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临诸天叶青羽全文免费阅读乱世狂刀小说全文

  • 时间:
  • 帝临诸天乱世狂刀
  • 来源:TW

帝临诸天叶青羽全文免费阅读乱世狂刀小说全文

《帝临诸天叶青羽》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叶青羽小说帝临诸天推荐章节

序言·守墓的少年

“小羽,不要哭,人终有一死,我和你娘的日子到了,老伙计们在星辰的怀抱之中等着我们呢!”

“呵呵,比起那些已经提前走了的伙计们,能亲眼看着你,一天一天从一个小婴儿成长到十岁,我们已经很幸运了!”

夕阳如血。

守城战刚刚结束。

肃穆庄严的祖屋大门前,身形单薄的少年泪如雨下,稚嫩的脸上写满了悲恸,还有愤怒和仇恨。

一对中年夫妇坐在屋门台阶上的血泊里。

他们满身血迹。

妻子胸部插着一柄断裂的战矛,身躯被洞穿,已经气若游丝,进入弥留之际,而男子失去了双腿和一只臂膀,一柄一指长的小剑插在他的额头。

但他却离奇没死。

如回光返照一般,男子依旧保持着清醒的神智。

男子用仅剩的一只胳膊,仅仅地抱着妻子。

眼前泪流满面的少年,是这对夫妻的独子。

男子看着眼前的孩子,眼里充满了溺爱,还有一些难以言明的情愫。

他笑了笑。

“擦干眼泪,小男子汉,现在你要听清楚,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交代你,记住,一定要牢牢记住,我和你娘走了之后,你要在坟前守墓四年,一定要守满四年,哪怕是少一天也不行,知道吗?”

少年连连点头,泪如雨下。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许那样去做,没有实力的愤怒,毫无意义。你一直都想要去白鹿学院,想习武,想成为一名强大的武者,但是我的小男子汉,这不行,起码在守墓的四年里不行……”

“不要问我为什么,记住,在这四年里,你必须做到像是一粒尘埃落入荒漠之中那样,默默无闻,让整个鹿鸣郡城都忘记有你这么一个人存在……当然,如果成为一个别人眼中的傻子或疯子更好,但我想,我的小羽,不屑于那样去做!”

“四年之后,你可以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如果一朝一日,你能成为苦海之境的强者,那就一定要去雪国皇宫,取回一件本该属于你的东西,到时候,这枚徽章,会告诉你一切真相!”

男子说着,将一枚黄铜刀剑徽章,放在了少年的手心里。

这几句话和这个动作,似乎是耗尽了他最后的生命。

然后男子脸上的所有神采开始急骤地退去。

男子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再也没有了丝毫的血色,鲜血大口大口地从他的口中喷出来。

“爹……”少年悲愤绝望地大喊。

“还有,记得我传授给你的那套无名吐纳冥想功法吗?守墓四年,你一定要坚持修炼它,让它变成你的本能,能做到吗?”

少年拼命地点头。

“那就好啊……”男子的眼睛失去了最后一丝光彩,因为重伤和失血,他已经看不见了。

低头在弥留的妻子额头上轻轻一吻,用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无比愧疚地说了一声:“莹莹,对不起……”

然后,男子溘然长逝。

怀中妻子的眼角,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流下一滴清澈晶莹的眼泪,也在同一瞬失去了呼吸。

少年跪在血泊之中,手握黄铜刀剑徽章,痛哭失声。

他的名字,叫做叶青羽。

从此之后,在鹿鸣郡城北区边缘的贫民窟中,一片不足一亩的荒草坟地之中,一个默默无闻的少年,一待就是四年。

四年时间里,他绝大多数时间都如雕像一般呆呆地坐在坟前,如同一个傻子一样。

于是,无数的冷嘲热讽和流言蜂拥而来。

大多数人都认定,经历了父母双亡的打击之后,昔日那个聪慧惊人,天赋不凡的少年,那个曾经被白鹿学院老院长认定是鹿鸣郡城第一天才的少年,已经废了。

叶青羽彻底失魂落魄,变得呆呆傻傻,成为了一个可怜虫。

一个可以随意欺凌的傻子。

于是某个曾经是叶家朋友的人,以极低的价格,半骗半买,拿走了叶家收藏的一柄千金灵器宝剑。

也有人使了手段,鸠占鹊巢,夺走了叶家在北城产业。

还有一个小贵族仗势欺人,强夺了叶家的祖宅。

少年正在一点一点地失去一切。

他似乎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仿佛随便什么人,都可以随意欺负他,都可以肆无忌惮地将唾沫吐到他的脸上。

可是少年自己,对于这一切,却丝毫不在乎。

直到有一日,昔日的玩伴,也离开了他。

“青羽哥哥,你堕落了,我却成长了,对不起,昔日相互陪伴守护的誓言,就让它飘散在风里吧,不要怪我太现实,只是……我考入了白鹿学院,再见——不,应该是再也不见!”

昔日那个像是跟屁虫一样跟在他身后的羊角辫的青梅竹马的小女孩,那个曾经无数次接受过少年资助帮助保护的小女孩,留下这样一句话,决绝转身。

她在一群锦衣华服的人的簇拥下,头也不回地离去。

她天赋惊人,各方惊动,注定一飞冲天。

而他,要在这片荒地坟墓前,默默无闻地接受四年时光的寂寞考验。

0001、四冠王

四年时间,白驹过隙。

叶青羽今年十四岁。

他是雪国边疆小城【鹿鸣郡城】的城北贫民区里生活的寒门少年。

四年前,雪国境内天地元气躁动,异象迭出。

叶青羽的父母在一场史无前例的妖魔兽潮攻城中之中,因为一个意料之外的变故而战死,他成为了孤儿,叶家一蹶不振,家道中落。

今天,四年之期结束。

爹,娘,四年之期满了!

日晷的指针转到那个早就注定的时间点的瞬间,叶青羽原本看似有些呆滞的脸庞,突然变得生动了起来,他睁开眸子,瞳孔中有闪电般的光芒流转。

这一瞬间,他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叶青羽跪在坟前,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然后开始在墓碑前面挖了起来。

翻开表层的新土,往下三尺,一个被小心埋藏的黑色铁盒子出现。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铁盒子。

它做工粗糙,并没有锁,岁月的侵蚀让铁盒子显得锈迹斑斑,颇有一些沧桑的气息,叶青羽小心翼翼地取出盒子,轻轻打开,一个铜色的徽章静静地躺在其中。

在晨曦的照射之下,刀剑相交造型的古朴铜色徽章微微闪光。

这是父母留给他的最重要的遗物。

爹,娘,按照当初的约定,我现在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我现在可以当回一个正常人了吧?哈哈,那些看了四年笑话的家伙们,一定会惊掉下巴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叶青羽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了奇异的微笑。

四年的寂寞时光,那些经受过的苦难,并没有让叶青羽的性格变得愤世嫉俗般扭曲。

他依旧乐观开朗,依旧充满了自信。

失去的只不过是一些不重要的俗物,而收获的才是真正宝贵的东西那是一颗越发平静淡薄、坚定理智的赤子之心,和一双可以看穿虚妄的智慧的眼睛。

只有苦难,才能真正磨砺一个人。

四年的时间,对于叶青羽来说,不啻于一次重生。

呵呵,那些嘲讽欺辱了叶家整整四年的人,你们要倒霉了,我可是一个很记仇的人啊,爹,娘,现在,我要放开手脚了,你们一定不会怪我,对不对?

叶青羽说话的表情,平静而又祥和,就好像父母坐在面前听着一样。

叶青羽将铜色徽章认认真真收好。

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还有,叶家失去的一切,我也会亲手拿回来,爹,您说得对,没有实力的愤怒毫无意义,所以我决定去白鹿学院学艺,你们不会反对吧?等我成为强者,那柄剑,那些产业,还有叶家的祖宅,我会一个一个全部拿回来!

少年像是在对着坟墓发誓一样。

哦,对了,虽然你们临死也不想让我卷入那件事情,但我还是一定会查清楚,当年守城的那一战,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你们罹难不管是谁挡在我的面前,我都会一拳一拳打开一片天,让光明洒下,让那些见不得光的家伙,付出代价!

叶青羽看着安静的墓碑,仿佛看到了父母亲切熟悉的脸庞。

他的笑容充满了自信。

远处,金色的朝阳如利剑一般划破晨霭,瞬间无数道金色光辉洒落。

叶青羽身披金光,转身迎着朝阳而去。

一个传奇,比原本预定好的时间晚了四年,但终究不可阻挡,开始在贫民窟的坟场边,悄无声息地崛起。

传闻大千世界之中,时空错乱,隐蔽之秘境世界无数,可以分为无数界域。

界域数量之多,如诸天星辰,无穷无尽。

但自天地初开,混沌分明至今的千万年时间里,被各族生灵强者先贤所发现和开辟的界域,共有九九八十一处,其中以【青云界】、【晓月界】、【南离界】等十九界最为鼎盛。

每一个界域都极为宽广,幅员辽阔,自成一处小世界,孕育大千种族和无尽生灵。

天荒界,便是其中一个极为年轻的界域,被开辟出来不过百年的时间,所以名声不显。

而鹿鸣郡城,则是天荒界之中的一个偏远人族小城。

时值盛夏。

鹿鸣郡城之中,一年一度的白鹿学院招生正在井然有序地进行之中。

作为鹿鸣城方圆数千里之内最好的初级武道教场,白鹿学院自从六十年前建校开始,就是无数少年少女梦寐以求的武道圣地。

因此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就有数以万计的疯狂的人们,拥挤到了白鹿书院的大门口。

随着学院的鹿鸣铜钟敲响,在无数人的欢呼之中,招生测试开始。

逐渐变得火辣辣的太阳,并不能阻挡少年们的热情。

除了数万鹿鸣郡城的适龄男女之外,还有无数符合招生条件的少男少女,不远千里,从各个人族聚居城市和部落出发,跋山涉水,在亲人的陪同保护之前,赶来参加测试。

尤其是对于无数出身贫贱的寒门子弟来说,这是改变命运的机会

一旦通过考核,成为白鹿学院的学员,就意味着一步登天,日后勤修苦练,成为强大的元气武者,就可以从此改变自己乃至于父母亲人下等贱民的悲惨命运。

一时之间,整个鹿鸣郡城都像是在过节一样热闹。

喂,听说了吗,青萝商会的会长千金宋青萝,才十二岁,第一次参加测试,就顺利通过了入学考核,六项考核内容全部极为优异,被评为一品武学天赋啊!这次青萝商会要出一个小天才了!

这算什么,郡城南区的李兵主之子李承晋,据说乃是一品上等武学天赋,早就被白鹿学院几位长老看好

这并不奇怪啊,那些贵族富户之家,可以从小就开始为子女铺垫准备武者之路,各种功法、丹药和资源充足,那些千金少爷们,都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再稍微疏通运作一下,通过白鹿学院的考核还不简单?

是啊,和寒门学子比起来,这些贵族子女,赢在了起跑线上啊!

寒门再难出贵子啊!

白鹿学院的大门口,人们议论纷纷。

有人无比感慨。

因为从考核开始到现在,通过的少男少女,大部分都是富庶家境的孩子,而寒门子弟来参加考核,数百人里面也只有一两个,才能通过,概率小的惊人。

通过可考核的少年们欢欣雀跃,而那些被淘汰的则嚎啕大哭,一脸绝望,几家欢喜几家愁。

趾高气昂的贵族少爷和失魂落魄的寒门子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武道之路,从来都是残酷无比。

入学考核的考试场地,就在学院大门口。

整个测试的过程,都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进行,倒也算是公平,对于无数寒门子弟来说,这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

人群拥挤,将整个测试广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随着考官不断地高声报出成绩,人群总会爆发出一阵惊呼,隐约有被淘汰者充满了绝望的痛哭和哀求之声传出来。

就在这时,人群被挤开。

一个气宇轩昂的少年,面带着笑意,从人群后挤出来,朝着测试点走去。

这少年一出现,立刻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他看起来也就十四五岁,衣着简陋,黑发浓密用一根草绳简单地挽住,长发如瀑布一般垂到腰际,身形修长,健硕有力,剑眉星目,面部棱角分明,眉宇之间自信勃勃。

任何人只要看他一眼,都会觉得一股逼人英气扑面而来。

这少年虽然身上穿着一件布满补丁的短袍,但洗的很干净,脚上一双草鞋底子都快磨破,无比寒酸,但他走路的气势,却像是得胜归来的将军一般。

咦?快看,这不是叶青羽吗?这个傻子怎么好像是变了?

哟呵,这家伙又来参加入学考核了?

哈哈,他还真的来了,我记得,这个傻子已经参加过好几次白鹿学院的入学测试吧?

谁说不是呢?这家伙疯疯癫癫的,估计是被父母的死给打击到了,已经连续四年参加白鹿学院的入学考核,每一次都连第一项测试都过不去,已经成为了鹿鸣郡城最大的笑话,却没有自知之明都没有,居然又跑来丢人!

哈哈哈,谁让德高望重的白鹿学院的老院长,也曾经称赞过他,认为他是有可能进入鹿鸣榜乃至于潜龙榜的天才呢!

也许老院长当时老糊涂看走眼了

我觉得也是,可偏偏叶青羽这个小穷酸,还蠢蠢地当真了,一次次地跑来测试,哈哈,实在是可笑可怜!

人群的议论声,并没有掩饰,清晰地传到了叶青羽的耳朵里。

他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丝毫不在意。

一群蠢货,知道个屁,要不是因为老子早就进白鹿学院了。

叶青羽来到最外围的报考点,领取测试铭牌。

按照规定,只有领取了铭牌号码,才有资格参加白鹿学院的六项入学测试,他已经参加了四次考核,所以一切规矩都非常熟悉。

哟,这不是四冠王吗?今年又来了?一个身穿紫色锦衣的少年,突然一步挡在叶青羽的身前,阴阳怪气地道。

哈哈哈

这一次过后,应该可以成就五冠王了吧?吓死我了

-----------------

0002、震慑•英勇徽章

周围就有不少衣着贵气的少年少女们都夸张地笑了起来。

叶家家境破落,父母早亡,以如今雪国的阶级划分来看,是标准的寒门子弟,社会地位极为低下。

不过据说昔日白鹿学院德高望重的老院长,一次外出时,偶然见到只有六七岁的叶青羽,一时惊为天人,断定这个少年日后绝非池中之物,跻身鹿鸣榜不在话下,甚至还有可能进入雪国潜龙榜……

老院长何等人物?

地位崇高,门生无数,可谓桃李满天下,又是连续二十年的鹿鸣郡城第一强者,简直就是言出如法。

所以这样的评价,将当时还年幼懵懂的叶青羽,毫无防备地推到了无数目光的注视聚焦之下。

而叶青羽也因为老院长的这句评价,被许多自认为天赋卓绝的贵族弟子们嫉妒,一个贫贱寒门子弟而已,居然被评为第一少年天才?那他们这些贵族算什么?

于是各种暗中针对,各种刁难和调侃。

所以四年之前,受了父母死亡刺激的叶青羽,第一次参加白鹿学院考核的时候,只有十岁,但却吸引了各方的关注,堪称当时鹿鸣郡城最为瞩目的省事。

很多人都以为老院长的预言会实现,鹿鸣郡城将见证一个天才的诞生,但是……

谁知道,事实恰恰相反。

叶青羽的表现简直是一塌糊涂,连第一项考核没有通过就被直接淘汰……

他创造了有史以来,在白鹿学院入学考核被最快淘汰的记录,也是最差的成绩。

接着连续三年的三次考核,都是如此。

接二连三的刺激,让叶青羽看起来更加疯疯癫癫,每日里除了吃饭睡觉,就像是雕塑一样呆坐在父母的坟前,因此被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好事者们,扣了一个‘四冠王’的帽子。

这些事情,一时之间被传为笑谈。

此时,听着周围同伴们的响应,锦衣少年更加得意了,有一种被认同的兴奋感。

他面带讥诮之色,挑衅一般地挡在前面,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欠揍表情。

“滚。”叶青羽瞥了一眼这少年,不耐烦地挥挥手。

“哈哈哈!”锦衣少年故意夸张地大笑:“滚?我要是不滚,你能把我怎么样,我看还是你给我滚吧……”

啪!

叶青羽很干脆地直接抬手一巴掌,将锦衣少年扇了个趔趄。

没有人知道,叶青羽的力量很大,远超同龄人。

这归功于那套无名吐纳功法。

这四年里,当别人以为他在父母坟前发呆发疯的时候,实际上叶青羽是在修炼那套无名吐纳功法。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套功法的其他作用没有显现出来,但叶青羽却发现,自己的力量却变得越来越大的。

大的有些可怕。

当然,恪守父亲遗言的他,并没有将这种力量表露出来。

但是今天,没有必要隐藏了。

锦衣少年毫无防备,被乎了个结结实实,趔趔趄趄地被抽到一边,那种感觉像是被一根铁棍抽到一样,只觉得眼冒金星,半个头都麻了……

他捂着肿的像是摔烂了的桃子一样的左脸,一副震惊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叶青羽。

叶青羽笑了笑,无所谓地道:“不滚开,我就大巴掌乎你脸,现在知道了吗?”

其他贵气少年们,也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竟敢在这里打人?”

下一瞬间,富家少年们反应过来,顿时愤怒了,仿佛是那一巴掌抽在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

他们一个个如炸了毛的公鸡一样,都尖叫着指挥着各自的护卫,将叶青羽围在了中间,剑拔弩张。

叶青羽嘴角划起一丝嘲讽的弧度。

他不慌不忙地从怀中取出一枚圆形的黄铜徽章,握在掌心里亮了亮,笑嘻嘻地看着围过来的富家子弟以及锦衣少年的护卫,道:“睁开狗眼看清楚……我想打就打了,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那是……”

在看到黄铜徽章的一瞬间,所有人都傻眼了。

那是军功章!

竟然是英勇黄铜徽章!

传说在雪国建国立朝之初,第一代的【神圣人皇】石破岳陛下,为了奖励当时乃至于后来在对抗蛮荒妖族的战斗中立下功勋的军士和武者,请求天荒界有史以来最惊才绝艳之辈的符文锻造大师莫品寒出手,以罕见神料星辰陨铁为原料,锻造了总共一百零八枚等级品秩不同的荣耀徽章。

这是军工徽章的最初始来历。

雪国皇家法律规定,佩戴军功章者,地位等同于贵族。

富家子弟们之中有人这才猛地想起,老一辈人的传说中,叶家似乎曾经出过一位灵泉境的武者,在当年守护鹿鸣郡城的战斗中,立下大功,得到过一枚英勇黄铜军功章……

只是这些年叶家没落,从未见过这枚徽章出现,很多人还以为这传说有误,没想到……传说居然是真的。

有英勇黄铜徽章在身!

又是在白鹿学院门口!!

除了顶层贵族之外,谁敢动叶青羽?

对佩戴徽章的人不敬,那就是对雪国皇室不敬,乃是大罪。

这些富家子弟包括那锦衣少年,毕竟没有贵族爵位,距离贵族地位还差得远,因此一看之下,顿时吓得面色苍白,呼啦啦地跪了一地。

而那些原本如狼似虎的护卫们,也都一个个吓得腿肚子转筋了,像是夹着尾巴的鬣狗一样,头都不敢抬。

雪国律法严苛,触犯贵族,那便是死罪。

锦衣少年也懵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满脸不甘,一只手捂着肿的像是烂桃子一样的半边脸,一脸阴狠地看着叶青羽。

叶青羽毫不退让,晃了晃徽章,眉毛挑了挑:“怎么?还不服吗?”

锦衣少年挣扎了片刻,然后满心不甘地单膝跪在地上。

他也只是富家子弟,而不是贵族,见到英勇黄铜徽章,就得下跪行礼,这平民对皇室权威和英雄应有的礼仪,否则就是大不敬之罪。

“真是贱人,主动伸出脸来给我抽。”

叶青羽一句话,气的锦衣少年鼻子都快歪了。

“我知道你很不服气,但你要明白,你此时此刻所受的屈辱,都是你自己招惹的,要不然我知道你是哪颗葱?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你现在心中一腔怨毒,哈哈,没关系,哪一天你觉得自己够资格了,可以来报复我。”

叶青羽笑着道。

他毫不掩饰自己的跋扈,尽情嘲讽了这些优越感满满的富家少年。

事实上这锦衣少年这些年做了不少恶事,且已经不止一次地挑衅叶青羽了,以前叶青羽因为一些原因,一直隐忍。

而今天,他不用再忍了。

英勇黄铜徽章的作用,叶青羽很早就知道。

不过对于他来说,这枚徽章更大的意义,并不在这里,所以在此之前他从未展示过。

不过,必要的时候,他也不介意用一用。

收起英勇黄铜徽章,叶青羽笑嘻嘻地来到红木大桌前。

从一位负责发放铭牌的白鹿学院二年级学员手中,叶青羽领取了参加考核的铭牌。

“8888?这个号码不错。”

看了一眼手中的荒木铭牌,叶青羽笑了。

他按照顺序开始排队,等待测试的到来。

而那锦衣少年捂着脸,脸上的表情又是畏惧,又是愤恨。

他的眼睛里闪烁着阴狠怨毒的神色。

“为什么?这个杂鱼废物怎么今天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他手中怎么会有英勇黄铜军工徽章?该死啊,被这个公认的杂鱼傻瓜打了,我还不敢幻兽,传扬出去,一定会成为鹿鸣郡城的笑柄啊!”

锦衣少年简直快要气疯了。

“今日之耻辱,日后必报……嗯?不对,叶青羽今年已经十四岁,如果他依旧不能成为武者,那岂不是说……”

锦衣少年突然想到了什么。

一抹兴奋阴狠的精芒,在他的眸子里一闪而逝。

……

……

排队等待,实在是一个漫长而又无聊的过程。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叶青羽终于来到了第一个测试场地。

白鹿学院的入学六项考核之中,第一项为测试身体气血。

因为天荒界的武道修炼,不论任何人,都是以淬炼肉体开始,只有将肉体淬炼到极致,才能感悟天地元气,成就元气武道,所以修炼者的先天血气就非常重要。

血气越是旺盛,淬炼肉体就越是轻松,修炼成就也越大。

而血气测试的过程也很简单,测试场中摆放着九尊重量不同的古朴石鼎,石鼎之上都镌刻符文,考生通过举鼎来,使得石鼎上的符文和和场地下方的元气阵法被激发,就可以测试出考生的血气旺盛程度。

这是最原始的方法,却也最有效。

陆续有少年在学院教习的安排之下,接受测试。

随着石鼎被举起,鼎上有暗红色纹络若隐若现,地面上元气阵法之力会注入考生体内,接着考生身体就会有血色光焰绽放,朝着四面区域辐射。

血气光焰辐射的区域越大,就意味着血气之力越强。

有天赋卓绝血气旺盛的考生,其体内血气光焰绽放之下,如同火焰一般照耀四方,染红了整个考场。

“8677号马如龙,举四鼎,三百二十斤之力……通过!”

“8884号顾钊,举一鼎,八十斤之力……淘汰!”

“8885号徐飞,举三鼎,一百八十斤之力……通过!”

“8886号贾人,举……”

监考教习的声音,以元气之力激荡出来,扩散四周,清晰地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

0003、我的决定需要解释吗

顺利通过的徐飞和马如龙兴奋若狂,他们体内血气光焰都可以照耀方圆一丈区域,红芒灿烂,顺利通过考核,都举着拳头欢呼起来。

而被淘汰的顾钊,穿着普通,甚至有点儿寒酸,看起来有十五岁左右,血气光焰只不过辐射到身体周围不足一尺的距离,极为微弱。

听到宣判,这寒门少年仿佛是失去了身体里最后一丝力量一样,瞬间就委顿在原地,泪水哗啦啦地流淌。

他知道,从此以后,武者之路和自己绝缘了。

十五岁之后年龄超限,无法再报考白鹿学院,像是顾钊这样出身贫寒之家的孩子,没有修炼资源和功法,只能如蝼蚁一般在这乱世挣扎平庸一生了……

“8888号……”

终于轮到了叶青羽。

将铭牌交给监考教习,他走向场中的石鼎。

之前每一次参加考核,叶青羽都是在这里淘汰。

因为他连最轻的那尊八十斤石鼎都难以动摇丝毫,更别说是举起,且体内不会有丝毫的血气光焰放出,于是成为了白鹭郡城最大的笑话。

但只有叶青羽自己心中清楚,那到底是为了什么……

而今天,就让一切冷嘲热讽都终结吧。

因为今天,他终于不需要再隐藏真正的力量了。

叶青羽仿佛都能感觉到血液在自己的体内燃烧。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约定,叶青羽相信自己早就已经惊艳整个鹿鸣郡城。

但就在他手掌握住石鼎那粗糙冰凉的耳部,还未将其举起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了监考教习淡淡的声音:“等一等,你就是叶青羽?胡闹,谁让你考试的?你暂时不能惨叫考核,先退到一边吧。”

叶青羽一怔,转身看去。

只见那考场正前方,那荒木大桌之后,遮凉禽羽七色华盖之下,一位三角脸山羊胡的中年教习,正优好整以暇地坐在躺椅上,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

这人正是气血检测考场的主考教习。

“为什么?”叶青羽皱皱眉。

山羊胡中年教习依旧面无表情,以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

“为什么?呵呵,我让你等,你老老实实等就好了,我是这里的主考教习,难道我做出的决定,还需要向你这个连续四次都被最快淘汰的废物解释吗?”

叶青羽怒意勃发,正要说什么。

不过下一瞬间,他目光一扫,却看到了一个少年身影,站在中年教习的身边,正带着一脸讥诮嘲讽的表情,用一种阴狠怨毒的目光看着自己。

正是刚才被自己抽了一巴掌的锦衣少年。

叶青羽突然就乐了。

原来是你这个小.逼崽子在这里闹事呢。

不过这小子只是一个商贾之家的嫡子,不算是贵族,居然能够让白鹿学院的教习为他办事,恐怕不这么简单,肯定还有人在背后捣鬼。

一念及此,叶青羽不急了。

这些年自己忍了这么长时间,鹿鸣郡城里的有些人,还不放松警惕吗?

叶青羽决定陪他们玩一玩,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耍花枪。

想到这里,叶青羽心中坦然,目光灼灼,盯着那中年山羊胡教习,似笑非笑地道:“你确定真的要让我等?”

中年山羊胡感受到了少年话语中的挑衅味道。

这让身为教习的他,顿时有一种被被冒犯的愤怒,冷哼道:“你这种废物,让你参加考核是浪费别人的时间,慢慢等着吧,嘿嘿,只要还有哪怕是一个人惨叫测试,你都得等,一直,给我老老实实地等到最后吧。”

叶青羽很干脆地点点头:“好。”

然后他就抱着膀子,真的很耐心地在一边等着。

这一次,叶青羽并没有亮出黄铜徽章。

因为他心中很清楚,这枚徽章或许可以震慑那些没什么见识也没有爵位的浅薄富家少年,但却不能让堂堂白鹿学院的主考教习低头。

毕竟学院教习并不属于皇室序列,地位相对超然。

更何况叶青羽恶作剧的心态又上来了。

他要玩一把大的,让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这里,然后向整个鹿鸣郡城宣告——

真正的叶青羽,回来了!

另一边——

“下一个,继续考核……”

中年山羊胡教习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懒洋洋地宣布考核测试继续进行。

这种可以随意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来摆弄他人命运的快感,令人沉醉。

而发生在这里的事情,很快就像是插了翅膀一样传了出去。

事实上每年到这个时候,关于‘四冠王’傻子叶青羽的任何事情,哪怕是一个动作一句话,都会成为热门话题。

一开始或许有人对这个少年还抱有期待。

但如今已经变成了彻彻底底的笑话。

随着消息传开,时间流逝,越来越多的人,都涌到了血气测试考场。

大家想要看一看,这一次叶青羽又会弄出什么动静。

无数双目光都集中到了叶青羽的身上。

甚至连接受测试的少年们,都不能吸引旁人的目光了。

而自始至终,叶青羽真的就很耐心地等着。

转眼之间,一天时间就已经过去。

……

第二日。

叶青羽依旧准时出现在血气测试考场中。

他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不耐烦或者是怒意,反倒是挂着令人玩味的笑容。

无数道或者幸灾乐祸、或者嘲讽讥诮、或者怜悯可惜的目光,不断地从叶青羽的身上掠过,他恍若未觉。

测试考核继续进行。

对着主考教习不断地宣布成绩,相同的悲喜剧在不同的少年少女身上不断地轮回上演着。

又是一天过去。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七天……

一直到第九天的时候,参加考核的人数,终于逐渐变得少了起来。

原本拥挤的考试场所逐渐变得人影稀疏了起来。

大部分少男少女都已经结束了自己的入学考试,结果各不相同,偶尔有一些从远方赶来鹿鸣郡城的考生,领取了属于自己的铭牌之后,很快就接受了六项测试。

叶青羽却依旧在第一项血气测试的考场边上等待。

这个考场也因为叶青羽的存在,而成为了六大考场之中,围观人数最多的一个。

山羊胡中年教习一脸淡然地坐在荒木椅子上。

他偶尔看向叶青羽的目光,带着浓浓的不屑和嘲讽,还有掩饰的很好的愠怒,叶青羽的坚持让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这里看热闹,让中年教习有些难堪,但他却忘了,是自己先刁难少年。

又是一天时间过去。

到了第十天。

也是白鹿学院招生的最后一天。

整整一个上午,也就只有三名少年匆匆赶来,领取了铭牌,接受测试,而到了下午,没有任何一个人来参加考试。

“这中年教习做的有点儿过了,不管叶青羽有多废物,也不能剥夺考试权利啊!”

“就是,何况叶青羽的父亲,当年为鹿鸣郡城战死,立下战功,传说中还得到过英勇黄铜勋章,怎么能如此对待功臣的后代?让人心寒,难道他就不怕雪国皇室降罪?”

“这你就不知道了,叶父早就死了,叶青羽虽然继承了那枚英勇黄铜徽章,但毕竟不是徽章的原主人,又是寒门子弟,且按照雪国的法律规定,这枚徽章,只能保护他到十四岁,十四岁以后,城主府就会收走这枚徽章……”

“这叶青羽也是个可怜的苦命孩子!”

人群议论纷纷,除了那些幸灾乐祸的富家贵族子弟之外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之外,大多数人对叶青羽还是有些同情。

叶青羽看了看远处的日晷,时间差不多,走向测试考场。

刚走了几步,突然一阵幽香传来。

人群中走出一个明媚娇艳的少女。

她挡在了叶青羽的前面。

这女孩子看起来十三四岁,身穿着白鹿学院四年级的火红色剑士服,颈间的肌肤如羊脂白玉一般吹弹可破,锁骨精致,眉目如画,琼鼻樱唇,在紧身的剑士服的衬托下,更显得身段玲珑,玉腿修长,腰肢纤细,眉宇之间带着丝丝销魂夺魄的媚意。

她绝对是一个绝世美女的胚子。

“听说你又在闹事?”少女盯着叶青羽,一副责备的神色。

闹事?

叶青羽一怔,皱了皱眉,道:“小涵……”

这个美丽少女,名叫蒋小涵,正是当年在叶青羽最艰难的时候,在那个荒芜的坟地里,向叶青羽说出‘再也不见’的邻家少女。

三年多时间过去,她是白鹿学院的正式学员,成绩优异,就像是飞上了梧桐枝头的凤凰,变得明艳照人,不再是以前那个跟屁虫一样,时刻都需要叶青羽保护的羊角辫女孩了。

“请你别说的这么亲热,叫我的全名,蒋小涵。”红衣少女不耐烦地打断,居高临下地道:“整整四年了,叶青羽,你为什么就不能老老实实接受命运,甘于平凡呢?没有武道天赋,你再挣扎也是无用,反倒成为了笑柄,还不如做一个普通人,安安稳稳度过这一生。”

原来你是来说这个的啊?

叶青羽呵呵一笑,突然不再想说话,懒得再解释什么。

-------------

今天干了一件特别蠢的事情,五点多起来陪老爹在西安检查身体,一直忙到晚上六点才结束,倒地铁去火车站,结果居然没有回宝鸡的票了……我的神,什么时候西安到宝鸡的票居然这么紧张了,纠结了半天,又坐着原班地铁,倒了好几次,回到医院,在附近找了个旅馆暂时住下了。

好累。

另,大家有力的出力,帮忙把书评区活跃起来吧,谢谢,有精力的再帮我宣传下新书!

0004、真凰和泥鳅

但蒋小涵却一副苦口婆心的姿态,继续说教——

“我们从小就是邻居,我知道你以前很出色,也帮了我不少,可你那些出色,都是小孩子的玩意,如今我们都长大了,我也不再是那个因为你帮我掏一颗鸟蛋就欢欣雀跃,你也不要再用这种方式来引起我的注意力……真的,叶青羽,念在我们昔日是邻居的份上,我劝你一句,认命最好,不要去招惹那些你惹不起的人!“

我?

去引起你的注意力?

叶青羽就呵呵了。

姑娘你哪里来的自信啊。

懒得说什么,叶青羽直接绕过蒋小涵,走向测试点。

蒋小涵面色一变,却认定他是恼羞成怒了,怜悯地叹息了一声,道:“我知道,也许我说这番话太直接,伤了你的自尊心,但我是真的为你好,从你考核失败的那一天起,注定了你我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叶青羽却再也没有回头。

他径直来到那山羊胡中年教习前面,一字一句地问道:“喂,现在,我可以参加考核了吗?”

那山羊胡教习好整以暇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眯着眼睛,答非所问地道:“看见考场周围围观的这些人了吗?你认为他们是为什么来到这里呢?”

“也许是为了看有人出丑吧。”叶青羽淡然地道。

“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原来你也明白,他们是来看你出丑。”山羊胡教习脸上浮现一丝嘲讽讥诮的微笑,目光像是审视着一个小丑,道:“既然你明白,那为什么还要急着出丑呢?”

“也许出丑的是别人呢?”叶青羽似笑非笑。

山羊胡教习端起茶壶,抿了一口,舒舒服服地躺着,道:“看来你还不服……那就再等等吧。

“可我不想等了。”叶青羽争锋相对地道。

山羊胡中年教习只是冷笑。

他一脸讥诮轻蔑的表情,看着叶青羽,仿佛是听到了一个笑话,连说都懒得再说什么,一个寒门小穷酸而已,臭虫一样的小东西,居然敢和自己对抗?

“就凭你对教习的这种恶劣态度,根本不配进入白鹿学院。”锦衣少年得意洋洋地从人群中走出,脸上着一种报复得逞的幸灾乐祸。

叶青羽一瞪眼:“又是你?想挨巴掌了?滚一边去。”

锦衣少年神色一窒,下意识地捂住半边脸,牙槽子都一阵后疼。

他眼神中闪过一抹畏惧之色,往后退了一步,不过旋即又想到了什么,怒道:“呸,你以为我现在还会怕你?废物,你还没有去看这一次入学考核的成绩榜吧,总榜排名第一千三百零九的刘晔,就是我,哈哈哈,我现在已经是白鹿学院一年级上院的正式学员,而你呢?算什么东西?”

“刘晔是吧?”叶青羽微微一笑:“好,我记住了,很快你就知道,我是什么东西了,记住,把你的脸洗干净了,跪下来等我抽。”

“不知死活,还敢这么嚣张,嘿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的年龄到了,只要进不了白鹿学院,到时候城主府很快就会收回那枚徽章,你这个该死的杂鱼小丑废物,还不是任我揉捏,怎么死都不知道……”

刘晔冷笑,一脸阴狠诅咒般的狰狞表情。

叶青羽根本懒得再理会他。

叶青羽扭头看着那山羊胡中年教习,露出不屑的轻笑,当着周围所有围观的人,一字一句地道:“白鹿学院居然有你这种不知所谓的渣滓教习,真是一种耻辱。”

“你……你说什么?真是放肆!”山羊胡中年教习闻言一怔,没想到叶青羽竟敢骂自己,旋即大怒,拍案而起。

“我是因为尊重白鹿学院,所以才耐心等整整十天,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是怕了你吧?”叶青羽冷笑,道:“不让我参加考核是吧?很好,你会后悔的,很快我就会让你自己主动来求我考核。”

说完,叶青羽转身决然而去。

“你……狂妄!让我求你?我会后悔?哈哈哈,我看你真的是疯了……”山羊胡中年教习气的浑身发抖。

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狂妄不知所谓的少年,连续四年被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淘汰,现在居然敢威胁自己?

而这时围观的人群却是沸腾了。

叶青羽果然又要闹出大事了吗?

众所周知,白鹿学院不会招收超过十五岁的学院,所以对于叶青羽来说,这次入学考核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已经连续四次被无情淘汰的他,到底是要进行最后的疯狂挣扎,还是会创造出一个奇迹?

以前每一次被淘汰的时候,叶青羽都是平静离去。

可这一次,似乎并不一样呢。

“这小子要去干什么?”

“哈哈,有热闹看了,跟过去看看。”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今天要发生大事。”

人群跟在了叶青羽的身后,想知道他要去做什么,除了喜欢看热闹的普通人之外,还有许多已经通过了考试的少男少女,像是一股洪流一般,哗啦啦地紧随其后。

“哼,垂死挣扎,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个杂鱼,还能翻出什么浪花。”

锦衣少年刘晔脸色瞬息万变,犹豫了一阵,最终也跟了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竟然会生出一丝隐隐不安。

而那中年山羊胡教习则带着一脸不屑的冷笑,坐在原处。

“我在这里等着,看看到底会是谁求谁!”

……

娇艳明媚的蒋小涵静静地站在原地。

这一刻,在她的眼中,小时候那个在自己心目之中那个像是英雄一样无所不能的邻家男孩的形象迅速地淡去。

此时的叶青羽渐渐像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小丑一样,在进行最后的疯狂和挣扎。

她认定,等待他的只能是第五次失败,然后就此永久沉沦……

“你为什么不理解我的苦心呢。”蒋小涵脸上带着高高在上的怜悯,叹息着摇头。

“是谁不解风情,不理解小涵师妹你的苦心啊。”一个挺拔的英俊年轻人身影不知道何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蒋小涵的身边,语气淡然,似笑非笑地道。

“笑非师兄,你怎么来了?”蒋小涵看到这人,娇媚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韩笑非脸上带着招牌式的淡淡微笑。

这位白鹿学院四年级的风云人物,出身贵族世家,英俊儒雅,风度翩翩,不论家世、修养还是实力天赋,都堪称完美。

事实上他一直以来也都是无数学院女弟子暗恋的对象,招牌式的笑容如春风阳光般温暖和熏,鹿鸣郡城中也无数女孩子都为他疯狂。

据说甚至曾经有学院年轻女教习都向他表白过,是学院的最令人瞩目的几位风云人物之一。

“今天是学院招生的最后一天,我过来看看,听说这一次学院招到了不少的年轻天才。”韩笑非看着洪流一般远去的人群,道:“又是那个叶青羽在闹事吗?可惜了啊……我听说小涵师妹你,曾经暗恋过他呢。”

蒋小涵微微一笑,摇头道:“那都是小时候不懂事,觉得他很厉害,算不上暗恋……何况如今我已经长大了,和他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的世界才刚刚开始,而他注定平庸沉沦,他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恩,小涵师妹能够看清楚这一点就好,武者就应该锐意精进,不要被这种小人物乱了心思,你是翱翔九天的真凰,他最终只是一条没有跳过龙门的泥鳅而已。”

韩笑非淡淡地道。

……

叶青羽的目的地,是第二个考核场地。

经脉品秩测试考场。

由于已经到了最后一天的下午,所以考场上人影稀疏,连一个考生都没有。

主考教习和几个负责记录成绩的白鹿学院学员,百无聊奈地坐在荒木大桌之后聊天,只等太阳落山,这一届的入学考核,就彻底结束了。

考场中央摆放着一尊真人大小的黄色铜人。

铜人惟妙惟肖,仿佛是一件艺术品一样,身上密密麻麻镌刻着一道道粗细不一的奇异线条,纵横交错,每一跟线条都连接着不同的红色穴窍,看起来有些古怪,充满了神秘色彩,它们代表的就是人体十二条正经和奇经八脉。

这件东西名曰【经脉铜人】。

它是白鹿学院入学考核之中,用来测试考生经脉等级品秩的符文宝器。

考生接受测试的时候,只需要将双手按在【经脉铜人】的后背,任由铜人体内蕴含的灵石元力进入身体,就可以测试出自身经脉品秩的高低。

叶青羽来到监考桌前,递上自己的荒木名牌。

“8888号叶青羽?”

经脉测试考场的主考教习,是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

老人略带惊讶地看了叶青羽一眼,显然也曾听说过叶青羽的名号,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让身边的人查阅了成绩玉简之后,微微皱眉,道:“不对啊,你还没有参加血气考核测试?”

“我想先参加经脉测试。”叶青羽平静地道。

----------

还是求收藏吧,记得给刀子留月票啊

帝临诸天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帝临诸天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帝临诸天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