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世神皇丁浩全文免费阅读乱世狂刀小说全文

  • 时间:
  • 万世神皇乱世狂刀
  • 来源:TW

万世神皇丁浩全文免费阅读乱世狂刀小说全文

《万世神皇丁浩》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丁浩小说万世神皇推荐章节

0001、洗剑池边换新生

坑爹啊,这么说来,我真是的穿越了?而且还附身在了一个和我同名同姓并且长的一模一样的少年的身上?

丁浩坐在【洗剑池】边,低头看着手中一柄破破烂烂的黑铁锈剑,又看着水中倒映出来的那张英俊清秀的面孔,已经呆了一个多时辰,还有点儿难以置信。

他分明记得,昨晚自己和狐朋狗友们出去吃散伙饭庆祝高中毕业,畅想进入大学后的无拘无束,惜别三年寒窗的基友,大家过于兴奋,都喝得迷迷糊糊不省人事,等他再睁开眼睛恢复神智,却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这个陌生世界。

迷迷瞪瞪好半天,丁浩知道事情已经无可更改,这才勉强说服自己接受了这个事实。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对于之前地球世界的生活恋恋不舍之余,丁浩心底深处竟然隐约一阵阵难以形容的兴奋,仿佛是得到了新生一般,以一种连他自己都感觉到有点儿过于淡定的心态,极为坦然地接受了新的世界和新的身份。

也许这是他铭刻灵魂深处的不甘于安定平凡的冒险因子在作祟吧。

在之前的一个多小时时间里,已经彻底完成的记忆融合,让他知道了很多事情。

这是一个叫做无尽大陆的世界,强者为尊,门派林立,人类和妖魔共同主宰天下。

而丁浩所在的问剑宗,是一个八品剑修宗派,位居无尽大陆北荒域十.六.大州之一的雪州地界,是雪州【一院、二庄、三派、三宗】九大人类宗派之一,占据问剑山方圆数百里,门下弟子过万,高手如云,天才辈出,自从开派至今,已经有一千五百多年的历史。

作为一个地位显赫的大宗派,维护自己山门的形象自然是非常重要。

而与此相反的是,即便是飞天遁地的高手们也是人,也要吃喝拉撒,所以门派的卫生工作需要加以重视,而高高在上的武者们才不会将自己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打扫房间上,所以问剑宗有极为系统庞大的后勤集团。

丁浩不是问剑宗的弟子。

而是【后勤集团】中的一团。

准确的说,他是一个负责每天打扫山麓山路的小厮。

之前融合的记忆里,略显奇怪的一点是,关于十岁之前的一切,却都是一片空白。

他不知道父母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出现在问剑宗的山中。

唯一关于亲人的记忆,是一个不到五岁的和他相依为命的妹妹,在丁浩十一岁那年寒冬,在他外出值日不知道的情况下,有人看到被一位神秘强大的白衣女子带走,不知所踪。

所以,从十一岁之后开始,以前那个丁浩,就成了孤儿。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成为强者是每一个少年的梦想,丁浩自然也不列外。

更何况,他想要走出问剑宗,行走在妖魔丛生的荒野,将失踪的妹妹寻找回来,就必须具有强大的武力。

可惜他先天根骨不佳,经脉细小,悟性有限,先天资质实在是差到了极点,从十岁开始参加问剑宗每年一次的入宗测试,一直到十四岁,一共四次,都没有能够通过最基本的测试,成为问剑宗的记名弟子。

根据融合的记忆来看,再过半个月时间,就是今年问剑宗开山门招收子弟的日期了。

脑海中的记忆还告诉丁浩,今年将是自己最后一次机会。

因为按照问剑宗的规矩,不会招收超过十四岁的弟子。

这个世界有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一个人如果在十五岁之前还无法通过基础性的入宗测试的话,那就只能说明他的天赋真的很渣,与武道无缘,不如做一个普通人。

他妹的,这么说来,我岂不是只有半个月的准备时间?

丁浩想到这里,油然而生一种紧迫危机感。

这个天然呆二货将自己代入新世界的速度很快。

穿越到一个妖魔纵横、强者林立的奇幻世界,如果无法成为一名呼风唤雨的强者,就只能成为最底层的陪衬,毫无尊严和存在感,生死不能自己掌控,像是蚂蚁一样可笑忙碌。

这样的凄惨局面,对于丁浩来说,还不如立刻抹了脖子重新去投胎删档冲来。

想到这里,丁浩心中的危机感更甚了。

他知道自己必须立刻行动起来,做点儿什么。

于是,丁浩站起来,静静地屹立在【洗剑池】边上,思忖半晌,闭上双眼,脑海中过滤了一些剑术招式的记忆,想要找到变强的线索。

突然,他眼睛睁开,似是想到了什么。

手中锈迹斑斑的长剑微微一震,一剑刺出,一式剑法极为熟练地使了出来。

过去的十四年里,虽然只是一个扫地小厮,但是作为问剑宗这个剑修大派的外围在编人员之一,长时间的耳濡目染,偷偷练习,这具身体还是记住了一些极为粗浅的入门级剑法招式。

所以丁浩此时根据记忆使出来,就觉得这几招剑法如同自己亲身演练了千万遍一样,娴熟至极。

这套问剑宗三岁孩童都会的基础防身剑法,共分为十六招。

前十二招没有什么名堂,倒是后四招略有几分精妙,分别名为【分光】、【开冰】、【撩云】和【追风】,要是一口气使出来,当真是连绵不绝,剑光滚滚,一般十几个壮汉根本无法近身。

丁浩心无旁骛,按照脑海中的记忆,一剑一剑连串刺出。

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居然很快就进入了一种极为神奇的状态。

如果有人此时看到,一定会不可思议地惊叫出声,因为众所周知问剑宗第一蠢猪的丁浩,此时竟然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步法动作飘逸潇洒至极,剑法颇有几分出尘气息,尤其是到了那最为精妙的最后四剑,招式之间衔接紧密,无隙可循,一剑快似一剑。

到了最后,淡红色的锈剑化作了一团红光,在他的身边滚来滚去,凌厉之极。

咻!

锈剑破空之声中,丁浩收剑而立。

他清秀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惊讶之色。

奇怪了,在之前的记忆之中,这套剑法的后四式极难掌握,这具身躯的前主人,花费了两年多时间千万遍的练习,都不能彻底掌握,但是,为什么我刚才觉得一切都很简单,似乎只要是脑海之中想到的招式,身体就可以轻易完成?

0002、精彩新世界

惊讶之余,丁浩震动长剑,再次拉开架势,练了一遍这套基础防身剑法。剑光滚滚,剑势再起。

事实证明,刚才的一切并非是幻觉。

这一回,丁浩将【分光】、【开冰】、【撩云】、【追风】这四式完成的更加轻松了,从头到尾简直就是一气呵成,水银泻地一般紧密,就连剑法的威力,都暴涨了一倍有余,锈剑破空之声连连,犹如红光赤芒,绵绵不绝。

此时他已经可以百分百确定,自己不但彻底掌握了这四式的精髓,甚至对于这四式境界的理解,已经到了巅峰水准。

这可真是奇怪了,难道因为穿越的缘故,自己摇身一变,竟然成为了绝世天才?

想来想去,似乎只有这个解释。

前世今生两个灵魂的重合叠加,说不定真的制造出来了一个领悟力绝世的天才。

这个发现,让丁浩突然对于半个月后即到来的问剑宗入门考核多了几分信心。

只要能够进入问剑宗,就可以得到最为专业系统的教授,还能习得各种神通玄功和武道技法,朝着丁浩成为强者掌握自己命运的宏愿,就靠近了一分。

看看时间还早,丁浩也不着急返回,开始抓紧时间,一遍遍地在洗剑池变练剑。

半个小时之后,他整个人已经沉浸在了一种极为玄妙的状态。

随着剑势疾走,丁浩的身体散发出了大量的热量,气血旺盛沸腾,如同江河一般在血管中血液淙淙流动,随着剑势越来越快,到最后普通人的视线已经难以捕捉锈剑的轨迹,丁浩连人带剑,笼罩在了热腾腾的白色蒸汽之中,剑光闪烁,极尽神妙。

这种状态,持续了整整一个时辰。

终于,浑身前所未有的酸疼和疲惫,让他不得不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丁浩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对于一名强者来说,除了具备超凡的领悟力这个软件之外,还需要具有出类拔萃的身体硬件条件。

但是丁浩的这具身体,不仅仅体内的经脉宽厚坚韧程度一般,又因为一直以来都没有修炼功法开拓温养的缘故,越发细小萎缩。

而且,如今他已经年满十四岁,经脉差不多已经定型,以如今他的肉身强度,也只是比正常人强悍灵活一些而已。

而练习剑法招式过程中,一旦进入那种玄之又玄的【入神状态】,等于是调动全身肌肉和筋骨在协调运转,以丁浩目前的身体强度,最多也只能维持一个时辰。

超出这个时间界限,肌肉就会酸痛难以承受。

强行练剑的话,反会遭受损伤。

不行啊,虽然领悟力惊人,但是这具身体的底子,还是太薄弱了,十四岁之前没有打下良好的基础,以后的武道之路,困怕会变得异常艰难,半个月之后想要通过测试进入问剑宗也难,看来需要想个办法短期内提升肉体强度,灵药滋养,自然是最好的选择,可惜

无尽大陆是一个充满了奇迹的世界,的确存在着许多可以瞬间改变一个人经脉天赋、让人脱胎换骨的天才地宝。

但是,那些东西实在是太过珍贵罕见,只有高高在上的大传承宗门家族才拥有,对于丁浩这样的穷小子来说太过遥远。

会不会有其他办法呢?

丁浩皱着眉头,过滤搜寻脑海之中那庞大的记忆。

半晌之后,他突然眼睛一亮,想到了什么

不过,旋即又露出犹豫之色,因为真的要去那个地方的话,实在是要冒很大的危险,说不定还有身死陨落的危险。

罢了,虽然危险了一点,但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富贵险中求,老子拼了!

稍作思忖,丁浩咬牙切齿,已经有了决断。

前世的他,本来就是一个行事极为光棍的家伙,就算穿越了,也是秉性不改。

这时,远处的太阳已经快要落山。

血色红霞遍染大地,将远处的问剑宗山门辉映的如同云端的仙宫一样巍峨壮丽,层层叠叠的玉砌楼阁,连绵不绝的水榭走廊,绿水环绕的演武广场和鳞次栉比的宫殿房舍,令人一眼看去,就会忍不住赞叹倾倒。

做出了决断之后,丁浩浑身轻松,看着山门的景致,也觉得壮阔了起来。

时间差不多了,该回去了。

夕阳如画。

丁浩将锈剑缚在背后,行走在山路上。

他肩上扛着打扫山路的工具,心情舒畅,沿着【洗剑池】石碑后面的石阶小路,拾级而上,很快就来到了问剑宗的前山道场。

行走在古色古香的建筑物中间,苍翠的古树和恢弘的石像,高大的石殿和飞宇廊檐,和身穿着问剑宗弟子古装服饰的人群擦肩而过,给丁浩的感觉,仿佛是行走在前世古装魔幻电视剧中一般,有一种做梦般的不真实感觉。

就在这时,前方广场公告区,突然聚集了大量的问剑宗弟子。

一阵喧哗之声随之传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像很热闹的样子。

师弟你居然还不知道?雪州九大门派年轻一辈的四大绝顶剑客【雪州四快剑】,相约在千寒绝峰比剑,要比一比谁的剑更快更锋利,激斗了十天十夜,终于分出了高低,现在整个门派的弟子,都在谈论这件事情呢!

真的?咱们问剑宗的关飞渡师兄,号称【追风一剑】,也是【雪州四快剑】之一,据说已经到了七窍武师境,这样的实力,应该可以排在四快剑第一位了吧?

话是没错,关飞渡师兄天资卓越,又具有【冰心剑种】的体质,万中无一,的确是排在了四快剑的第一名,可惜

可惜什么?难道关飞渡师兄失手了?

这倒不是,原本关师兄已经击败了雷音派的【雷音快剑】赵无涯,明心山庄的【一剑明心】名非凡以及缘生宗的【双剑一影】风太苍,问鼎四快剑之首,令得其他三人俯首认输,谁知道就在比剑刚刚结束,一位十四岁的白衣俊美少年,突然出现在千寒绝峰

白衣少年?才十四岁?

是啊,这少年真是绝世天才,实力深不可测,他出言挑战,第一剑击败了关飞渡师兄,第二剑击败了四快剑联手,然后哈哈大笑,飘然离开!

不会吧?这少年是哪个门派的弟子,如此妖孽?

有人猜测,这少年可能是雪州第一门派清平学院前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的天才,【神童】穆天养

一声声的议论传到了丁浩的耳朵里。

讲述着这个世界天才武者们那令人心血沸腾的风采轶事。

这的确是一个精彩无比、充满了无限可能的世界。

0003、关于记忆

丁浩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拳头,心潮澎湃。

他对自己发誓,总有一天自己也修炼成绝世玄功,具备绝世武力,孤身临绝峰,一剑败英雄,一览众山小。

当然,现在他还只是一个地位地下的扫地小厮而已。

没有人注意到他。

离开了广场公告区,顺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丁浩很快就来到了问剑宗后山区域。

和前山恢弘美丽如同人间仙境相比,后山区域简直就是脏乱差的贫民窟。

这里荆棘密布,地势险恶,怪石丛生,犹如妖魔之地。

问剑宗上上下下数万人每日所产生的生活垃圾,都会被倾倒在这片倾斜的乱石林另外一侧的石林和万丈悬崖之下,千百年来的日积月累、风吹日晒,垃圾腐化发酵,已经让这里恶臭难闻,蛇鼠乱行。

空气之中弥漫着刺鼻的腥臭味道,简直如同地狱一般。

但就在这环境恶劣的后山乱石林中,却搭建着大大小小的棚屋,密密麻麻紧挨着,如同前世巴西贫民窟一样,这里居住着不下两三千人。

以前的那个丁浩,就蜗居在这里。

看来这就是问剑宗的贫民区了,喵了个咪的,看来老子前世今生都摆脱不了屌丝的命运,只能慢慢逆袭了。

根据丁浩融合了的记忆,这片垃圾成堆的乱葬岗里生活着的,大部分都是问剑宗【后勤清洁集团】的下等人。

这些人不是武者,没有强横的实力,无法在妖魔横生的野外生存,只能依靠着卑微的体力劳动得到问剑宗的庇佑,生活在后山,在这个妖魔环伺的危险世界中,如同蝼蚁一般艰难地生存着。

弯曲小路两旁,都是顺着石壁石林搭建起来的茅草棚屋。

风水日晒之下表层的茅草都已经变成了深黑色,一股浓浓的岁月积淀迎面而来。

不知忧愁的光着屁股的幼童的欢声笑语到处可闻,一些茅屋里传出来淡淡的香味,袅袅炊烟升起,在这个脏臭的狭小区域里倒是充满了勃勃生机。

一路走来,有很多人向丁浩热情地打招呼。

都是这具身体的前主人结识的朋友。

丁浩脸上带着微笑,热情友好地回应着每个人。

转眼之间,穿过狭窄的小路,贫民区的后方靠近垃圾堆,再往里三四千米的地方,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悬崖深渊。

而在垃圾堆的边缘地带,却出人意料地有一片令人眼前一亮的绿色︳︳

几十颗翠绿的小树苗在夕阳晚风中发出哗啦啦的吟唱,如同一群绿色的柔弱精灵在舞动,青色篱笆小院围着两间精心搭建的茅草屋,错落有致。

整个院落虽然是贫民区中最靠近垃圾堆的地方,但是这片绿色却如同沙漠之中的绿州,让人一看就眼前一亮,连心情都瞬间好了很多。

这就是丁浩的【家】。

他推开篱笆门,轻轻进入小院。

院子里整齐地摆放着二十多个花盆,里面栽种着的是极为普通的野花,前山道场的路边,这样的野花到处可见,毫不引人注目,甚至会被当成是杂草拔掉,但是放在这里,却煞是美丽。

丁浩摆弄了一会儿院子里的花草,这才推门进入了茅屋。

夕阳从窗棂之后照射进来,光线略显昏暗。

屋子里没有什么家具。

一张铺着薄布的破木床,一张缺了一个腿的八仙桌,一个石块堆砌起来的灶,黑乎乎的铁锅,简单的灶具,一些破烂的瓦罐,里面装着腌菜和腌肉之类的东西,茅屋墙壁上挂着一些简单的日常用具,都已经非常破旧。

唯一引人注目的是一件挂在正门墙壁上的的女式小棉袄。

这件大约五六岁女孩子穿的棉袄,布料是极为粗糙的土布,做工也很普通,但是洗的很干净,纤尘不染,那红艳艳的色彩,给这个单调寒酸的小茅屋,增添了一份暖意和色彩。

丁浩推门进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件小棉袄。

这是妹妹丁可儿在失踪之前穿的衣服。

记忆里,正是三年前的那个飘雪的下午,当丁浩完成当天值日回来,发现等在家中的妹妹,突然不见了。

他像是发了疯似的在整个贫民窟到处找。

后来不少人说,看到一个身穿白衣、如同仙人一般的神秘人,不知道为何出现在茅草屋,路过茅屋的时候,带走了哭泣着的小萝莉丁可儿。

再后来,以前那个丁浩,在茅屋的木柱之上,发现了一行之前被他忽视的字︳︳

此女与吾有缘,可修吾之大道。南域,慕凰天机留字。

字迹浑然天成,直欲透柱而出,蕴含奇异力量,普通人看的久了,就会头晕目眩,贫民窟中很多人看了,都认定,绝对是一位实力极为强大的绝世高人所留。

只是这慕凰天机是谁?

却没有人知道。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南域,很远,非常远,远到普通人就算是骑着快马,不吃不喝不停留,终其一生,都无法走到。

而在丁可儿失踪之后,红色小棉袄,就寄托了以前那位丁浩三年来所有的思念。

此刻,在看到红色小棉袄的瞬间,一股记忆像是潮水一般不可遏止地涌向丁浩的脑海,和妹妹相依为命的片段,像是电影镜头一样飞速闪现,同时一股深入骨髓的四年,如同滋生的野草一样,在丁浩的灵魂深处无可抵挡地蔓延了开来。

哥哥,爸爸妈妈为什么不要我们了?他们去了哪里?

哥哥,可儿饿了,你给可儿熬粥好不好啊?

哇,好漂亮的棉袄啊,哥哥,真的是给可儿的吗?呜呜,谢谢哥哥!

哥哥,等我长大了,一定每天都给哥哥做好吃的

哥哥

小萝莉那熟悉清脆的的声音,仿佛还萦绕在耳边,丁浩呆呆在站在门口,泪水止不住地从眼眶中滑落出来,心底产生了一种几乎无法抑制地冲动,让他现在就想要立刻冲出去,将妹妹找回来了。

丁浩不想哭。

但是却身不由己。

一种无法抑制的悲伤和冲动,弥漫在他整个灵魂。

丁浩知道,这是因为记忆融合的缘故,这句身躯的前主人对失踪的妹妹那深入骨髓的亲情和思念在影响自己的情绪。

0004、强势的丁浩

记忆融合的缘故,让他没有丝毫的突兀就接受了这具身体的一切。

放心吧,我一定,帮你不,是帮我们,把妹妹找回来。

丁浩握拳,在心中发誓。

誓言一出,心中那股哀伤和思念终于缓缓散去。

这句身躯前主人的最后一丝潜意识烟消云散。

从此之后,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一个穿越而来的丁浩了。

胡乱做了一顿晚饭,填饱了肚子,丁浩开始进行接下来的计划。

想要找回妹妹丁可儿,他必须提升自己的实力。

这个世界中,散修是没有前途的,只有拜入问剑宗,才能借助宗派的资源和经验,系统地修炼玄功武道,而想要通过测试正式拜入问剑宗,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解决这具身体肉体力量孱弱的弊端。

所以,他需要去一个很危险的地方。

采集一种极为珍贵的草药。

在屋里找了一些结实的绳子,然后又将几块床单卷起来,搓成绳子状连接起来,觉得长度差不多了,丁浩点点头,将绳子全部盘起来,挎在左肩,又将那柄锈迹斑斑的铁剑背在身后,推开房门,大踏步走了出去。

此时,夜色已深。

天空中,弯月繁星,在地面洒下一片银纱,寂寥之中透着清冷的美丽。

丁浩认准了方向,朝着垃圾悬崖边缘的位置,极速狂奔。

转眼之间,朦胧的月光之下,突兀的石林和瘴气丛生的悬崖,已经隐隐在望。

今天距离问剑宗的入宗考核只有不到十五天的时间。

对于丁浩来说,每一分钟都无比的宝贵。

他必须抓紧时间来增强自己的实力。

但是,却偏偏有人,在这个时候,来打扰他

哟,这不是有着【问剑之猪】美誉的丁浩吗?怎么?这么急匆匆的,又要去垃圾堆里刨猪食去吗?

一个刺耳嘲讽的声音响起。

清亮的月光之下,四五个十三四岁的少年面色不善地从斜刺石林里走出来,面色不善地拦住了丁浩的去路。

过去的那个丁浩,因为过于蠢笨执拗,常做一些傻事,被一些好事者起了个嘲讽十足的外号,叫做【问剑之猪】,意思是问剑山上的天字第一号大蠢猪。

而这四五个少年,平日里游手好闲,在贫民窟里寻衅滋事,经常以欺辱丁浩为乐。

尤其是其中这个领头的黑壮少年。

他名叫赵星成,今年十三岁,也是这贫民窟中的一员。

和丁浩不一样,赵星成父母健在,不用辛苦值日养活自己,且还算是颇有几分武道资质,去年参加问剑宗的入宗考试,差一点点就通过,如今苦修了一年,以他如今的底子来看,今年拜入问剑宗应该不成问题。

而且,据说他最近还幸运地结识了一位问剑宗记名弟子,得到了一套功法,修炼有成,更是嚣张,年纪轻轻就心狠手辣,在后山贫民窟里横行霸道,寻衅滋事,无人敢惹。

要是往日,丁浩见了这些人,必定远远绕开,要是是在要不开,那就只能自认倒霉,肯定会乖乖停下来,任打任骂不敢还手。

但是此时,相同的躯体之中,却已经不是同一个灵魂了。

丁浩看直接将几人当做成了空气,看都不看一眼。

丁浩脚下加快速度,发力狂奔,绕过五人,继续飞速朝垃圾悬崖方向狂奔。

赵星成一愣,脸色一变,顿时就闪过一丝阴鸷。

他自认为是贫民窟中的少年们的首领,作威作福惯了,却没想到,这个平日里见了自己就吓得连话都说不清楚的傻子,今天竟然变得这么大胆,居然丝毫不给自己面子,不但不敢进跪下来赔笑,反而赤裸裸地无视自己,实在是不可原谅。

赵星成使了个眼色。

身边两个少年狞笑着冲出去,从后面拉住了丁浩。

其中一个黑壮少年,更是不怀好意地从后面狠狠一脚踹出,踢向丁浩的腿弯。

滚!

丁浩面色一冷,脚下生根,肩膀一晃。

这正是基础剑法之中撩云一式的身形。

丁浩几乎是下意识地就使了出来。

哎哟!

妈呀

预想中踢丁浩一个滚地葫芦的场面没有出现,两个身材要比丁浩壮硕了许多的少年,惨叫一声,还没有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一股巨力传来,手臂剧痛,自己像是滚地葫芦一样跌了出去。

尤其是那个出黑脚少年,跌的更惨,趴在地上像是死猪一样,都起不来了。

这意外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傻眼了。

小杂种,你找死啊,竟然还敢打人?赵星成微微一愣之后,顿时觉得颜面大失,恼羞成怒地尖叫。

他阴沉着脸,双脚在地上猛地一踏,呼地一声,身影如同猎豹般窜了出去,反手拔出了腰间的长剑,一抖手,化作一抹寒芒,朝着丁浩的手臂刺去。

他这一剑,正是跟随新近认识的一位问剑宗弟子所学的一招,叫做【毒蛇吐蕊】。

招式歹毒无比,长剑犹如毒蛇喷射毒液捕猎一般,出手无回,狠辣异常。

竟然打定了注意,不顾死活,要给在丁浩的身上刺个血窟窿,好好出一口气。

反正丁浩只是一个没人管的孤儿,死了也活该。

仅仅是因为一言不合,就下此毒手,当真是心狠手辣。

其他少年们见到赵星成出手,都大声喝彩了起来。

这一剑的确是有几分功力,叫人心中生寒。

众人仿佛已经看到了丁浩满地翻滚求饶的画面

但是

叮叮叮!!!

只见丁浩并未转身,连接三道赤芒却从他的手中暴起,接着长剑撞击交错的声音响起。

赵星成还没有明白过了发生了什么,只觉得眼前一花,接着掌心一阵灼热,剑柄连接巨震,五指发酸,长剑再也握不住,脱手飞了出去。

0005、地穴深渊

下一瞬间,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抵住了赵星成的喉咙。

冰凉的触感,就像是死神的触手,扼住了他的心脏一般,令他肌体发汗,宛如噩梦。

锈剑的剑柄,握在丁浩的手中。

再惹我,就宰了你。丁浩一字一句地说。

他的声音,像是从九幽地狱之中蹦出来一般,赵星成只觉得突然有一股冷气,不可遏止地从尾椎骨直升天灵盖,令他浑身发冷,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旁边,几个少年的喝彩声戛然而止。

这群凶狠的家伙,全都愣在了原地,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样,不知所措。

丁浩冷笑一声,缓缓收起长剑。

然后突然转身,大步朝着垃圾悬崖方向狂奔而去。

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了远处朦胧的月光中,赵星成和同伴们才像是如梦初醒一般,一个个面面相觑,都看到了彼此眼神之中的寒意,像是做了一场难以置信的噩梦一样。

这个小杂种赵星成喘了一口气,眼中闪烁着阴毒的神色。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那个蠢笨如猪、唯唯诺诺的丁浩,突然之间变得如此狠辣果决?

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一柄随时都要断裂的锈剑,在他的手中,竟然如此可怕?

赵星成回想了一下刚才交手瞬间的过程,依旧忍不住冷汗直流。

他不可思议地发现,这个问剑之猪展现出来的剑术,不论是速度还是神韵,竟然似乎还在自己认识的那位问剑宗记名弟子之上但是,这怎么可能?

星哥,怎么办?追不追?有个小弟捡来了被震飞的长剑,凑过来问道。

追?追个屁啊,追上去谁是他的对手?找打吗?赵星成气不打一处来,接过长剑插回剑鞘。

啊?那难道就这么算了?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找人对付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嘿嘿,敢和我斗,我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走!赵星成眼中涌动着阴毒的目光。

明的不行,还可以来阴的。

他可不是什么有度量的人。

今天丁浩让他在小弟们面前丢尽了面子,一定要百倍地找回来。

摆脱了赵星成等人的纠缠,丁浩很快就来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个四十五度朝下倾斜的石林缓坡,每日都有大量的垃圾从缓坡上倾倒下去,滑落到几百米之外那深不见底的悬崖下面。

这悬崖下面的深渊,被叫做地穴深渊。

悬崖下每时每刻都翻滚着无尽的黑雾,罡风呼啸,厉声阵阵,如同鬼哭神嚎一般,且还有极大的可怕吸力。

据说这里是一处废弃了数万年的地下妖魔世界的入口。

问剑宗立派之初,对这地穴深渊一度很感兴趣,曾经派高手到下面去勘察。

不过,在前前后后总共付出了一位大宗师级别强者,三位先天武宗和数十位大武师高手进入地穴,一去不复返的惨痛代价之后,问剑宗最终还是熄灭了继续探索的想法。

后来问剑宗干脆将这个深渊化作了禁地,严禁门中弟子进入深渊探索。

再后来,这里成为了宗派倾倒垃圾的场所。

千百年以来,不知道多少垃圾被倒入这深渊之中,就算是悬崖上面的周边,也是垃圾弥补,日积月累,风吹日晒雨淋,大量的垃圾堆积这里发臭腐化发酵,让方圆几百米之内的垃圾石林简直快要成为一片淤泥沼泽,滋生毒气。

曾经有不少贫民窟的人误闯这里,吸入毒气,丢掉性命。

因为这个原因,现在贫民窟的人,也很少有人敢进入这里。

至于高高在上的问剑宗弟子们?

武者的骄傲和优越感,才不会让他们屈尊,来这种又脏又臭的地方呢。

倒是以前的那个丁浩,每天夜晚都回来垃圾场里淘宝,运气好的话,会淘到一些好玩意儿,拿回去家用或者在自由集市上卖钱都可以,换些银两补贴家用。

他性格耿直,胆子又大,别人不敢来的地方他敢来,最后竟还真的被他琢磨出一条能够避开毒瘴之气和淤泥陷阱,来到悬崖边上的安全路线。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那个丁浩之前,没有人能够发现,其实在悬崖下百米的一处凸起石壁上,有几株极为珍贵的三阶阳性灵草【龙心玄草】的缘故。

要是换在其他的地方,这记住三品阶位的【龙心玄草】,早就被人采摘走了,哪里还轮得到他来摘采。

说起来,丁浩是在两天之前,无意中发现悬崖下有【龙心玄草】的。

这种三阶阳性灵草,正是滋养肉体、改善经脉的良药。

如果$们采到手,足以在十五天之内,让丁浩的肉体素质提升一大截,改善经脉天生的弊病,达到通过问剑宗宗门测试的水准。

这是丁浩最后的希望所在了。

按照记忆,顺着熟悉的路线,丁浩很快就来到了悬崖边上。

他小心翼翼地趴在地面,探出头朝悬崖下方看去。

下方黑雾翻腾,阴风呼啸,隐约可以看到,下方百米深处,有几缕红色光芒在黑雾之中闪烁,忽隐忽现,这就是那几颗【龙心玄草】所在了。

丁浩也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个地方,真的是非常危险。

黑雾之中有奇怪的吸力,想要采摘到灵草,难度极大。

不过,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大略准备了一番,将临时续接起来的绳子一头固定在悬崖边一块岩石上,另一头抛下悬崖,看着距离差不多,丁浩咬咬牙,紧紧地抓住绳子,一点一点地下了悬崖。

娘嘞,这叫个什么事啊,大半夜地下悬崖,连个安全扣都没有啊,万一一松手,老子摔下去可就真的成肉饼了!

丁浩顺着绳子下了十多米,有点儿欲哭无泪的感觉。

谁知道他这乌鸦嘴还真灵。

一句话没有说完,刺啦一声传来。

那看起来很结实的绳子竟然鬼使神差毫无征兆地断裂为两截。

丁浩下点儿被吓尿。

还未来得及抬头看,只觉得身子一轻,整个人就像是流星一下飞快地坠落了下去。

下坠之势太快,如同流星陨落一般。

丁浩根本就来不及有任何的反应,身体无意识地翻滚,撞在峭壁凸出来的岩石上,鲜血迸射,一阵阵骨头断裂的剧痛涌来,简直就像是被千刀万剐了一样。

下一刻,他就失去了意识。

万世神皇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万世神皇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万世神皇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