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跨界人》(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叶子

  • 时间:
  • 阴阳跨界人陈十三
  • 来源:ZW

《阴阳跨界人》(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叶子

《阴阳跨界人叶子》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阴阳跨界人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这事必须管

陈青山说的村里的形式就是有很多户人家都娶了越南新娘,我们村的名字叫伏地沟,看名字就能猜出来是一个小山村,伏地沟有一个标签就是穷,外面人有一句话形容的非常贴切:伏地沟的人可他妈的穷了,蚊子打他们村过都要丢两条腿,哪去了?被人拉去吃了呗!

因为穷,所以造就了一个直接的问题就是我们村的男青年很难讨老婆,就算是勉强的能凑出那高额的彩礼,也都是借一屁股债,很少有姑娘愿意嫁到我们这边来,这几年忽然就开始流行花个五六万领个越南新娘回家,不用别的开销,所以几年下来,村子里有十几个适龄的青年都这样成了亲。

我一开始回村里的时候是跟陈青山提过这个事儿,当时陈青山就给我上了一课,他剔着牙对我说道:"叶子,我知道你是大学生懂法,但是我跟你说,理论是理论实践是实践,有些东西也是要结合实际情况的,这么多大小伙子找不到XF儿,你不让他这么整怎么办?总不能都光棍着吧?村委会敢管这事大家伙都来村委会要XF儿,咱们怎么办?"

我一提这个事情,陈青山以为我还要管买卖XF这样的事情,我就解释道:"村长,别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陈石头家的事不一样,越南XF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是陈石头买来的这女孩我见了,穿衣服都是名牌,还像是个学生,咱中国谁会穷到卖闺女?谁家的丫头被拐卖了不着急啊,这么大的事警察肯定得查,而且很好查到咱们这。这还不算,那家伙三兄弟糟蹋人家一个姑娘,这要是落实了,可是轮奸,比强奸都罪加一等!真到那个时候,你这个村长知情不报,那是什么后果?"

果不其然,别的话不说,最后那一句知情不报连带责任戳中了陈青山的软肋了,他一拍大腿道:"叶子,还是你这文化人看问题透彻,我说这事我怎么感觉别扭!得,我现在就去找陈石头,赶紧把人姑娘给送回去!"

我因为担心这件事,就在陈青山家里等着,没过一会陈青山就回来了,我赶紧迎了上去问道:"村长,他们怎么说的?愿意退吗?"

陈青山递给我一支烟道:"那姑娘说是陈石头的远房侄女,来村子里采风的。"

"这你也信?!来采风用的着拿绳子捆着?那姑娘是不敢说实话!"我道。

"我信他个JB!我跟那姑娘说了有啥事说实话,不用害怕,我会替她做主的,问题是她还是坚持这么说,搞的我跟多管闲事了一样!"陈青山气恼的道。

"她是被村民们买来的,她们这样的城里女孩对咱们乡下人有偏见,感觉都是一丘之貉,所以不信任咱,但是她们绝对信任警察,要不这事咱们报警?"我道。

"报你个头!乡亲街坊的,你报警让他们一家四口进去多不好看?不说一旦这事暴漏了其他家买XF儿的也都得遭殃,就说那大奎三兄弟,判几年出来之后还不弄死你?你还指望跟三条疯狗讲道理?"陈青山道。

"那你说这事就不管了?"我看着陈青山道。

陈青山道:"你也别着急,我看了,那姑娘在陈石头家过的还不错,身上没伤,这事得想办法,不行我多跑几趟,只要姑娘敢当我的面说是被拐卖,我就负责把她送走,成了吧?哎,不过不得不说,那姑娘长的是真漂亮。"

我也没再说什么,虽然我知道陈青山想的太简单了,现在已经不是送走就能解决的问题的,送走之后人家再报警,警察照样回来要抓陈石头一家。

从陈青山家出来之后,我就回村委会,刚到门口,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姑娘站在村委会的门口。

一看到她,我就知道她是等我的。

她叫韩雪,跟一个明星同名,是村子里的代课老师。

韩雪长的很漂亮,可以说是五官精致,还有一点让人甚至都可以忽略她精致五官的,那就是她的皮肤,很白,让人看了之后都忍不住上去捏两把的那种粉嫩白皙,韩雪来村子里当老师我能看出来是纯粹的那种富家女孩的爱好,因为可以明显的看出来她出生在家境挺好的家庭里。我瞟见过一眼她晾在宿舍外面的衣服牌子,这个牌子以前大学同学有讨论过,一条裙子的价格就是她一个月的工资,所以她来村里教学,肯定不是为了钱。

村子里因为以前的老师刘老师年纪实在太大教不动了,就只剩下韩雪这个一个老师,我又是村子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虽然是村官,但是平时闲的时候也会去学校代课,这当年是没有薪水的,要说我是做好事也行,要说我有点私心是冲着跟韩雪相处的也可以。主要是我从大学一下子回到了村子,感觉跟韩雪的共同话题。

说我不喜欢她那是口是心非,但是这也只是藏在心里的喜欢。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理想,而我是没有理想的癞蛤蟆,主要是大学的时候谈过一个女孩儿,大三那年暑假我壮着胆子带她回了一次村子,回去之后就给我发了一个好人卡,我肯定不会怪人家,毕竟我的条件太差了,但是从那之后面对女孩的时候我就有很深的自卑,更何况毕业之后我也只是当一个村官,这工作其实前途渺茫,我哪里敢追我明知道是富家小姐的韩雪?

韩雪这人同情心很强,村子小孩子的衣服大多都是她买的,我俩平时聊天的时候她也总是说要我努力改变村里的贫穷,最后则是她笑我不思进取,我叹她太天真不知道举步维艰。最近村子里关于陈石头家的传言四起,我知道韩雪这次来找我肯定是为了说陈石头家的那件事儿。

果不其然,一进屋她就对我说了这事儿,而且语气刻不容缓的说让我一定得管。

我对她笑道:"咱俩真是有默契,我刚从村长那回来,就是为的这个事儿。"

"怎么说了?"韩雪问道。

我就把陈青山那边的情况跟她说了一下,她着急的说道:"这事儿怎么能等?那姑娘肯定是被折磨的很惨,不行,我现在就要报警,让警察过来。"

"你先别着急,村长说的也没错,你一报警,警察一来,那别的家庭买越南XF的事情也会暴漏了,不说我跟村长会有连带责任,这都无所谓,可是你不想想,那些越南的女人要是被遣返了,那些家里的孩子跟一家子人怎么办?"我对韩雪说道。

"这倒也是。"韩雪马上说道。

这就是我喜欢跟韩雪聊天的原因,她有时候是很小女生一样的同情心泛滥,但是有时候也非常的理智,这要换作有些女生肯定说那我不管,我肯定要报警等等云云,但是韩雪却能马上明白我所顾及的东西。

"不过想办法也要快点,要知道那个女孩多在这里一天,肯定就多受一天非人的折磨。"韩雪说道。

我点了点头,我心里的想法跟韩雪一样,还是尽量的让陈青山去沟通,如果不行的话,那就只有报警一条路,前面已经说过,其实就算是陈青山让陈石头父子三人放那个女孩走,一旦获救的女孩也会报警,性质是一样的,之所以还这么做,其实我还是内心希望这陈石头父子三人能有一个主动放人,那样的话就算是犯罪也可以有立功的表现不是?

毕竟不管我再不喜欢这父子仨,他们也是村子里过的很不怎么样的人。

--谁知道第二天一大早,村子里就出事儿了,傻子的坟被人给刨了。

因为我好歹算是村子里的干部,一大早的陈青山就打电话把我给叫了过去,我们一起去了傻子坟,路上陈青山还在骂:"他娘的,哪个瞎了眼的去刨傻子的坟,谁不知道傻子埋的时候棺材都买不起,陈石头裹了个破席子就把她给埋了?那里面能挖出什么东西来?"

"会不会是陈石头他们跟谁结了梁子?"我问道。

陈青山一想,一巴掌拍在了我的脑袋上,笑道:"真不愧是有文化的人,一下子就想到点子上了,那大奎三兄弟跟疯狗一样的,看他们不顺眼的人多了去了,也就是欠收拾!"

"活人得罪了人,去挖人家娘的坟,看来这挖坟的也不是个东西。"我说道。

我们俩聊着天就到了傻子坟那边,傻子坟是挨着陈老根的坟的,陈老根的坟完好无损,但是傻子的坟有一个大洞。

我们俩到那边之后,那边已经围了不少的村民,就连村子里德高望重的三爷爷也在那边,只是他盯着傻子坟的那个洞口愁眉不展,村民们都议论纷纷,我听他们议论的无非就是不会有人挖傻子的坟,这肯定是傻子自己给跑出来的。

一听这个话题我就想起陈石头抱着三岁多的我来挖傻子坟的事情,我呼吸甚至都有点不稳定了起来。

但是我并不相信大家的话,傻子就算当年是炸过尸,但是这已经二十年过去了,早已经腐朽了,还诈尸?

三爷爷一看我们过来,对我们点了点头,之后道:"青山,你过来。"

三爷爷在村子里德高望重,也就是现在不流行族长的说法了,就算是如此,三爷爷在村子里的威望也要比我们这些村干部高很多。他把陈青山叫到了一边聊了几句。之后陈青山就走了过来蹲下来研究那个洞。

我走过去悄声问道:"三爷叫你干啥呢?神神秘秘的。"

陈青山拉了拉我,示意我看那个洞,他脸色有点发白的道:"你看这个洞,是人用手挖的,你看这指甲印,还有这纹理走势,是从里面往外面挖的,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我一看其实也看明白了,但是我还是有点不愿意相信,嘴硬道:"注意身份,你可是个共产党员,是唯物主义者!"

陈青山摆了摆手道:"可拉倒了吧你,傻子当年诈尸的时候你还小,我可是亲眼见的。"

我苦笑了一下没说话,心道我要是告诉你我的经历,我能吓死你!

 

 

第八章傻子回来了

我们最后也只是把傻子的坟给重新填上,而陈青山则去托朋友去找一个法师过来做法,说来很扯淡,傻子就算是不能算是陈石头的XF,怎么也是大奎他们三兄弟的母亲,傻子坟不管是被刨还是"傻子从里面自己出来",他们家人起码得到场吧?结果这家人没有一个人出来看一眼的,用村民们的话来说,这三兄弟正沉迷在那姑娘的温柔乡里呢,都恨不得死在床上,谁舍得出来看?

傻子的事情,我不想参与过多,毕竟有小时候的经历在那里,所以在陈青山他们忙碌的时候,我就悄悄的一个人回了村委会。刚走到门口,远远的就看到韩雪一个人站在村委会的门口。

我以为她又来催促那个姑娘的事情,就走了过去道:"今天没课?那事情暂时还没进展,正准备弄呢,你看,这又出新情况了。"

韩雪抬头看着我,脸有点发白的道:"是不是傻子从坟里跑出来了?"

我点了点头道:"这你都听说了,可不是嘛,不过到底是从坟里跑出来的还是被挖了坟,这目前还不能确定。"

我看韩雪的脸有些发白,就继续问道:"你怎么了?不舒服?用不用去看看?"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今天的韩雪有点奇怪,略微有点失魂落魄的样子,我以为她是身体不舒服,就把她请进了屋子里倒了一杯水,继续问道:"你别逞强,不舒服就去看医生,别是村里的大夫,治个头疼脑热的还是没问题的。"

韩雪捧着杯子,抬头看着我,那一双本身就大的眼睛在热气之下显的朦胧迷离,她问道:"叶子,傻子的情况我听学生们说过,所以不会有盗墓贼去挖傻子的坟,就算是那三兄弟结仇,村里人也绝对不会做出挖傻子坟的事情的,所以傻子一定是自己出来的,对不对?"

我心里其实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害怕傻子害怕,没敢正视她的眼睛说道:"你别想太多,什么社会了,刚我还说村长来着,你们俩啊,一个是党的干部,一个是人民教师,怎么能相信这种迷信的东西呢?"

韩雪放下水杯,脸色有点难看的看着我道:"叶继欢,你给我说实话。"

我看了看她,有点莫名其妙的问道:"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韩雪抬头看着我,脸色依旧难看,但是渐渐的,她的眼睛里面笼罩了一层水色,这显然是要哭了,我赶集道:"你到底咋了,说嘛!"

"傻子一定是自己出来的,昨天晚上站在我窗口的那个人影,肯定是她。"韩雪轻声的说道。

"胡说八道。"我心里猛然的震了一下,但是还是轻轻的敲了一下她的脑袋道。

"昨晚我就猜是她,今天她的坟出现这样的情况,更证实了这一点,叶子,我没跟你开玩笑,你看我说话像是跟你胡闹吗?"韩雪眼睛水汪汪的瞪着我道,我知道我要是再胡扯下去,她肯定就哭了出来,而且我也知道,韩雪平日里是很活泼,但是她绝对不会拿这件事来开玩笑。

我叹了口气坐了下来道:"我刚那么说是担心你一个人害怕,其实我相信你,说说看,是怎么回事。"

"我床头挂了一个风铃,昨天半夜忽然哗啦啦的响,我醒过来以为是起风了,窗户也没关,可是就在我打开灯的那一瞬间,我看到窗户外面有一张女人的脸,头发很长,脸很白很白,跟在水里泡了许久一样的白。"韩雪说着说着就浑身颤抖,不知不觉的她抓住了我的胳膊,抓的我生疼。

她这么一说,我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冷静,我说道:"之后呢?"

"她对我笑了一下,就走了。"韩雪终于抽泣了出来。

韩雪的这句话,瞬间让我头皮发麻,因为我想到了在小时候的河里,傻子临死的时候对我笑的那一下,那一下,让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那带着笑容的脸。

我摸出烟点了一根,我也有点轻微的发抖,因为拿着打火机的手都在颤动,我对韩雪说道:"别害怕,傻子不是恶人,是个可怜的女人,她不会害人的,人有好人坏人,鬼也有好鬼坏鬼。"

--这一句话,是安慰韩雪,也是在安慰我自己。

"可是她为什么会来找我呢?她就算是回来,也是去找陈石头他们家人才对吧?我想了一夜,是不是因为我让你救那个姑娘,所以她才会来找我的?"韩雪看着我道,那一张梨花带雨的脸,让我心疼的想把她拥进怀里。

"不可能,傻子就是被这么糟蹋的,她就算是因为这件事来的,也不会是恐吓你,也有可能是感谢你的正义感,当年村子里要是有一个人跟你一样有正义感,傻子也不会那么惨。"我拍了拍韩雪。

我安慰了韩雪许久,也就是这个姑娘一直都很坚强,就她描述的场景,要换成我都吓的够呛,更别说是一个小丫头了,最后,我站了起来道:"别担心了,村子里人都知道傻子有怨气,三爷爷跟村长都害怕傻子这次出来再惹出什么麻烦,村长已经去找法师了,一出来做法,什么都烟消云散了。"

我这么说之后,刚才还吓的一脸泪花的韩雪站了起来抓住我的胳膊说道:"去找法师了?不是会把傻子灰飞烟灭吧?"

"怎么?心疼?"我笑看着她道。

"不要,傻子那么可怜,再灰飞烟灭了,你们是不是人!"韩雪抹了一下眼泪,脸上跟小花猫一样的瞪着我道。

"可是她昨天可是吓到我们美丽可爱的韩老师了,活该!"我道。

韩雪一下子拧在了我的胳膊上,拧的我生疼,她叫道:"那也不行,不许你们这么对她!"

"行行行,我这就去找村长,让他跟法师说一说,只要傻子回坟里安分守己,就不对付她,可以放开了吗姑奶奶?"我求饶道,这丫头拧的可是真疼!

韩雪放开了我,看着我道:"所以那个姑娘一定要赶紧救,就算傻子真的是回来恐吓我的也得救,不然她就是第二个傻子!我理解你们村子里的工作,但是你要记住,你耽误的每一天,都是那个姑娘在陈石头家的煎熬,你要想想,万一那个姑娘是我呢?"

--安慰了一会韩雪,她就继续回了学校,她今天还有课,上午是因为情绪实在是不稳定所以才让学生们暂时先上自习。

韩雪走后,我一个人在这间屋子里,我这么大一个大老爷们儿,吓的不敢在屋子里待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也感觉屋子里略有点冷,我一根一根的抽烟,小时候的场景再一次的在我脑子里一幕幕的飘过。

我掐灭了烟出了门,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就这么漫无目的的闲逛,最终我却发现我到了三里屯我大哥的门前,他在院子里喝茶,正看着在门口发呆的我。

"我来了多久了?"我挠头不好意思的看着我大哥道,一边说一边走进了门。

"半个小时了,就站在门口,一直在发呆。"大哥用镊子夹了一杯茶递了过来。

我端起茶直接喝了,却发现茶水滚烫,一下子都给吐了出来,大哥递给我几张纸巾,道:"说吧,遇到什么事了。"

我看着大哥,我能在那种迷糊的状态下来到大哥这里,看来我在心里其实是很相信他能帮我解决这件事情的,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大哥在我心里不仅是个可以以一打一群的侠客,还是一个拥有神秘能力的人,八字定生死,淡定出鬼窟都说明了这一点。

我放下辈子,对他说了说这事,既然是对自己的大哥,我干脆连我小时候的事情也一并说了。

说完,我看着大哥,却发现他一脸平静的看着我,他的一脸平静让我信心大增,只有胸有成竹的人才有可能这么淡定呢不是?

"喜欢那个女老师?"大哥却对我问了一句这个。

"这个重要吗?"我不好意思的道。

大哥站了起来道:"你稍等一下。"

说完,他就回了屋,我看到他上了他阁楼的二楼,大哥的二楼,现在也是一个神秘点,更是村民们前段时间津津乐道的事情,因为大哥在定生死的时候,总会拿着那写着生辰八字的红纸上楼,下楼之后就会知道落水之人的生死,加上大哥可以进出十二道鬼窟,所以大家就推测了一个故事出来。

那就是大哥的二楼,供奉着水鬼或者是河神,是河神给他定的只能一年进出三次,一次只收十万的规矩,不然大哥怎么会那么死板的坚守规矩不动?而那八字定生死,则是大哥去问水鬼,若是那人的命已经被水鬼给收了,大哥就不救,如果水鬼没收,大哥才去救人。

这个故事虽然是推测出来的,但是感觉挺像那么一回事,反正大哥阁楼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连我这个做弟弟的都不知道,但是我推测,肯定跟帮他搬家那天那个黑箱子有关。

所以我就想,现在大哥让我稍等自己去上楼,莫不成也是求水鬼来解决这个问题?

过了一会儿,大哥走了出来,他脸上的表情有点古怪,我心一沉,跟大哥相认的这么长时间以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大哥改变他那古井无波的表情,难不成这事难办?

"怎么了大哥?"我问道。

"这事已经有人管了,我插不了手。"大哥说道。

"什么意思?"我问道,问完我就想明白了,大哥的意思是已经有高人在管这件事了?

 

 

第九章道长捉鬼

就在这个时候,我手机忽然响了,是陈青山的来电,我接过电话之后问他什么事儿,他说让我回来一趟看热闹,我说看啥热闹,他说是高人已经请来了,正在傻子坟前开坛呢,接下来就是做法。

因为我开的免提,大哥也能听到电话里陈青山说的什么,我就指着电话问道:"这你都算出来了?你说的高人就是他吧?"

大哥往后面一仰,整个人陷进了沙发里,他用一种很古怪的眼神看着我,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是不是他,反正已经有人管了这个事情。"

我还想问问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比如说当年王老太临死前说的那一句我判错了案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却不愿意说太多,依照他的脾气,他不想说的东西我肯定是很难问出来,加上我也想回去看一看高人做法,毕竟大哥刚说完有人已经管了,赵青山就找来了管这事情的法师,能被大哥算出来并且说是高人的人,应该是有点本事的。

我赶回伏地沟的时候,村头那边已经围了很多人,法师在那边开的祭坛,黄色的绸布蒙着桌子,绸布之上画着太极阴阳,在太极图两侧,写了类似对联一样的文字:

上联:展太极图,不外九宫与八卦

下联:施大法力,能教一炁化三清

赵青山和众人在那边忙碌着,而有一个身穿皂角道袍的道人正拿着罗盘在傻子周围指指点点,我看了看人群中,就算到了这个时候,陈石头一家人依旧是没有现身,我走了过去,把陈青山拉到了一边道:"村长,你请这个道士来,不会是要把傻子给灰飞烟灭吧?"

"既然是捉鬼降妖,估计是吧。"陈青山说道。

"傻子怎么说也是可怜人,要是这样也怪不好意思的,你看能不能跟法师商量一下,能超度就超度了,只要她不出来找麻烦就算了,成不?"我说道,这是我对韩雪的承诺。

陈青山看了我一眼,纳闷儿的道:"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菩萨心肠了?"

"你忘了傻子死的时候我是目击证人了?总感觉这女人也是挺可怜的,就算是造孽,也是陈石头一家造孽,傻子就算出来闹,也没做什么坏事不是?就当给我个面子了,成不?"我递了一支烟道。

"你小子今天阴阳怪气的。"陈青山接过烟,他虽然这么说,倒是也没再继续说什么,而是去找法师商量这事,过了一会儿他走了过来道:"妥了,法师说了,会送傻子去轮回投胎,不把她打的魂飞魄散。"

"谢村长。"我笑道。

陈青山没说话,他叼着烟眯着眼看着法师道:"但愿这法师真能把这件事给办了,在这节骨眼上傻子出来闹,不是什么好兆头,说心里话,当年傻子逢七就诈尸出来我是亲眼见的,现在再管陈石头家的事,我心里多少有点怯的慌,但是又不能不管,那姑娘可是水深火热着呢。"

"哎呦,不是一直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就因为那个被拐卖来的姑娘漂亮?"我笑着调侃他道。

"滚蛋,那姑娘一看就是个孩子,见了面之后,我总能想起自家姑娘来,人啊,不能这么自私,我就想,万一是我家丫头被人拐走了,我还不急疯了?"陈青山叹了口气道。

就在这时候,那法师已经点亮了桌子上的蜡烛,手拿桃木剑开始做法,他舞动着桃木剑,虎虎生风,加上那身打扮,还真的有点电视上林正英捉鬼降妖法师的派头,我就问陈青山道:"这法师哪里找来的?"

"市里太极观的道长,听说法力高深,真他娘的贵,就出来这一次都三千块,早知道做道士这么赚钱,当年我还学什么武术?"陈青山笑道。

我们在聊天,那道士还在拿着桃木剑挥舞,在挥舞了一番之后,他放下桃木剑,左手拿出一铜铃摇晃,铜铃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而他的右手则抓出一把黄符抛在空中,他伸出两指对着傻子的坟念道:"人走人道,鬼走鬼道,既已离世,何不入阴轮回?今太极观兴炀道长在此替天行道,念你生前可怜,死后也并未为恶一方,你若此时现身,本道自可念经超度,助你轮回!若是执迷不悟,三清祖师在上,定然要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轮回!"

道士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指着傻子坟,围观的人也都默不作声的看着,就在此时,大家忽然发出一阵惊呼之声,很多人都步步后退,陈青山掐灭了烟头道:"看来是真有本事的人,走,过去看看。"

我俩走了过去,这才发现大家都惊呼什么,原来在道士手指的方向,傻子的坟上忽然有悉悉索索之声,过了一会,竟然有一条大蛇破土而出!这是一条大青蛇,有一米多长,足有小孩的手臂一样粗细,在坟中破图而出之后,吐着信子,那墨绿色的眼睛格外的让人感觉到冰冷。

那蛇在破土而出之后,道士指着它道:"妖孽,还不速速过来!"

说完,那蛇竟然真的游动着身子,朝着道士的方向游了过去,那道士俯下身子伸出手,在众人的一片惊呼之声中,那蛇顺着道士的手往上游,竟然不咬道人,不一会,那蛇盘在了道士的手臂上,而道士的一只手抓住那条蛇的蛇头,另一只手在蛇头上轻轻的抚摸,那蛇却极其的温顺,并不咬人。

"无量天尊,念你有心悔改,本道带你回到观中,请众师兄弟为你念经超度,保你来世投到一个好人家。"道士说完,拿出一个黄色的袋子,把蛇装进去之后,对众人拱手道:"乡亲们,此蛇乃是恶鬼所化,如今已经束手就擒,待贫道回去超度即可,大家不用再担心。"

现场瞬间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称呼神仙之声也是不绝于耳,陈青山走了过去招呼道长想让道长在这边吃个晚饭,道长却道:"观中事务繁忙,就不在此多留了,村长早些把车马费安置一下,我等也好早点回去。"

陈青山笑道:"这个早已经准备好了,您点点?"说完,他递了一个信封过去,那道人轻轻一捏,对陈青山施礼道:"钱财乃身外之物,多有如何,少又何妨?"

"自然是少不得。"陈青山笑道。

道士一行人来了三个,很快就收拾了东西上了一辆金杯车离开,村民们大多都还沉寂在那道士捉鬼的过程中,只感觉非常的神奇,甚至都有人商量着改日去这太极观中烧香了。这边的事情得以解决,我心里其实也安定了不少,毕竟傻子是我这么多年以来的梦魇。

之后在陈青山的主持下,村里干部在村委会开了一个小会,主要是说这三千块钱怎么走账的问题,后来就开成了招待用账,大家也都没意见,本来这钱是肯定要陈石头家来出的,问题是这家人照面都不照面,就算是照面了,就他家的情况也拿不出钱来,事情这么定之后,我走出了村委会,天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

刚才在围观的人群中并没有见到韩雪,我就想去告诉她说这事已经解决了,也好让她心里踏实,但是转念一想,这个点估计她早已经睡了,就给她发了个信息说事情已经被法师解决了,谁知道她回信息很快,信息就几个字:"我在你家里。"

我吓了一跳,赶紧往家里走,之所以会吓一跳完全是因为我妈,我感觉我心里挺喜欢韩雪我已经隐藏的很深了,但是我妈却很早一眼就看了出来,所以对韩雪那是一直当成未来EX妇儿一样的热情,这让我非常的尴尬。

我回了家之后,我妈跟韩雪正坐在一起拉家常,我尴尬的挠着头道:"你怎么来了?"

韩雪扭头一脸得意的对我说道:"我为什么不能来,怕我吃你家的饭啊?"

我妈也是看着我道:"你这孩子怎么说的话,去吧,桌子上有饭菜,自己吃去。"

我吃着饭,看着我妈拉着韩雪的手不停的嘘寒问暖,一直在说我小时候的事情,说的我一身的鸡皮疙瘩,生怕韩雪看出点什么出来。

等我吃完之后,走到她们俩身边道:"你还不回去,晚上准备住这?"

我妈瞪了我一眼道:"你这死孩子,怎么对雪儿说话的!"

韩雪站了起来,道:"阿姨,我也该回去了,今天的菜真好吃。改天我再来找您聊天。"

我妈眼睛笑的都眯起来了,她道:"好好,什么时候来跟叶子说一声,我还给你做好吃的。"

韩雪点了点头,之后就一脸笑的看着我,看的我有点心里发慌,道:"又咋了?"

"你不送送我吗?"韩雪眨着眼睛,一脸天真无邪的道。

我妈踢了我一脚,道:"愣着干啥啊,还不快去送送雪儿!"

--倒不是我今天咋了,只是我不想让我妈表现的太过热情让韩雪看出点什么,平日里我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所以相处的感觉很好,我生怕有些事情暴漏之后,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出了我家院子之后,我对韩雪说道:"村长找了道士来了,是个得道高人,已经把傻子变成蛇给带走了,你不用害怕了。傻子也没有灰飞烟灭,你更不需要担心了。"

"打住打住,不准跟我说这个话题了!"韩雪道。

我点了点头,笑道:"看你那小胆子。"

刚我妈的表现估计是过头让韩雪看出什么来了,我发现她脸上的表情在出了我家之后就变的有点尴尬,我们俩一路无话,就这么走到了学校门口,学校虽然学生不多,但是校园还是蛮大的,看着略为有点空旷,说实话,一个姑娘一个人住在里面,的确是有点慎人。

"要不你去我家,别误会,是跟我妈睡一起。"我道。

韩雪摇了摇头道:"不了,你不是说了,事情已经搞定了,回去吧。"

说完,韩雪潇洒的对我挥了挥手,转身进了学校。

我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看着她打开了她住的那间屋子的灯,转身就往回走。

我刚到家门口,就接到了韩雪的短信:我害怕。

 

阴阳跨界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阴阳跨界人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阴阳跨界人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