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亲爱的柳予安》(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喻星垂柳予安

  • 时间:
  • 我最亲爱的柳予安林下之风
  • 来源:ZW

《我最亲爱的柳予安》(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喻星垂柳予安

《我最亲爱的柳予安喻星垂柳予安》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我最亲爱的柳予安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你背我回家

等柳予安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眼前白茫茫的一片,额头上的疼痛在提醒他这不是在做梦。

清晨的阳光已经透过窗子,洒在床头,映在俊朗的脸上。

柳予安微微转头,便看到了蜷缩在旁边病床上的喻星垂。

仿佛感受到了他的凝视,蜷缩成一团的人也慢慢睁开双眼,看到柳予安醒了,喻星垂从床上坐起来,"你醒了?"说话间按动了床头的响铃。

喻星垂跛着脚走到柳予安床边,没有掩饰眼里的关切,"你头还疼不疼?"

医生很快出现在病房,按流程给柳予安检查了一番,"没什么大问题,有点轻微脑震荡,现在才醒过来主要还是因为服用了安眠药的原因,之前海马体受损过吧,以后还是要注意一下,接下来最好静养一段时间,不要用脑过度,这段时间就不要吃安眠药了。"

医生话音一落,喻星垂就睁大双眼看着他,"你吃什么安眠药啊?你不会是有什么想不开吧?难怪警报铃声那么大都没能把你吵醒!"

柳予安冷冷看了她一眼,没有出声。

"这位是你的女朋友吧?这段时间可要好好照顾他,这脑震荡后遗症可留不得。"不管是什么人,都会自动将俊男和美女匹配在一起。

"不是!"

"不是!"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否定,吓了老医生一跳。

他昨天晚上亲眼看着女孩子涕泗横流哭着喊着救人,要说不是情侣还真是有点难以相信。

病房里的电视晨间新闻正好在报道昨天晚上碧云天的那场"火灾"

"今天凌晨一点三十分左右,坐落于A市中心商业区的碧云天住宅区突发火灾,据记者最新了解,这次火灾事件是一宿醉男子故意纵火,引燃了位于楼道里的垃圾,幸亏物业反应迅速,扑灭及时未酿大祸,目前为止只有五位居民因逃生时发生踩踏事件受伤住院……"

柳予安就是那五人之中的一员,此刻也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脸色阴郁。

"幸好没有人伤亡,是吧。"喻星垂舒了一口气。

柳予安黑着脸没有回答,掀开被子就要下床,碧云天作为安山集团旗下的新楼盘,还没有打响名声,就因为"火灾"事件上了社会新闻,他的脸色能好吗?

"你就要出院吗?医生说你轻微脑震荡,最好住院观察两天。"喻星垂赤脚跟着他走了两步,一用力,足下的刺痛感又阵阵袭来,没忍住吃痛的"啊"了一声。

柳予安回头看了她一眼,皱起眉头,"你还是先照顾你自己再说。"

"医生说脑震荡后遗症可严重了,搞不好会失忆的。"别的话她倒是没记住,光记着失忆这个词了。

"那医生有没有说,脚趾伤重了会截肢?"柳予安剑眉一挑,扫过她渗出血丝的纱布。

"这个倒没有……"喻星垂若有所思的回想了一下医生的话,没察觉出他话里的调侃意味。

"亏您还惦记我受了伤的脚趾呢!昨天晚上为了叫你出来,我可是连鞋都忘了穿了。"明明是自己吓得都来不及穿鞋,喻星垂这时很坦然的把这"罪过"还推到了他身上。

行为心理学揭示,一个人如果撒谎,就会不自然的耸动单肩并且不断摩挲双手,柳予安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小动作,"谢谢。"

他并没打算揭穿,因为昨晚她光脚拉着他跑的那帧画面不经意间在脑海里划过。

"哎呀,谢谢就不用了,就是不知道阁下要拿什么回报我昨晚的救命之恩呢?"喻星垂轻拍他的肩膀,笑得贱兮兮的。

柳予安轻挑剑眉,"你想要什么?"

喻星垂眼角眉梢的笑意更深,她单脚跳到他身后,双手拍了拍那宽厚的肩膀,"你背我回家就可以了。"

柳予安背对着她,看不到表情,沉默了半晌,还是默默的蹲了下去。

"嘿嘿嘿。"喻星垂满意的笑出声,便直接扑到他背上。

柔软的躯体突然就这么贴上了柳予安的后背,纤细的胳膊倏地伸到他眼前,一把环住了他的脖子,一阵淡淡的牛奶香钻进他的鼻孔。

喻星垂身上的味道不像他闻过的任何一款高级名牌香水,却异常好闻,她柔软的发丝扫过他的颈,竟生出一丝酥麻的感觉,陡然间心跳好像都不自觉得加快了两拍。

柳予安腾的一下起身,喻星垂低呼出来,显然被他突然的动作吓到,"你要起来也不跟我打声招呼,我要是摔了也得跟你一样脑震荡!"

亏她还记得他轻微脑震荡,刚刚还一板一眼的嘱咐他要住院观察,这会儿使唤起他来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只不过刚走出病房几步远,背后的人就开始乱动了起来。

柳予安头疼,这丫头该长肉的地方倒是一点都没少长,她一晃整个身子都跟着摇动,贴在他后背的某处地方触觉感受更是明显。

"等等!我还有个东西没拿,麻烦您能不能掉个头回去拿下?"喻星垂的声音就在他的耳畔响起,温热的呼吸喷进他耳里,不觉有点发痒。

走廊上不时有病人护士穿梭,她喝马般的声音并不小,由此引得他人纷纷侧目和低声窃笑。

柳予安抓着她小腿的手力道不由得收紧,她竟拿自己当马使唤,"你真多事。"

"你这人讲点道理的好不好,我要是不多事哪能把你救出来?我要是不多事,我现在就不会在医院了。"喻星垂据理力争。

回到病房里,喻星垂并没有下来的意思,她指着刚刚她刚躺的那张病床,"喏,就在那个枕头旁边,对,就是那里,你把那个相框拿给我。"

她指挥着柳予安去拿放在床头上的全家福,柳予安探出一只手拿起相框,瞥了一眼,照片里,是一个扎着两根麻花辫灿笑着的小女孩和一对挽手而立的夫妇,搂着小女孩的女人与喻星垂眉眼倒有几分相似。

"谢谢,咱们可以走了!"喻星垂接过他递过去的相框,又很老实的趴着了。

昨上晚上她就拿了一个相框出来?一般人可是都是什么值钱拿什么,因此不免有些疑惑,可柳予安不是个多话的人,自然也没开口去问。

一路上,喻星垂嘴巴就没老实过,"咱们原来还是邻居呢,以后可要互帮互助,远亲不如近邻啊,对不对?

"……"

"咱们现在也算生死之交,之前的恩怨就一笔勾销,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了,你也不用对我太客气,咱们以后就是朋友了……"

这时,一个拎着暖水瓶的男人突然从病房冲了出来,眼看着就要跟背着喻星垂的柳予安相撞,幸好柳予安反应及时,侧身让了过去,两人却撞上旁边的墙壁。

"喂,你这人怎么走路的?"喻星垂极其不悦。

那人听到她的责骂声,抬起了头,喻星垂看到这张脸,正要出口的恶语梗在喉咙处,"你--"

 

 

第八章:好久不见

那人也看到了趴在柳予安背上的喻星垂,眸里闪过一丝惊讶,瞥了一眼她身下的柳予安,眼神流转中又多了些不明意味的神色。

张了张嘴,终于开了口,"星儿,好久不见。"

柳予安明显感觉到背上的人心跳乱了节奏,他看着面前的男人,一时之间觉得有些眼熟,但又想不起来哪里见过。

照现在看来,他们两应该是旧识重逢。

"哈哈,路风,还真是好久不见啊。"喻星垂用不自然的笑声掩饰此刻的尴尬。

他单方面提出分手至今已经两年,算一算,的确是好久不见了。

柳予安可没打算让他们继续叙旧下去,"可以走了吗?"

他说话的声音不冷不热,但对喻星垂来说简直跟及时雨一般。

她巴不得马上逃离这个无比尴尬的场面。

"不好意思啊路风,我们先走了,回见。"此刻喻星垂脸上挂着的微笑一点都不自然。

柳予安也不啰嗦,长腿一迈便转身离开。

"刚刚那人,是我前男友。"喻星垂丧气十足的脱口而出。

柳予安不语,脚步依旧平稳而矫健,直到医院门口,他突然说了一句又引得喻星垂惊呼的话--

"我在秀色见过那人。"

秀色A市出了名的gay吧,之所以出名是因为A市首富次子所开,他在个人社交平台的出格言语经常会上新闻头条,所以在A市赫赫有名。

"不可能!路风他可是一个钢铁直男!"

喻星垂无法相信与自己交往了三年的男人竟然是个弯的!

不对,这句话里还有一个主语!"啊?!你你你!你竟然是--"

这信息量太大,一时让她觉得更加难以接受。

柳予安脚步一顿,便将她放下。

"哎哎哎,你干什么?"喻星垂赤足一着地就弹了起来,立马勒住了柳予安的衣领。

这一勒不要紧,柳予安让她勒得整个人往后仰,差点翻倒在地。

柳予安捏住她的手狠狠的白了她一眼,这眼神之凌厉让喻星垂在这7月天里感受到了冬季的凛冽,不由得一哆嗦。

很快,喻星垂就像是从他眼神里读懂了什么一样,用手挡住侧脸,用只能两人听到的声音说道,"啊,我知道了,放心,我不会声张的。"说完还煞有其事的伸出食指做嘘的动作。

柳予安嘴角微微抽搐,不由得瞪了她一眼。

喻星垂再次故作心领神会,熟稔的点了点头。

计程车稳稳的停在两人面前,没等柳予安开门,喻星垂便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钻进了后面车厢,柳予安坐进了副驾驶座,

"去碧云天。"

……

车子停在了小区门口,柳予安很快就下了车,脚刚着地,坐在后座的喻星垂就嚷嚷起来了,"你等等我,等等我啊!"

接着蠕动着身子打开车门,刚一打开车门,七月的风里裹挟着的热浪便扑面而来,望着被太阳炙烤的地面,喻星垂实在不敢下脚。

"好心人,你能不能背我进去?我一定老老实实的不动也不说话!"喻星垂说着,还煞有其事的伸出四指向天发誓。

"能不能快点?这小区门口不能久停等下门卫就过来赶人了,女朋友就背下嘛!"急着要走的司机师傅急不可耐的一同"逼迫"起来。

"对啊对啊,就背那么一小段路,我知道你不愿意,可要不是我的脚受伤了不能走,我决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喻星垂戏精上身,说着说着声音都低下来,硬是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柳予安一脸的煞气,面色阴沉得让喻星垂不敢直视。

他轻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不等喻星垂反应,便弯腰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突然的悬空,引得喻星垂一阵惊呼,立马像个考拉一样紧紧搂住了柳予安的脖子。

喻星垂偷偷的朝上瞄了一眼,柳予安犹如精心雕刻勾勒而成的下颌骨便进去她的视线,上面竟还有些细细的青色胡茬儿,性.感这个词,就这么突然从她脑海里冒了出来。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喻星垂很快敛起放飞的思绪,嘟囔道,"你要抱我也不打声招呼,老是一惊一乍容易把人吓出心脏病的!"

喻星垂犹如鼓点般的心跳贴在他胸口,噗通噗通的,柳予安斜睨了一眼她红得堪比西红柿脸,"忘了刚刚自己怎么说的?闭嘴。"

喻星垂很识相的把欲言又止的话,活生生的往下咽了回去。

人都在他手上了,他想扔就能扔,自己这副小身子骨可不经不起摔打。

……

电梯门一打开,柳予安就率先出了电梯,

"喂,谢谢了啊!"喻星垂跟在他身后一瘸一拐的的,话音一落,就听到了一个熟悉而慈祥的声音,"星垂啊,你这是怎么了?"

喻星垂循着声音方向望去,就看到了好久不见的老金,惊喜霎时雀跃得映在她脸上,一时忘了脚下的疼痛,立马抱住了眼前这个依旧精神矍铄穿着讲究的老头。

"老金,你怎么突然过来了?都不跟我打声招呼?"

"我今天看新闻说你住的地方发生火灾了,你电话也打不通,我就坐最早的一班飞机过来了。"

金爷爷脸上带着担心神色,接着从上到下仔细打量着着她,"你哪里伤着没有?你这脚是怎么回事?"

喻星垂鼻子一酸,眼睛就感觉有点涨涨的,就这个老头惦记着她,"老金,我没事啦,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强,哪能这么容易出事!?"喻星垂搂住他的胳膊,

"老金,你是背着家里人过来的吧?"喻星垂语气里夹杂一丝担忧。

"你别怕他们,我想来你这里,他们管不了,还有,我把那一百万打到你账户上了……"老金跟着喻星垂很快进了房门。

柳予安握着已经解锁的门,回头瞥了一眼被喻星垂股带上的房门,冷哼一声,原来,不过如此。

 

 

第九章:礼尚往来

华灯初上时分,刚从公司开完紧急会议的柳予安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家。

刚要走进,就听见旁边房门打开的声音,只见喻星垂汲着双拖鞋,手里端着一个汤蛊,两人四目相视,柳予安不悦的神色又爬上眼角眉梢。

喻星垂却只当是平常,毕竟自己就没见过柳予安的好脸色,纵然也察觉不出来他此刻的坏脸色。

她笑意盈盈的深一脚浅一脚地到他面前,挡住了他进门的动作。

喻星垂小心翼翼的将手里的汤蛊端到他面前,"喏,我亲手炖的安神汤,感谢您今天辛苦的把我从医院背回来。"

"不用了。"柳予安瞄了一眼白色的汤蛊,并没有要接过去的意思,侧身从她身边穿过。

"喂!"喻星垂见他不领情,大声的叫住了他,"你这人怎么这么矫情,给你就拿着!"说完,就不由分说的将汤蛊直接往柳予安怀里搪塞。

尚有余温的汤蛊一触到柳予安腹部,他立马条件反射的后退了几步,刚要开口,喻星垂就迅速的撤离现场,刚走几步,又回过头来叮嘱道,"我这汤蛊,你可不要拿去撒气,很贵的。

"砰!"

一进门柳予安就将手上的车钥匙扔在在柜子上,瞥了一眼旁边放着的白色汤蛊。

这个白色汤蛊跟他厨房里的那只一模一样,都是他买的,他能不知道这个很贵!

想到这个,他不觉开始头疼,602这套房子是他瞒着家里人是内定的,定隔壁那套房子是为了"必要时刻"能躲躲家里人,毕竟谁也不会想到他就在自己家隔壁吧,偏偏这个时候杀出个"程咬金",霸占房子不说,还隔三差五的找事!

赔了夫人又折兵,吃亏可不是他柳予安的爱好!

……

柳予安拿出冰箱里最后一罐泰国魔鬼辣酱,像这种辣酱刚入口舌不觉辛辣,下咽至喉咙处就会有火烧火燎的感觉,接下来就可想而知了,不然也担当不了死神辣这个名号。

他将刚刚那只白色汤蛊端了上来,毫不吝啬的放了两大勺辣酱,搅拌均匀,来而不往非礼也,不是吗?

一刻钟后,柳予安端着汤蛊出现在了喻星垂门口,门铃声响了片刻后,喻星垂就应声出现在门口。

喻星垂看着站在门口手持汤蛊的柳予安,惊诧的问道,"就喝完了?"可他手里的汤蛊明明还冒着腾腾的热气,

柳予安冷峻的脸上难得浮起一丝能称之为笑的表情,他将手里的汤蛊往前一递,"礼尚往来,我也煲了一蛊汤给你,你尝尝。"

喻星垂半信半疑的接过他递过来的汤蛊,盯着尚冒气的汤蛊,眼里写满了担心,"你不会往这汤里放毒药了吧?"

"你要是不接受,那就端进去倒掉。"柳予安漫不经心的说道。

"不不不,那就多谢您的好意了。"喻星垂端着那一蛊汤,单纯又虔诚的捣米似的点头。

这时,"叮"的一声,电梯打开,大夏天里,那人一身笔挺的西装,身高十分傲人。

不过,更令人挪不开眼的却是他那张丰神俊朗的脸庞,活脱脱一具散发着雄性荷尔蒙的行走着的雕塑。

只见他长腿一迈,几步便出现在了柳予安和喻星垂的面前,很自然的将手搭在了柳予安的肩上,"予安,这么快就跟新邻居交流上了?"

然后又看了一眼端着汤蛊的喻星垂,不同于柳予安的清冷,他一脸和煦的笑,两颊的酒窝也浮现了出来,"你好,新邻居,以后请多多关照我家柳予安。"

柳予安瞬间收起了刚刚的颇有玩味表情,又恢复成以往不苟言笑的模样。

"你怎么还有时间来见我?"说话间将搭在他肩上的手拨掉,转身就要走。

俗话说得好,腐眼看人基,喻星垂愣是从他们两人的话里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不自觉将目光来回在两人身上打量。

西装男眼看着柳予安要走,立马跟了上去,跟喻星垂匆匆点了点头致意,又将手撘回了柳予安的肩上。

"我不就晚回了两天嘛,你知道的我那边的事也忙不开,不然我怎么敢放你鸽子是不是?"

喻星垂眼睁睁的看着两人亲密的背影消失在门后。

啧啧啧,难怪能开得起宝马,住的起CBD,原来是有金主啊,难怪这么傲娇!有资本!有底气!

……

才一会儿,喻星垂所在的房间里就传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鬼哭狼嚎,接着就是一阵稀里哗啦的水声,混杂着带着哭声的叫骂。

坐在自家沙发上的柳予安抬起婉看了看表,隐隐约约听见了那声通过介质传播过来的鬼哭狼嚎,笑意在嘴角荡漾了开来。

已换了汗衫短裤的徐通,拿着一听啤酒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看着他这莫名其妙的笑,"你一个人在这傻笑什么?"

柳予安不予置否,拿过放在桌子上的啤酒,"你躲到我这里,林文清知道吗?"

"哪能让她知道啊,你是不知道我在家烟不能抽,酒不能喝,关键这两天岳父岳母在家,我是怕了,只能先上你这躲两天,所以说,老子当年非要结个婚干嘛,没结婚前她可不是这样的啊!"徐通含着泪句句都是心酸,一副悔不当初的模样。

"我这里可不是你的避难所,在我接到姑妈的电话轰炸之前,拿着你的东西明天就给我滚回你'爱的小窝'。"

柳予安是记仇的天蝎座,当初徐通在婚宴上当着七大姑八大姨面前嘲笑自己孤家寡人,这也是直接导致了柳老太太将他结婚大事提上日程的重要导火索。

于是柳老太太从此三天两头就打来电话,让他去相亲,巴不得今天见了明天就去结婚后天就生才好。

"哐哐哐!"急促的门铃声伴随着抓狂的敲门声阵阵响起。

徐通狐疑的看向门口,"谁啊,这么晚来你家砸门?"

柳予安轻启朱唇,"还能有谁,新邻居。"

门一打开,就见喻星垂泪眼汪汪,双唇肿似香肠,"你竟然整我?你这个心理阴暗的死变态!"

柳予安靠在门边,嘴角含笑,"骂完了吗?骂完了我就进去了。"一句能成事,一句话也能让人噎死。

这时,徐通径直走过来,喻星垂看到这副健硕行走的雕塑,老脸瞬间一红。

徐通将手里的手机递给柳予安,附耳道,"是老太太。"

哇!他们两个人竟然公然在她面前调情"耳鬓厮磨",太羞耻了,老脸更红了。

柳予安瞄了一眼捂嘴站在门口的喻星垂,顺势就要关门,"闹够了?走吧。"

"你敢!"喻星垂大喊。

"予安,我怎么听见你那边有女孩子的声音?"听筒里传来柳老太太的声音。

柳予安眉头紧皱,"没有,奶奶你听错了。"

本来要被带上的门,突然被一股怪力推开,柳予安活生生被推得夹在门缝里,发出一声闷哼,门外的肇事者一溜烟的逃走了。

"你那是怎么了?"柳老太太听到了他的闷哼,关切的问道,一旁好事的徐通欢快的说道,"外婆,是柳予安女朋友在跟他闹别扭呢!"

果不其然,电话里传来了喜笑颜开的声音,"好小子,什么时候带过来给奶奶看看。"

此刻,柳予安看向徐通的眼神已经能够将他生吞活剥……

 

我最亲爱的柳予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我最亲爱的柳予安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我最亲爱的柳予安小说全文