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望你余生尽欢颜》(霍骁慕初笛)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2019-05-22 17:59:15来源:ysg作者:岁月如歌

望你余生尽欢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经典类小说,主角霍骁慕初笛的奇事贯穿望你余生尽欢颜小说全文章节目录作者岁月如歌。望你余生尽欢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精选:“别过来,你想干嘛!”她想要逃。“动你!”“霍总,别给自己加戏好吗?”这完全不是她的剧本。某人却厚颜无耻地咬着她的耳垂,“我,只演床戏!”他,是尊贵名门,掌握世界经济命脉的帝国总裁。传闻他杀戮果断、嗜血孤傲、不近女色,可只有她才知道,他有多么的火热无耻。宠妻总裁上线,百分百甜!本文是女主调教,成长,逆袭向的,后期女主打脸啪啪啪。

《望你余生尽欢颜》(霍骁慕初笛)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望你余生尽欢颜免费试读章节

一款柔柔的重力压在了慕初笛的肩膀上,抬头一看,是姑姑。

“小笛啊,婚姻的事情不是儿戏,池南那孩子我见过,是一个好孩子。”姑姑语重心长的和慕初笛说话,慈眉善目的眼神,放着往常,慕初笛早就止不住在姑姑怀里撒娇了。

可是此刻,一种无法言喻的痛,慢慢的袭上了心头。

慕初笛不说话,咬着嘴唇。

“姑姑,现在是人家池家不要她了,也不知道是怀了哪家的野种!”

慕姗姗丝毫不让,抓着慕初笛的痛脚不放。从小到大,她就看不惯慕初笛。

“啊,小笛,姗姗说的是真的吗?”

在他们的心目中,小笛一向是一个天真浪漫,自重有家教的女孩,怎么会?

霎时间,一屋子的人,有了躁动的议论声。

慕初笛努力压住心底的怒气和忧桑,早就知道回来会面对什么,她不怕!沉默了片刻,她站起身子。

“妹妹说的没错,我是怀了别人家的孩子,而且,我也没有打算,再和池家有什么交往。”

这样的宣布,让本就已经蓄势待发的议论声瞬间炸出了锅。

慕姗姗在一旁,阴冷的笑着:怎么样,池哥哥最终还是我的,你根本配不上他!

“谁说我们不会再有什么交往?”

熟悉的低沉,稳健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慕初笛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差点碰倒了慕睿挂吊瓶的吊杆。

颀长强壮的身体倚在门框,英俊的脸色神色隐晦。

刚才,慕初笛的一字一句,像利刃狠狠地插在他的心脏,池南的眸子里带着嗜血般冷酷的光芒。

“池南哥哥!”慕姗姗一见是池南,瞬间收敛了刚才盛气凌人的嘴脸,声音中满带着娇柔。

池南一步一步逼近慕初笛,慕初笛感觉到一阵窒息。

“你,你怎么会来?”慕初笛感觉自己的声音已经小的连蚊子都听不见。

池南看了两眼慕初笛,又转移视线,看着她身后,躺在床上,一脸憔悴的慕睿,刚欲再近一步,却被慕初笛用手挡住。

昨天,池南阴煞的语气,和恶狠狠的眼神还历历在目。

慕初笛此刻,除了愧疚,还有害怕,她怕在这样的情况下,池南会做出什么不利于养父的事,毕竟,慕睿的旧疾复发,再经受不起更多的刺激了。

自己挡在池南胸膛上的手,被温柔的攥在了怀里。

慕初笛内心一惊,紧接着,一副柔软的声线在耳边响起:“我的准岳父身体欠佳,我来看望他老人家,有错吗?”

如果是放在过去,池南这样的温柔体贴,可能已经够让慕初笛幸福几辈子了,可是现在的她,除了增加了一层恐惧的感觉以外,丝毫没有其他的感觉。

“池南,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有什么,你大可冲着我来.....”还没等慕初笛说完,却被池南更高的声音给打断了。

“想必各位就是慕家的亲戚朋友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慕小姐的未婚夫池南,我们最近因为一些小事吵架了,实在是很不懂事,也请大家不要为我们担心。”此刻,池南已经转过身,面向着大家,嘴角上扬,带着只有慕初笛才能感觉到的寒意。

之后,池南便也再次扶在慕睿的病床边,“岳父,我已经知道了,您的败家子弟弟杨天奇偷了您的身份证,到处赌博,现在公司已经濒临破产,放心,我一定会帮助慕家的。”

接二连三的事件被暴露出来,就连刚才一向冷静温柔的姑姑,眸子里也闪出多年不见的些许慌张。

“池南,你跟我出来!”慕初笛此刻也顾不得周围人的眼光,用尽全身力气,将池南拉到了隔壁的房间门。

砰!

一阵强大的关门声,慕初笛将自己和池南锁在了书房里。

池南此刻似乎一点也不慌张,嘴角反倒是露出了一丝隐晦不明的笑意。

慕初笛将自己反靠在门上,语气里带着深深的疲惫。

“池南,你到底想怎么样?”

池南一步一步走进慕初笛,看着她眸子里的楚楚可怜,却丝毫不带怜惜,“你说呢?”

慕初笛被池南的回答刺得发冷。她以前从来都没有发现,原来池南有如此阴冷的一面,以往,那个对自己温柔备至呵护有加的池南哥哥,荡然无存。

慕初笛低下头,她实在不知道,自己究竟要怎那样做,池南才会放过自己。

看着慕初笛不知所措的神情,池南却一点也不为止动容,从那天和副导演睡在一起,到昨天的孩子,到今天的宣布分手,在池南的眼里,都转化成了赤裸裸的背叛二字。

“即便你怀了别人的野种,也休想逃离我!想不了了之,没那么便宜。”池南的眸子里的寒气更重。

慕初笛的脑袋里轰的一声。

爱的有多深,恨就有多深,慕初笛明白了,池南已经深深的恨上了自己。

如果恨,能让他更好受一些,为什不呢?

现在,还有什么比救出被各种逼债、公司账务被全线冻结、躺在床上一病不起的养父更为重要的吗?

想到这里,慕初笛感受到自己内心的一股狠劲也被激了出来。

“既然,没那么便宜,那你开个价吧。”慕初笛冷冷的笑道。

池南没有料到,慕初笛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回复自己。竟然原地愣着没话说。

顷刻间,池南的眼睛狠狠的盯上了慕初笛,“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慕初笛依然不动声色,冷冷的说了一句:“我是说,你开价吧,要多少钱,才可以让你觉得没有便宜我。”

面对着面前,和自己相爱了三年,到现在还一直深爱的男人,慕初笛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一滴一滴,没人看见。

看池南没有反应,慕初笛继续道:“没关系,如果还没有想好,我可以等,你随时可以来给我报价。”

慕初笛慢慢的拧开了房门的把守,径直回到了隔壁养父的床边。

“爸,您放心,所有的债务都已经解决了,您好好养病。”说完,慕初笛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慕家大门。

门口,黑色豪华跑车还安安静静的等着,见慕初笛走了出来,保卫连忙上前迎接,这么多年,他一直是霍骁的贴身保镖兼司机,这次,居然第一次被委派保护另一个人,丝毫不敢怠慢,想必,这个女人对总裁一定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告诉你们总裁,合约生效了,我下一步去哪里?”

 

第十五章

保卫先是愣了一下,记忆里,总裁并没有给这位叫慕初笛的小姐有什么行程安排,只是让他护送她去任何一个她想去的地方,美其名曰,散心。

慕初笛神色冷清,绝美的小脸上并无任何的变化,似乎,一切都看透。

一分钟后....

保卫眉头紧缩,似乎在全神贯注的听着对方的指令,“是,好的,总裁放心。”

挂了电话,保卫:“慕初笛小姐,总裁让您今天就搬去他家住。您还需要收拾一下吗?”

这么快,就要被当成金丝雀地养着了?

虽然觉得忧伤,却莫名的有种解脱的感觉。

慕初笛回头,望了望这所熟悉的二层楼,竟想不出,这十三年来,自己还能从这个家里带走一些什么。

“不用了。”

这段时间,一直住在大学的闺蜜家里,如果说一些重要的证件和平时换洗的衣服,都在那边放着。

黑色的豪华跑车,轻轻发动,随即消失在小巷内。

每一个瞬间,都尽收在了一双黑色的眼眸里。

慕初笛,我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可以这样背叛我!

二楼的书房窗户边,池南的眼神里,泛出了一丝血红,拳头攥的几乎要滴出血来,英俊的脸扭曲得可怕,眼底的恨意,浓得像化不掉的黑幕。

闺蜜此刻并不在家,前段时间,就听她嚷嚷要出国旅游,现在人应该已经在国外了吧。

慕初笛走到闺蜜给自己专门腾出来的房间里。

两个好姐妹谈天说地、彻夜畅聊的温暖和开心的画面,一幕一幕,像电影一般,在她的脑海里放映。

停住吧,慕初笛,这些干净的梦想,都不属于你,你再也不是一个自由自在,清纯如初的女孩了,你现在的身份,是一个人见人骂的爱情叛徒,是一个人人喊打的放荡女人!

慕初笛不敢再让自己多回忆点什么,匆匆留了一张字条,便抱着还不足一箱的行李,上了车。

车辆缓缓驶过一条一条熟悉的街道,渐渐的,小巷变成了的宽阔的柏油马路,街道旁的路人的穿着,也发生了显著的差异。

A市的新旧两座城,有着明显的标志,一江而隔,老城古肃,新城豪华,平民老百姓多住在古城,而新城,多是外地老板或者本地的名望家族。

慕初笛并没有问保卫,要去哪里——随便去哪里都好。

她只知道,原本的生活,已经向窗外告诉倒退的景色一样,越来越遥远。

半个钟头后.....

一辆黑色豪华跑车驶进了一个名为“江岸梦庭”的别墅区。

“慕小姐,我们到了。”

保卫一边说,一边绕过车,将慕初笛面前的车门打开。

慕初笛不由的被眼前的景色所吸引,江岸梦庭,一个在同学里经常被流传的名字。

多少女孩渴望毕业以后,都渴望可以住进的地方啊。

慕初笛一直以为,江岸梦庭是由众多二三层小楼别墅排成的别墅区,却没想到,竟然每一个别墅都如同一座欧式皇宫。

“慕小姐,请这边请。”

几个穿着黑色工作装的人走到车后,将慕初笛的行李拿了下来,跟在后面。

随着一闪蓝色的双扇门打开,慕初笛被引进了一间豪华客厅内。

“霍总。”

“你下去吧。”

逆着光,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出现在慕初笛的眼前。

深邃立体的俊美五官,背后的光鲜恍若一层金闪闪的光华,使她移不开眼睛。

霍骁转过身来,慢慢走近慕初笛,这个女人,表面上对自己欲情故纵,没想到答应的这么快,呵呵,天下女人,骨子里都是一个样子的。

“来了?”低沉的嗓音十分冰冷,男人强大的气场使她紧张得浑身毛孔打开。

他看都没看她一眼,信步走到沙发边,安静的点了一支烟。

烟的味道在屋子里弥绕,慕初笛的不禁皱了皱眉,感觉有点不适应。

慕初笛左右看看,偌大的一个房间里,只剩下自己和霍骁。

袅袅烟雾模糊了他的脸,可那炽热火辣的视线,却使她的心,狂跳不已。

他,一直盯着她看。

慕初笛被霍骁冷冽的目光看得皮肤生疼。

这种如帝皇般傲慢的眼神,在他的审视下,自己好像明码断价的物品。

她,非常的不舒服!

“不知道,我接下来的工作是什么?”

为了打破两人对峙的尴尬,慕初笛首先开口。

既然,面前的这个男人,买下了自己和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那么账款已经到位,从此,自己就是他的奴隶,仆人。

下人询问主人工作,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面前的男人此刻皱起了眉头,幽深的眸子隐晦不明,什么叫做“接下来的工作是什么?”

他霍骁的女人,从来就不需要工作。

慕初笛见霍骁一言不发,如雪的眼神里,闪出一丝无措。

霍骁将烟头在烟灰缸里撵灭,菲薄的唇勾了勾,唇角的笑意没有一丝暖意。

“你真的不知道,你是来做什么的?”

一向对女人有致命吸引力的磁性男低音,此刻对于慕初笛来说,却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令人心悬。

霍骁起身站起来,一步一步逼近慕初笛。

男人逼人的震慑力,使她不自觉地晃了一下,战战兢兢的往墙角退。

他并没有因为慕初笛的退后而停止向前,攻占,是他一贯的作风。

终于,慕初笛整个人都被圈在他的怀里,只有后背和冰凉的的墙面贴在一起。

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滑过慕初笛光滑而洁白的肌肤。

慕初笛紧张得不敢呼吸,此时的她,恍若掉落在雄狮的窝里,随时都有被生吞的可能性。

指腹暖暖的光滑的触感,他很满意!

可他更满意的还是女孩紧张害怕,却无可奈何,簌簌发抖的样子。

使他恨不得狠狠地进入,想看她在他身下发抖哭泣的样子。

男人的进攻是那样的迅速和猛烈,等慕初笛反应过来,粉嫩的唇瓣已经被狠狠地压上,他强势地撬开贝齿,如攻城掠夺的将军,肆意而贪婪地侵占她口腔内的每一寸。

慕初笛下意识的想要逃开,却遭到了更猛烈的侵占....

“霍...霍总,这里是...大厅...唔唔唔...”

慕初笛明显感受到霍骁身体的变化,客厅里的门并没有反锁,任谁都可能瞬间进来。慕初笛的心里闪出了一丝后悔的念头,这一刻,她是真的害怕了。

胸部袭来了一阵一阵被揉捏的疼痛,男人强势的侵占气息,她更加害怕。

不要,她不干了!

几乎同时

养父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的样子浮现在慕初笛的脑海里。

挣扎的身子慢慢安静下来。

她必须忍耐,为了养父的健康,为了慕氏公司的翻身。

慕初笛咬紧牙关,这个男人的凶猛,在那个晚上,就已经让慕初笛刻苦铭心了。可是除了忍受以外,慕初笛不知道自己还能有什么选择。

她已经被他全然购买了,从内到外,从身体,到灵魂。

见身下的女人渐渐停止了抵抗,只是默默承受着自己的一切侵略,可眼神里却没有一丝愉悦和忘情,霍骁剑眉一紧,停止了动作,但呼吸还是控制不了的急促。

霍骁内心很清楚,原本,他只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教训教训这个“不知道自己工作是什么”的女人,可该死的是,就是轻轻的一吻,竟瞬间燃起了他所有的欲望。

他可以不顾一切地占有她,可现在不是时候,她还有别的用处!

只是,女人那一脸视死而归的样子,却让他不怎么爽!

 

第十六章

“现在知道了?嗯?”

慕初笛被捏着下巴,仰着头,对上他那双如枯井般幽深的眼眸。

男人狭长的丹凤眼微眯,极具侵略,菲薄的唇勾了勾,带着淡淡的嘲讽。

“知道了。”

短短的三个字,带着些许颤音,还有委屈。

一直回避他的星眸,闪过一丝决然,倏然用双手勾住了霍骁的脖子,送上红唇。她动作生涩,表情凄凉。

霍骁看着慕初笛一脸的悲怆,莫名的怒火再次不打一处来。刚才还想要继续的兴致,就跟被泼了冷水一样,瞬间熄灭。

多少女人,为了靠近他,不惜付出昂贵的代价。

而面前这个女人,做了他第一个女人,脸上竟然没有一丝的喜悦之情!

难道自己现在的条件,竟然还比不上一个小公司老板?

想到这里,霍骁的拳头就不自然的握紧了。

看着慕初笛勉强甚至带着厌恶的表情,霍骁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失控”。

本想放过她,可现在,他不想了。

“乖乖的服侍我,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强势而冰冷,像上位者对平民的施舍。

果然,慕初笛死灰的眼神微微一动,眼底的悲怆却怎么也遮盖不住。

曾经,她想要的一切,不过是可以和池南哥哥幸福的走完这一生....

可现在,这只能是奢望了!

“不说话?还是奢望着不可能的事?”

男人那双幽深的眼睛,似乎能够洞察人心。

在他的目光下,慕初笛有种chiluo的感觉,而这种心底的秘密被chiluo地揪出,使她非常仓皇。

慕初笛薄唇轻启,淡淡的说了一句话:“回霍总的话,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想要的了。”

慕初笛此刻死寂的眸子,就像一个黑洞,可以吸尽所有的一切,甚至是攻击、侵略,却丝毫没有任何回应。

霍骁一向见到女人就心烦,巴不得她们一见到自己就退避三舍。

她确实做到了,她对他:退避三舍,没有反应,规规矩矩办事,不多问,不多嘴。

可他的感觉,真的一点也不好,甚至,带上了一丝烦躁。

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打破了两个人身体对峙的僵局。

慕初笛的眼神里,露出了一丝欣喜的光,那是她为池南设置的专属铃音。

只是,那抹光稍纵即逝。

来电显示上,赫然的写着:最爱宝贝南。

霍骁将手机一把抢过,握在了自己手里。

“喂。”霍骁按下接听键,依旧是沉稳和富有磁性的男低音。

对面怔了一下,半天才说出第一句话:“您好,麻烦找一下小笛。”

身体的贴近,让慕初笛清清楚楚的听到电话里的每一个字。

当听到池南要找自己的时候,慕初笛下意识去抢电话,两只手却霎时被霍骁的另一只手轻易钳制住,动弹不得。

“你以后不必再找她。”

电话这头,池南的眼睛里垄上了一层更加阴霾的雾气。

这个声音,为什么会如此熟悉?

“您好,我是慕初笛的未婚夫,麻烦...”

虽然,慕初笛此刻正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的事实,已经让池南有种想要咆哮的感觉,但他还是尽力的忍住了愤怒。

“那我现在就通知你,你不是了。”还没得能池南说完,霍骁就已经用命令氏的口吻,打断了他的话语,语气里带着不容动摇的霸意。

池南的眉头蹙的更紧了,语气里也多了一丝警惕:“你是谁?你把初笛怎么样了?”

虽然慕初笛的背叛,让池南心痛万分,但是冷静的时候,一个直觉告诉池南,或许,慕初笛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她是被强迫的?

“我是她丈夫。”随即,便是一阵忙音。

电话这头,霍骁冷冷的将电话挂断,转过脸,却迎上了慕初笛怨恨的眼神。

霍骁松开了另外一只钳制她的手,将手机还给了慕初笛。

“收起你的表情,我的女人休想对别的男人有任何的幻想!”

“可是...”慕初笛还想再说一些什么。

“没有可是。”霍骁无情的打断。

“我不喜欢勉人所难,慕小姐不愿意,可以取消约定。”霍骁接着说道,“双倍的违约金而已。”

双倍违约金?她根本不可能有。

她跟池南,也再也回不到过去。

慕初笛低下头,“我是,愿意的。”

霍骁“哼”了一声,慢慢从慕初笛的身上离开,他很清楚,现在慕初笛的肚子里,还怀着自己未满月的孩子。

不可能再做一些进一步的事情,以后这种擦枪走火的意外,还是少出现为妙,不然,难受的肯定是自己。

浴室里,响起了哗哗的流水声,霍骁用一股冰凉的水流狠狠浇灭了身上残留的欲望之火。

而此时的慕初笛依旧靠近在墙角,她双手不自觉的抱住自己,身后的冰凉,提醒着自己,消失殆尽的幸福。

“明天和我去领结婚证。”霍骁已经换上了一套正式的西服。

“结婚证?”慕初笛听到这几个字,又是一怔。

还没等慕初笛反应过来,霍骁已然准备出门,今晚,他还有一个很大的客户要谈,那是关于东南亚的不动产投资项目的....

“霍总,你是要和我领结婚证吗?”慕初笛似乎并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追上来抓住霍骁的胳膊。

不是说情人么?怎么,领结婚证了?

“这里,除了你,还有第二个女人?”

“可是.....”

“记住,你必须服从我,没有可是!”

一剂响亮的关门声,霍骁带着一群人,急车而去。

望你余生尽欢颜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望你余生尽欢颜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望你余生尽欢颜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