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此生唯你好风景》(顾长情封景尧)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此生唯你好风景》(顾长情封景尧)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2019-05-22 18:07:27作者:芒果慕斯

此生唯你好风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经典言情类小说,主角顾长情封景尧的奇事贯穿此生唯你好风景小说全文章节目录作者芒果慕斯。此生唯你好风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精选:代替妹妹嫁入封家前,顾长情听闻,封景尧是个寡情冷漠的人,后来才知道,传闻都是骗人的。封总不仅不冷情,相反还很‘热情’。有人在他面前嚼舌根,“你回国前,你老婆整天只会买买买,华裳羽衣豪车换不停,身边总有一大票公子哥跟随。”封景尧说,“我回国后,身上所有的卡都想给我老婆刷,可她不要,每天上班下班,只围着我一人打转!”对外冷酷无情的人,宠起妻来,特别丧心病狂。

《此生唯你好风景》(顾长情封景尧)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此生唯你好风景免费试读章节

第二日傍晚,封家。

米黄色的灯下,新中式的餐桌前,几个佣人在无声的忙碌着。

顾长情与封景尧难得能坐在一起共进餐。

屋里安静极其了,一丝丝淡淡地暖意,在两个人之间徘徊,颇有润物细无声的架势。

简单、温馨。

顾长情很喜欢这样的感觉,这几天她一个人在家都快憋死了。

要是每天晚餐都有人陪着就好了。

顾长情暗暗吐槽,就见门口处走进来一个人,几个佣人忙向她行礼问候。

“这么早就吃晚饭了?”

陆诗语毫不见外地扯了把椅子,坐在了顾长情与封景尧中间,仿佛他才是此间的主人。

顾长情不由得看了她一眼,陆诗语似乎今天心情不错,打扮的也十分小女人。

一袭粉紫色的长裙衬得她肌肤雪白,略卷的发丝带出几缕风情,一双眸子似含情一般,若有若无地落在了封景尧的身上。

封景尧仿佛毫无察觉,泰然自若。

顾长情多少能够感觉到陆诗语的敌意,见她这副样子,顿时警惕了几分。

暗道她怎么来了?

这女人一出现,准没好事儿。

顾长情放下手中的餐具,等了半天,却发现陆诗语没有找她麻烦的意思,自从进了屋子,她的视线就一直在封景尧身上。

封景尧语气冷淡地问,“有事?”

“嗯。”

陆诗语间封景尧说话,微微一笑,从包里取出一张精致的邀请函,放到了封景尧的前面,满脸期待的望着他。

好像旁边的顾长情不过是空气一般。

“这是什么?”

封景尧瞥了一眼那烫金的封面,不甚在意地问道。

见他答话,陆诗语脸色的笑意越发灿烂了,“景尧哥哥,咱们A大最近要召开一个校友会,到时候陆秉德老教授也会参加。你知道他一直很赏识你,后来你大二出国了,教授一直很遗憾呢。”

“这不托了我,专门给你送帖子来了,就是想看看这曾经的得意门生。”

陆诗语故意表现的和封景尧十分熟稔,那样子似乎她和封景尧之间,谁都插进不去一般,视线更是时不时地往顾长情身上扫一眼。

听到陆秉德的名字,封景尧一怔,随手翻看了那邀请函一眼,“什么时间?”

“明晚!”

校友会的事情,陆诗语早就打听好了。

就是想要到时候和封景尧一起出席,这会儿听到他询问,目光热切的等着他的回复。

封景尧颔首,“到时候我会参加的。”

他向来不喜欢这些场合,不过陆秉德是个德高望重的前辈,对待后辈也十分照顾。

而且他们曾经也相处的十分愉快。

在封景尧心底,他是一直十分尊重这位老教授的。

陆诗语早就知道他的心意,也正因为如此才敢来给他送帖子。

见他同意,越发的得意洋洋,甚至对着顾长情挑衅地扬了扬下巴。

顾长情是一脸的无所谓,封景尧去哪里那是他的自由。

事实上,她虽然是封景尧的妻子,也却没有过问他私事的权力。

但是落在陆诗语眼里,却是她在故作镇定了,不由得越发得意洋洋。

……

翌日傍晚,盛天国际会所。

封景尧与陆诗语一同走了进去,雅间内已经坐了许多人了。

当年A大同各科目的许多尖子生,如今都成为了各个领域的大人物。

见到他们两个进来,所有的人都是眼前一亮。

俊男美女的组合,让不少人议论纷纷,还有人拉住陆诗语问道“你们俩不会一起了吧?上学的时候就觉得你们郎才女貌,真是天作之合呀。”

陆诗语含笑不语,所有的人却都当她默认了。

封景尧又是个懒得解释的。

就连首座上的陆秉德看着这两个人也是频频点头,“确实是一对佳偶!”

陆秉德要和封景尧叙旧,旁边不少女人就拉着陆诗语,去说女人家的悄悄话了。

大家都羡慕她找了封景尧这么帅气又有本事的男友,还有人想询她和封景尧的现状。

陆诗语心里高兴,等宴会结束的时候,她就喝得有点多了。

看着陆诗语跌跌撞撞,连走路都不稳,封景尧只好先送她回家。

“诗语,你清醒一点,已经到家了。”

封景尧一只手搀扶着她从车里出来,一只手制止住她到处乱摸的手。

要不是她醉了,封景尧几乎想要将她丢在这里了。

陆诗语这一路上疯疯癫癫,一直吵着去酒店。

眼看着进了家里的大门了,她越发吵闹地凶了,引得一些值夜的佣人频频侧目,“不,我不要回去。景尧哥哥,我们去酒店!去酒店!”

她闹腾的厉害,封景尧看了看已经熄灯的大宅那边儿,这要是把这个醉猫送回去,肯定又是一顿人仰马翻,估计父母连觉都睡不好。

走了一半,封景尧只好又带着她转了回去。

顾长情本来睡的正香,谁知道外面传来哐哐的砸门声和吵闹声。

翻来覆去睡不着,顾长情便披了一件外套准备出去看看,谁知一开门就有一股酒味儿扑了过来。

陆诗语正站在她的睡房前闹腾,“不,我就要睡这个房间。景尧哥哥,你不要赶我好不好?”

这房间,可是主卧!

是封景尧和顾长情的房间!

“你闹够了没有!”

封景尧铁青着脸站在她身前,一只手伸出,似乎想要阻止她。

“景尧哥哥你凶我!”

陆诗语忽然变得十分委屈,一抬眼看到门口处的顾长情,一把扯开她,吼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在景尧哥哥的房间?出去,出去……”

顾长情没防备被她推了好几下,身子不稳地向一旁栽了去。

“小心!”封景尧急忙伸手扶住了她。

这一愣神的功夫,陆诗语已经跌跌撞撞地扑倒在屋里的大床上,还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封景尧脸色一沉,他已经很不高兴了。

从来还没有人这么挑衅过他的底线呢,眼看着他就要进去将陆诗语扔出来。

谁料刚走几步,衣服就被顾长情勾住了,她对他摇了摇头。

“她想要睡,就让她睡吧。”

“这大晚上的要是将家里人都吵醒了就不好了。”

 

第十五章

封景尧有些不满地看向顾长情,他们的卧室是别人能够随便进的吗?

见他一脸的不高兴,顾长情摊了摊手有些无奈地道,“她都那样了,有什么办法?”

再说了凭着她女人的感觉,陆诗语喝醉都八成就是装出来的。

她既然要闹,索性就让给她,看看她还能折腾出个什么花样儿来。

顾长情说得理。

再看看床上横七竖八的陆诗语,封景尧皱了皱眉,也懒得和醉鬼一般见识了。

转身淡淡地对门边的佣人道,“给她清洗一下,明早把床单直接丢了就行。”说完略带嫌弃又补充了一句,“床也丢了!”

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吓得这些佣人大气不敢出。

见状,顾长情伸手拽了拽他,“回房了。”

这大少爷真是不伺候,丢床什么的,真是太夸张了。

本来顾长情还想说几句,对上封景尧那张臭臭的俊脸,她还是很明智的三缄其口。

所有的人都渐渐地回了房间。

主卧内,原本熟睡的陆诗语蹭的一下子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

她两只腿搭在地上,抓着床单的手指绷得紧紧的。

阴沉的眼神,哪里还有半点醉酒的样子。

这间卧室,她早就想住进来了。

可不是这样住进来。

明明她计划的好好的,趁着校友会装醉赶走顾长昕那个贱人。

到时候她趁机就和景尧哥哥睡在一起。

然后两个人生米煮成熟饭,她就可以找明姨为她做主了。

可是眼下这一切都偏离了她的预期。

景尧哥哥竟然为了那个贱人,宁可去睡客房。

他还要丢床,丢床!

这是嫌她脏吗?难道她还比不上顾长昕那个破鞋?

胸口好像堵着一团火,蹭蹭地烧上了她的大脑。

凭什么,凭什么?

她不甘,不甘心。

“顾长昕,顾长昕!”

这个名字简直像是个魔咒一样,陆诗语发疯了似的冲到桌子前,伸胳膊一扫,就将摆在桌子正中央的一只花瓶,扫在了地上。

哐啷哐啷几声,花瓶碎裂了一地。

她犹觉不够的想要找更多的额东西来发泄。

谁知道走得太急,光线又暗,这一下滑便整个向前扑了过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手掌正好按在她刚刚摔碎的花瓶上。

掌心地刺痛,让她尖叫出了声。

顾长情与封景尧本来就睡在隔壁,主卧内一阵叮里咣当顿时让两个人一惊。

封景尧沉着脸,重新回了房间。

顾长情忍着倦意也急忙跟了出去。

两个人到的时候,房门已经被佣人打开了。

只是大家都站得远远的,只有陆诗语一个坐在中间,呆呆地望着她的手发呆。

她的手很白,越发衬得这血液很耀眼。

见状,封景尧急忙冲了进去,一把攥住她的胳膊,焦急地道,“你怎么样?”

他的力度很大,想要压迫血管,减少流血。

旁边的佣人也被吓傻了,就听封景尧吼道,“还愣着看什么?去拿医药箱呀!”

“哦哦。”那佣人急忙将医药箱递了过来。

刚刚他们发现陆诗语受伤,就将医药箱拿了过来。

谁知道陆诗语根本不让他们碰。

他们离得远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伤的这么厉害,又见封景尧这副着急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害怕。

“怎么这么不小心?”封景尧一边给陆诗语止血,一边询问她,“感觉怎么样?”

陆诗语定定地看了封景尧一会儿,哇得一下子哭出了声,“好痛!景尧哥哥,我会不会要死了呀。”

她哭得悲痛欲绝,仿佛十分委屈。

封景尧皱了皱眉,一把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走,我送你去医院。”

“我也去!”顾长情从衣架上拿了外套,急忙跟了上去。

毕竟是在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

两个人刚刚把陆诗语送到医院,还没来得及喘口气。

就见封夫人夫妇一脸焦急地赶了过来,“诗语呢?她怎么样了?怎么好端端的就受伤了呢?”

“今天去参加校友会,她喝多了,不小心伤到了。”

封景尧简单地说了一下,一只手揉了揉眉心。

“不小心伤到了?”

封夫人不好向儿子发火,见顾长情站在一旁,便训斥道,“诗语算是景尧名义上的妹妹。你是长嫂,不知道照顾一下的么?”

顾长情挑了挑眉,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也用不着什么脏水都往她身上泼吧?

她淡淡地道,“陆小姐把我从房间内赶出来,并不希望我去照顾。”

“你还敢顶嘴?”封夫人气得捂住胸口,还想继续向顾长情发难。

就被封景尧喊住了,“妈!你先去看看诗语吧!”

听儿子这么一说,封夫人才回了神,哼了一声,绕过顾长情直接进了病房内。

封景尧和顾长情跟在她身后,一进病房就看见陆诗语靠着床头坐着,刚刚喝了医生给的醒酒汤人已经清醒了,就连手上的伤口也被包扎好了。

旁边还有一个医生正在整理刚刚的医药用具。

“怎么样?没事儿吧?”一进门封景尧就询问了她一句。

陆诗语有些害羞,“没有事了,谢谢景尧哥哥。”

“那就好。”封景尧应了一句,声音就被身后的封夫人给压了过去。

她一把上前抱住了陆诗语,“诗语呀,你疼不疼?还有哪儿不舒服?”

封景尧看了母亲一眼,便向一旁的医生询问道,“大夫,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没什么大碍,不需要住院。”那大夫看了陆诗语一眼,面无表情地道。

封景尧刚要在多说几句感谢的话,谁知道陆诗语忽然抱住了头,痛呼起来,“疼,疼!”

“这是哪儿疼啊?哎呀,先别急着出院,再检查检查。”封夫人急得不行。

封景尧怕她急出个什么,便一直站在她的身后。

顾长情站在一旁冷眼旁观,屋里所有封家人都围绕在了陆诗语的周围。

仿佛他们才是一家,而顾长情不过是个局外人罢了。

这种感觉,让顾长情微微有些落寞。

陆诗语看在眼里,心中越发的得意,“顾长昕,你还想跟我斗?”

 

第十六章

顾长情在一旁见陆诗语大题小做把这一家人耍得团团转,心中不由得暗叹这女人还真会来事儿。

这演技可比奥斯卡影后了。

陆诗语一直嚷嚷着头疼,封夫人在一旁急得团团转。

封景尧皱着眉打量了陆诗语几眼,见她一脸痛苦的样子,不似作伪,便让人给她办住院手续了。

等一切都妥当了,他这才又对陆诗语道,“那好好休息。”

陆诗语听封景尧关心她,喜不自禁。

谁知,封景尧下一瞬便转向顾长情道,“走吧,我先送你回去。晚些时候叫佣人过来就行了。”

顾长情颔首,看了一眼围着陆诗语嘘寒问暖的封父和封母,反正他们也不欢迎自己,没必要一家人都在这里耗着。

两个人相携而出。

陆诗语虽然一直喊头疼,但是却一直悄悄地关注着他们这边儿,见他们就这么走了,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为什么?为什么景尧哥哥不留下来?

他不是很担心她的吗?

刚刚还给她包扎了伤口。

陆诗语气得浑身发颤,但病房内的两个人早已经没了踪迹,又不能对封夫人说,只能暗暗憋气。

折腾了这么一宿,顾长情和封景尧脸上都有些倦色。

等进了家门,脱了外套,顾长情才感觉好受了一些。

封景尧一边帮她将衣服挂在衣帽架上,一边嘱咐她。“好好休息。”

顾长情现在两个眼皮打架,也没有力气说话,对着他点点头。

主卧虽然被打扫好了,顾长情也不太想住了,干脆直接回了客房。

她刚睡下没多久,就感觉身边的床往下一沉。

紧着一只胳膊就从后面伸了过来,将她揽在了怀里,热乎乎的气让人觉得无比舒服。

顾长情往他怀里缩了缩,就睡了过去。

两个人这样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自那一晚后倒是相安无事。

翌日清早,顾长情与封景尧刚起床,老爷子就派了人过来叫他们两个过去吃早餐。

不敢老人家久等。

顾长情与封景尧急急忙忙洗漱了一下,便一同去了老爷子住得那边儿。

老爷子住的地方古色古香,以红木和梨木的暗红和浅黄为主要基调,家具也是偏传统的中式,墙壁上还挂着梅兰竹菊和一些书法作品,附近一张书案上还有泼墨的痕迹,看起来十分雅致。

顾长情与封景尧过去的时候,封老爷子已经在餐厅了,手里还拿着一份报纸。

看见两个人一起进来。

老爷子十分开心,对着顾长情招招手,“长昕,过来,过来!到爷爷身边来坐。”

那样子就仿佛在哄小孩子。

老人家慈眉善目,声音也十分的温和。

这还是顾长情来封家第一次有人对她这么好,颇有些受宠若惊。

她抬头看了封景尧一眼,见他没什么表示,便乖巧的坐在了老爷子身旁。

旁边的佣人已经开始摆饭了。

老爷子拉着顾长情的手道,“昨夜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不怪你。你是个好孩子。”

他说着还拍了拍顾长情的手,看向她的眼神满是疼惜。

顾长情没想到老人家叫他们过来吃早餐竟然是为了安慰她,便笑笑,“爷爷放心吧,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听她这么说,脸上的表情也不似作伪。

老爷子更加的高兴了,心里对顾长情也是十分满意,“来,来吃菜。喜欢什么就多吃一点儿。”

顾长情顺着视线看去,发现满桌子都是她喜欢的菜式,心中越发感激封老爷子的体贴。

“爷爷也吃。”

投桃报李,顾长情伸手给老爷子也夹了一筷子菜,“这个是降血脂的,而且软脆,您也尝尝。”

见顾长情懂事儿,老爷子越发笑得合不拢嘴儿,看向顾长情的眼神都透着一股子宠溺。

封景尧在一旁静静地看着,饭桌上一派其乐融融。

向来冷情的他,唇角也带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爷爷,公司还有些事情我先走了。”

吃得差不多,封景尧边站起身来道,这一会儿的时间,助理已经给他发了好几条信息了。

旁边的佣人已经自觉地给他取了外套过来。

封景尧正要伸手去接,就被老爷子喊住了,“站住!公司,公司一天没有你也不会倒闭。这好不容易才回来,也不见你陪着长昕逛逛?哪有这样当人家丈夫的。”

老爷子虎着脸,一只手还拉着顾长情这是为孙媳妇叫屈了。

封景尧还想要解释两句,就被老爷子抬手打断了,“好了,好了,你今天的任务,就是陪着长昕到处逛逛,不许去公司。”

老爷子一边说,还一边对顾长情偷偷眨了眨眼睛。

顾长情心里一暖,想着封景尧也许真的有事儿,体贴地道,“我没事儿,你去忙你的吧。”

虽然爷爷是为她好,但是她也不想因为自己耽误封景尧的正事儿。

“那就逛逛吧!”封景尧一边将衣服穿好一边儿道。

“嗳?”顾长情有些诧异,但是在爷爷目光的鼓励下,还是跟在封景尧后面出了家门。

等出来了,她便有些尴尬。

从小到大,顾长情还没和男人逛过街呢。

至于封景尧,这副冷冰冰的样子看起来也不像是有经验的那种。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还是封景尧道,“先上车!”

果然车子开了没一会儿,封景尧就向她发问了,“我们一会儿去做什么?你抉择吧!”这是将问题抛给她了。

“我也不知道?”顾长情有些无奈地道。

封景尧闻言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我回国前,你夜生活不是挺丰富的?”

顾长情被他一句话噎得不知说什么好,以前那是顾长昕好不好?

半晌她才憋出一句话来,“那要不我们去逛个商场吧,你看怎么样?”

封景尧逛商场这件事儿,还真没在他的字典里存在过。

往常他要什么,助理们就提前准备好了,对上顾长情那双探询的眸子。

封景尧偏了偏头,拽拽地应了一句,“嗯。”

完全一副你做主的样子。

顾长情,“…”

此生唯你好风景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此生唯你好风景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此生唯你好风景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