婚手续,希望你以后好自为之吧!”刘璐摆摆手,不在意地道。

刘璐也没办法,爸爸的工程已经迫在眉睫,如果未能及时履约,一系列的变动之下,怕是得吃牢饭,现在能帮她家的可能只有王少了。

这三年来,李鹏做的,刘璐都看在眼里,她对李鹏并非没有一点好感。

李鹏老老实实,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

她每天回家,李鹏都给她倒热茶,用他学过的中医给她放松身子。

每个月大姨妈的时候,她加班回家,桌子总会有一杯温热的红糖茶。

可以说,李鹏对她照顾的无微不至,无比贴心。

要说亏欠的,反倒是她这个做妻子的。

非但三年没有跟他同床过,甚至连话都说的很少。

放在别人眼里,李鹏或许是个好男人,可人不就是喜欢犯贱么,越是容易得到的越不会珍惜。

李鹏越是宠溺她,她就越是看李鹏不爽。

每天回家看见李鹏那低声下气,没点儿男子气概的样子,她就心里窝火,也可能是她的做作,也或许是两人的身份造成了隔阂。

岳母一副泼妇嘴脸,板着脸道:“从今天开始,你别想再从我我家再捞一分钱,你妹妹的病,你就自己想办法吧!”

同病房的几个医生病人顿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李鹏。

“唉……好好一男人,怎么这么没骨气?”

“原来是入赘的……”

“真是没用……”

“有手有脚的,不知道找个工作?”

周围人冷酸的嘲笑和冷漠的言语,令李鹏的脸红到了脖子跟,心中酸涩不已。

他现在无依无靠,入赘到刘家,平日里就帮着刘璐和岳母干活,也确实没有一份工作。

这要是离开了刘家,三年一直未离开刘家的他一时半会儿还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来维持生计。

忽然,李鹏的电话声响起。

他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甜美的声音。

“请问是李媛的哥哥吗?我是江北第一人民医院的护士。”

“对,我是,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哦!你妹妹的医药费不够了,过几天得输血治疗等等,你有时间的话来交一下医药费吧!”

李鹏用眼角瞥了一眼刘璐,磕磕巴巴道:“要……要多少?”

“输血、加化疗药,营养针,差不多得两万吧。”

李鹏心中暗叹口气,无奈磕磕巴巴应道:“哦……好,我……我尽快!”

两万块钱,他现在从哪儿去弄这一笔不小的钱。此刻,他也只能求助的看向刘璐,刘璐却咬着下嘴唇瞥向一边故作不见。

夏河则眉毛一挑,看着李鹏道:“也不瞅瞅自己什么样子,哼!就你这废物,离了我家还能活的下去?”

“我们老刘家帮了你这么久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不然你妹妹哪能活到今天!”

刘璐还想说些什么,可看了李鹏一眼,却只是脸色复杂,最终化为一声叹息。

想着妹妹还躺在医院里,李鹏心中一酸。

夏河说的确实一点错没有,他现在离开了刘家,根本连活下去都是问题,更别提妹妹的医药费了。

他现在有些后悔揍了一顿王涛,虽然当时很解气,可带来的后果却根本让他承受不起。

话音才落,门口忽然传来一嘈杂的吵闹声。

“快快快!他快不行了……”

“快送到手术室……”

“来不及了,先抬到这间病房急救……快叫主任来!”

只见一浑身是血的男人被抬进了病房,护士急忙叫道:“其余病人还有无关人等,麻烦你们出去一下……”

李鹏下床,踮起脚看去,只见那人浑身是血的中年男人四肢已经开始抽搐,双眼翻白。

一巨大的,生了锈的铁皮扎进了男人腰腹位置,李鹏甚至能看见翻出来的皮肉、内脏和肠子。

这会儿,男人已经进气多,出气少。

护士满脸焦急,双手按住男人的伤口,一边给他止血,一边跟病人说道:“你撑住,医生马上就来了……”

没一会儿一穿着白大褂,带着白口罩的医生匆匆而来,他看见男人的时候便眉头紧皱。

连忙说道:“准备x光,……”

“不行!检查太耽误时间了,得马上手术。”李鹏忽然说道。

他从小跟着爷爷学中医,医术可以说个半懂,行医首先讲的是医德,不能见死不救。

而此刻他在看见的男人的第一眼起已经完全摸清了病人的情况,他不知道哪来的自信,但他确定自己能救这个病人。

他以前没懂医书全都融会贯通了,而且脑子里还多了许多没见过的医书。

医生瞅了眼,质问道:“你谁啊?”

“我叫李鹏!”李鹏略有些着急,此刻只顾着病人也不顾其他了。

“李鹏,没听说过,看你的样子也不是医生吧,现在情况紧急,你在这里凑什么热闹?”医生此时见李鹏穿着病号服,不耐烦的说道,“不要耽误我们急救病人的时间,出了事故你可负责不起。”

李鹏皱了皱眉头,连忙说起了病人的情况:“他左肺叶被穿透,肝脏出血,大肠出血,肺静脉被受损……”

“如果不手术,他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你每拖延一分钟,他死亡的几率就会大一分!”

医生颇为惊奇的看了李鹏一眼,惊疑不定地说道:“你那个学校毕业的,有行医资格么?”  

李鹏摇摇头。

“你连医师资格证都没有,你胡说一通做什么?影响了我们诊断,你能负责?”作为一个医生自然得为病人负责。

“就是!李鹏,你瞎说什么,你啥都不懂,废物一个你还会治病不成。别在这儿耽误医生。”夏河此时从屋内走出来,就要把李鹏扯开。

岳母左一个废物,右一个瞎说,李鹏早就忍不了了。

既然事情已经挑开,李鹏也不打算再留情面。

他一把甩开夏河,“现在,我和你家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还请你不要再管我……”

“你……”夏河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好你个李鹏,你个废物,翻脸不认人了,老娘早就知道你是这样的货色。你当我愿意搭理你,等会儿出了事儿,别想着找我们家给你解决麻烦!告诉你,没门儿!”

“放心,以后都不会了!”李鹏淡淡回了句。

第三章:出手

“你……”夏河现在忽然发现,以前任她欺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李鹏忽然之间就变了一个态度,竟然还敢凶她。

突然的反差,让她一时之间还无法适应……

刘璐也柳眉轻皱,今天的李鹏似乎有些不一样,以前总是唯唯诺诺的。

李鹏突然的强势霸道,还有一脸认真之色,让刘璐心脏的跳动剧烈了几分,如同小鹿乱撞般也让她自己感到不可思议,原来强势的李鹏竟然这么有魅力,她对自己刚才说的离婚忽然感到有点后悔,不管如何,他对自己好歹是真心的,女人这后半辈子谁不希望找个真心爱自己的呢。

很快,各种仪器弄了过来。

一项项检查,没过一会儿就都出来了。

令医生惊讶的是,检查结果竟然和李鹏说的一丝不差。

他心头微震,回头看了一眼李鹏,这单凭肉眼就能估测道病人的身体内部脏腑情况的人物可不一般呀,随即响起夏河等人刚才电话,不禁觉得这小子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一猜一个准。

李鹏与他四目相对,也不管他心中的想法,道:“赶紧动手术呀?”

医生白了眼李鹏自己嘀咕着:“让你蒙对了又怎样,我不知道得立马动手术。”

“问题是这手术谁来主刀?这么重的伤,别说咱们医院了,就算是江北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来了都不一定敢主刀,这情况太严重了。”

“最好的办法是送到国内哪几家大医院去……”

李鹏听着这话,差点儿气的要锤人,那几家大医院都在外省,就算是飞机都来不及了。

“太远了,病人坚持不到那时候!”

“那你说怎么办?你连医师资格证都没有就在这儿给我们瞎指挥,你行你上啊!”一个医生看着病人的伤势太重而自己却无能无力,顿时指着李鹏怒道。

李鹏观察了一下男人的伤势,一咬牙道:“我来!”

“你来?你别笑人了!你个废物,就你还能救人?”夏河在身后毫不留情嘲笑道。

此刻刘璐在一旁眉稍轻皱,担忧道:“你行吗?平时也没见你会这些呀,再说这么严重的人家医生都不敢说行,你逞什么能啊,这可是人命大事……出了事你可负不了责的。”

李鹏微微沉思了一会儿,转头一脸认真地看着刘璐道:“差不多吧,应该有七成把握。”

刘璐见李鹏认真自信的表情,心中好似倒了五味瓶,是李鹏的性格变了,还是因为一直在她们家的原因,才让李鹏变的那样懦弱?刘璐的心里忽然有几分内疚。但一想到似乎因为明天就要离婚而离开这个家而重新恢复自信的李鹏变得这么强势,内心顿时纠结不已。

“七成把握?”医生差点儿尖叫出声。

“就连院长来了都不敢说有七成,你一个不知道哪来的上门女婿,连医师资格证都没有,你还敢说有七成。你知道这病人的伤势有多严重吗?”

“就是……”夏河在一边儿冷嘲热讽。

“今天这么多人在这儿,可记住了,他现在已经不是我家的女婿了。我家已经和他断绝了关系,这救人是死是活,和我们刘家可没关系。”

李鹏深呼口气,说道:“放心,出了事儿,我不会扯到你们家。”

“哼!谅你也没这个胆子……”

“我需要个帮手,其他闲杂等人出去。”

“切……一个废物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岳母冷笑。

“这位闲杂人,请您出去,我现在要动手术了!”李鹏冷着脸对夏河淡淡说道。

“出去就出去,离开了我们家,还神气起来了,有什么好神气的?要不是我们家,你早就饿死了。”

“这位护士小姐,你留下来帮我搭把手。”

护士愣了愣,应了声好。

医生此刻也是无奈地道:“先说好了,这病人是你自己主动要动手的,出了事儿和我们医院可没半点关系。”

李鹏点点头,“放心,出了事我承担!”

医者悬壶济世,讲的是医德,做什么事要对得起良心。

他深呼了口气,回忆了一下脑子里的记忆。

看着病人,李鹏现在有种尽在掌控之中的感觉,其实他有九成九的把握,但又怕说出去会吓到人,会以为别人说他吹牛,所以才说七成。

他将随身携带的三十六根银针拿了出来,使用酒精灯消过毒之后,对准病人的穴位,干脆利落扎了进去。

以前他行医扎针的时候晦涩难行,但现在却无比流畅。

这套三十六地煞回阳针法,本是他爷爷传给他的,但李鹏学习的年月尚少,还不得要领。

没想,一场大梦醒了,回阳针法竟然已经到了精通境界。

他先用银针稳住伤者命脉,止住出血点,接着剖腹,取出锈铁片,消毒,闭合所有出血点,缝合伤口等等,一气呵成。

旁边的小护士看着李鹏熟练的动作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她不敢相信,面前这个男人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吗!而且,这还不是在手术室里啊,连精细的专业设备都没有,就几把手术刀和银针等一些简单的设备。

能做到像他这样的,别说主任医生,就是连江北市最好的教授都不一定能有他做的好。

此时,病房外。

一穿着工作服,带着安全帽的中年男人火急火燎的赶到。

“刚才送来受了重伤的那个工人呢?现在怎么样了?”男人拦住一名护士,焦急问道。

“爸!你怎么来了?”刘璐惊讶叫道。

“璐璐?”刘伟也惊讶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对了,你刚才有没有看见一个受伤的工人?”

“在里面动手术呢!”刘璐说道。

刘伟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问道:“是不是外科主任在动手术?千万不能让他出事,一定得救回来啊!”

“这要救不回来,就又是一条人命啊!”

“这江北大桥不知道有什么邪门儿玩意儿,我这都找了好几个施工队了,一动工就出事,这次好不容易又找了个施工队,要是再出事,这工程就没人敢接了!”

“啊!”刘璐一惊。

“爸!李鹏在里边儿给人动手术呢!”

“什么?这开什么玩笑?糟了糟了……”

刘伟指着身边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就是一顿发泄:“你这医院是干什么啊?医院里的病人,你们竟然还敢让别人来动手,你一个医生还站外边儿看戏?”

“赶紧把你们主任医生叫来!快点儿!”

“不知道脑子怎么想的,让别人动手术,出了事你负责的起吗?”

这医生转头一想,脑子才转过弯来,刚才也是没办法死马当作活马医,此时再想起来顿时冷汗直冒,要真出了事儿,他哪里脱得开关系。

医生连忙点了点头,要去叫人。

“不用了。”就在此时,李鹏从病房出来,摘下白口罩。

“手术已经做完了,病人已经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过病人身上的银针暂时不能拔。得三天后,他度过危险期,情况稳定了再拔。”

废婿崛起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废婿崛起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废婿崛起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