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炼气期》(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方羽

  • 时间:
  • 史上最强炼气期李道然
  • 来源:ZW

《史上最强炼气期》(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方羽

《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羽》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史上最强炼气期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我要他消失!

好一会儿后,潘强的心情才稍微平复,沉声道:"方羽,要是你态度好点,我还可以帮你求求情。但你的态度让我很失望,既然如此,你就自己承担所有后果吧!"

方羽没有说话。

几分钟后,教务处办公室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一位纹着大花臂,满脸横肉的光头壮汉大步走进了办公室。

"谁是方羽?"光头壮汉大声问道。

"请问您是何东林同学的家长吗?"潘强站起身,心中有点畏惧。

"我是大彪,我大哥去医务室看东林了,他让我过来把那个叫方羽的逼崽子抓过去!"光头壮汉答道。

潘强下意识地看向方羽。

"就是你?"大彪看到方羽,眼冒凶光,往前走去。

"大,大彪先生,这里毕竟是学校,希望你不要在这里做出违法违纪的行为……"潘强抹掉额头上的冷汗,说道。

"这逼玩意儿把我大哥的宝贝儿子打了,我不把他手脚打断,怎么对得起我大哥?"大彪冷笑着,对着方羽的后脖子,伸出了左手。

这时,方羽转过身,抓住大彪伸出的左手。

"还想抵抗?"大彪脸上挂着邪笑,左手稍微用力。

可没想,他的左手连动都动不了。

"嗯!?"大彪脸色微变,咬着牙,用尽全力,粗壮的手臂肌肉紧绷,青筋冒起,却仍然无法动弹分毫。

这怎么可能?

方羽只是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中学生,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力量?

"如果不想跟何东林一样躺进医务室的话,你最好停手。"方羽开口道。

在道上混了十几年的大彪,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威胁过?

尤其是,对方只是个毛都还没长齐的中学生!

一时间,大彪气得双眼发红,怒道:"你以为你是谁!?"

说话间,大彪轰出右拳。

方羽根本不闪躲,伸出左掌,轻松便挡下了大彪这一拳。

"我是可以把你打趴的人。"方羽飘然说了一句话,然后一脚踹在大彪的腹部。

"砰!"

一声闷响,大彪一个一米九的大块头,就这么飞出了办公室门口,重重地摔倒在走廊上,已然站不起来。

此时,一旁的潘强和黄海都惊呆了,眼睛睁得溜圆,看着方羽,仿佛看着一只怪物。

"你们应该都看到了,是他先对我动手的,我是正当防卫。我面对何东林的时候,也是像刚才这样的情况。"方羽转头对潘强说道。

"这,这……"潘强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方羽看着倒在门外的大彪,心中叹了口气。

无论如何,发生今天这些事后,他在这学校是待不下去了。

"铃铃铃……"

这时,潘强办公桌上的座机电话响起。

潘强回过神来,拿起电话。

"喂,何校长……对,他现在就在我这里……啊?可是何东林家长那边……好,我明白了。"

两分钟后,潘强放下了电话,然后极其复杂的眼神看着方羽。

"方羽……你可以回教室了,剩下的事情,我们校方会帮你处理。"

方羽还没什么反应,一旁的黄海却是脸色一变,问道:"潘主任,这是……"

潘强没有理会黄海,对方羽继续说道:"方羽同学,之前我们的做法也是按照校规校纪做的,希望你能理解我们的难处……"

"没事,我走了。"方羽说完,转身离开教务处。

方羽走后,黄海再次问道:"潘主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校长刚才打电话来,说有人保下了方羽。"潘强深吸一口气,说道。

"是谁?"黄海问道。

按理说方羽没有亲属,家境贫寒,在学校也没几个朋友,应该不会有人帮他。

而且,方羽打伤的人可是何东林!他父亲何文城可是江海市出了名的大恶棍!

"校董会,唐家。"潘强答道。

"居然是唐家……原来唐家的千金跟方羽真的有关系!?"黄海恍然大悟道。

随后,他又为自己之前对方羽的恶劣态度感到后悔,要是方羽记仇的话……他可就有麻烦了。

……

方羽完好无损地回到教室时,班里一片哗然。

这怎么可能?听说何东林的父亲都赶来学校了,方羽怎么可能一点事都没有?

"该死!他怎么会这么快回来?"蒋悦看着方羽,心中不忿。

随后,她便看到对着方羽微笑的唐小柔,一瞬间恍然大悟。

肯定是唐小柔出手帮忙!

"这对狗男女!"蒋悦嫉恨地骂道。

……

教务处。

何文城脸色铁青,坐在潘强办公桌前。

"我儿子被打得右手粉碎性骨折!还有不到五个月就要高考,到时候如果没恢复好,说不定连高考都参加不了!大彪也伤得不轻,我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何文城怒道。

"何先生,经过我们校方的调查,是令郎先对方羽动手的……"潘强额头冒汗,解释道。

"砰!"

何文城猛地一拍桌子:"放屁!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有人出手保下了那个杂种方羽!"

潘强拿出手帕擦汗,小心翼翼地说道:"何先生,还请您理解我们的工作……"

何文城脸色变幻,怒气挤满胸腔。

作为江海市有名的恶棍,他哪里有像今天这么憋屈过?

儿子右手几乎被打废,始作俑者却一点事也没有。

这件事要是传出去,道上多少人会看他笑话?

"他妈的,我一定要让那个王八蛋付出代价!否则我何文城也不用在江海市混了!"何文城咬牙切齿地说道。

潘强被何文城身上的狠厉气势吓得不敢说话。

"在学校我不能动他……但只要他出到校外,你们就管不了他的死活了吧?"何文城缓缓抬起头,用残忍的眼神看着潘强。

潘强只得点头,小声说道:"校外发生的事……只能算是意外。"

"他很快会消失。"何文城心中已经有了计划,阴沉地笑了起来。

……

教室内。

唐小柔一直在偷偷打量着方羽。

方羽受不了,转头看着唐小柔,说道:"你是不是以为我会感谢你?"

唐小柔愣了一下,原本她还以为方羽不知情呢!

"你,你当然应该感谢我!否则,就打人这件事,你就要被开除!"唐小柔睁大美眸,说道。

"那你觉得我为什么会打人呢?"方羽直视唐小柔,问道。

唐小柔被方羽的目光看得有点害羞,她还没跟男生这么近距离地接触过。

"我,我怎么知道?"唐小柔躲避视线,说道。

"如果你不转班过来要求跟我同桌,我就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更不会被何东林所嫉恨,也就不会被他挑衅,更不会被逼得出手打他。"方羽语速很快。

唐小柔被方羽说得一愣一愣的。

"而且,你对我造成的损失是永久性的。现在我在这个班已经彻底出名,就算不被开除,以后麻烦也不会少。所以,我请求你不要与我同桌,离开这个班。我说过了,我真的很讨厌麻烦。"方羽继续说道。

从小到大,作为唐家千金的唐小柔都是众星捧月的小公主,哪里被人这么嫌弃过?

唐小柔感到很委屈。

她明明帮了方羽,反倒还被如此嫌弃。

"如果不是为了给爷爷治病,谁要跟你这种混蛋同桌!?"唐小柔在心中骂道。

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唐小柔才开口道:"想让我离开这个班也可以,只要你答应给我爷爷治病,我立马走!而且,我还会给你很多的报酬。"

方羽微微皱眉,看着唐小柔的俏脸,认真考虑起来。

为了避免日后更多的麻烦,方羽答道:

"成交。"

 

 

第八章药神是我徒弟

唐小柔大喜过望。

没想到,她的目的这么快就达成了。

"我,我们现在就走吧!"唐小柔美眸发亮,说道。

方羽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不急,我不想逃课。"

"你就算上课也是趴在桌子上睡觉,逃课又怎么了?再说,我们可以请假。"唐小柔急声道。

由于过于激动,她的脸蛋微微泛起红晕。

"没错,我就是有点困,所以先让我休息一下吧。"说完,方羽就趴在桌上。

唐小柔又气又急,却无可奈何。

整个上午,方羽就像个没事人一般趴在桌上睡觉。

班里不少学生还想着何东林的老爸会找上门来,但四节课过去,一点声息也没有。

就连黄海在上课的时候,也没提起早上那件事,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于是,班里的学生,看向方羽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

能与唐家的千金公主同桌,同时又能暴打何东林而不受惩罚……

以前他们以为方羽是个内向孤僻的人,可现在一看,方羽之所以少说话,说不定是不屑于跟他们交流。

下午放学,唐小柔生怕方羽溜走,直接伸手抓住方羽的手臂。

"你可别忘了上午答应我的事。"唐小柔说道。

"把手放开,不要让别人误会。"方羽立即提醒道。

唐小柔脸蛋泛红,咬着红唇,松开了手。

这个混蛋!只不过抓一下他的手臂,就好像被占便宜了一样!

真不是个爷们!

唐小柔心中把方羽骂了千百遍。

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教室,再保持着相对安全的距离,走出校门。

刚走出校门,方羽就感受到怀着敌意的目光。

就在马路对面,停着一辆面包车,好几名身材健壮的混混站在面包车前抽烟,其中两人在看到方羽后,脸上露出了冷笑。

这些混混显然是何文城的手下。

唐小柔也注意到马路对面这群明显不怀好意的混混。

她转身走到方羽身旁,说道:"我会让四叔把这些人赶走。"

"四叔?"方羽问道。

"就在前面。"唐小柔指着停在校门旁的一辆黑色奔驰。

"四叔是我爷爷当年收留的一个义子,名字叫唐四,现在负责保护我的人身安全吧。"唐小柔一边走,一边说道。

很快,两人走到奔驰旁。

一名左脸有明显烧伤疤痕的中年男人从驾驶位走出。

只是一眼,方羽就知道,此人也是修炼者,境界在炼气期八层。按照现在的话说,就是一名先天武者。

唐四同样也在打量方羽。

"四叔,那边……"唐小柔走上前,对唐四说了几句话。

唐四点点头,直接往那辆面包车走去,走到那几名混混的面前。

那几名混混原本还神色嚣张,指着方羽,挥舞手中的铁棍,一副想要连唐四一起揍的模样。

但接下来,唐四说了几句话,那几名混混脸色立即变得苍白,给唐四鞠躬道歉,然后就急忙坐上面包车离开了。

"你这四叔应该挺能打的吧?"方羽坐在车内,问一旁的唐小柔。

"当然,我四叔可是武者协会认证的先天八段武者!"唐小柔有点自豪地说道。

"哦?这个先天武者还分段?"方羽有点惊讶。

"对啊,先天武者分为十二段,八段往上就是佼佼者了。十二段往上……就是那些很厉害的武道宗师了,我小时候,曾经跟名震江南的古宗师握过手呢!"唐小柔美眸闪闪发亮,一脸自得。

也就是说,先天武者相当于炼气期,一段相当于一层。而武道宗师,应该就是炼气期之后的筑基期了。

"那我现在,岂不就是先天九千八百三十二段武者?听起来还挺牛的。"方羽心道。

唐四回来,坐在驾驶位上,发动汽车。

"小姐,这位是……"唐四用后视镜打量着方羽,问道。

"这位就是我们上次去西北见到的药神徒弟,他叫方羽,现在也是我的同班同学。"唐小柔介绍道。

"很快就不是了。"方羽补充道。

"哦?你就是药神夏修之的徒弟?"唐四微微挑眉,有点惊讶。

在他看来,方羽无论是气质还是其他一切,看起来都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就这么一个平凡的中学生,会是药神的徒弟?

小姐年纪还小,天真烂漫,该不会被骗了吧?

唐四对方羽产生了警戒之心。

唐老爷子的病有机会治好,让唐小柔的心情很好,一路上滔滔不绝,述说她小时候的一些故事。

方羽对这些故事不感兴趣,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应着。

半小时后,方羽来到了位于江海市顶级别墅区的唐家。

唐家的别墅,光是占地面积就要比方羽所住的地方大上二十倍不止,建筑风格古典气派,每一处都透露着唐家的豪门气势。

经过一个种满盆栽的大院子,又经过一个人工小湖,才来到客厅。

一位女佣人迎上前来:"小姐,您回来了。"

唐小柔'嗯'了一声,然后急切地问道:"爷爷呢?"

佣人还没回答,身后沙发上却传来女人的声音:"你爷爷正在接受来自京城的专家的诊断呢,你这么急着找他干什么?"

"伯母。"唐小柔这才发现沙发上坐着的中年女人,这是她大伯的妻子,梁蓉。

"小柔,怎么带同学回来也不介绍一下?"一身华贵服饰的梁蓉,看向方羽。

"他就是我和哥哥在西北见到的药神徒弟,他叫方羽。"唐小柔介绍道。

"哦?你就是方羽?"梁蓉微微眯眼,认真打量方羽。

方羽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你确定你是药神的徒弟?欺骗我们唐家……后果你可承受不了。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承认撒谎了,我可以不追究。"梁蓉脸上露出冷笑,说道。

她才不相信,一个普普通通,跟唐小柔同龄的年轻人,会是药神的徒弟。而且,还正好与唐小柔在一所学校读书。

很显然,方羽是别有用心地想要靠近唐家,或者说靠近唐小柔。

这样的事对于唐家这种豪门来说,并不新鲜。

听到梁蓉这样说,唐小柔脸色一变,急声道:"伯母,方羽是我请回来给爷爷治病的……"

"治病?就他?呵呵,小柔,你还是太单纯了。我保证这小子来路不明,根本不是什么药神的徒弟,他就是别有企图,想要接近你,从我们唐家获取好处罢了。"梁蓉不屑地笑了笑,说道。

"我好像一早就说过我不是药神的徒弟吧?"方羽看了一眼唐小柔,说道。

"果然还是承认了吧?"梁蓉面露轻蔑,说道。

"其实,严格来说,夏修之是我徒弟。"方羽微微一笑,说道。

听到这句话,在场的人都是面露古怪,包括一旁的佣人,包括跟在身后的唐四。

这人是不是被揭穿后,失心疯了?

药神是他徒弟?

不过说其他的,药神几岁,他几岁?

他还远远没出生之前,药神就已经享誉华夏了吧?

"一派胡言!小柔!上次你和枫儿回来,跟我说见到药神的徒弟,我还抱着希望,以为老爷子还有救。可没想你找的竟是这么一个疯子!"

一名穿着西装,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从后屋走出。

"爸爸……"唐小柔小声喊道。

唐明德脸色阴沉,看着方羽,说道:"说吧,是谁派你接近我们唐家的?如实说出来,我们还可以放你一马,否则……你别想轻易脱身。"

唐小柔眼泪在美眸里打转,她带方羽回来只是为了给唐老爷子治病,从没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第九章我想让她远离我

见方羽不说话,唐明德给站在方羽身后的唐四一个眼神。

唐四立即走上前。

"四叔!不要!"唐小柔见唐四想要对方羽动手,脸色大变。

唐四可是先天八段武者!他一出手,方羽必然要受重伤!

"小子,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说实话,到底是谁派你来的,目的是什么?"唐明德眉头紧锁,问道。

作为顶级豪门,唐家的敌人实在太多了,无论是在明面上,还是在暗处。

对于唐明德来说,这些敌人,能揪出一个是一个,宁杀错不放过。

"我说了实话,你们又不信,我有啥办法?"方羽摊手道。

方羽这副无所畏惧的模样,彻底激怒了唐明德。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唐明德声音彻底冷了下来。

唐四伸手,抓向方羽。

"住手!咳……"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楼上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伴随着咳嗽声。

"爷爷!"唐小柔见到被佣人推着轮椅,出现在二楼楼梯口的唐老爷子,激动地喊道。

"我愿意让方羽小兄弟给我治病。"唐老爷子看着唐明德,说道。

唐明德脸色一变,急声道:"爸,治病这种东西怎么能乱来?不说这小子是不是别有用心,光是他这个年龄,就不可能是一名医生啊!"

"唐先生说得没错,唐老爷,虽然你已是肺癌晚期,但绝不能胡乱相信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你这样相当于放弃生存的希望……只要你依照我给你制定的化疗计划,放宽身心,你的寿命是可以延长的……"站在唐老爷身旁的是唐明德从京城请来的肺癌专家,陈景新。

"爸,陈医生是专业的,他的话你总得听听吧?"唐明德说道。

唐老爷子摇了摇头,说道:"他再专业,也就只能让我多活不到三个月罢了。我亲眼见识过方羽小兄弟的本事,我愿意相信他,你们不要再阻拦。"

唐明德还想说话,但是看到唐老爷子坚决的眼神,他就把话吞进了肚子。

唐老爷子的身体情况已经很差,万不能再惹他生气。

"爸,我同意让方羽给你看看,但是我们和陈医生一定要在场。"唐明德说道。

这是他最后的底线。

"方羽小兄弟,这样……你同意吗?"唐老爷子看向方羽,问道。

"没问题,怎么快怎么来吧。"方羽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道。

他这副懒洋洋的姿态,让唐明德等人感到非常不悦。

就连唐小柔,心中都产生了怀疑。

看起来太不靠谱了。

几分钟后,方羽来到二楼,唐老爷子的书房。

方羽拿了一张凳子,坐在唐老爷子的身前。

唐明德几人,则是站在一旁,不到五米外的距离。

而且,除了唐四,唐明德还唤了两名保镖上来,以防方羽的突然发难。

方羽抓起唐老爷子的右手腕,给他把脉。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陈景新面露轻蔑。

唐老爷子患的是肺癌,把脉有什么用?

可惜,陈景新看到的只是表象。

实际上,在把脉的过程中,方羽已将真气输入到唐老爷子的脉搏当中,并让真气在唐老爷子体内流转一周,从而探知唐老爷子的身体状况。

按理说,真气外放,只有筑基期往上的境界才能做到。

但方羽早在炼气期一百层的时候,就能够做到真气外放了。

一分钟后,方羽将手收了回来。

"情况不太妙。"

听到这句话,一旁的陈景新更是不屑。

他一直看不起中医,觉得中医是伪科学,是一群老道在装神弄鬼。

而方羽现在所做的一切,正好印证了他的看法。

把了一下脉,然后一脸凝重地说句情况不太妙,是个人也能演出来!

"咳,容我说两句……小孩,请问你看出了什么?情况到底哪里不妙?你能不能详细地说一说?也让我好学习学习你们中医嘛。"陈景新说话带刺,眼中满是轻蔑。

唐小柔紧张地看着方羽,生怕方羽说不出所以然来。

"癌细胞已经扩散至全身,尤其在脊椎附近,唐老爷子之所以无法行走,就是因为脊椎被癌细胞所侵蚀。而且,唐老爷子应该伴随着高血压,轻微的脑梗……"

方羽就像看过唐老爷子的检查报告一样,把唐老爷子身上的所有毛病都说了出来。

陈景新一开始还满脸讥讽,可听着听着,他的脸色慢慢变了,变得震惊,到最后睁大眼睛,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方羽所说的病症,全部正确!包括最近两天才出现的一些病症!

唐小柔听不太懂,看向唐明德,却见唐明德也是呆愣在原地。

"这怎么可能?是不是有人把老爷的检查报告泄露出去了?"梁蓉大声说道。

唐明德回过神来,看着方羽,眼中除了震惊以外,更多的是激动。

梁蓉所说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

唐老爷子的完整检查报告,全部由唐明德亲手保管在保险柜里,除了主治医生以外,其他人根本不可能触碰到。

况且,方羽还说出了好几个唐老爷子最近才出现的症状。

这年轻人,是真的有本事!

"你这种情况,要治好是不可能的。"这时候,方羽又开口说道。

唐明德眼中刚燃起的希望,瞬间熄灭。

唐小柔眼眶泛红。

"我就说这小子没本事,能看出病,却不能治,那要你有何用?"梁蓉在一旁冷嘲热讽道。

"那……我还能活多久?"唐老爷子艰难地问道。

"我会先给你针灸一次,然后我会给你一张药方,如果你能买到药方上的所有药材,并且每天服用一次的话……你大概能活多十年左右吧。"方羽说道。

十年!?

唐老爷子愣了一下,随后便是狂喜!

被众多医生诊断只剩三个月不到的时间的他,居然还能多活十年!?

"方,方羽……你说的是真的吗?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唐小柔美眸里噙着泪水,问道。

"前提是你们能买齐那张药方上面的所有药材,里面有几种药材现在应该很稀有了。"方羽说道。

"这绝对不是问题!再稀有我们也会买来!方羽……先生,请您赶紧给我父亲针灸吧。"唐明德激动地说道。

一小时后,方羽走出唐老爷子的书房。

针灸的过程中,唐老爷子吐了一口血,把唐明德等人吓了一大跳。

但这一口血,是积聚了体内毒素的一口血,吐出来后,唐老爷子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脸色恢复了些许红润。

陈景新用专业仪器给唐老爷子测量,发现唐老爷子身体的各项危险指标都降低了不少。

至此,唐明德等人彻底相信了方羽。要知道,唐老爷子吃过无数的药,都没有方羽这一次针灸的效果这么好。

陈景新找了个借口,灰溜溜地离开了唐家。

梁蓉虽然心中还是看不上方羽,但明面上再不敢多说什么。

将药方写下后,方羽就要离去。

"方神医,之前对您的误解和不礼貌,还请您不要放在心上。"唐明德诚恳地说道。

方羽摆了摆手,表示不在意。

唐明德又拿出一张支票,交到方羽手中。

"方神医,这里是一张没有填金额的支票,您想要多少就填多少。这是您给我父亲治病的报酬。"

"其实钱不重要,我只希望唐小柔别忘记答应我的事就好。"方羽看向一旁的唐小柔,说道。

"哈哈,你俩私下还有交易?这是好事,你们同龄人之间是该多交流交流。"唐明德笑道。

他知道,方羽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医道天才,让唐小柔跟方羽多走近绝对有好处。

"算不上什么交易,我就是想让她远离我罢了。"方羽说道。

 

史上最强炼气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史上最强炼气期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史上最强炼气期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