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医流高手同名小说医道至圣免费阅读&(陈天)

2019-06-21 12:57:30来源:QR作者:骑士神经

医流高手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骑士神经原创小说医流高手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医流高手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美女,你有病。”“你才有病呢,混蛋,给我滚!”“美女,你真的有病!”陈天面前,一个高挑清秀的美女傲娇转身。然后,倒在了陈天怀里。“嘿嘿,不听帅哥言,吃亏在眼前。”四下没人,也不知道美女住在那里,还是抱回家里慢慢治疗吧!陈天大义凛然的做出了决定!

医流高手同名小说医道至圣免费阅读&(陈天)

医流高手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香车美女

京都火车站,陈天随着人流走出站台,目光望向前方,寻找前来迎接自己的人。

陈天心情不是很好,做为神医门第五代传人,他已经将炎黄针法练到了第四针,古武炎黄功更是达到了五重天的境界,本来修为到了这程度,他可以出师去寻找自己失踪父母的消息了。

哪成想,被老家伙一顿软磨硬泡外加各种诱惑后,稀里糊涂的就应下了一个差事……到京都保护他一个老友的孙女!

还好,京都本来也是父母失踪最后所呆的地点,如果换是其它地方,他绝对不会同意这差事,他自认自己的职业是医生,可不是保镖或保姆!

“咦?美女!还是个极品御姐型,不错,不错!”

原本有些无精打采的陈天,在发现一名举着接站牌的女子后,精神一震快步走了过去。

赵清雪静静的举着接站牌,二十四五的年纪一米六五的身高,棕栗色的波浪长发下是一张标准的瓜子脸,秀眉杏目唇红齿白,配上一身职业OL绝对是御姐中的极品,在她周围可以清晰的听到附近那些男人吞咽口水的声音。

“美女在等陈天?我就是陈天!”

陈天来到赵清雪的面前,露出一副自认迷人的微笑开口道。

“你是陈天?”

赵清雪的声音柔和中带着丝丝怀疑,原本她的目光都落在那些身材壮实的壮年身上,毕竟她知道老董事请人来是为保护元萱萱的,眼前这和她想象中相差太远了。

陈天二十一岁,一米七五的身高,身型略瘦,一头乌黑碎发,容貌偏向于普通,勉强算的上清秀,配上一身六十年代才能见到的粗衣布鞋和那个褪色的帆布背包,怎么看都像是乡下来城内的务工人员。

这样的人会是一个保镖?而且还是集团老董事千叮万嘱招待好的人?

“对,我就是陈天,你应该是云老头派来接我的吧?”陈天保持着微笑,面对这样一个极品御姐,陈天对老家伙的怨气直接消散了大半。

“云老头??”赵清雪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难道云老头不是老头?我家那老家伙八十几了,他的朋友再小也应该是个老头才对,而且都有孙女了……”陈天也是一脸疑惑的样子。

“不好意思陈先生,刚才失礼了,我叫赵清雪,是来接您的!您说的云老就是我们集团的老董事!”

赵清雪此时算是彻底明白了,虽然陈天对老人的称呼上让她有些难以接受,但她知道眼前着人确实是自己要接的陈天。

“哈哈,没错就好,美女也别客气,叫我陈天就好了,云老头和她孙女呢?”

“老董事一直在国外疗养,萱萱要明天才能回来,老董事安排我来安顿您的住所。”

“这样啊,那真是麻烦清雪姐了!”陈天点了点头,也不征求美女的意见,直接将称呼叫的异常亲近,心里嘀咕着;先叫姐再叫妹,叫来叫去就可以叫媳妇儿了!

“没有什么麻烦的,这是我的自责,陈先生跟我来吧,我带您去住地。”

赵清雪可不了解陈天那点小龌蹉心里,心里多少有些不喜陈天的样子,说话间直接转身像停车场走去。

赵清雪的座驾是一辆银白色宝马3系,算不得多高档,但对于多数时间呆在山村苦修的陈天来说,这已经算是豪车了。

“真香!满车都是清雪姐的体香,我现在才真正明白什么叫香车美人!”

陈天将背包扔到后座后,坐到副驾驶使劲的抽着鼻子,然后一脸迷醉之色的对着赵清雪道。

赵清雪再次微微皱眉,没有搭话。

陈天本来想多和美女加深一些认识,可说了几句,赵清雪都很清淡的回应或者无视,让陈天微微无趣,最后也干脆不再说话,反正以后交往的机会应该不少。

青山别墅,在京都边缘地带,依山而建环境优美无比,当然任何一栋别墅的价值也都是天文数字。

宝马车在半小时后进入别墅区,停在一栋三层别墅门外。

“这房子盖的真挺漂亮,我就住这吗?”

别墅内装修的很有档次,奢华却不显庸俗,一楼一个大大的客厅,两间佣人房,还有厨房餐厅,格局设计的十分人性化,二楼各有几间卧室、书房,甚至还有个小小的健身房。

“是的,这里本来就是给萱萱准备的,她这次回国会在京都大学读书,以后您和萱萱住这里……我也会搬过来!”

“京都大学?”陈天神色一变瞬间恢复,然后一脸兴奋道;“清雪姐也住进来?实在太好了!”

“我和萱萱住三楼,二楼有四间卧室,你自己随便选一间休息吧,……公司里还有事,我要回去处理一下,晚一点来接你出去吃饭,可以吗?”

赵清雪看着陈天那兴奋模样,心里越发有种尽量远离陈天的感觉,至少不能和这男人有更多的单独相处机会,否则会有些危险。

“这样啊……那清雪姐去忙吧,我等下自己出去转转,晚饭我可以自己解决。”

“好的,这是我电话,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赵清雪留下一张名片给陈天,然后就匆忙离开别墅,连陈天的电话号码都没要。

看着赵清雪离开,陈天脸上的嬉笑表情收敛起来,左右扫视了一下别墅大厅,拎起包上了二楼。

片刻后,陈天走出别墅区,在路边等了足足十几分钟才拦到一辆出租车。

“师傅,到京都大学。”

陈天报出目的地后就闭上眼,脑中想着如何混进大学,打听父母的消息。

 

 

第二章 不懂就少放屁

京都大学在华夏绝对算是高等学府,尤其京大的中医系,在华夏绝对实力最强。

陈天的父母就是京大中医系出身,后来在中意领域有了不菲的成就,夫妻俩后来在京大钻研进修,可就在夫妻俩出版了一本医学著作后,竟然神秘失踪。

当年陈天才几岁,被如今的师傅带到深山苦修了十八年,对父母的消息所知很少。

“小兄弟京大到了,五十一元!”

陈天走神时,出租司机的声音将他唤醒。

付了车资,陈天下车后径直向京大门内走去。

“喂喂,干什么的?学生证或者工作证出示一下。”

一名三十几岁的保安拦住陈天,学校还有一周才开学,虽然校内有一些学生教师在,但陈天国语面生,形象也有些让他怀疑。

“我进去找人。”

“找谁?登记一下,我帮你联系,联系上了你才能进!”保安大哥很是尽责道。

“我就知道他姓张,是个老头,是这里的校长。”

“姓张的老头?校长??……小子,你就算忽悠人也打打草稿,京大的三个校长没有一个姓张的。”保安一脸的鄙视道。

“我擦,张老头应该不会忽悠我才对,难道十年不见,老张头挂了?”

陈天一脸郁闷,在他十岁时,姓张的老头曾经去拜访过他的师傅,也是那时候他才知道了父母的一些具体消息,记得当时说的就是京大的校长啊。

陈天也没在和保安纠缠,反正京大他是要混进去的,不过也不急于一时。

离开京大,陈天没有目的性的闲逛,最后发现很多人都不时的投给他一种异样目光。

“老家伙说的真对,外面的人都喜欢以貌取人,看来想要博得美女的青睐,至少这身行头要换一下了!”

陈天在发现几个美女看他的目光带着一丝不屑时,终于有些火了,询问了一下,想附近的商业区走去。

丽华商场,名字有些俗,但却是一家高档购物场所,陈天虽然出身山沟,但金钱却也不缺,直接踏着电梯奔向三楼的男装区。

就在陈天踏上三楼时,就被前方一群人堵住了去路。

倒不是这些人故意找辰天的麻烦,而是一大群人围聚在一处,不知道在看着什么热闹。

陈天绕开几步,透过人群缝隙看到了里面的场景。

人群中,一名唐装老者仰卧在地,在老者身旁正有一名四十左右岁的中年男子忙碌着,不断的掐人中,又在身上一些部位推拿忙碌着。

陈天仅仅扫视了两眼,眉头就是一皱,犹豫了一下后脚步移动,三两下就挤开人群走了进去。

“喂,你这是在救人还是在杀人?”

陈天挤进人群内围,本来只是想不动声色的提醒一下那中年,可突然看到那中年竟然取出一枚银针,准备刺入老者的仁中穴,他也顾不得低调,连忙开口喊道。

王仁达是京都第一医院的一名主任医生,在一定的圈子内名望不小,本人也很享受自己如今的身份地位,尤其他对自己的医术向来自负,突然有人说他救人实在杀人,心情可想而知。

“哪来的野小子,你说我是在救人还是在杀人?”王仁达脸色阴沉,如果不是估计这自己的形象,他早就破口大骂了。

“你问我?那我就说你是在杀人,你应该也是医生吧?你对一个中风病人这么折腾,不是在杀人是在做什么?”

陈天常年修炼炎黄诀,感知上不知道比常人强出多少倍,在王仁达开口的瞬间,他就感觉到了这人眼中闪过的阴森,这人心术不正!

本来陈天还为自己开始的话微微有些歉意,现在彻底没有了顾及,说话中也带着一丝鄙视。

“中风?你这野小子胡说什么,这病人牙关紧闭,两手握固,肢体强痉,这明显就是癫痫病的症状,我看你才是想杀人,滚远一点!”

王仁达开始可是对外宣称过老人是癫痫发作,如今被陈天说成中风,这岂不是当场驳了他的诊断,如果认了,那自己岂不是错诊了?

“癫痫?哼,庸医害人,一点不假!你单凭这三点就认为是癫痫?那病人面红身热,脉滑如滚珠又怎么解释?””

“你…你才是庸医……你连脉都没诊过,怎么知道他脉象?”

“说了你这庸医也不能懂,你让开,我要救人……其实你该谢谢我,我这也是再救你!”陈天上前一步,毫不客气的一伸手就将王仁达拨开,然后俯下身准备救人。

“你……你,好,很好,我到是要看看你怎么救人,大家都看着呢,出了事看你怎么办!”王仁达的怒火已经快要压抑不住,身体颤抖不已。

陈天懒得再去理会王仁达,先是让围观的人让开一些保持空气通畅,随后左手在右手腕的一个皮质护腕上一抹,三枚银针就被他捏咋手中,没有丝毫的停顿,手一挥,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三枚银针已经分别刺在老者的眉心和两侧的太阳穴。

“好快的手法,只是……这三处穴位似乎有些不对啊?”

围观人群中,还是有着呢一两个略通中医穴位的存在,在看到陈天的手法后惊叹不以,可陈天针灸的穴位却让他皱眉不已。

“哼,装神弄鬼,除了眉心的穴位准确了,其它的两针完全是乱来,那里根本没有穴位!”王仁达在一旁也哼了一声,眼中带着恼怒和幸灾乐祸。

“不懂就少放屁!”

陈天三针施完,抽空回了王仁达一句,然后就再次无视王仁达的怒火,伸手弹琴般的在眉心处的银针上弹动。

 

 

第三章 元萱萱归来

随着陈天手指每一次弹动,一丝一丝的炎黄内气都会顺着银针渗入老者的体内,快速缓解这老者的症状。

三分钟之后,陈天停下动作,手一挥,老者头上的银针在一群人的注视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去,先不说这哥们儿的医术对错好坏,就他这一手,当个魔术师绝对不比那什么大师差啊!……快看,老人的脸色在恢复!”

也就在银针被收起的一瞬间,原本脸色赤红的老者,肤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短短几秒之后,一生轻哼从老者鼻间发出,双眼颤动缓缓睁开。

老人一醒,围观人群彻底沸腾起来,眼见为实,无论如何老人是在陈天手中被救醒,那也就说明了陈天的一切都是正确的。

“老先生,您感觉怎么样,救护车马上就到了,多亏了这位小兄弟啊!”

一名中年肥胖男子这时靠近老者,蹲下身一脸的关切,他是商场经理,开始时只是叫了救护车,可不敢上前接触老人。

“咳咳,我没事了,……小伙子谢谢你救了我这身老骨头!”

老人看了一眼商场经理,然后将目光看向陈天。

这老者气度不凡,即使此时还有些虚弱,但从那那双眼睛睁开后依旧让人感觉到了一丝不凡的气势。

“老人家不用客气,我是医生遇上这事怎么能不管,你回去注意些饮食,修养一两天就会彻底康复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陈天淡淡一笑,说完就准备转身离开。

至于王仁达,此时已经被人群无视,就算有个别人注意他,目光中冶带着丝丝不屑和鄙视,这让他的脸色青红交加,心中对陈天的嫉恨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小兄弟等等,也许你只是举手之劳,但对我却实实在在的救命之恩,老朽平时开了一间小茶楼,这是一张会员卡,还有这枚手串,留给小兄弟当个纪念。”

老人见陈天如此就要离开,连忙在商场经理的搀扶下起身,从衣兜内取出一张淡蓝色的卡片,同时也将手腕上的一串手珠摘下递给陈天。

“这……好吧,我收下了,有时间会去你的茶楼喝茶,再见!”

陈天看着卡片和那串碧绿如翠的手链,感觉这手串颜色太过纯粹像玻璃珠子一般,也没认为有多贵重,当是个纪念收也就收了……即使这手串十分名贵,陈天其实也不会推辞,他压根就不是什么清高之人。

陈天接过卡片和手串后,简单的又和老人说了两句,婉拒了老人的邀请,直接分开人群离开商场。

“混蛋,该死的家伙!让老子丢了这么大的脸,还抢了本该是老子的好处,最好别让我再遇到你!!”

已经混迹在人群外围王仁达看着陈天离去的背影,表情狰狞的嘀咕着,别人也许没在意到老人的那张卡片,都以为是张打折卡之类的,但王仁达却一眼就看出了卡片的价值,让他对陈天的嫉恨再次升级。

“擦,衣服忘买了!”

出了商场,陈天才想起自己的衣服忘了买,有心转回去,想想还是算了,反正外面也有不少服装店。

搜寻了一下,最后陈天进了一家运动品牌店,片刻穿着一身灰色运动装走了出来。

“城里的东西真够贵的,一身衣服和鞋子要两千块!”

陈天不在意钱,但还是感觉城里的东西有些贵了,在他生活的那里,到镇上买身衣服从来不会超过百块。

不过一分钱一分货,换了一身衣服的陈天和开始形象相差巨大,虽然帅气不足,但此时好歹不会再招人鄙视了。

闲逛了一个多小时,在购买了一些生活所需物品后,陈天招来一辆出租车返回别墅。

时间到了傍晚六点左右,陈天本来等着赵清雪会爱带他去吃饭,结果人没等来,只等来别墅内的电话想起,赵清雪一阵歉意,告诉陈天,因为公司有重要事情要办,他今晚要出外地,要明天午后才能归来,让陈天厨房有些食材自己解决一下吃饭问题。

“这御姐对我印象不太好啊!看来有些事真的不能太急了!”

陈天放下电话,嘴角微微一撇挂起一丝无奈,他能感觉到赵清雪虽然对他客气,但那也完全是一种公式话的礼貌,一点没有个人情感在里面。

“反正以后机会多的事,早晚这御姐会发现自己的内涵,慢慢来更有乐趣!”

陈天自我安慰了一番,然后到厨房一阵折腾,将自己的肚子填饱。

夜晚对于陈天来说是宝贵的,他的炎黄诀已经卡在第五层两年,使得他的炎黄九针也无法突破,这让他在晚间不愿浪费一丝时间。

陈天这一修炼就是正正一晚,一直到清晨十分,楼下房门发出的一道细微的响声才将他惊醒。

“不可能是赵清雪姐来了,难道进贼了?”

陈天脸上闪过一丝兴奋,日子太枯燥,如果有个小贼进来,倒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牵无声息的,陈天将房门微微拉开一道缝隙,目光注视着二楼的楼梯口,他也不想直接武力制服对方,那样乐趣就少了很多。

咚咚咚……

一阵略显沉重的脚步顺着楼梯向上走来。

“这贼也太不专业了吧,都不知道轻声一点?”陈天听着脚步声眉头微微一皱,对这小偷的职业能力提出了一丝质疑。

“嗯?女贼?还这么年轻……我去,该不会是元老头的孙女吧?不是说要后天才回吗?”

当陈天看到楼梯口出现一道拉着行李箱的女孩身影后,很快兴趣消散无影,只要不傻都不会认为这女孩是个小偷。

女孩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身淡粉色运动装,长的很是漂亮,皮肤白皙如玉,薄薄的双唇如花般般娇嫩,微微翘起一丝弧度,显示着着女孩心情不是很好,带着一丝小脑怒,神情中冶透露了一丝可爱的娇蛮。

陈天喜欢御姐类型的女人,但这种清新小美女自然也不讨厌,刚想推门出去和女孩认识一下,结果女孩嘴里嘀咕的一句话,让他的动作停顿下来。

“哼,臭爷爷,人家回国读书就是想自由自在,结果还要给人家安排什么保镖,无论如何这次也不行,本小姐这次一定个那保镖个下马威将他要压制,至少不能让他总是跟着自己!实在不行就搞残他!哼哼看谁还敢干涉本小姐的自由!”

元萱萱元气很大,在国外读书就是前呼后拥的,让她感受不到一丝自由,这次好不容易争取回国读大学,结果知道了元老又给她安排了保镖,这下萱萱小姐真的火了,背着爷爷提前两天赶了回来,目的就是要和赵清雪商量一下,在保镖来了之后怎么将这保镖赶走。

 

 

第四章 谁听谁的

“下马威?搞残?”

陈天听着女孩的嘀咕声,额头微微发黑,身子一个没控制碰触了一下房门。

“谁?清雪姐吗?”

女孩的感觉也很敏锐,陈天的不小心直接被发现。

“是我!”

陈天件被发现,也就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的别墅里?”萱萱精美的小脸上满是戒备,身体也向后退了两步。

“我?就是你要给下马威甚至搞残的那个臭保镖!”陈天一撇嘴道。

“是你?”元萱萱的戒备消失了一部分,不过目光中换上了更多的厌恶。

“其实我很不想是我。”

“我刚才的话你也听见了,我不喜欢被人天天跟着,识趣的自己离开,不能和我爷爷说,你该得多少报酬我都可以给你!”元萱萱眼珠转动直接道。

“你不喜欢?你以为小爷我喜欢来啊?还有一点我得纠正你一下,我来时你爷爷已经说好了,这栋别墅归我了,所以……这里我是主人,你只不过是被寄托在这里的而已!”

“什么?别墅给你了?这不可能,你一个保镖而已,你知道这别墅值多少钱吗?两个亿!我爷爷没疯没傻怎么可能给你?”萱萱瞪大眼睛一脸不信和鄙视。

“信不信随你,就这我还不愿意来呢,以后在这里给我听话点,否则我不但要告诉你爷爷,还会把你赶出去!”陈天一脸得意,说完转身向房内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嘀咕着;“啧啧,两个亿,那天缺钱了把这卖了,估计够潇洒一辈子了!不错,不错!”

“你、你……我才不信爷爷会把别墅给你,你给本小姐等着,看谁把谁赶出去!”

元萱萱小脸气的铁青,狠狠一跺脚快步上楼,无论如何她得把这事向她爷爷问清楚。

陈天不理会元萱萱的叫嚷,回房间洗簌了一番后来到楼下,自己弄了一些早餐,吃完后就坐在客厅悠哉的看起了电视。

而元萱萱不知道是坐飞机累了在休息,一直到十点多钟也没见人影。

时间马上中午时,消失了一天多的赵清雪匆忙赶来。

“清雪姐你来了,一天不见你又漂亮了好多啊!”

见到赵清雪,陈天脸上露出笑意,似乎忘了昨晚被放鸽子的事。

“陈先生,萱萱到了?”赵清雪根本没有过多的和陈天说话,直接开口问道。

热脸贴上了某物,陈天有些无趣了,扬了扬头,懒洋洋道;“上面呢!”

赵清雪感觉到陈天态度的瞬间转变,秀眉微微一凝,也发觉自己刚才的态度可能有些伤人了,刚要说话,就被楼上传来的声音打断。

“雪姐!我想死你了!”

随着声音出现,一道粉红色身影从楼上冲了下来,狠狠的抱住了赵清雪。

此时的萱萱换上了一件粉红色小背心,配着七分紧身裤,将已经发芽成熟的身形展现的淋漓尽致,青春朝气中带着丝丝性感诱*惑。

“两年没见了我也想你啊,你这丫头怎么突然提前跑来了,要不是老董事发现你改了班机给我来电,我还以为你得明天才能到呢!”

赵清雪虽然语气微带责备,但脸上却完全是温和笑容,让一旁的陈天看的一阵嫉妒,他可是一直没看到过赵清雪对他露出丝毫真心笑意。

“我还不是想……”萱萱说到这,眼神怨恨的看了一眼陈天,随即转换话题道;“哼,雪姐,我们上楼说,这里有个讨厌的家伙!”

“嗯?萱萱,怎么回事,你和陈先生有什么误会?”赵清雪敏锐发觉萱萱对陈天的敌意有些太重了些。

“我和他可没误会可言,不知道这家伙给我爷爷灌了什么药,竟然把着别墅送给他当作佣金,而且还控制我的自由,说我一旦离开别墅,他就亲自回来,给我安排几十个保镖看着我!”萱萱越说越生气,显然她已经给元老通过话,结果对她绝对不是好消息。

“啊??”赵清雪也惊呆了,她也想不通元老爷子为什么这么在乎这个保镖。什么养的保镖能有如此身价?

陈天看着萱萱怨恨的模样,嘿嘿笑了起来,他发现这丫头越生气时,他的心情竟然出奇的好。

“雪姐,你最聪明了,像个办法把这家伙赶走呗,实在不行,我和你去你那里住也行,反正我不想让个讨厌鬼跟着!”萱萱根本不顾及陈天在旁,想到就说道。

陈天也不在意,依旧老神在在的样子,他知道这丫头不管怎么抗争,最后的结果都改变不了,老家伙和元老头费了大力气将他弄来,说明这丫头身上一定会有危险发生,岂能轻易改变。

“这……萱萱你去不去我那住都一样,老董事已经给我下了死命令,不管你做什么,都要有陈先生在附近,而我也会搬来照顾你们的生活。”

“啊?爷爷到底怎么了,怎么会这样,做什么都要他跟着,那岂不是一点私人空间都没有了?”萱萱感觉自己真的要疯了。

陈天在一旁更加得意的笑了。

萱萱看着陈天的样子,火气更大,眼睛都喀什发红湿润,咬牙切齿的瞪了一眼陈天,然后拉着赵清雪上了楼。

一个多小时后,二女从楼上挽着手走了下来,萱萱虽然还是一脸的怨怒,但至少还算平静,看向陈天时,满眼的不怀好意和狠毒,而赵清雪看向陈天时,有些歉意和担忧。

“讨厌鬼,既然你是我爷爷花大价钱请来保护我的,那你是不是应该听我的使唤?”萱萱坐到陈天对面,一副谈判的姿态。

“听你的?NO\/NO\/NO\/,你搞错了,我是来保护你的,不是来给你当保姆的,严格来说,在很多事情上你必须听我的!”陈天微微一笑摇着手道。

“什么?你……好,很好,那你可要把我保护好了,万一我有个磕碰,那可就是你的失职了,姐,我们走!”萱萱被陈天反驳的有些无言以对,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情绪再次被挑起,对着陈天吼完,拉着赵清雪向外走去。

陈天起身拍了拍屁股,不慌不忙的跟了上去,这丫头摆明了要和自己斗法,谁怕谁啊!

 

 

第五章 男人拿出你的骨气

陈天也不管元萱萱和赵清雪去什么地方,方正二女上了车,他也很自然的跟了上去,不管怎么样,差事接了,事情就要做好,万一这丫头真的出点什么问题,那自己真的没法和老家伙交代了。

“你这保镖怎么当的,还要雪姐开车,你去开车!”

萱萱见陈天像大爷一般的坐到副驾驶的位置,小脸再次露出怒容。

“开车?你确定要我开?我可没驾照,也不认识路!”陈天耸了耸肩道。

“什么?一个保镖连车都不会开?你是山沟里出来的吗?”

“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山沟里出来的!”

陈天嘿嘿一笑,有一点萱萱理解错了,他没有驾照但不代表他不会开车,虽然一直在偏僻之地生活,但也不是与世隔绝,现代化的东西,陈天可很少不会的。

“好了,还是我来开吧!”赵清雪看着萱萱被气的模样,无奈的从中调和起来。

萱萱再次怒哼一声坐到后座,她感觉自己和这讨厌鬼斗嘴十分不明智。

车子在半个小时后停到一家酒楼门前,陈天才知道这二女是准备吃饭。

“好久没吃到这家的特色水煮鱼了,都快把我想疯了!”萱萱在下车后,脸上终归于露出兴奋表情,显然这家的菜肴让着丫头很是记忆深刻。

赵清雪淡淡一笑,停好车和萱萱走进饭店,陈天自然跟在身后。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三人来到三楼一间包厢,萱萱这时表现的急不可待,抓过菜排快速点了几道菜,然后就催促服务员快些上菜。

“你怎么也坐进来了?你是保镖,我吃饭时你应该在门外守着才对,出去!”萱萱点完菜,似乎才发现陈天跟进来一般,美目一瞪有些刁蛮的叫道。

陈天撇了一眼萱萱,然后转头,彻底无视这丫头的刁难。

“你没听见我说话吗?你是保镖,优思明资格跟我们坐一起吃饭?”

“萱萱,别闹了!”赵清雪听着萱萱的话实在有些过分,忍不住轻声说了一句。

“雪姐!!我们可说好了,你要帮我才对,你怎么能说我闹呢!”萱萱不乐意了。

“唉!”赵清雪有些头疼的叹了一口气,对陈天送去一个歉意的目光。

“我是保镖没错,但是我在保护你的期间,一切吃穿住行都是要你们负担的,现在我要吃饭,如果你不喜欢和我坐一起,那就再给我开一桌我自己吃!”

“你……好,给你钱,自己出去吃,看着你我吃不下饭!”萱萱被陈天的语气气疯了,从小包中抽出十几张钞票甩给陈天。

陈天一伸手,那些散开的钞票像是被陈天的手吸引了一般,一张部落的全部到了陈天手中。

“OK,我出去吃,记得以后如果不愿意和我坐一起吃,就给我这些钱哦!”陈天拿着钱,很少痛快的起身走了出去。

“萱萱,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

看着陈天的背影走出门外,赵清雪感觉有些过分,虽然她也不太喜欢陈天,但萱萱的行为已经有了很明显的侮辱人的意思。

“过分?雪姐,你没见那家伙根本没有一丝动怒的迹象吗,也不知道是脸皮厚还是真的有度量,哼!气死我了,想看看他屈辱的表情都没看到,还浪费我一千多块钱!”

“嗯?……呵呵,看来这位陈先生确实不一般!萱萱,不是我说,你和他斗,估计你没有咱便宜的可能了!”赵清雪一愣,想想陈天的表情后她也笑了,此时她是真心感觉陈天不一般,换成其他人,面对萱萱如此明显的侮辱行为,怎么可能没有一丝怒火?

“哼,来日方长,要是不把这混蛋驯服,本小姐以后跟他姓!”

“咳咳……”赵清雪被萱萱一句狠话呛到了,这丫头真是气的不清,这话都说出来了。

陈天出来包厢,直接叫来服务员,坐进二女对面的包厢,点了四道菜一瓶酒,优哉游哉的品尝起来。

陈天的酒量绝对是恐怖的,因为老家伙说过,武者适当饮酒可以疏通血脉,所以他从小就被老家伙泡在酒缸里,一瓶酒对他来说真的只能算是润润肠胃而已。

不到半个小时,陈天酒足饭饱,走出包厢叫来服务员结账,发现萱萱二人还没吃完,也就不急着离开,敞着门等着二女出来。

哒哒哒……

就在陈天喝着水等候二女事,突然一阵急切的脚步声从走廊一端走来,很快来到陈天包厢门前,随即陈天闻到了一股独特的香气,一道让陈天眼睛一亮的女子身影走了进来。

女子一米六五左右,二十六七的年纪,身材妖娆异常,前凸后翘前的部位柔嫩、饱满,诱人探索,娇艳的俏脸,秀气的眉毛,性感迷人的红唇,这一切结合在一起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抚媚!

此女不论是样貌还是身材,都会令正常男人为之动容,如果说赵清雪是成熟的端庄,那此女就是成熟妖艳!

只是这女人急匆匆破进来干啥?

陈天很快就明白了,在女子进门后,紧跟着又有一名西装男子跟了进来,三十左右的年纪,英俊的面孔配上笔挺的西装,如果不是眼神略显阴柔,这绝对是很多女人心中的白马形象。

“媚儿,你怎么一见到我就这么急匆匆的跑开啊,难道这么久你还不了解我对你的心吗?”男子直接将陈天当成了空气,对着女子深情道。

“呵呵,张少又和妹子开玩笑了,这样可不好哦,我都说过我是有老公的了,你这样下去,我真担心被我男人知道会出些不好的事情呢!”

女子这时表情满是魅惑般的笑意,说话时故作担心的看了陈天一眼。

“你总说你有男人,可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如果有你就叫出来,如果真是这样,我张斌绝对不再纠缠你!”

“唉,其实卧室不好意思让我男人出现,因为他比我要小一些,我不是怕别人说我老牛吃嫩草吗?不过张少如此想见,那就认识一下吧……老公,你过来认识一下张少吧!”

女人说着说着,突然柔情似水般的转头,对着陈天说了一句。

“呃……这哥们儿,你想追就追,这事跟我没什么关系!”

陈天本来还乐呵呵的看这戏,突然就被女人拉来挡枪。即使这女人在漂亮,再诱惑,陈天也不愿意这样无缘无故的树敌啊,除非有好处才看考虑!

“老公,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拿出点骨气来,告诉他你是我男人!”

女人对陈天的否认丝毫没有慌张,直接表情一变,变的有些凄苦,上前直接挽住陈天的手臂露出哀求的样子。

陈天的手臂被女子蹭了几下,心里一阵涟漪泛起,侧头仔细看着女子,突然脸上露出笑容,伸手挽住女子的柳腰手还不老实的向下移动抓了一把,让女子身体狠狠僵硬了一下,眼底隐晦的闪过一丝恼怒。

“老婆啊,既然你样说,那我也就不隐瞒了,当了这么久的背后男人,也该露露脸了,免得总有一些男人打你的主意!……张少是吧?我是陈天,媚儿的男人!”陈天在女人的身上占了一下便宜后,抬头看向张斌,淡淡一笑说道。

 

医流高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医流高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医流高手小说全文

医流高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医流高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医流高手小说全文

相关文学

热门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